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字封身
loading...

“山大人?”


餘生端詳著不遠處的妖獸,腳步一步一步向後挪。


剛耕種的莊稼的土地柔軟,踩在上麵悄無聲息,那妖獸握著半截竹鼠身子啃著,也沒看這邊。


然而,就在這靜謐之中,被葉子高牽著的大水牛,忽然“哞”的一聲。


所有人停下腳步,戰戰兢兢抬頭看那妖獸,見妖獸把頭扭過來,目光落在水牛身上。


“別人的牛找的是仙女,我家的水牛偏是找死的。”餘生罵一句,把技能卡和力量卡全兌換出來。


瞟一眼眾人後,山大人的目光回到水牛身上,有那麽一瞬間,餘生看到了草兒看見肉食時的眼神。


“嘎嘣嘎嘣”咀嚼的竹鼠向後一扔,山大人快步向水牛撞上來。


“跑!”餘生大喝一聲,大家散開成鳥獸散,拔腿就跑。


餘生聽到後麵有腳步聲,回頭瞥了一眼,差點把肺氣炸,他家大水牛緊跟在他身後。


這罪魁禍首這時不懶惰了,那四個蹄子撒起來,腳下的軟泥土飛揚。


“你他娘不會換個方向跑。”餘生痛罵,他兩條腿當然不及四條腿,被水牛追上在眨眼之間。


大水牛眨著無辜的大牛眼,聽到餘生的痛罵後,刹那間提速,頃刻間超越餘生。


更氣人的是,它還回頭來向餘生打招呼,順便搖著自己的牛尾巴。


山大人高過兩人,相比餘生那就是三個人,一條腿就比餘生高,邁的步子很大,追上餘生也在喘息之間。


“劍!”餘生陡然轉身變了方向,朝著楚辭大吼一聲。


楚辭聞言,手上長劍帶鞘一齊向餘生丟過來。


劍未落下,山大人已來到餘生身旁,他不介意在牛肉前開個胃,長臂一把抓向餘生。


周九章拉著弟弟回頭,正要大聲提醒餘生小心時,見餘生身上白光一閃,泥鰍似的一個滑步躲過長臂。


餘生回手一抓,楚辭的長劍接在手中。


在山大人另一條長臂抓來時,長劍瞬間出鞘刺在山大人長臂上,並矮身一繞來到山大人後麵。


周九章停下來,這一招他認識,《劍法九章》中的一招“惜誦”。


使出這一招並不難,但周九章絕做不到倉促之間刺中敵人後,又妙到好處躲到山大人身後。


餘生的步子簡直絕了。


主人公卻顧不上沾沾自喜,山大人長居山林,爭鬥是家常便飯,早養成了一種本能。


長腿上一痛後,山大人見餘生繞道後麵後,轉身就是一後旋踢。


這畜生仗著腿長,一時把餘生後退的路線封住了。


但餘生也有依仗,他個子低,一個俯身臥在地上,讓腿從頭上掠過。


這交手在刹那間,著實凶險萬分,餘生從不曾敢想自己會有這本事。


然而不及餘生感謝小姨媽,山大人落腳向餘生踩過來。


餘生偷師毛毛,一個驢打滾躲過。


抬手剛要反擊時,耳畔傳來“砰”的一聲,山大人身子一個趔趄仰頭倒在地上。


餘生餘光瞥見,大水牛折回來,一牛頭撞在山大人攻擊餘生時支撐的那條大腿上。


衝刺加上牛力就把這山大人撂倒了,也不過如此。


心想著,個子小起的快的餘生起身大喝一聲,“吃我這招涉江!”


他一腳踩在山大人腿上,身子借力躍起,挺著劍一招刺在山大人雙腿之間的要害。


這一招快準狠,讓人驚歎不已。


“我的個娘哎。”莊子生說,“不愧是絕戶少俠,一招擊中要害。”


餘生也是沒辦法,這是山大人離他最近的要害,得先下手為強不是。


“吼~”


隻是這一招像捅了馬蜂窩,痛著齜牙咧嘴的山大人一躍而起,一巴掌向餘生甩來。


這一巴掌有蒲扇那麽大,虎虎生風,餘生錯身閃躲時挺劍逼他收回去。


怎料山大人對刺在胳膊上的劍視而不見,一巴掌把餘生掃到地上。


餘生覺著後背火辣辣的疼,覺著個子高也不有不好,他方才差點就低身躲過去了。


楚辭、周九章等人這時趕過來,趁他們讓山大人略微分神時,白高興拖著餘生走到遠處。


“這山大人至少五錢天師的實力,斷了子孫根後發起狂來更是一結之上,我們快走。”白高興說。


餘生抬頭見如白高興所言,楚辭他們四個二三錢的武師,在山大人身旁隻有躲避的份兒,莫說傷到它了。


也幸好這山大人一心找餘生報仇,心思不再他們身上,讓他們隻需糾纏攔住腳步即可。


“跑?怎麽跑的掉,這孫子長的一條大長腿。”餘生站起來,他第一次覺著大長腿這麽可惡。


還是小姨媽的大長腿好。


念起小姨媽,餘生向客棧方向看一眼,見清姨站在石橋上看著這邊。


不是小姨媽不出手,隻是一道劍氣剛出去,就見到餘生劍擊山大人。


身為劍仙,見過的奇事不知凡幾,但一遍就把本事全部學去的還真沒見過。


反正餘生身子皮實,不是山大人能打壞的,她就多看看。


有小姨媽在,餘生多了許多勇氣,“讓我來。”他挺劍衝上去。


山大人一腳逼退楚辭,見餘生靠近,一拳迎上去。


餘生不懼,側身躲過長拳後高高躍起,一劍點出三幻影,直刺山大人胸口。


“魂欲歸兮!”周九章脫口而出,這是《劍法九章》中最強一招。


山大人雖瘋狂,但不失理智,見劍影襲向胸口,身子向後一仰,同時雙手環抱要把餘生捉住。


恰在這時,餘生瞥見三個字“山大人”在空中浮現,而後沒入山大人後腦勺。


山大人登時不動了,瞳孔驚恐的看著餘生踩在胸口躍起,一劍刺入它的喉嚨。


不甘隨著生命而逝,也不倒下,山大人就這麽站在斜陽下,鮮血從喉嚨噴出。


餘生穩穩落在地上,擦了擦手上的血。


係統冰冷聲音適時響起:恭喜宿主成功擊殺妖獸山大人,獎勵功德值五百點。


但餘生一點兒欣喜不起來,很顯然殺死山大人不是他的功勞,而是讓它靜止不動的三個字。


一直注意戰況的周大富等人也看到了。


他們在空曠的田野上四顧後,目光落在田邊大道唯一的路人身上。


這路人旁邊放著書箱,手裏提著一隻大毛筆,毛筆上蘸著墨,旁邊放著紙硯。


他正把東西放回書箱裏,見到餘生等人後,微微拱了拱手。


餘生他們拱手回禮,詫異的看著這人,這手段頗像畫仙的法術,但又不是。


因為畫仙是畫,召喚出來的是實物,而這人居然以字直接定住了山大人。


更讓餘生驚訝的是,這三個字寫的周正而傳神,料也是位在書法上頗有造詣的高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