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 回來
loading...
次日,下午,周儲跟著安路和胡@溫下了飛機順著通道走,走到取行李的轉盤附近,等著提行李的功夫,他對胡@溫道:“等會兒有人來接我,不跟你們一起走了txt下載。”

胡@溫聽完先是看向了安路,並沒說什麽。

安路瞅向周儲,走近,歎著氣,一語雙關道:“周儲同誌總是愛搞特殊,明天可才是周末。”

周儲說話就一地痞型的,有什麽都直來直去,最膩歪應付這種說話愛繞彎彎的人,這會兒聽了安路這話,臉上就顯出不耐了,“那我請半天假。”說完一眼掃到行李出來了,抬腳就去取行李,之後一句話沒說,直接掉頭走人了。

安路這幾年事業到了巔峰,已經鮮少有人這麽不給他留臉麵了,心裏頓時不悅,死死盯著周儲的背影。

胡@溫見狀,知趣的沒言語,默默去提行李了,慢慢悠悠的回來,才適時的招呼安路,“安總,我們走吧!”

“嗯。”

周儲出了機場門口,找了個旮旯,瞅著安路他們出門上了車離開後,才打給他哥,“到了嗎?”

“馬上上橋了。”

“哦,我已經在門口了,你直接到這邊來接我。”

“嗯。”

剛掛電話一會兒功夫,周儲就看見他哥的jeep,於是從角落走到了路邊。

周淳直接把車開到了周儲腳邊,他直接從部隊來的,身上還穿著製服,並不方便下車,按下車窗,一句話沒說,隻是瞅著周儲,眼神灼熱,活像要把周儲拆入腹中似的。

周儲把行李箱放到後座後,才坐上副駕,埋怨道:“你換個車行嗎,都開多少……”

周淳一把拽過人,堵住了後邊的話。

直到後邊的車輛傳來了喇叭聲,周淳才放開周儲,換擋,踩油門走人。

周儲用手背擦了擦嘴唇,繼續埋怨,“弄了我一嘴唾沫。”

周淳歘空瞄了他一眼,道:“想我嗎?”

周儲這時才想起還沒係安全帶,邊抽安全帶邊道:“沒空。”說完“哢”的一聲,係好了。

周淳目視前方,聞言,語氣略顯嚴肅的又問了一遍,“想了嗎?”

周儲一聽,非常沒骨氣的說了句,“想了。”

周淳瞅他一眼,右手抓住了他的左手,誇了句,“乖。”

周儲全身頓時給他哥弄的麻兮兮了……

進了市裏,周儲逮著他哥換擋的時候把手抽了回來,問:“我餓了,咱吃啥去?”

周淳穿著軍裝,是什麽地方都不方便去,再說他一個星期沒@幹@周儲了,這會兒見著人了難免性@急,於是道:“回家,叫外賣。”

周儲聞言,不幹了,嚷嚷著:“我不,你回家換衣服,我們去吃壽司。”

周淳想了想應了,路過kfc的時候,找了個地兒停車,把自己的錢包給周儲,說:“你先去買個漢堡墊墊肚子。”

周儲接過錢包,進了店門,點完餐,結賬的時候,順便抽出跌票子放自己錢包裏了。

這些年兩人住一起,他每次瞅見他哥錢包落單,都會順點錢,以前是因為他哥卡他零花,沒法了才幹這沒品的事,後來就習慣成自然了,不缺錢了,可還是隔三岔五的就從他哥錢包裏順點票子走。

十分鍾後,周儲提著外賣上了車,把錢包遞還給了周淳。

周淳接過明顯薄了些的錢包,隻拿眼角略帶鄙夷的掃了眼周儲,倒是並沒說什麽,倒車,一踩油門上了大道。

周儲是真餓了,直接在車上就吃了,吃完突然想起了正事,道:“安路知道了,怎麽辦啊?你別跟個沒事人似的!”

周淳開著車,斜了眼周儲,淡然道:“你不要管,有什麽事也是我擔著,你擔心什麽?”

周儲聞言,不禁火大,氣衝衝道:“我能不擔心嗎?操,哪天,他真給白話出去,我還有臉出來見人嗎?老爺子不得拿槍斃了咱倆。”

“安路不會。”周淳說的把握十足。

周儲一臉疑惑,問:“你找他談過了?”

周淳沒了耐心,隨口敷衍道:“嗯。”

周儲一聽,放了心,看了會兒窗外,就玩起了手機,直到車泊進停車場,才收起了。

周淳熄了火,下車,提著行李箱走在前頭,周儲跟在後邊,凍得直縮脖子,等電梯的功夫罵了句,“鬼天氣。”

周淳透過電梯的不鏽鋼門看了眼凍得直哆嗦的周儲,道:“一會兒就進屋了。”

周淳說話一項隱晦,明明一句安撫的話,他嘴裏說出來卻隻讓人覺得平淡無奇,周儲聽完,心裏沒產生任何波動。

這時電梯門打開了,倆人一前一後的邁了進去,周淳按了自己住的樓層。

周儲對著裏邊的鏡子照了照,眼睛停在了他哥筆挺的後背上。周淳今天穿的是軍綠色的戎裝,這身軍裝,除非有正式場合,一般周淳都鮮少穿。他略帶欽羨的伸手在周淳背上呂氏外戚http://92ks.com/12105/劃拉了兩下。“這衣服真精神。”

周淳轉身,挑眉:“喜歡?”

