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念念不忘
loading...

“小白?”葉子高走出去,看到白高興後一怔。


半個月不見,白高興大變模樣,臉上蓄了絡腮胡,身子也消瘦許多,整個身子彌漫著一股蕭索和憂鬱。


“這是?”葉子高把目光放在棺材上,“安放?”


丈夫被殺後,安放領著她的黃狗天馬,從南荒一路追殺鑿齒到了妖城,期間領著天馬來過客棧。


白高興就是那時對她念念不忘的,隻是一直沒回響,一直到現在也是。


白高興點了點頭,淡淡一笑,背著棺材踏步走進了客棧,後麵的葉子高和富難跟了上去。


餘生在客棧門口全聽到了,待白高興進門放下棺材後,遞給他一杯炮打燈,下巴點了點棺材,“把她複活?”


照海鏡作為東荒王的神器,神奇之處在於隻要有身體或靈魂存在,便能把人複活。


當初在揚州的上空,餘生甚至複活了一頭幹屍,複活安放不成問題。


高興低頭看了看天馬,見它臥在棺材身旁,舌頭舔了舔棺木上的雨水,哼唧著把頭枕在爪子上。


狗子似乎察覺到了它的悲傷,把方才在享用的狗盆叼過來放在天馬的麵前。


見它無動於衷,狗子的醜臉僵硬一下後轉身跑到木梯後麵,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把一壇紹興酒叼出來。


狗子順便把自己飲水的盆掀翻,把酒倒在裏麵推到天馬的麵前,示意它倆狗借酒澆愁。


“狗子快成妖了。”葉子高感慨的說。


富難另有話說,“這孫子居然比我還富裕,平日裏我都舍不得嚐一口紹興酒。”


“得了吧,別說過狗子了,老鼠都比你富裕,忘了它們救濟你的事兒了?”葉子高揶揄富難。


不理倆人在後麵的插諢打科,白高興仰頭把手裏的炮打燈一飲而盡,“不用,讓她入土為安吧。”


安放,幼時孤兒,一生終得安放時,鑿齒卻毀滅了這一切。


她一路尋找,一路安放,終於在複仇上安放了自己的一生,得以無憾的離開去往輪回,尋找她的丈夫。


雖然心意她,但白高興知道,安放最多把他當成路途上遇見的一位朋友,絕無意於他。


既然如此,把安放複活又如何?


麵對再無牽掛的世界,隻是徒增她的痛苦罷了,而且白高興也不想聽安放對他說出那個答案。


有些人,有時候,不是愛了就一定要有結果,念念不忘,不是必有回響。


後麵的富難和葉子高一怔,富難不理解,“為什麽?複活你才有機會。”


葉子高拍了拍富難的肩膀,“你不懂,這就是愛情啊。”


富難回頭望著葉子高,“好像你個花心大蘿卜知道一樣。”


餘生拍了拍白高興的肩膀,“一切按你的決定來。”


安放來自很遠的地方,把她送回去不現實,好在人死之後,靈魂是自由的,白高興知道她會自己去往任何想去的地方安息。


因此白高興決定把安放葬在鎮子上。


“葬在掌櫃的墳上吧。”富難口無遮攔的說,反正老餘的墳也是空的,省的挖坑了。


“哈哈”,葉子高笑起來,“那可真成挖刨自家祖墳了。”


餘生瞪了富難一眼,“盡胡說,為什麽不葬在你家祖墳上。”


富難也知道說錯話了,尷尬的一笑,“不是不行,隻是我家哪有祖墳啊,即使有現在也不知道草有多高了。”


餘生收起了笑容,歎一口氣,說道:“就葬在湖邊吧,風景也不錯。”


白高興點了點頭,當即拉著說錯話的富難去湖邊了,連夜挖出一個洞,把安放葬在那裏。


白高興又找來一塊木板,讓餘生筆走龍蛇的在上麵刻下了一行字“安放之墓,友白高興立。”


