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劍意
loading...

大早上被耍的餘生,在早飯時向眾人宣布了客棧擴張計劃。


“牲口棚在客棧後麵有礙觀瞻,我打算在旁邊臨河空地新建一座馬棚。”餘生說。


在後院探進頭來的毛毛“昂昂”叫起來,對於後院這小地兒,它早不習慣了。


當年在城主府,驢棚乃有專人捐贈,現在委身牛棚,它早不滿了。


“你就當棚長。”餘生回頭給它個官位。


“這好。”眾人讚同,即便是旁聽的楚辭等人也點頭。


“還有豬舍,家禽的棚子,全建在那兒。”餘生指的是客棧和河中間的空地。


那空地很寬敞,前麵是打穀場,後麵雜草叢生,現在蓋起來也算合理利用。


而且左麵臨河,後麵臨湖,清理起來也方便,唯一有異議的隻有草兒了。


不過待餘生提到日後葷菜供應不斷後,草兒欣然同意。


“我會給它們報仇的。”草兒說。


至於池塘,暫且不急,客棧若掘池塘的話,隻有在湖邊了。


“這任務交給富難和椰子糕了,本掌櫃看好你們哦。”餘生說。


“我堂堂錦衣衛,又不是豬倌,憑什麽是我?”富難不同意,他又不是客棧夥計。


餘生仰頭看樓板,“我記著鎮鬼司全員工錢是經由我手發吧?”


草兒譏諷道:“得了吧,算上你攏共倆人,還隻給這位扶不起的發工錢,還全員。”


“我是富難,雖然富起來難,但不是富不起,更不是扶不起。”富難認真糾正草兒。


“一個人就不是全員了。”餘生回頭對富難說,“不聽指揮可是要扣除工錢的。”


富難據理力爭,聽指揮使隻在職責內。


餘生拍富難肩膀,“我這是為你好,要想富,少生孩子多養豬。”


他指著狼吞虎咽灌湯包的葉子高說,“椰子糕可是遠近聞名的養豬能手,你多更他學學。”


葉子高停下,“我什麽時候成養豬能手了?”


白高興在旁邊擦拭自己的長劍,“把砒霜喂成那樣,引得裏正都來找你討教養豬秘訣了。”


葉子高啞口無言,砒霜體重“噌噌”的長,唯獨速度不見長,跑起來還不如走得快。


“還讓鄉親們都來搶我丟下的青菜。”餘生埋怨,現在他擇菜,圍著一圈鄉親虎視眈眈。


說到青菜,餘生道:“菜園子也得擴充一下,再多種些青菜。”


現在客棧菜蔬供不應求,多采購自鄉親們的,但隨著秋冬來臨,地主家沒有餘菜,莫說鄉親們了。


葉子高還在為砒霜發愁,“砒霜為什麽就跑不快呢,我把君子城馴獸的本領全用到了。”


“砒霜你就別指望了,路都懶得走,整天趴牆角曬太陽,不如養大宰了吃。”富難說。


這話他已經說了不止一遍,砒霜長的又白又胖,他看在眼裏,腦裏已經自行換算成五花肉了。


“砒霜是公還是母的?”餘生突然問。


“你不知道?”富難和葉子高看他。


“我當然不知道,我才不會猥瑣的去查看一頭豬的性別。”餘生說。


被無形貶低的富難反擊,“狗子是公是母?”


“不知道。”餘生低頭,看著在他腳邊轉圈的狗子。


許是察覺到了餘生的目光,狗子急忙蹲在地上,把要緊部位藏起來。


草兒鄙視餘生,“狗子若是母的,你起這破名字,還讓不讓狗子嫁人了。”


周九章插嘴,“得了吧,狗子嫁不出去,肯定不是名字的錯。”


“說砒霜呢。”葉子高把話題拉回來,“砒霜公母有分別?”


“當然,公的早點宰了,母的留著壯大豬舍。”


“後代名字我都想好了。”餘生板著手指數,“砒霜,鶴頂紅,孔雀膽,斷腸草。”


蛇精臉牽著龍澤下樓,本想閑聊幾句,聽見餘生說的東西後悄悄溜出了客棧。


這客棧的人太邪門了,日後得注意點兒。


“去,誰也不許打砒霜的主意。”葉子高說,“砒霜雖然是母的,但也是我的坐騎!”


“你騎母豬不大合適吧?”餘生剛笑起來,後腦勺就被拍在桌子上。


“正經話到你嘴裏全變味了。”小姨媽教訓他。


餘生委屈的摸著後腦勺,“本就不大合適,砒霜跑的不如走的快,走的不如長的快。”


清姨坐下,“你們在聊什麽?”


“客棧擴張大計。”餘生說,把客棧牲口碰移出去,酒窖整治的事兒說了。


“酒窖?”清姨隻聽見了這個,“你要釀酒?”


餘生點了點頭,不隻如此,餘生還準備把在賞心樓得到的醬油方子實踐一下。


隻要與酒有關的,小姨媽全讚成,在付錢的時候更是大方許多。


趕葉子高去忙,餘生坐小姨媽旁邊,“清姨,你知不知道《劍法九章》?”


周九章抬起頭,不知餘生怎麽說起了他們周家的家傳劍法。


“知道,我聽過。”清姨警覺的看著餘生,“你問這個幹什麽?”


“沒什麽,我見周九章使過,不隻玷汙了劍法,還玷汙了九章這個名字。”


“我…”周九章委屈,這餘掌櫃怎麽亂說話,麵前這位可是城主,這不是壞他前程。


早知道應該告訴他城主身份,讓他在小姨媽麵前悄悄美言幾句。


“我想見識下真正的《劍法九章》,聽說這是城主傳下來的。”餘生說。


清姨坐在位子上無動於衷,“練好你的字,就算見過《劍法九章》,我也早忘了。”


對劍仙而言,境界早已不再有招無招的境界,他們追求和參悟的是劍意。


意境有大小,劍意有高低,仙人之上,劍意和道行又把仙人分為三六九等。


不過就像清姨一看就知道餘生撒謊,餘生細查之下也知小姨媽口是心非。


估計是在人前耍劍,而且是一些低級的招式,讓小姨媽很沒麵子。


餘生當即站起來驅趕周九章等人,“走,都走,出去逛逛去,別老呆在客棧。”


連推帶搡,不給楚辭等人辯駁的機會,餘生把他們趕了出去,還讓狗子負責蹲守。


“你放羊呢。”周九章不滿,他也想見識一下城主的《劍法九章》。


“曬曬太陽對身體好,知道我為什麽膚色這麽好看不,就是曬的。”餘生說罷回客棧去了。


周九章等人看著蹲在門口的狗子,“那我們得找個陰涼處待會兒,避免重蹈覆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