周儲又伸手在周淳胸前的胸章上摸了遍,“嗯,還成,你這又多了一個,這是幹嘛得了?”

“回頭給你弄一身,幹@你的時候穿。”周淳一說這種話,頓時流氓習氣盡顯。

周儲眼皮一垂,小聲道:“我沒你那種變態的性@趣。”說完又瞄到了他哥胸前那枚新的略章,“還沒回我話呢?”

周淳乜著周儲,道:“周儲你腦子裏是屎啊。多的這個隻是代表我服役年數又多了一年而已,你生在周家,竟然看不懂盧略章,說出去都丟人!”

周儲隻懂看軍銜和軍級,那都還是小時候老偷聽大人說話才知道的,後來他聽得多了也不走心了。腦袋容量本就不多,閑白兒還裝不過來了,哪有空兒裝正事。這會兒他被周淳罵完,狡辯道:“我又不感興趣,懂那麽多幹嘛。”

這時電梯“叮”的一聲停了,周淳懶得在這無關緊要的事上費口舌,提著行李率先出了電梯全文閱讀。

周儲瞪了著周淳的後腦勺,咬著牙,磨蹭的跟了上去。

一進屋,周淳邊解扣子邊道:“你去洗個澡。”

作者有話要說:  周儲懶得動,“洗什麽啊,一會兒就出去了。”

“趕緊的,先刷牙,一嘴的漢堡味兒。”

話說到這,周儲再二也聽出他哥這是要有什麽企圖了,故意賴著不動,說著風涼話,“你離我遠點,不就聞不見了嗎。”

周淳脫@衣服的動作一頓,眯眼看周儲,並著唇。

周儲心裏偷笑,不敢迎視,故意瞅著別處。

周淳冷笑一聲,徑自脫@的隻剩了內@褲,兩三步走向周儲,把人壓沙發上了。

周儲倒是也沒矯情到跟個良家婦女似的又躲又掙的,故意分開了大腿,專把嘴往周淳臉上貼,“你不是嫌我味兒嗎?”

周淳皺眉,把臉稍微抬高了,手腳麻利的扒光了周儲,然後把襯衣擰成了繩。

這會兒,周儲一見周淳他哥要綁他,才開始裝高潔烈女,掙得起勁兒了,“你幹嘛,我去刷牙行了吧,操@,你別綁我……啊!”

周淳抬手給了周儲一巴掌,然後趁人發懵,三兩下把周儲的兩隻手腕給綁一起了。

“操@……你鬆開我。”周儲罵著,身子就跟著蟬蛹似的來回咕虯。

周淳嫌吵,拾起內褲就直接塞他嘴裏了。

當周儲反應過來嘴裏塞著的是什麽物件後,頓時惡心透了,臉都皺一起了,欲哭無淚,“嗚嗚嗚……”一個勁兒的瞎叫喚。

周淳把人翻了個身,讓周儲撅著屁股,腿大敞四開的跪沙發上。

“啪”

周淳給他屁股來了一巴掌。“別動,我去拿套。”

周儲自然不聽,一見周淳轉身,又立馬咕動著要起。誰知周淳抬腳走了一步就回了身,一見周儲咕動,抬腿就是一腳。

“唔……”周儲直接給踹趴下了。

“好好給我撅著。”周淳說完,進了臥室,從床頭櫃拿了套和潤@滑@液,出來,見周儲並沒聽話的好好撅著,甚至還把嘴裏塞著的內褲給拿出來了,走近,單手掐住周儲的後頸往上提,嘴逼近周儲耳朵,“又不聽話,說,該怎麽整治你?”

這會兒,周儲明白了,不幹@上一@炮,他哥絕對不會罷休,於是一改先前的策略,軟了態度,也不掙了,商量道:“哥,我去洗個澡,刷個牙,咱再繼續?”

