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8 嘴賤
loading...
兩人洗的挺快,周淳眼裏清明了些。

周儲自己刷完牙,擦了臉,對旁邊一直看著自己的周淳道:“嘴裏臭死了,刷牙。”

此時周淳腰間裹著一條綠色浴巾,跟平時腰杆挺直的形象大相徑庭,整個人沒了厲氣,平和了很多,聞言,拿起藥膏和牙刷,擠完認真的刷了起來。

周儲往旁邊撤了撤,臉上擦了層護膚霜,又吹頭發,周淳都刷完牙了,他這還沒完事。

周淳頭發很短,不用吹,就在一旁等著周儲。

周儲吹幹了,透過鏡子瞪周淳,“你傻了?”

“完事了?一起睡。”說著就摟上周儲,要開門。

周儲晃動胳膊想睜開,他煩周淳這樣,“別鬧了,煩不煩。”

周淳不為所動,弄開門,把人弄了出去,沒想到一出衛生間就看到了正端著杯子上樓的周母。

周儲反應迅速,頓時掙開了。

周淳順勢收回了手,眼神投在周母臉上,沒出聲。

周母眼睛在兩人身上掃了眼,心裏頗有些怪異,她從沒見兄弟倆這麽親近過,還一起洗澡,但都光著上身摟摟抱抱的怎麽看怎麽別扭,忍不住道:“加起來都過半百了,還鬧騰,不像話。”說著把手裏的杯子遞給周淳,囑咐著:“趕緊回屋吧,別著涼了,一會兒別忘了喝。”

走之前還說了句,“別鬧你哥了。”

周儲心裏蹦蹦直跳,眼瞅著周母下了樓,瞪著周淳,咧著嘴呲了呲牙,抬腳回了房間。

周淳緊隨其後,鎖門,一口喝掉被子裏的解酒藥,解開浴巾直接上了床,比周儲還利索。

周儲穿好內褲,掐腰站在床邊,一臉陰沉,“別裝了,我知道你沒醉,起來回自己屋睡。”

周淳閉上眼,伸手召喚道:“別鬧了,我頭疼,過來給我按按。”

周儲依舊對峙,心裏轉著,要不要去隔壁屋睡。

周淳見他半天沒動靜,睜開了眼,納悶道:“怎麽了?”

“……”周儲錯愕,他就沒見過周淳這麽沒臉沒皮過!

“要我下去抱你?”

“靠。”罵了聲,還是上了床。

他一上去就被周淳抱住了,“給我按按頭。”

他沒動。

周淳手下移,一抓就把二兩肉和蛋蛋握住了,跟玩健身球揉了揉。

周儲身子一僵,隨即屈膝,伸手去拽,“你別揉,要硬了。”

那處是男人身上最柔軟的地兒,手感挺不錯,周淳有點愛不釋手,“給我按摩頭。”

命根子被抓著,讓周儲挺沒安全感,咬牙狠狠的按上了周淳的額頭。

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快周淳一隻手就握不住了,“硬了。”

“靠,廢話。”

周淳弄硬了後,就撒手了,口氣輕巧道:“一會兒就好了。”

周儲又怒又無奈,幹脆翻了個身。

周淳舒散身子,抱著周儲,含糊道:“睡吧。”

周儲睡了一天,沒什麽睡意,考略著要不要等會兒去衛生間擼擼,還沒決定就聽旁邊人的呼吸已經粗緩了,有忍不住想罵髒話了!

又躺了一會兒,依舊沒什麽困意,下邊也漸漸軟了,幹脆起床打開電腦,蹲在電腦椅上,又玩起了遊戲。

周淳睡得很沉,半夜憋醒,一睜眼就看見了電腦屏幕光亮下籠罩著的臉,頓時來氣了,人剛睡醒還有點沙啞,“幾點了還不睡,眼裏屏幕這麽近,想瞎啊?”

周儲正殺的全神貫注,耳朵上還帶著耳機,跟沒就沒聽見。

周淳一把掀開被,下床擼下周儲腦袋上的耳機。

周儲反應頓時跟見了鬼一樣,差點從椅子上歪下去,心髒蹦蹦直跳,過了兩秒鍾才反應傳奇知縣http://92ks.com/13798/過來,心有餘悸道:“操,嚇死我了。”

周淳陰著臉,“關電腦睡覺去。”

周儲最近沒挨揍,在周淳的懷柔政策下,脾氣明顯漸長,“你管我。”說著要去搶耳機。

周淳走幾步,直接把電腦電源拔了,勒住周儲扔到了床上。

周儲不禁大叫,隻覺一陣眩暈的失重感後,人已經倒床上了。

“躺好。”周淳警告一聲後,去了衛生間。

周儲看看時間,已經四點了,頓時一陣困意襲來,打了個哈氣,閉上了眼。

周淳很快回來了,躺回床上,摟上周儲也閉上了眼。

周儲精神已經萎靡,也沒管腰上的手,隻是翻了個身,很快就睡沉了。

……

次日一大早,樓下就叮叮咣咣的響個不斷,周儲被吵醒,一陣煩躁,翻來覆去,就是不起。

一旁的周淳坐了起來,看了看時間,道:“別賴了,十點的飛機。”

周儲蒙上腦袋,背對著周淳。

周淳使勁兒扒開被,在周儲嘴上親了一口,道:“再睡會兒吧,我去洗漱,早飯前來叫你。”

周淳洗漱完,收拾了下自己和周儲的行李,直接拿到樓下,放到了玄關處的兩個大箱子附近,周母見到周淳,就扯了扯身上的裙子,問道:“我這身如何?”

