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1章 花憐兒的下落
loading...

隨著困天劍陣的籠罩,無數血霧再次凝聚,重新化為了赤臉男子。


隻是他此刻卻顯得有些虛弱。


血遁大法可不是那麽好施展的,需要損耗不小的氣血。


不過他卻完全無視自己的狀況,反而怔怔的看著方毅,有些古怪,還有些不確信。


“你是血魔族的人?”


方毅此刻同樣也在淡淡的打量著赤臉男子,眸中透著一絲意外,血遁大法,那可是血魔族的不傳秘訣,而且,唯有血魔族獨特的血液方能修煉。


其它人,就算得到這門功法也無法修煉,即便十大魔族也一樣。


“你走吧!我不殺我!”


看在花憐兒的份上,方毅無意再為難對方。


不管如何,他和花憐兒總算還有些交情,而且嚴格說起來,他欠了對方不少人情。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對方也不是黑魔族,同樣也是混進來的,必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麽,自然也不會自爆身份來揭穿他。


兩人可以說是同一條繩上的螞蚱,說不定進入黑魔禁地之後,還有合作的機會。


“你是個聰明人,好自為之。”


不過他還是提醒了一句。


話落,便準備離去。


“等等!”


正當這時,赤臉男子卻開口了,尤其是他後麵的一句話,更是讓方毅猛的一驚。


“你是不是叫方毅?”


赤臉男子語出驚人,讓方毅瞳孔不由猛的一縮,兩道精芒迸射而出。


“你果然是方毅,你竟然沒有死?”赤臉男子原本臉上的不確信已經一掃而空,轉而有些怪異,還有些驚奇。


“你是何人?”方毅眸光微微一凝,他沒有否認,因為沒有畢竟,對方能認出困天劍陣已經讓他有些意外,但想起花憐兒,便也沒有深究。


可如今,對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那麽……


“血魔族朱嚴!”赤臉男子到是幹脆,直接道明身份。


“你也是為了我家小姐而來?”


隨後,他又補充了一句。


“你家小姐?”方毅下意識想到了花憐兒,血魔族他隻認識花憐兒,硬要說有,那還有個蘭姨。


“花憐兒?她怎麽了?”


方毅有些疑惑,試探道。


“怎麽?你還不知道?我家小姐已經失蹤十年了。”朱嚴歎息道。


什麽!


花憐兒失蹤了十年?


方毅不由一怔,十年前,對方不是去了焚天域嘛,怎麽會失蹤?難不成自那次之後就失蹤了?


等等……


“那你為什麽會來這?花憐兒失蹤和黑魔族有關?”方毅看向朱嚴,忙問道。


“不確定,但很可能有關。”


朱嚴搖了搖頭,也不隱瞞,將事情的始末詳細的說了一遍。


按他的說法,花憐兒在十年前突然離去,沒有告訴任何人,起先血魔族也沒有在意,因為花憐兒實力不凡,又領悟了困天劍陣,自保有餘。


而且,她一向喜歡偷跑出去,但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回來,大家也已經習以為常。


可這次不一樣,她一直都沒有再回來過。


血魔族這才開始尋找,但可惜,花憐兒就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


“我們甚至找到了焚天域,並且得知你和小姐都曾在那裏出現過,還有你的死訊,但最後小姐離開了,從此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出現過。”


“但有人說,曾看到小姐出現在黑魔族。”


朱嚴最後說道。


方毅眸光也不由微動,忙問道:“那結果呢?你們查到了什麽?”


“沒有!”朱嚴無奈搖頭,“蘭長老得知後,直接上門要人,甚至大打出手,但黑魔族一口咬定,從來沒有見過小姐。”


“我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小姐就在黑魔族,就連之前說見過小姐出現在黑魔族的人,事後也改口說看錯了,無奈之下,我們隻得繼續尋找。”


“但蘭長老確信小姐就在黑魔族,她說,小姐必定是因為你的死打擊太大,想替你報仇,所以才……”


朱嚴說到這,不由看了看方毅,眸光也有些怪異。


而方毅,整張臉也已經變得鐵青。


當初花憐兒的事,武俏君曾跟他提過,不過他並沒有在意,因為他覺得花憐兒不會傻到一個人跑到黑魔族來替他報仇。


可如今看來……


下意識,他不由想起了花憐兒那赤發紅顏的樣子,也許她一時衝動……


“那之後內?你們同為十大魔族,難道沒有一點辦法?”


得知這件事很可能和自己有關,方毅神情也不由變得有些急切。


“說來也怪,十大魔族雖然內鬥不斷,但一般高層出麵,不管什麽事情,隻要條件滿足都可以談。”


“但小姐這件事,黑魔族卻一口咬定,就像真的不是他們所為,這些日子,我們也幾乎暗中查遍了所有黑魔族的地盤,卻始終一無所獲。”


“如今,隻剩下這黑魔禁地。”


朱嚴道明緣由,也正是因為此,他才不敢肆意出手,怕被血刀魔君認出。


方毅卻是滿臉疑惑,難道花憐兒的失蹤不是黑魔族所為?


不對!


下意識他搖了搖頭,“你確定花憐兒沒出意外?如果她真的被黑魔族擒下?黑魔族為什麽要留著她?”


“這也恰恰是我們疑惑的地方,正因為這樣,老族長才沒有出手,因為這隻是蘭長老的猜測,並沒有真憑實據。”


“但,小姐確實還活著,她的命牌還在。”


朱嚴肯定的說道。


方毅眉頭也不由一皺,若是這樣的話,又是因為什麽呢?


假設黑魔族真的擒獲了花憐兒,卻又不痛下殺手,那麽隻要兩種可能。


一,用她來威脅血魔族,但如今看來,這一條似乎不成立。


那麽隻剩下了第二種可能,那就是想從對方口中得到什麽。


花憐兒身上,有什麽是黑魔族想要獲得的呢?


難道是滅世黑蓮?


下意識,方毅不由想到了黑魔族前往焚天域的目的,可那滅世黑蓮明明就在花憐兒身上,真想獲得,直接奪取便可。


莫不成,花憐兒將之藏了起來?還是其它什麽原因?


方毅不解,但眸中卻不由閃過一道寒芒。


他一直不想欠花憐兒的,卻不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