周淳笑了,並不應這話,挒起周儲,強迫他擺好姿勢,手在大腿上拍打了下,“跪好。”

屁@股上又是一下,“撅好。”

周儲白皙的臀@肉上,頓時紅了一片。“嗚嚶”一聲後,就覺得後邊被抵住了一個涼涼的東西,歪脖子一看,就看到他哥正拿著潤滑液的瓶嘴對著自己後邊,往裏擠。他哥的手每擠一下,他就覺得腸壁裏就一陣颼颼的涼。

“啊……”都到了這步,也隻能嚐試著放鬆,省的一會兒自個難受了。

周淳直擠了半瓶才停,自己抽出套,隻帶了個頭,扭過周儲後頸,把物件逼近周儲的嘴,“用嘴給我@擼@上去。”

周儲有點抵觸,可掙不開後邊的手,被逼著含住了頭兒,用嘴帶套,這絕對是個技術活兒,他毫無章法的一會兒用舌頭@推,一會兒用嘴唇@擼,沒一會兒,周淳那物件就被他弄得又硬了幾分。

周淳瞅著他弟一副@淫@蕩@的模樣吃自己的東西,不管是身體還是內心,都享@受到了極大的快@@感,彎著眉眼,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挲著周儲的後腦勺。

周儲閉著眼,幾次深喉,終是給他哥帶好了,嘴裏的累麻了,歪在一邊,滿臉蕩漾的喘著粗氣。

周淳手揉著周儲後邊,也沒擴張,就直接抵上,慢慢的往裏捅了去。

“啊……”周儲頓時難受的屏住了呼吸,繃緊了後背。

周淳騰出一隻手去@擼@周儲的前邊,另一隻手扣著周儲的腰,擺著胯,緩慢的前行,直到進無可進才停下。

兩人身體緊緊相連,周儲隻覺後邊脹的難受,腸@道被異物撐開,開始不受控製的蠕動,擠壓。

周淳舒服的悶哼了一聲,“嗯。”然後開始小幅度的抽@動。

周儲憋了半天氣,這會兒終於張大嘴喘上了一口,還不待呼出,就被身後的動作弄得叫喚了起來,“啊,……別動……啊。”

周淳充耳不聞,自顧自的抽@動,一開始隻是小幅度,後來幅度越來越發,速度也越來越快。

滿屋都是男人的粗@喘聲,和呻@吟聲。

周淳先把周儲@擼@射@了,自己才釋放,由於潤@滑液太多,抽出來的時候,套不小心脫落了,留在了周儲的身體裏。

周儲已經累成死狗了,趴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周淳扒開他臀瓣,瞅了瞅,見並不深,隱隱約約的埋在裏頭,不禁又讓他有了興致。這次也沒帶套,就這麽直接捅了進去。

周儲緩和了呼吸,隻覺得後邊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來,隻以為是他哥捅@得太深了所致。

完事後,周淳拿起紙,給自己和周儲草草一擦,就給周儲套上了衣服。

周儲懶懶的歪沙發上,眯著眼,見他哥也穿上了衣服,不禁問道:“不去洗澡?”

周淳滿臉饜足,穿妥當後,俯身親了口周儲的額頭,語氣也鮮少的富有耐心,“先去吃飯。”

周儲這會兒不是很餓了,渾身蔫蔫的不好舒服,就說:“洗完再去。”

周淳殷勤的拿來鞋,親自為周儲穿上了,“聽話。”

周儲也沒力氣再跟他哥作對了,起身,一走路,皺起了眉,“你是不是射@我裏麵了,怎麽感覺有什麽東西往外流?”

周淳摟著周儲的腰外門口走,“沒,套不小心脫了。”

周儲一聽炸毛了,“你把套留我後邊了?”

周淳心情頗好的咬了下周儲的耳朵,沒應聲。

周儲見狀,轉身,就要往衛生間走。

周淳眼疾手快,伸手把人拽了回來,打開防盜門,摟著周儲往外走,“回來我給你弄。”說完,關上了防盜門。

周儲滿臉怒容的被周淳推進了電梯,倒是沒執意非回去,但嘴上卻沒善罷甘休,瞅了眼電梯角落裏的監視器,小聲道:“你變態啊,靠,都留內@褲上了。”

周淳翹著嘴角,眼神卻瞄著周儲的下@半身,一副明顯不懷好意的表情。

周儲一看就知道,準時他哥又在發什麽壞主意了。不禁防範了起來,也不說話了。

直到電梯停了,兩人也都沒在交流。

周儲忍著不適,跟在周淳身後上了車。

這一路上,周淳心情都不錯,帶著周儲去了家不錯的sushi店,下車的時候,還主動給周儲開的車門。

周儲下了車,心裏正罵著變態,就覺自己屁股被掐了一下。第一反應就是先看了下四周,見沒人,頓時橫了他哥一眼,“你想幹嘛!”

周淳的眼神又在周儲屁@股上掃了下,道:“你可加緊屁@股,套別從褲腿裏掉出來。”

周儲有了動手的衝動,眼神凶惡到直想吃了他哥……

----------------------------------------------------------------------------------------

十分十分不好意思,我又偷懶了這麽久,

堅持不住的妹紙們,等完結吧,

哎呀,我也就不找借口了,我就是泛濫了,而且剛好我親愛的跟我一起泛濫,

倆人都沒動力寫,別人都是互相鼓勵,我倆互相拖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