“挺好。”周淳淡淡道。

周母聞言卻並不怎麽滿意,“怎麽跟你爸似的,要是有女兒就好了,女孩可以陪著我逛街,又貼心。”

“……”

到了吃飯的時候,周淳把周儲叫醒了,他一下樓就看到了周母,眼睛一掃,忍不住道:“媽,你怎麽穿的跟貴婦似的,隻是去看外婆而已,沒必要這麽講究吧?”

這些年還是第一次,一家人一起回娘家,周母難免有點女人的小心思,無非就是跟親戚炫耀和顯擺下自己嫁的不錯,聞言,怒道:“你懂什麽?”

周儲摸摸鼻子,還嘴道:“穿成這樣,你坐飛機不累啊?”

周母聽後,又忍不住怨念道:“生了兒子就這樣,不貼心……”

周儲打斷周母的念念碎,“我爸退休了,你們可以再成一個,我沒意見。現在還不行,要是再生,我爸工作就完了。”

周淳低頭,暗自翹著嘴角偷笑。

周母氣的一下子啞然了,瞪著周儲都接不上花了。

最後還是周父咳了聲,神情嚴肅的看著周儲,“這麽大人了,不著調,還不知道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

周儲嘴一貫挺賤,和和氣氣的時候,非得說點什麽膈應一下,這點可能跟從小不受注意有關係,大了就成習慣了,他眼珠子轉了轉,來了個倒打一耙,道:“開玩笑而已,這麽嚴肅幹嘛?真是年紀大了,你們得跟上時代的腳步,有教養的父母都是跟孩子以朋友相處的。別動不動就教訓!”

這話把倆人都罵進去了,周母也發飆了,“跟爸媽說這種話開玩笑?”

以前跟家裏要錢時還會忍氣吞聲,這些年都是周淳給他錢,這也導致他對周父周母越發不忌憚,典型的翅膀硬了。他聳聳肩,剛想再說,就接收到了周淳的視線,扁扁嘴,倒是不言語了,可神態依舊氣人。

家裏經常這樣,周淳早習慣了,隻是在鬧翻前才會說兩句,這會兒,隻是警告的瞪了周儲一眼。

周父對周儲也是頗頭疼,動手吧,他跑,動嘴吧,他比你還有理!你跟他上綱上線,他就跟你說歪理!昨天醉酒,本來就不舒服,被周儲這麽一鬧,頓時沒胃口了,撂下筷子走了。

周母瞪著周儲,氣道:“你看你把你爸氣的都吃不下了,不孝子啊,你爸年紀都這麽大了。”

周儲聽完,眼神很無辜,以前老頭子氣性可大了,能被他氣到吃不下飯?不至於這麽脆弱吧!懷疑道:“別什麽都賴我身上,我爸是不是昨天喝多了,現在還沒胃口啊,你該給他弄點養胃的。”

周母見說不過他,也起身走了。

周儲愣了,“這都怎麽了?說兩句,飯都不吃了?”說著夾了個荷包蛋,兩口吞了。

周淳搖搖頭,覺得好氣又好笑,把剩下的一個水煎包也推給了周儲,“吃你的吧!”

兩人吃完,家裏阿姨收拾了桌子,兩人上樓換了衣服,做客廳裏準備著要出門。

周父周母也從房間也出了來,周母到底還是換了件妥當些的衣服,周父則連瞅都沒瞅周儲一眼。

周儲樂嗬嗬的,跟個沒事人似的,把行李都搬到了車上。

這些年第一次,一家人一起回周母娘家,雖吃飯的時候被周儲膈應了一把,但很快就恢複了,坐到車裏後,她道:“從現在開始,周儲你別說話了,聽見你說話,我會促發心髒病。”

周儲不樂意了,“您有這脆弱?”

周母撫了下發髻,扭頭看著周父,無視了周儲。

“切……”

作者有話要說:嚇死我了,之前有個恐怖片,叫招魂,每次去電影院播這個預告片時,我都閉眼睛,能嚇死人,但是美國人特喜歡,看預告片的時候,竟然能看樂了。看著情形,還沒上映,就猜到了,絕對賣座。我和我老公偶爾開玩笑就會說,咱們也去看。

但是至始至終也沒敢真去看。

以為這件事就這麽過去了,誰知道昨天上微博,看到有人推薦這部電影,中文叫招魂,我之前並不知道中文名字,就在剛剛,我點開了預告片,想確認下是不是那個電影。

點開播了十幾秒,我還沒確定,但是已經不敢再看了,就等我老公回家,我點開,說一起看。又看了十幾秒,確定了,也嚇死我了,看著的時候,我倆還在討論這部電影非常紅非常好,我老公跟我說,你知道嗎?這是真事,我聽完,我還點頭說知道,可說完,我才反應過來,尼瑪,什麽是真事!剛好出現一個恐怖鏡頭,連忙把筆記本的電腦屏幕合上了,合上後,音箱裏還發出各種恐怖聲音!

我站起來嚇得走到我老公身邊,我說我害怕,他也害怕,他說,你把電腦關上。

我說我不敢,一掀開屏幕,畫麵就會出現!

就這麽我遠離電腦,粘在我老公身邊,直到沒聲音了,才鼓起勇氣掀開!

我老公原本預計出去跟同事喝酒,但是我現在真不敢自己一個人在家,

我跟他說,不讓他去了!我現在已經不敢一個人呆著了。

喜歡恐怖片,不怕會嚇死的,去看。。。。

真的嚇死我了,我覺得我寫出來得抒發一下我內心的緊張感!!

有點語無倫次了,嚇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