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3 會3麵
loading...
次日,周儲再睜眼的時候,周淳已經不在了,他賴在被窩裏來回翻了幾個身,假眯著眼就是不想起,這麽耗了將近一刻鍾,門被人從外推開了,就聽腳步聲,不看他也知道是他哥最新章節。

被子被拉開了,他哼哼了兩聲,翻了個身,把臉埋枕頭裏了txt下載。

周淳手臂一使勁兒,把整個被子掀開了。

周儲凍得立馬叫喚了,“冷,你幹嘛?我冷。”說著起身自己去抻被子。

周淳剛晨練完,手還是涼的,故意探向周儲的腋下。

周儲被冰的直打滾,“啊!”

這麽一鬧,周儲是徹底醒盹了,一歪身子掙開周淳從床的另一邊滾下去了,“煩人!”邊抱怨邊往衛生間出溜。

才打開水灑,周淳就進去了。

周儲瞅他一眼,沒吭聲,站到了水灑下,衝濕了頭發。

周淳邊走邊脫運動服,光@著貼到了周儲身後,下邊的物件似有似無的蹭著周儲的後腰。

“你別鬧了,這是在家。”周儲邊往前躲邊警告道。

周淳攥住周儲的手腕,一抬胳膊,把人給按牆上了,“還沒在這幹@過你了。”

周儲前@胸貼瓷磚上了,冰的他一哆嗦,罵了聲“操”。

周儲舔了下他後頸,沉聲道:“這就@操@你!”

周儲一聽,脾氣頓時軟了,央求道:“昨晚不才做過嗎?哥,你別鬧了……”

周淳聽了,哼哼笑了兩下,嘴貼在周儲耳邊小聲說了句話。“……”

周儲一聽瞪大了眼,惱羞成怒道:“我不!”

周淳又小聲說了句話,“……”

周儲依舊梗著脖子,“洗幹淨,我也不幹!”

周淳用胯間的物件頂了頂周儲的股縫,收回了一隻手,探到了周儲前邊,邊劃拉邊道:“真不舔?”

瓷磚已經被周儲的身體捂熱了,淋浴間滿是水蒸氣,熏得他皮兒都紅了,這會兒被他哥逗弄著前邊,腰頓時軟了,哼哼了兩聲,“唔……”

周淳舔了舔周儲的耳垂,哄騙道:“乖,給我舔@爽@了,我就讓你@爽。”

周儲下邊越發硬,脹的也越發難受,心裏多少有點動搖。

周淳放開他,把人往下按,直到周儲跪地上了才住手。繼續哄道:“乖。”

周儲舔了舔嘴唇,小心思一動,抬頭商量道:“也行,但我不去sg了。”

周淳特爽快的回道:“嗯。”

得了話兒,周儲算是放心了,屏息張嘴把眼前的物件含嘴裏了,他沒做過這事,自然沒經驗可談,喊到了一半就覺得捅到嗓子眼了,就想往後撤,可周淳早有預料的把手放他後腦勺上了,死按著,“嘴張大點,含進去。”

