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登山(上)
loading...

阿喀琉斯選擇了大廳裏右手邊的第一條通道,這裏的通道七拐八拐的,又連接另一間類似大廳這樣的小山洞,當然遠遠空間遠遠沒有大廳那麽大。


通道裏每隔一段的牆壁上就插著幾根燃燒的火炬,不過並不感覺灼熱。


阿喀琉斯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些火炬造型有些奇特。


都是像樹枝的造型,樹枝上各有幾片火紅的樹葉,正飄動著金紅色的火焰,不過奇怪的是樹枝上的葉子居然沒有一絲焦黑的痕跡。


這好像是……弗歐斯的葉子?


感覺很像。


通道裏拐過三道彎,就到了阿喀琉斯選中的小房間,牆壁上照例插著火炬。


房間裏沒什麽東西,就一張石台,上麵鋪著木板和茅草,角落裏堆著兩張疊好的巨大獸皮。


除此之外,就隻有一張小木桌和洞口邊的一個大瓦缸,上麵蓋著一塊圓形的木板。


這個條件簡直比阿喀琉斯最早住的那個小村莊還要艱苦十倍,不過好在阿喀琉斯這幾天睡在外麵也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動手把獸皮攤開鋪在茅草上當做床單,脫下衣服疊好當枕頭。


這個山洞裏的山洞很暖和,一點也感受不到秋天的涼意。當然,以阿喀琉斯現在的身體,就算是大冬天睡雪地裏也未必有什麽事。


想著即將到來的明天,和喀戎的考驗,阿喀琉斯一時間居然有點睡不著了。


迷迷糊糊折騰了大半夜,阿喀琉斯終於去找修普諾斯了,夢裏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個幾百米高的巨人,手持大劍大殺四方。


什麽神王、冥王、萬魔之父,都被他追殺的哭爹喊娘,還有個小黃毛站在太陽上對他射箭,被他抓過來一劍劈成兩半。


“醒醒!”


阿喀琉斯正夢見自己把百首巨龍堤豐馴化成坐騎,正美滋滋的坐在它背上巡視奧林匹斯山,突然之前被他打跑的宙斯回過頭來,甩手對他放了一個炸雷,竟然直接鑽進他耳朵裏炸開。


巨大的雷聲在他耳朵裏爆發出來,阿喀琉斯整個人都被炸懵了,一頭從堤豐背上栽了下來。大地突然裂開,露出無邊無際的灰蒙蒙的冥界,冥王哈迪斯站在一個散發著鮮豔血光的深淵邊上指著他大笑:“下地獄去吧!”


阿喀琉斯清醒過來,頓時大怒,張開雙臂朝著哈迪斯撲了過去,可是突然之間一道巨浪從遠方卷來,拍在了阿喀琉斯身上。


遠方墨藍色披肩短發的波塞冬持著三叉戟哈哈大笑。


阿喀琉斯隻感覺自己在大海裏隨著海浪上下左右前後搖晃,晃得自己胃都要吐了。


“醒醒!”


又是一道炸雷在阿喀琉斯耳朵裏炸開,阿喀琉斯忍不住慘叫出聲,好疼啊!


在這接二連三的摧殘下阿喀琉斯終於醒了過來。


不過可怕的是耳朵的疼痛和胃上的不適一點都沒消退。


難道說剛才那些都是真的嗎!


阿喀琉斯努力睜大了眼睛,誒,明明他還在山洞裏啊。


不過,那個倒立的水缸是怎麽回事啊?那個火把怎麽朝下麵燒啊?還有地麵怎麽凹了個這麽大的坑?


思考了一會阿喀琉斯才發現原來不是世界顛倒了,而是自己倒過來了。


費勁的扭過頭,阿喀琉斯就看見一團黑乎乎的巨大影子在他麵前,然後他就眼前一花,從空中掉了下來。


“哐當”一聲,阿喀琉斯摔在了床板上,好在他有無敵金身,摔一下也不疼。


喀戎不著痕跡的後退了兩步,那兩句醒醒就是他喊的。


剛才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麽了,明明還在睡覺卻笑得跟個傻子一樣,怎麽搖也搖不醒,要是不是自己在他耳邊吼了兩嗓子,估計現在還在傻笑吧。


阿喀琉斯從床上爬起來,雙手捂著耳朵。


雖然剛才腦袋磕了一下,但是其實並不疼,他現在疼的是耳朵。


剛才喀戎那兩嗓子震得他到現在還有眼冒金星。


“醒了吧?”


阿喀琉斯晃了晃腦袋,終於看到了站在他麵前的喀戎,立刻鞠躬行禮,“您好。”


喀戎雙手抱胸,直麵著阿喀琉斯,但身體卻一直悄悄的後退,一直退到洞口的位置。


“阿喀琉斯,時間不早了,跟我來吧。”


喀戎轉身,四條馬蹄驟然發力,阿喀琉斯隻感覺眼前一花,喀戎就已經消失了。


四條腿的果然是跑得快。


阿喀琉斯心裏暗讚,但是也同樣邁開雙腿跟了上去。


不過阿喀琉斯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跟不上喀戎的速度,所以也用什麽力氣。


跑到皮力溫山洞洞口,喀戎正站在山洞前的小平台最外圍,背對著他。


小平台再向外就是山崖,雖然這裏是半山腰,但是其實還是很高的。


天還沒亮,星空繁星瑩瑩,明月依稀。


喀戎看了一會,回頭道:“現在離太陽升起大概還有兩個小時,上山的路在那裏。”


喀戎說著朝他左手邊的方向指了指,“順著最寬的那條路上去,不用擔心迷路。”


阿喀琉斯回頭看了看,點了點頭。


喀戎上前走到弗歐斯身邊,正準備隨便折一根樹枝,想想了又伸手拍了拍弗歐斯。


弗歐斯在睡眠中顯得棕黑的身體瞬間變得通紅透亮,像是一整塊巨大的紅翡翠。


弗歐斯的臉浮現在樹幹上,“主人,您有什麽事嗎?”


喀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借你的命根子用一下。”


弗歐斯頓時愣住。


……


喀戎拎著一根如紅玉般的樹枝回到阿喀琉斯身邊,身後的弗歐斯在無聲的哀嚎著。


喀戎伸手把樹枝遞到阿喀琉斯麵前。


阿喀琉斯疑惑道:“這個是?”


“拿著吧,天還沒亮,你可以拿來當火把用。”


阿喀琉斯伸手接過,火紅色的樹枝上還有四五片火紅的葉子,晶瑩剔透,像是玉石一樣。


“這個要怎麽用?”


阿喀琉斯看了看,樹枝上並沒有火焰。


“很簡單,搖一搖就可以了。”


阿喀琉斯抓著樹枝比較粗的那一頭,在空氣中甩了甩,之見樹枝上的樹葉竟然在黑暗中冒出了淡淡的火光,沒過一會,所有的葉子都燒了起來。


好神奇。


喀戎也同樣注視著這幾片燃燒的葉子,這可不是弗歐斯身上那些普通貨色,他把弗歐斯的寶貝樹枝交給阿喀琉斯,可不是單純給他照明用的。


屏達思山怪物眾多,半山腰道到山頂怪物數量雖然少一點,但實力比山腳的要強橫的多。阿喀琉斯拿著這東西,相當於給他一道通行證,但凡有點腦袋的怪物就不會想把他當點心,而沒腦子的怪物在屏達思山裏幾乎沒有。


“阿喀琉斯,我希望在太陽出來之前能在山頂看到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