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 上班
loading...
周儲比周淳要早到家,已經換好家居服,正坐電腦前玩遊戲,見周淳回來,隻分神看了一眼就又把眼睛定到了屏幕上,歪嘴呲牙的邊晃動鼠標邊打了聲招呼,“你回來了?”

周淳脫了鞋和外套,走過來,跟拍狗似的拍了下周儲的腦袋,問:“屁股不難受?”

周儲躲開他的手,“別鬧,玩著呢。”

下午才親近過,這會兒周淳倒也沒什麽心思,見周儲玩的興起,也就沒管他,徑自回了屋裏去換衣服。

晚間十點,到了要休息的時間,周淳見周儲還抓著鼠標不放,便道:“關機睡覺。”

周儲頭也不抬,“等一會兒,我過了關。”

周淳搖頭,抬手就要去扣筆記本的電腦屏幕。

周儲眼疾手快趕緊擋住了,請求著,“哥,求你了,我這就要過了。”

周淳盯著他看了兩秒鍾,終是妥協了,“幾分鍾?”

周儲一見有門,趕緊識趣道:“十分鍾。”

周淳搖頭,“五分鍾。”

周儲沒做考慮的就認了,“好好好。”

周淳的手從電腦上離開了,就這麽站在一旁等著。

周儲手忙腳亂了一會兒才發現他哥沒走,多少分了些神,抬頭瞄了眼。

過了四分多,周儲終於搞定,籲了口氣,退出了遊戲。

周淳押著周儲進了臥室,兩人間的關係不似情人,反倒更像父親在管教頑劣的孩子。

……

兩天後,安路出差回來,周儲認命的回去上班了。

公司裏一貫的忙碌,懶散了幾天的周儲頗有些不適應,站在大廳裏,隻覺自己格格不入,就像逃學許久歸學的學生,內心既慚愧又緊張。

迎麵走來一個熟人,秘書部小孫,一見著周儲,頓時瞪大了眼,大聲道:“周儲,跟我去機場接安總。”

周儲站定不動,有些抵觸道:“為嘛?”

小劉眨了下眼,理所當然道:“胡特助跟著安總一塊呢,你一個特助助理怎麽能不去?”

周儲聳肩,“安總和胡特助沒說非讓我去。”

小劉幹巴巴的張開嘴,沒找著反駁周儲的話,“……”

周儲拍拍他的肩,“拜”說完抬腳往裏走了去。

頭們都不在,秘書部裏氣氛挺清閑,周儲跟同事們打起了招呼。

他前座的一女秘書坐著轉椅衝向了周儲,小聲道:“周儲,下周五晚年會,有伴嗎?”

這女秘書年紀不大,大眼齊劉海挺可愛的,跟他一樣都是給胡溫打雜的,周儲經常欺負她,不愛做的活兒全轉給她了,不過這姑娘脾氣不錯,一直都笑嘻嘻的也不生氣。

周儲聞言,忍不住調戲道:“怎麽?想當我女伴?”

小姑娘臉頓時被羞得通紅,左右瞅了瞅,連忙小聲解釋道:“別誤會,不是我,我朋友想來,但沒入場卡……你帶她一下唄。”

周儲自作多情被揭穿後也不臉紅,繼續逗弄道:“要介紹女一柱傾天http://92ks.com/11631/朋友給我?”

小姑娘臉色恢複如初,笑道:“你要是喜歡,我就做個媒人也行。”

周儲翹著二郎腿,臉色一變,“那你得先給我看看照片,要是跟你一樣漂亮,我勉強能接受。”

小姑娘很幹脆道:“等會兒。”說著就用手機擺弄了一會兒,拿給了周儲看。

周儲接過來一看,就看到一青澀樸素的小姑娘,五官倒是精致,隻是氣質差了些,勉強算是小家碧玉。乖乖女,玩不起,頓時便意興闌珊了,道:“還是算了。”

“怎麽了?”

“我喜歡妖豔風騷型的,玩得起。”

小姑娘瞪大眼,慶幸道:“萬幸,要不我就把我朋友坑了。”

周儲自然聽出了話裏的意思,佯裝生氣,板起了臉,“哎,怎麽說話呢!”

