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葵花捉鬼術
loading...

“刀不隻是烹飪工具,也是廚師榮耀象征。


【任務內容】完成兩道菜,證明自己的刀工。


【任務獎勵】一千點功德值;體質卡一張。”


係統將【榮耀】任務一一在餘生耳旁道出。


“我算是明白了,我不把刀工練出來,你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餘生說。


係統道:“刀工為庖廚之本,若不是你懶惰,本係統又何必如此煞費苦心。”


得,怪到後麵還是自己錯,餘生隻能轉移話題,“那體質卡究竟是啥東西?”


升級任務完成後,也會有一張體質卡獎勵。


“譬如讓你長高高。”係統簡單一說。


“我去,你是我大爺。”餘生從床上跳起來,個子一直是餘掌櫃的痛。


旁人都是把姑娘親切抱懷裏,而餘生包清姨時,不隻要踮起腳尖,更像一襲胸的猥瑣少年。


係統有些意外,“那你對你大爺的大爺倒是挺恭敬的,”


係統顯然對餘生平日裏的“係統你大爺”念念不忘。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餘生又問道:“體質卡有幾張?升級後能不能兌換,我不嫌多。”


係統道:“體質卡隻限於任務獎勵,倒是智商卡要多少有多少。”


“你大爺。”餘生忍不住說。這他娘的係統,總是對餘大爺的高智商視而不見。


係統占便宜後就撤,不理餘生禮貌的問候。


早上和係統鬥鬥嘴有益身體健康,有體質卡獎勵後,餘生充滿幹勁的起床。


收拾幹淨後,他又為清姨兌換一壇花雕,耗費一百二十點功德值。


什麽時候也不能忘了小姨媽不是。


他下樓時,見來鎮子上尋銅鏡的黃衫人裏的白眉老者正和歪嘴談話。


“告訴您,我這尋龍尺很準,我娘的祖上曾靠它為東荒之王找過寶貝。”歪嘴極力推薦自己的尋龍尺。


隻是餘生剛下樓,正轉著的尋龍尺又指向了旁處。


歪嘴的話戛然而止,他娘的,怎麽又不準了,這不是關鍵時刻掉鏈子麽。


餘生不理他們,把黃酒放在後廚,見怪哉在忙碌著為客人準備早飯。


“昨天來的商隊已經走了。”怪哉告訴餘生。


平日裏在餘生起不來的時候,早飯都是怪哉在做,以此抵作在客棧吃用的費用。


餘生答應一聲,也沒插手的意思,他剛要燙酒,覺著空腹飲酒不好,因此做了蛋羹。


怪哉在旁邊看著,沮喪道:“為什麽我蛋羹做不出這樣的味道來?”


做蛋羹很簡單,但百般嚐試之下,怪哉做的都不如餘生好。


餘生道:“不要氣餒,終有一天你會成功的。”


說罷,留下又嚐試的怪哉,他端著蛋羹上樓去了。


“進來”,敲門後,清姨在裏麵說。


“蛋羹,灌湯包,趁熱吃。”餘生放在桌子上。


“嗯。”清姨坐過來,餘生幫著她收拾頭發。


“你吃了沒有?”清姨問。


“沒呢。”餘生忙道,以為小姨媽要請他坐下同用飯。


“那你餓著吧。”清姨說。


不按套路出牌,餘生歎息,“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還念起詩來了,難道想成詩仙?”清姨說一句,筷子夾一灌湯包遞來。


莫說,大荒之上還真有詩仙。當然,他們不是太白兄,隻是作詩成仙的人。


“做詩仙也不錯。”餘生咬著灌湯包含糊說。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這詩念出去,五嶽倒懸,不知多帥氣。”


詩仙同畫仙一般,有將詩句中意境和內容作為仙術施展的本領,當然多厲害仙術就得有多大仙力。


飲蛋羹的清姨一停,“好詩,你做的?”她咬著勺子回頭問他。


這三杯許諾重如山很對小姨媽脾氣。


“當然,”餘生一頓,“不是。”


被晃了的小姨媽嗔怪的拍他肚子。


“我要能做出來,早了不得了,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誰是我對手?”餘生說。


大荒上的詩仙不止一位,但很少有太白的氣概。他們的意境有些小家子氣,仙術因此也不甚高明。


至於餘生,雖會年念幾句前世李白前輩的名作,但意境和氣概全然不能領會,自然也成不了詩仙。


“那是誰作的?”清姨好奇問,作出這樣詩句的人不是凡人,清姨很想結識。


聽到小姨媽口裏的結交之心,餘生很警覺道:“去世了,還是醉死的。”


讓清姨敬佩的人隻能有一個。


他又勸道:“所以說,醉酒不好。”


清姨道:“我從來不醉,所以不怕。”


她又喂餘生一枚灌湯包,“那‘生當做人傑’又是誰作的?”


餘生故作驚訝,“這是我和城主的暗號,你怎麽知道的。”


蒙在鼓裏的清姨自傲道:“你有什麽事兒是我不知道的?”


“作詩人的名字你很熟悉。”餘生說。


“是麽?”清姨停下享用美味,仔細想了想,“肯定不是你。”


“為什麽不是我?”


“你有做人傑的覺悟?”


“好吧,確實不是我。”餘生末了也沒說是誰。


把頭發打理好後,清姨把餘下的半碗蛋羹灌給他。收拾後倆人一同下樓,見小老頭已經起床了。


許是大仇得報,小老頭精神矍鑠,白發也肆意向上張揚,頗有愛因斯坦前輩的風格。


“掌櫃的,謝謝。”小老頭恭敬的對餘生作揖。


昨晚若不是餘生出手,莫說大仇得報,估計他都得交代在那裏。


若如此,小老頭死也不會原諒自己。


“小事兒。”餘生擺擺手,剛要說其他的,忽然記起一件事兒來。


他好奇的問小老頭,“老頭兒,你那搓葵花是什麽法術?”


雖不是植物大戰僵屍,但也差不離了,這本事餘生一定得學學。


萬一日後有不長眼的鬼怪來,餘生讓他們嚐嚐豌豆和棒子的厲害。


“葵花寶典上的功夫。”小老頭說,“掌櫃的要學。”


餘生退避三步,“什,什麽,葵,葵花寶典?”


雖然知道很可能不是同一門絕學,但餘生還是忍不住望小老頭下麵。


也不排除有一樣的可能不是,畢竟都是深仇大恨。


當然小老頭做大荒小林子有些寒磣了點兒。


“不錯,葵花寶典,掌櫃的若要學,我把寶典送你。”小老頭誠懇的說。


“不用,我就隨口問問,這麽珍貴的東西,還是留給你自己吧。”餘生擺手。


“這葵花寶典是捉鬼天師裏葵花派的絕學,在姑蘇城很容易見到,不是很珍貴。”小老頭說。


“不用自殘?”餘生問。


“什麽自殘?”小老頭不解,“葵花派以葵花向日為契機,推演太乙神數著成葵花寶典。”


小老頭不知如何感謝餘生,聽餘生對葵花捉鬼術有興趣,一心想傳給他。


“算了,我還是練我的字吧。”餘生搖頭,他知道貪多嚼不爛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葵花哪有劍陣來的威風,而且還需要吐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