安置妥當後,天馬趴在墳前遲遲不離開,狗子也陪著它臥在旁邊。


餘生見狀,讓富難取了一些芭蕉葉,在墳前為它們搭了一個窩。


那一夜,白高興很晚才睡,拉著餘生一直飲酒,作陪的還有農神,他提醒餘生,要小心河上遊,大雨傾盆之下,很有可能爆發山洪。


餘生點了點頭,鎮上的百姓對這不是沒有擔憂,因為五六年前就爆發過一次山洪。


當時幸好有老餘的提醒,鎮上的百姓聚在客棧才免遭了被洪水淹沒的厄運。


餘生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客棧之外一片汪澤,茫茫不見任何建築,揚州水災更嚴重,許多百姓在一夜之間化作了水鬼。


今番雨更大,裏正非常重視,早早就安排了人守候,一見不對就將敲鍾讓鄉親聚到客棧。


到了客棧就不太擔憂了,畢竟天下會玩水的小龍人裏,餘生稱第一,無人敢稱第二,隻能往七八九排。


飲酒罷,餘生上床休息時已經後半夜了。


他擔心的望了望揚州的方向,不知道在大雨之下,揚州有沒有事情。


後半夜餘生一直睡得不踏實,屋頂落下的雨珠打在簷下芭蕉葉上,彈“吧嗒”作響,讓記憶跟著被彈起,落在枕頭上。


牽著著餘生的思緒,一直到天蒙蒙亮。


睡不著的餘生迫不及待的起身,推開窗戶,大雨成為了細雨,綿綿不絕,似無絕期。


煙雨蒙蒙罩著大地,望不見揚州的方向,湖的方向更是濃的化不開。


睡不著覺的餘生下了木梯,客棧大堂悄無聲息,隻有倀鬼坐在桌子上,對著敞開的大門飲茶賞雨。


餘生走過去為自己斟了一杯茶,問:“狗子呢?”


倀鬼指了指後院的方向,餘生端著茶杯出去轉了一圈,見狗子和天馬依舊趴在墳前,不過精神還好。


旁邊還散落著幾個酒壇子,可見狗子這孫子在夜裏沒少回客棧盜酒。


不過看在天馬的麵子上,餘生暫時饒了它。


他端著茶杯又回到了客棧,見倀鬼依舊在飲茶,不過多了一個鬼陪她。


鳳兒聽到腳步聲後回頭看了看餘生,眉宇間也有化不開的愁緒。


餘生坐下,奇怪的看著倆人,“怎麽著,一下雨你們倆怎麽愁眉苦臉的?”


倀鬼“嘎,嘎”的叫了兩聲,雖然餘生聽不懂,但猜了個十有八九。


他回頭看著鳳兒,“倀鬼被水淹死的,憂鬱一下還情有可原,你是怎麽回事?”


鳳兒歎一口氣,發出“哎”的聲音,扣除一個字後不說話了,默默看著餘生,似乎一切盡在無言中。


“你也是被水淹死的?”餘生猜到,他一般不喜歡跟這倆人聊天,太累。


鳳兒搖了搖頭,她伸手在自己的胸口做了一個手勢,然後在脖子處抹一下,示意她是在雨天被人殺死的。


“什麽?”餘生停下手中的茶杯,“殺人凶手找到沒有?”


鳳兒攤了攤雙手,示意沒有。


這就不能忍了,餘生站起身,“居然敢殺我的人,鳳兒…”


見鳳兒抱胸,餘生翻了個白眼,“抱歉,是我口誤,你想當我的人還當不成呢。”


“說,誰殺的你,本掌櫃替你報仇。”餘生重新坐下。


鳳兒搖了搖頭。


“怎麽,你怕我打不過他?”餘生挽起了袖子,“告訴你,在東荒沒有我不敢打的人。”


鳳兒又搖了搖頭,用手比劃著寫道:“不知道凶手是誰。”


“不知道凶手?”餘生皺起眉頭,又看鳳兒一眼,見她渾不在意的去陪倀鬼飲茶賞雨去了。


餘生知道鳳兒是在成親當晚去世的,現在還沒找到凶手,想來在揚州也是一段奇事,餘生決定待會兒盤問一下周大富和富難。


周大富昨天呆在了客棧,一直在大姐頭的屋子裏鑽著。


還好人魚之間的隔閡讓周大富幹不得壞事,不然餘生早把他趕出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