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京口
loading...

南陳,京口大營。


對於南北朝這樣的勢力割據時期,一般在京城外駐軍並沒有太多的忌諱,甚至很多時候國家的主力大軍就屯駐在京城,以防生變。不過饒是如此,以建康府的大小,也依舊沒有辦法容納太多的軍隊,所以南朝的大軍一般都屯駐在京口。


京口是從建康府順江而下的咽喉要道,從這裏向北可以劍指淮南,向東直通大海,向南連通江南,而向西更是屏蔽建康,是南朝數百年來從來沒有放棄經營的要塞所在,更是兵家必爭之地。


當年東晉著名的北府兵就是駐紮在京口,而一手建立劉宋的劉裕,也是從京口發家。可以說京口見證了南朝三百年的風雲變幻,也見證了南朝的一代又一代的興衰更迭。


按照陳頊的旨意,原本在鍾離屯駐的南陳主力將會從淮南向南移動之後直接折向西,這一支大軍將會由老將任忠暫時統率,而蕭摩訶則是率領京口的新軍隨水師溯江而上,到湘州和主力匯合。


在呂梁戰前,南陳就已經開始新一輪士卒的招募,畢竟經過二十多年的休養生息,現在的江南已經算是從侯景之亂當中回過元氣,再加上南陳相比於軍隊數量,更注重於士兵的素質,所以倒是不用擔心會出現兵力不足的問題。


算起來這幾個月南陳已經新訓練了兩萬五千多新兵,再加上任忠那裏能夠出動的五萬士卒,以及近萬水師將士,這一次南陳為進攻西梁準備了八萬大軍,這還僅僅隻是負責打仗的軍隊,再加上相應配合的民夫、輜重隊等等,人數已經將近二十萬,可以說下了血本。


恐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從宮中出來,蕭摩訶的神情就頗為凝重,雖然他的心中對這一場大戰還是頗有勝算,但畢竟是自己一手掌握整個南陳的國運,而他又實際上是第一次指揮如此龐大的軍隊,要說沒有壓力、一點兒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好在陳頊就算是膽大,也沒有真的膽大到讓蕭摩訶一個人獨當一麵的地步,除了蕭摩訶坐鎮主力大軍,從湘州(今長沙)向江陵發動進攻之外,荊州刺史樊毅也會率領荊州的守備軍隊從宜都一帶(今湖北宜都)發動佯攻。


與此同時陳頊為了保險起見,還派出了車騎將軍淳於量率領另外一支將近萬人的新軍坐鎮郢州(今武漢),以求能夠盡最大可能震懾位於襄陽的尉遲迥。


作為南陳一員成名已久的老將,由於年齡的原因,淳於量或許已經不適合征戰沙場,但是他的赫赫戰功也足以讓敵人投鼠忌器。更何況郢州地處江陵西北,是南陳鑲嵌入西梁和北周之間的一枚釘子。


一旦蕭摩訶進攻江陵受挫,淳於量也可以見機行事,向北可以阻攔北周援兵,向南可以包抄西梁後路,迫使其無法追擊。


顯然陳頊也明白,這一次時機如果抓不住的話,自己這輩子可能都等不到另外機會了,所以他也是連夜召集徐陵、吳明徹等人入宮,徹夜商討,方才製定出來這麽一套至少看上去是萬無一失的方案。


在陳頊的旨意下達之後的第二天,蕭摩訶就和蕭世廉、李藎忱等人先行趕到了京口大營,而裴子烈則奉蕭摩訶的命令前去建康府城外,從右衛將軍毛喜手中接過來最新訓練的一批軍隊的指揮權,這一支軍隊也有四五千人,是京口大營即將補充的新兵,因為戰事緊急,此時已經顧不上再調動到京口了,將會直接在建康府碼頭上船。


算起來蕭摩訶在京中並沒有什麽值得信任的屬下,而裴子烈身為電威將軍,也有資格單獨統率偏師了,所以蕭摩訶幹脆將這個任務交給他,也算是對裴子烈的曆練。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蕭世廉並沒有在意自家爹爹凝重的神色,低聲說道,他的語氣之中帶著難以掩飾的興奮,相比於建康府之中的爾虞我詐,還是這種痛快壯烈的戰場廝殺讓蕭世廉感興趣。


李藎忱雖然不至於有如蕭摩訶那樣麵色陰沉,但是臉上多少都有些擔心神色,一半是因為對於蕭摩訶到底會怎麽排兵布陣,他也沒有十足的信心,而另一半也是因為李藎忱清楚,自己這一戰必須要創下功名,徹底擺脫蕭摩訶幕僚的身份。


肩膀上有壓力,李藎忱想要什麽都無所謂的笑出來,自然不可能。


“伯清,京口這邊估計還得等一天,”蕭摩訶回頭沉聲說道,“你左右無事,且去帶著世忠去他的營帳那邊轉一轉吧,好說歹說世忠以後也是統兵的人,總得對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熟悉。”


蕭世廉正東張西望,此時急忙點了點頭:“孩兒領命!世忠,你且隨我來。”


李藎忱微微頷首,跟上蕭世廉。


而蕭世廉沒有了蕭摩訶在身邊,也算是徹底放開了,伸手指著周圍說道:“這京口大營是後來高祖新建的,自從高祖開國祚以至今日,一直經營未曾停息,是我大陳最大的兵營和最堅固的要塞。”


高大的城牆沿著北固山、金山一線蔓延,並且最終延伸到南山一帶,而相比於其餘的城鎮,京口城中多數都是囤積糧草的糧秣場以及管理大營的各處衙門,包括南徐州的治所衙門、東海郡的衙門以及軍中各將軍的府衙,都在城中,多數都高牆深院,甚至還有不少在四角建設有瞭望塔和箭樓。


而城中的道路也和建康府那等四通八達的大道不同,多數都是丁字路、斷頭路,甚至還有很多彎路,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即使是敵人攻入城中,城中守軍照樣可以依托屋舍以及很難琢磨透的道路層層防守。


可以說展現在李藎忱麵前的,是一座天生就是作為要塞設計的城池。而在城外,更是不用說,連綿不斷的軍營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盡頭,而飄揚的旌旗更是一直延伸到天邊。


“走,這邊!”蕭世廉對於這裏顯然是輕車熟路了,直接策馬帶著李藎忱衝下山坡,向著一處規模不小的營寨飛馳而去。


蕭摩訶的中軍大帳就設立在那裏。


李藎忱伸手一拽馬韁,目光炯炯,看著那營寨。


那裏有屬於他的兵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