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6 年後
loading...
周淳放倒了座椅後,解開了周儲的腰帶。

周儲仰著下巴,腳蹬著車門處,腰一個勁兒往上頂著磨蹭。

周淳呼吸漸粗,手伸進了周儲的褲子裏,摸上了那二兩肉。

“唔……”周儲腿開始發軟,抓在周淳身上的手不禁一用力。

車是周淳平時開著的路虎,車內空間還算寬敞,周淳示意周儲抬起腰,幾下把他身上的褲子拽了下來。

剛開著窗戶兜過一圈,雖開著暖風,但這會兒溫度卻並不高,周儲也還沒暖和過來,腿上冰涼,這會兒屁股一晾,頓時一哆嗦,從他哥身上抽出手,摩挲到車座旁的按鈕處,把座椅內的空調調到了最高檔。

周淳則抽空從車內儲藏盒內扒拉了兩下,取出一個東西。

車內沒開燈,此處又是黑暗處,借著月光,周儲依稀看出了東西的輪廓,問:“你車裏放這個幹嗎?”

周淳直起身,用行動做了回答,手上一番動作,然後探向了周儲的腿間。

周儲頓時僵住了,隻覺得一片冰涼,自己後邊就跟捅進了一塊冰似的,一聲叫喚,“操,拿出來。”隨即就往後縮了縮腰。

周淳用閑著的手按住了周儲,不讓他躲,另一隻手不停,又往裏鑽進了一截。“一會兒就熱了。”

周儲一想到這瓶液體在車裏放著,估計跟室外溫度一樣低,就說什麽也不讓周淳再摸了,他不想凍到拉肚子。

就這麽草草一擴張,就張開腿讓周淳進去。潤滑液用的太少,裏邊還有稍許幹澀,進去的有些困難。周儲屏住呼吸,直到全部吞進去後才長長呼出一口氣。

周淳也不好過,幹澀緊致的通道讓他難受的同時又伴隨著舒爽,當全部進去後,緩了緩才開始**。

周儲努力放鬆臀部的肌肉,手擼著自己的那二兩肉轉移注意力。

這是兩人第一次在車裏做,這種環境下讓人有一種偷情似的刺激感,漸漸的,感覺越來越洶湧。

幾分鍾後,周淳下麵越發脹的難受,頻臨發泄之前,他停下了動作,低頭狠狠吻上了周儲,等感覺稍微淡了些,□又是一頂。

“噢……”周儲被頂的不禁往後一退,隨即打了個顫栗,嚷嚷道:“別頂那麽深!”

周淳□不停,看著周儲渾身顫栗,滿臉潮紅,故意的隻往一處頂。

沒過一會兒,周儲就顫顫巍巍的泄了出來,白濁斷斷續續的全部滴到了光裸著的小腹上。

周淳也沒再故意拖遝,沒一會兒也發泄了出來。

完事後,周淳拿起周儲的內褲,擦掉了白濁,整理好褲子,退回了駕駛座上。

周儲緩緩回身,見內褲上沾了東西,不禁惱道:“幹嘛拿我的內褲擦,我還怎麽穿?”

周淳點了根煙,吸了口氣,神情饜足的瞅著周儲,彎著嘴角,“那就不要穿了。”說著在周儲的二兩肉上摸了一把。

周儲拍開他的手,嘴裏嘟嘟囔囔著,穿上了褲子,把內褲扔給周淳,語氣蠻橫,“去扔垃圾桶裏。”

周淳四處瞅了瞅,啟動車子,在有垃圾桶的地方停了下,打開窗戶,隨手靈域http://92ks.com/10234/扔了出去。

倆人回到大院已經深夜,誰也沒驚動,悄悄進屋上了樓。

……

翌日,餘少群吃過早飯就離開了。

周淳穿戴妥當,問周儲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白家。

周儲臉一沉,吐出倆字,“不去。”

周淳搖搖頭,沒說什麽,跟周母打了聲招呼就出了門。

葉之雅年紀還輕,白家的意思是,等過兩年,畢業了再結婚。周淳自然沒什麽意見,晚結更好,省的出來進去的還得做戲。他每次去白家,就是送些禮品,吃頓便飯就回。偶爾了,白倍會帶著他和葉之雅去酒吧玩一趟。漸漸的,兩人也逐漸熟絡起來,有時出去,葉之雅也會叫上孫言言。

這幫人的關係亂的可以,這還不算上周儲。

這天吃過飯,白倍說:“有個露天大趴,去嗎?”

周淳眉毛略微上挑,“這種天兒,開露天趴?”

“在h市,時戡朋友的娛樂公司辦的party,人挺多,有沒有興趣?”