“唔唔唔……”周儲嘴裏含著,想說話也說不清楚,舌頭直在裏亂晃。

周淳被他舌頭舔著,頓時舒服的哼了聲,緩緩吸了口氣,道:“……乖……繼續。”說著扣著周儲的腦子,擺起了@胯。

周儲嗓子眼被頂的難受,眼珠子都給急紅了,手摳著他哥的大腿,直“嗚嗚”。

周淳下邊被溫熱的口腔包裹著,舒服到了極點,沒幾分鍾就有了要@射@的征兆,直到了最後半秒才抽出來,射@了周儲一臉。

“……”周儲跪了這麽久,身體都僵了,後來腦袋都懵了,還不待反應過來,就被他哥弄了自己一嘴和一臉。

林浴室裏,除了流水聲,就是此起彼伏的喘息聲。

周淳伸手,在傻掉的周儲臉上一抹,擦掉了些精@液。

這會兒周儲才回了神,滿臉惡心的就要吐出嘴裏的東西。

周淳卻早先一步,把沾了精@液的手直接塞周儲嘴裏了,然後彎腰,撤出手指,換上了舌頭。

精@液在兩人嘴裏蔓延,很快就被唾液稀釋了,周淳堵著周儲的嘴,強迫他都咽肚子裏了,才撤開。

周儲這回是真惱了,呸呸吐了好幾下唾沫,然後張嘴接著雨灑的水流漱口。

周淳等他漱完口,就啃了上去。

周儲臉都綠了,也不敢再漱口了。如果他再漱口,保準周淳又會往他嘴裏灌帶著精@液味兒的唾沫!他原本脹著的下邊,也早無精打采的耷拉了,也沒了爽的興致。

周淳把他弟挒起來,邊亂劃拉邊道:“你的嘴跟下邊一樣,熱的欠@操。”

這話,周儲以前跟別的女人說過,現在卻時過境遷,被周淳用他這了。他這心裏不是個滋味,你@媽,這是什麽操@蛋事啊!

周淳說完,開始用手伺候他弟的小弟弟。

周儲下邊很快又硬@了。他胸口起伏,呼吸紊亂,突然瞄向了他哥的嘴,抬手摸了上去,明顯也動齷齪心思了……

周淳張嘴,把手指咬在了牙間,是真的咬,意在警告。

周儲疼的一呲牙,把手抽回來了。那齷齪心思登時淡了……

兩人又折騰了會兒,才出浴室。

換好衣服,周淳道:“中午跟我一起去見安路。”

“你不答應我,不讓我去sg了嗎?”周儲一聽,咋呼起來了。

周淳斜眼看他,鄙夷道:“□時說的話,你也信?”

周儲被周淳涮了,以前他用在女人身上的伎倆,現在全被周淳用他身上了!

他惱火了,開始耍脾氣,把屋裏擺了好幾年的高達機器人給踹倒了。這個機器人是早些年托朋友從日本捎回來的,沒想到見著後才發現是madeina,這一摔,整個大腿全掉下來了。

周淳見狀,嘖了聲,“這就是中國製造!”他說這話時帶著一股自我嘲諷的意味。黑暗血時代http://92ks.com/10386/

周儲見高達壞了還挺心疼,聽了周淳這話,可逮著茬了,“說的好想自個不是中國製造似的!”

周淳沒在這個問題上跟周儲糾纏,“利索點。”

“我不去,我不去sg。”他雖叫喚著,卻在周淳的眼皮子底下,還是乖乖把衣服穿利索了……

等他穿好,周淳拍了下他屁@股,道:“走吧。”

周儲擰著眉,一臉不情願,挑刺兒道:“別碰我屁@股!”說著抬腳往前邁了兩步,擰門把的時候,就聽周淳在身後道:“不止碰,我都@操@過了!”

周儲覺得他哥現在越發往流氓上靠了,以前不愛說話時,覺得這人挺有涵養和素質,沒想到實質裏卻是這種滿嘴齷齪的油子。

就周淳,在部隊裏都算有涵養有素質的了,別的軍人,哪個不是張嘴髒話就來!

說到底,周儲還不了解周淳。

周淳在他麵前表現出一麵,他就認為那是全部。

現在表現出了不為人知的一麵,他卻認為是人變了。

……

這天,天氣不好,雨裏夾雜著雪花,到了地上全變成汙泥了,天空陰沉沉的,引得人心情也跟著低沉。

周淳開車,周儲坐副駕駛位上,出了大院門口的崗哨,開上了主幹道。

開了大概一刻鍾,周儲才言語,“這是去哪?”

