第二十八章 毛毛
loading...

一道劍影由城主府直上雲霄,待看清後,又刹那將落回城主府。


劍影光芒一閃,化作一道人影,宛若石像模樣。


她對臥在身旁,曬太陽的驢道:“你兒子又在城裏狂奔了。


“那人還學城主倒騎驢,太狂了。”她興致勃勃說。


驢不理她,懶洋洋望著池塘上的驢臉。


“要不,我們出去教訓教訓他?”她說,“我上次還聽到他說城主壞話了。”


“說什麽‘妖怪在人間啊’。”她學餘生說話惟妙惟肖。


驢依舊無動於衷。


“了無生趣。”她賣弄詞語,對驢吐舌,“不陪你了,我找主人去,我們約好逛街的。”


她化作劍影向城外掠去,“隻怕主人又忘了。”話音在她身影消失後灑落。


呼嘯而至,呼嘯而去。


餘生在驢背上,體驗到了風馳電掣的速度。


小根蹲在醫舍門前,瞪大雙眼,見一頭毛驢在萬人矚目中奔來,停在他麵前。


餘生有氣無力道:“快,快。扶我下去。”


小根忙上前,見餘生倒騎驢,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來。


下驢的餘生腿有點軟,坐在台階上,對驢豎起大拇指,“你厲害,我服了。”


他回頭見小根還在笑,一推他,“笑什麽笑,快,把六叔馱上,我們回去。”


小根擔憂道:“會不會太顛簸?”


“不會。”餘生回憶一下,方才他趴驢背上,不失衡也不顛簸,宛若坐在靜水行舟中。


“別看它跑得快,跑的還很穩當。”


餘生有些滿意這頭驢了,至於鮮衣怒馬大俠夢,暫被他放在一旁。


小根不信他,也得信六個瓷瓶不是,他轉身進醫舍取一被子放在驢背上。


然後在餘生,六嬸協助下,將六叔放在驢背上,又設法讓他坐穩當。


這時,楚辭才拍馬趕到,他下馬道:“你們讓傷者一人回去?”


餘生道:“我也回去。”


“讓毛毛馱倆人?你不能欺負驢啊。”楚辭說。


“昂。”驢附和一聲。


“毛毛?”餘生回頭看楚辭,“不是掠影。”


楚辭笑道:“毛毛是它娘起的名字,掠影是我起的名字。”隻不過這名字是昨天才順口起的。


“昂。”毛驢催促一聲,四條腿躍躍欲試。


不知楚辭對它說了什麽,讓它異常興奮,與方才判若兩驢。


餘生丟開韁繩,固定一下傷者身體,毛驢回頭咬住了,在餘生回頭與楚辭說話,狂奔而去。


餘生一驚,揮手抓個空,急道:“你幹什麽?”


楚辭道:“沿大道一路向西,在掛劍囊的鎮子上。【零↑九△小↓說△網】”


他們話剛落,毛驢身影已消失在街頭,當真是快如閃電。


回過頭來,楚辭見餘生一臉焦急,笑道:“放心吧,毛毛會照顧好病人的,它很有靈性。”


“再有靈性也是驢。”餘生著急著跺腳,抬頭見天師與周九章騎馬奔來。


“快,快,追上那頭驢。”餘生揮手大聲說。


倆人不知怎麽商量的,周九章調轉馬頭,向驢奔去。


楚辭訝異,他問走近的天師,“周九章何時有熱心腸了?”


天師道:“周公子對灌湯包念念不忘,他腳程又快,所以追毛驢去了。”


“原來如此。”楚辭點頭,周九章貪吃,這他是知道的。


“但做灌湯包的廚子是我。”餘生說。


突然安靜下來,攤販吆喝聲不絕於耳。


“也不怪周公子,誰猜得到客棧掌櫃居然兼任著廚子。”天師打破沉默,試圖挽回下周九章的麵子。


“也對。”楚辭一本正經的點頭,他對餘生拱手,“交易已成,我不打擾了,告辭。”


他騎一匹,牽一匹回去了,留下餘生,天師他們幾個。


天師本是揚州人,自然得回家去看看,於是也離開了。


餘下餘生三人又返回了蔡府,讓六嬸悄悄回府收拾了行禮。


她已是自由身,惹來諸多同為婢女的同伴羨慕,但想到小六子生死未卜,她又高興不起來。


出蔡府後,他們來到城西,在小根常歇息的客棧落腳,然後餘生領著小根出買東西了。


既然自身實力隨客棧等級而提升,餘生不敢再得過且過。


係統有家禽一欄,空空如也,餘生準備先填充它。


販售家禽,牲畜的集市,因髒亂不讓進城,位於城西外城牆根兒。


他們一路逛過去,雞,鴨,鵝的崽子各買不少,豬不急,回頭找豬肉九就成。


斜陽落在城牆上,染紅斑駁的青磚。


倆人滿載而歸,但在出集市時,餘生又停下來。


“怎麽了?”小根回頭問他。


餘生指了指一背筐,筐裏有一狗的老頭兒,道:“買條狗,看客棧。”


昨日楚辭他們進客棧,卻無人答應時,餘生已經有這想法了


“六大爺那小狗你不要?”


“也要,前後院各一個,以防雞崽子被什麽東西給吃了。”他們說著走近老人。


小根探頭往筐裏一看,“嗬,這狗真夠醜的。”


小狗為黑色,不知是五官長的著急,還是臉小緣故,五官擠在了一起,類似前世牛頭梗。


老頭兒不是生意人,笑道:“是挺醜的,就它賣不出去。”


“這狗真夠醜的。”餘生也道,“我要了。”


大爺一怔,小根也看他,“這麽醜你還要?”


“要。”餘生道,“這狗看家有優勢,把臉往門那兒一擺就唬賊。”


三下五除二,醜狗歸餘生所有。


餘生接過時,首先為它起了個名字,“以後你就叫狗子。”


憋一天了,餘生終於把這外號送出去了。


回到落腳的客棧時,天已黑。


餘生剛放下東西,係統冰冷聲音即響起來:


宿主成功完成任務【最後一麵】,獎勵功德值一百五十點。


餘生鬆一口氣,看來六叔是安全回家了,至於後麵如何,就看他造化了。


翌日,清晨,在太陽升起時,他們才準備上路。


天師進了客棧,看到狗子後第一句話是:“嗬,這狗真夠醜的。”


狗子不說話,五官擠在一起。


餘生看他背著行囊,道:“你是賴上我了,準備常住客棧?”


滿足口腹之欲時,又能提升功力,天師才不放過這機會,“你客棧不是缺打雜的?我正好。”


“也行吧。”餘生想到了那塊未鬆土的菜地。


“工錢怎麽算?”


“吃喝裏扣,我估摸著你還得給我錢。”


“奸商,你不管吃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