周淳聽完頓時失去了興致,以前沒跟周儲在一起時,他倒是也會湊湊熱鬧,現在卻沒了興致,搖頭道:“過兩天要陪我媽去外婆那邊。”

白倍有心攛掇,“很多人的,我,表哥,我妹都去,你叫上你弟一起,坐私人飛機去,遊船上有賭場,玩幾把,明早就能回來,耽誤不了事。”

周淳還是搖頭,他不想周儲和這些人走的太近,畢竟兩人關係是禁忌,人前容易落下把柄,“我沒那精力了,最近一直跟親戚朋友喝,實在不想再喝了,過幾天就上班了,得修身養性了。”

白倍見他下定主意,不好再勸,調侃道:“你修身養性的時間還不夠長?我看是都交公糧了吧!”

周淳似笑非笑,沒接話茬。

白倍忍不住斜了他一眼,“真掃興。”

周淳拍拍他,起身,“我走了,你們好好玩。”

……

周淳回到大院,周儲不在,他上了樓避開周母後才把電話打過去。

周儲趁著周淳去白家,就約了孫彥恒和王梓予出來泡澡,這會兒剛泡完,正等著按摩師的功夫,擱在一旁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一旁的手機瞥了眼屏幕,猶豫了下才接,接起來的同時掃了眼看過來的兩人,道:“我去接個電話。”說著裹好浴袍出了包房。

王梓予看著關好的門,隨口說著,“這周二神神秘秘的,接個電話還避著咱們。”

孫彥恒翻著雜誌,瞥了眼笑道:“二貨也大了。”

王梓予聞言一陣怪笑。

門外,周儲正回著他哥的話,“我和孫彥恒他們泡澡了,一會兒吃個飯就回去。”

“幾點?”

“……正在按摩,吃完飯怎麽也得10點了。”周儲算了算時間,底氣不足道。

周淳頓了下才道:“喝酒就不要開車了。”

周儲趕緊應了,“嗯。”掛掉電話回了包廂,就聽王梓予陰陽怪氣道:“哎呦,咱可是打小一起長大的,接電話都背著咱哥們了!”

孫彥恒無奈的搖搖頭,笑著把雜誌放到了一旁,又換了本。

周儲隨手拿起個毛巾扔到了王梓予身上,“滾……”

王梓予提著毛巾,又扔了回去,很有捉摸周儲的興致,“不說?”說著就去搶周儲的手機。

周儲防備不及,被搶走了,追上去,嚷嚷著:“靠,是我哥,他問我什麽時候回家。”

手機有密碼,王梓予並沒打開,隨手扔給了周儲,坐回了按摩床上,道:“你都這麽大了,你哥怎麽還跟監視器似的看著你?你也受的了。”

周儲心虛,不怎麽敢提他哥,直接把話題繞了過去,“一會兒吃什麽?”

孫彥恒□話題,“對了,我想開家餐廳,你們說什麽類型的好?”

王梓予很快轉移了注意力,“好好地開什麽餐廳,多繁瑣。”

周儲則不讚成,來了興致,“找個好點的門店也不錯,要不要合夥啊?”

還不待孫彥恒說話,王梓予就道:“餐廳一年的收益也就是靠賣酒,掙不了多少錢,還合夥?”

這時按摩師敲門走了進來,三人趴好。

孫彥恒才道:“就是手頭有點錢,放著不如做點事,餐廳投資不高,做好了也是一個長久的買賣。”

周儲再次道:“孫彥恒,要合夥嗎?我有時間也能弄來錢。”

孫彥恒毫不客氣道:“不好意思,我什麽都不缺。”

周儲一下子氣蔫了,心裏有點不得勁,“孫彥恒,你夠意思嗎?就這麽對待我的真心誠意?”

王梓予一旁看戲,“二貨的小心髒,還挺不禁打擊!”

孫彥恒笑,不得不解釋了句,“朋友間合夥容易傷感情。”

三人間的關係跟葉之碩,周淳,白倍,時戡他們不同,三人是一起伴著長大,感情單純,而葉之碩那幫則比較複雜,利益更勝感情,雖不夠單純,但更堅固。有些關係光是感情維係並不夠牢靠,很容易由一些私立而出現罅隙,這一點隻有心思細膩的孫彥恒看的通透,所以一再的拒絕周儲的提議。除去這一點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周儲心機不重,容易感情用事,這樣的性格並不是一個好的拍檔。

三人沉默一會兒,周儲才歎了口氣道:“好吧。”

這一會兒,三人心思各不相同,又恢複了沉默。

按摩結束後,三人在附近找了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