小姑娘有求於人,連忙賠笑,“玩笑玩笑。”

又說了一會兒,小姑娘回去工作了,周儲起身去自動售貨機買了杯可樂,打開拉環,才喝兩口,就接到了胡溫的電話。

胡溫告訴他,去信息部門拿著資料到charlie酒店來。

sg旗下的旅遊公司正跟國航在談合同,本來下屬公司的事物用不到安路親自出馬,誰知道旅遊公司的總經理被匿名舉報濫用職權,非法侵占共有財產,遭到調查後突然被逮捕了,這件事來的突然,安路之前沒有一點消息,為了穩定sg的股價,先是封鎖消息,又是找人疏通。公司突然空缺職務,很多人眼紅,可這年根醜聞前,也不能隨便提拔。但各種事物等著人拍板,不得已,安路才把旅遊公司的事物攬到了自己身上。

周儲怕他們著急用,也就沒耽擱,拿了文件,直接開自己車去了,過了上班高峰期,路上倒也順利。

charlie酒店也是sg的,安路在這住了一年,房間在最頂層,周儲來過幾次,他熟路的找到了房間,敲門。

門被打開,是胡溫。

見是周儲,便點點頭,道:“進來吧。”

安路住的是套房,周儲進去是客廳,見沒別人,就猜安路應該在臥室內,他掃了眼房門見關著,就跟胡溫寒暄了起來,“最近忙壞了吧?”

胡溫給他倒了杯水,道:“習慣了。”

“謝謝。”接過水杯,周儲也是跟什麽人說什麽話,對著胡溫這類人就得虛著點,裝的有得體點。喝了口水,從背包裏拿出了文件夾,遞給了胡溫。

胡溫翻了下,確認後才擱到一邊。

兩人靜默一會兒,安路穿著睡袍,頭發濕漉的出了臥室,他見周儲在,露出了個頗有深意的表情,像似歎息般叫了聲“周儲啊。”

周儲一見安路出來,眼神便不自然了,暗自抽了抽嘴角,才有些陰陽怪氣的打招呼,“安總,早晨好啊。”

安路倒了杯熱咖啡,問周儲,“要嗎?”

周儲搖頭,“謝謝,不用。”

胡溫好似看出了什麽眼神在兩人身上掃了幾眼,坐在一旁沒有說話。

安路是個挺健談的人,不在意周儲的冷淡,繼續道:“這些天休息的還好嗎?我和胡助理可不清閑。”

這幾天休假,除了王梓予生日那晚太過瘋狂外,其餘過得都是相當無聊,不過他和安路不熟,並沒必要說,隻道:“還好。能者多勞。”後一句是回答安路的第二句話。

安路喝完咖啡,道:“我去換衣服,你們去樓下吃早飯,等會兒我就下去。”

……

吃飯的時候,安路也沒閑著,邊看資料邊跟胡溫說公事。

周儲左耳出右耳冒,隻顧吃自己的。

吃完早飯,又坐車去國航談合同,一直忙碌到傍晚,草草吃了飯,又趕到一百裏外的車間,等回了a市已經淩晨了。

周儲困得眼淚婆娑,心裏下定了主意,過了年,是說什麽也不跟著安路幹了。

之後的日子依舊忙碌,直到年會前後才稍微輕鬆些。

年會那天,周儲隻把同事的朋友帶入會場就要走。

同事挽留,他隻說家裏有事,然後急匆匆趕去了和周淳約好的餐廳。

近些日子,兩人鮮少出去用飯,因著關係見不得人,心裏都會有點做賊心虛,生怕遇到熟人,所以多少避忌著公共場合。

兩人約得地方是家私房菜,在老城裏,交通並不通暢,兩人趕到後,時候都不早了。再吃完已將近九點。

周儲棄了自己的車,坐進了周淳的車裏,道:“這我吃的多,困了,不想開回去了,明天你叫人幫我開回去吧。”

這種小事,周淳願意慣著周儲,況且他就要結婚了,最近一段時間多少都會顧忌著點周儲的情緒。

……

轉眼到了春節,周儲和周淳回大院住了幾天,周家人丁並不興旺,過節期間來的最勤的也就是周儲小奶奶那邊的人。

明明是兩家人,那邊人卻張嘴閉嘴叫的比一家子還親。那小奶奶的女兒終於找了主,把人帶上了門,是周老爺子早年戰友的外甥,四十多歲,跟葉之碩一樣是個鰥夫。

周儲眼瞅著他們,滿臉的瞧不上。算了算日子,覺得王梓予也差不多消氣了,便借著拜年的由頭去了王家。

作者有話要說:我終於又更了,,,哎,,,我已經說話不算數太多了,搞得自己都很有壓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