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摔杯
loading...

餘生又走幾步,看清了大巫懷裏抱著的東西。


“我靠,你這狗怎麽這麽醜?”餘生驚訝的停下指著說。


這條狗身子不長,不高,但凶惡的很。


它的臉大體為黑色,但有黃色斑塊,更為主要的是,它有大齙牙,一點也不知不漏齒的矜持。


它的醜和狗子不同。


狗子是長的醜,但不惡心人,它醜的真誠,醜的巧奪天工。


但這條狗,醜的畸形,醜的別扭,醜的讓人不能直視。


“你居然養這麽醜的狗,品味也太獨特了吧。”餘生說。


白高興幾人也驚訝看那條狗,但聽到這句話後很快看餘生,眼神全在說:你最沒資格說這話了。


那狗聽見餘生說它,隻是白他一眼,然後繼續臥在主人懷裏。


這一眼讓餘生看清楚了,這狗左右眼瞳孔不一樣,瞳孔裏仿佛有其它東西,有點像陰陽眼。


這兒是巫院,餘生覺著這狗或許是能看見不一樣的東西才被養在這裏。


看來這也是一條不靠顏值吃飯,靠本事吃飯的好狗。


大巫巫溪道:“子非狗,焉知狗之醜?”


這話說的有理,餘生同意,或許這等模樣的狗在狗群中有潘安之貌也不一定。


但餘生豈是被難住的人?他道:“子非狗,焉知狗不醜?”


大巫不屑與餘生這毛頭小子胡攪蠻纏,住嘴不再說話,捧起茶盞飲起茶來。


餘生這走到跟前,大巫不理他,餘生也不搭理他,倒背著雙手看起掛著的畫來。


這水墨畫不是出自尋常人之手,山水與人雖寥寥幾筆,但盡態極妍,栩栩如深。


餘生雖閱曆淺薄,但也知這畫是個寶貝。


畫賞完,見巫溪依然安坐椅子上,餘生也不再客氣。


他把桌子上香爐一推,稍加擦拭後坐在桌子上,在巫溪錯愕之中把腰牌解下來丟給他。


“本人忝為鎮鬼司指揮使,統領揚州一切鎮鬼事宜。這鎮鬼諸事,不隻鬼,也有驅鬼鎮鬼乃至事鬼之人。”


餘生居高臨下看著巫溪,兀自道:“換言之,這巫院所有的巫祝全歸本指揮使管。”


“我素來敬重巫院,尊重春官禮儀。今天你要給本指揮使下馬威,這失禮之處我也就繞過你了。”


餘生輕聲說罷,忽然劈手奪了巫溪手裏的茶盞,“啪”的摔在地上。


他威嚴喝道:“但再有下次怠慢,本指揮使必然板子伺候,代靈山春官府好好教教你們應有的禮數。”


茶盞碎裂之響,伴著餘生的怒聲在大殿回響,把外麵守著的詛祝也驚動了。


他探頭看大堂時,見巫溪震怒起身,“大膽,你……”


“你才大膽。”餘生豎眉與他針鋒相對,冷不防落在地上的醜狗向餘生撲來。


幸好旁邊的田十眼疾手快,手上劍不出鞘,橫著把這狗挑出去。


巫溪不管狗,站著怒視餘生。


餘生坐在桌子上,目光與他持平,一步不退看著巫溪,甚至附身貼近大巫。


“我不管你們服氣也好,不服氣也好,敢在我麵前失禮,也莫怪本指揮使失禮。”餘生拍著他的臉說。


醜狗翻個滾後繼續撲來,又被田十一把劍攔住了。


餘生看著醜狗,高聲道:“管好你們的狗,不然別怪本指揮使不客氣。”


餘生說罷下了桌子,把香爐擺正後恭敬拱了拱手。


他整了整衣領,“但凡巫祝之中有為非作歹,作奸犯科,莫怪本指揮使不客氣。”


他又換一副親和模樣,“畢竟,我們都不希望巫祝的隊伍裏麵有害群之馬。”


“告辭。”餘生說完這些,拱手向外麵走去。


田十又把醜狗挑落,才跟在餘生走出大殿。


醜狗不依不撓,又上來時被田十又挑落了。


餘生這時回頭對大巫道:“你這狗不夠聰明乖巧,較我家狗子差遠了。”


一語雙關,讓大巫臉色愈加陰沉起來,而語罷的餘生,領著眾人繞過蕭牆出門去了。


詛祝進到大殿,那大殿屏風後麵的許多巫祝也轉出來,“大巫,這小子太狂了,我們得給他點教訓。”


“要不今晚嚇他個半死?”有巫祝提議。


“不可。”詛祝道:“他身後有城主,咱們稍有不慎會招來城主報複。”


“若不給他點顏色瞧瞧,咱們巫院威嚴何在?”有巫祝說。


眾人一時議論紛紛,吵的大巫腦仁疼。


“夠了。”巫溪打斷他們,“我自有計較,你們先下去吧,我還得向司巫稟告。”


眾巫祝議論紛紛的退下去,巫溪卻又坐在椅子上。


被小小餘生駁了麵子,巫溪很不高興,他踢醜狗一腳,讓它安靜下來。


一黑布遮半截臉的巫祝悄悄走進來,即便在空蕩蕩的大殿裏也聽不見他的腳步聲。


他站在巫溪身旁,輕笑道:“要不要我幫你出這口惡氣?”


巫溪抬頭看他,陰沉的臉略微一緩,“現在他一出事,所有人都會懷疑到巫院。”


遮臉巫祝搖了搖頭,“我自有法子懲處他,神不知鬼不覺,保管誰也不會怪罪到巫院。”


巫溪想起了這人的所作所為,“有誰知道你在揚州城?”


“無人知曉。”這人笑著說。


巫溪剛要鬆口,又搖了搖頭,“還是不成,據方程說,這小子目能視鬼。”


遮臉巫祝一怔,“目能視鬼?好苗子啊,收徒、做傀儡全不錯,怎會……”


“轟隆”,天上一雷把他話打斷了。


但他後半句話不說,巫溪也知他什麽意思,無非是問怎麽讓餘生活到了現在?


至於餘生為何有這般天賦異稟,倆人都太在意,大荒之上千奇百怪的人很多,未解之謎無處不在。


巫溪苦笑,“他有一點說的不錯,巫祝裏有太多害群之馬。”


遮臉巫祝頓了一頓,“目能視鬼也不怕,可以從他身旁的人下手。”


被一毛頭小子摔杯子,巫溪當然咽不下這口氣,而餘生的張狂,更讓巫溪想殺殺他威風。


巫溪當即笑道:“那就有勞了,好處少不了你的。”


遮臉巫祝笑著躬身,“定讓你滿意。”


巫溪這才有心情起身去後麵向司巫和神仕稟告。


待巫溪身影消失後,遮臉巫祝道:“去跟著他們,先摸清楚這些人喜好和習慣。”


憑空傳來兩聲答應。


“那小子目能視鬼,記著避開他。”遮臉巫祝又叮囑。


“我們化作人,他還能看出來?”一聲音問。


這可把遮臉巫祝難住了。


他豢養的倆鬼幻化成人後惟妙惟肖,捉鬼天師也難分真假,但這視鬼之眼,他還真無把握。


“小心為妙,盡量避開他吧。”遮臉巫祝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