“kee。” 周儲聽完就是一聲極輕蔑的“切”。

kee是一家高級俱樂部,去的人多是那些在華工作的外國佬,再有就是一些自以為是的外籍華裔,這些人看不上大陸人,瞧不上本地新貴,自以為受高等教育就勝人一籌,整天就窩在一起,畫成了個圈,外人進不去,他們也不出來。整天穿著華麗的名牌,一副gentleman,lady的派頭,自以為高貴的堪比皇室。

而像周儲他們又是另一個圈,家裏有權有勢。這幫外來的和尚,就是再會念經,也得找到廟門口。

王梓予之前說過一句最能揭露那幫紳士淑女嘴臉的話,就是‘晚上,不照樣脫@光@了在床上亂滾,捅@著最肮髒的地兒!’。

所以誰也不比誰高貴到哪去!

周儲“切”完,滿臉的膩味。

周淳知道周儲在鄙夷什麽,他從小受的都是愛國主義教育,後來當兵,愛國感隻會增不會少,但他的見識可不像周儲一樣隻停留在事物的表麵上。說到底,之所以形成各種不同圈兒,皆是因為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這是千古年前就有的道理。

kee在城東,金融區附近,兩人從老城區開了四十分鍾才到。

周淳昨晚沒回家,開的是平時上班開的jeep,這車擱這就一破爛,可就是再破爛也架不住車牌唬人,xa-04xx。

門童絲毫不敢怠慢,接了鑰匙把車開停車場去了。

周儲站在周淳的右手邊走進了會所大門,這地兒他來過一次,也就一次倒著胃口了,再沒來過。這地裝潢的確實有情調,可擱周儲這種內心沒幾兩技術情操的家夥人眼裏,隻覺得繁複,裝腔作勢。

在一個本身建築風格就享譽全球的東風國家弄這麽個唱反調的西式會管,可不就是裝腔作勢!

兩人被侍者引著往裏走,迎麵走來了個戴墨鏡的苗條女人和大肚囊鬼佬,周儲一眼就瞧出那戴墨鏡的女的是誰了,一個小明星,夏天時還跟他一個叫胡軍的狐朋狗友靠著了,這轉眼就又有新傍家兒了。

“哼。”

周淳聽到周儲冷哼,轉頭,挑著眉瞅了過去,“……”

周儲也不在意前邊帶路的,毫無顧忌的就扒起了那小明星,“剛戴墨鏡那小明星,是我朋友以前的傍家兒,現在傍上鬼佬了。”

周淳嗯了聲,他不關心這那小明星,倒是對周儲交友情況比較上心,“你哪個朋友?”

“胡軍。”

周淳腦子過了一遍,姓胡的,夠格讓他記住的不多,慮了一圈,倒是有家是稱個敗家子的,“武警部隊胡司令家的?”

武警雖說是協助公安,但其內務是跟公安平級的,也是歸軍委管理,所以總的來說,都是一個大係統的,彼此多少還是有些交集的。誰家出敗類,誰家出模範,還算是有點了解的。

“嗯,他家老麽。”

“以後甭聯係了。”

“……”

……

進了電梯,周儲透過電梯牆上鑲著的玻璃看他哥,隻看到電梯停了才收回視線。

電梯門一打開是一處空曠的大廳,擺著十多組歐式高背沙發,侍者引著他們直接走到角落靠窗的一處,然後微微彎了下腰離開了。

安路見來人,起身對著周淳伸出了手,“周先生,你好。”

“安先生好。”周淳伸手回握。

兩人同時鬆手,安路又看向了周儲。

周儲端著假笑,回握了下,心裏卻對這假洋鬼子虛偽至極的做派嗤之以鼻,昨天在sg見麵的時候,可沒受到這種對等的對待。

三人坐下,安路開頭,談起了天氣,“今天的天兒真不好。”

周淳翹起腿,轉頭掃了眼窗外的黑雲,接話道:“嗯,路上好幾起車禍了。”

“是啊,我也瞧見了。”

“這天估計得陰幾天,馬上就要冷了,還習慣嗎?”

“還好,總比倫敦的天氣要好。”

周淳很有涵養的笑了聲。

這樣的周淳是周儲鮮少見到的,不自覺的把眼珠定在他身上多瞅了會兒。

周淳淡淡的一瞥周儲,很快收回了視線,又跟安路瞎聊了起來。

兩人就這麽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偶爾有認識的人過來跟安路打個招呼,如果說葉之碩,周淳在他們那圈子是打頭的,那安路在這圈裏就是小有名氣的。

周儲越坐臉越僵,那倆人聊,他也插不上嘴,根本就沒他插嘴的資格,越坐心思跑的越遠,想著哪天找王梓予和孫彥恒聚聚,扒扒這個安路。

直說到該吃飯了,安路才抬起屁股,說介紹他朋友給周淳認識。

周儲心想,那他是不是可以撤了。

很快安路下麵的話就打消了周儲想走人的想法,說,小周也一起認識下。

這時安路的貼身總助胡溫不知從哪冒了出來,跟周淳問了個好後,才對安路小聲道:“餘先生到了。”

安路點頭,親自引著周淳往電梯裏走。

周儲和胡溫跟在後頭。

四人直接上了頂樓,進了一間視野很好的房間,屋裏的人是個四十左右的男的,長相不好,尖嘴猴腮,一身考究的西裝,見到他們頓時笑了,一笑連牙花都露出來了。

安路介紹,“這是as集團的餘常委,這是x軍區周政委的長子的周副團長和麽子周儲。”

as也是一家國有資產公司,跟sg是同行,雖是同行卻不是冤家,這些年一直有業務往來,在集團裏能擔任常委的,就是副經理級的了。這個姓餘的來頭不小。

光這介紹,就讓周儲不爽到了極點,他真沒什麽興致陪這個所謂的常委吃飯。他就納悶了,他哥一現役軍人跟這些國企領導人有什麽幹係!

按說現役軍人跟國企並沒多大幹係,但刨除現役倆字,倒也能說的上牽扯,像周儲這樣副團級的退役後享受的是副部級或者副省級的待遇,要真是退役,分配進國企當個領導也是一條不錯的出路,現在,哪個國企沒有幾個退役軍人!就不單這一點,周淳另外的副業也能和as牽扯上,他們這幫人手裏都有as不少的股票,加在一起占發行股的十分之一了。

四人就坐,胡溫出去了。

坐近了,周儲才看出這姓餘的手腕上帶的是一隻百達翡麗的陀飛輪表,最起碼價值在3000萬人民幣以上。花3000萬買個跑車不新鮮,可買個表,是真有錢!

餘常委和周淳互相恭維了幾句,安路截下了話頭,道:“今天有機會坐一起,也是緣分。”說著拿起一隻冰在冰桶裏的紅酒,親自給在座的人滿上了。

這一頓飯,一隻圍繞著一個話題,就是國內的經濟,一會兒說政策一會兒說市場,周儲聽得一個頭倆大,強忍著睡意,後來借故去衛生間,直去了半個多小時才回。

回來後見終於要散場了,這心裏頓時激動了,他早就巴不得趕緊散了。

姓餘的常委下午要坐飛機趕回as,先坐車離開的。

等隻剩下安路和周淳周儲後,安路突然對周儲道:“周一別遲到。”

周儲想說不去,抬眼瞅了下他哥,見他哥正瞅著他,最終把話咽肚子裏了。磨磨唧唧的回了個話,“……哦。”

回去的路上,周儲說起了餘常委的表,語氣極具暴躁和刻薄,“我草,這老家夥是貪了多少,3000萬的表就敢這麽帶出來,瘋了,還是傻逼?”

周淳沒吭聲,要說買得起,他也買得起,可買得起,也不敢帶。

“這老家夥,我看離雙規不遠了,別跟他往一塊湊了。”

“我知道。”

這些搞經營的,動輒幾十億,小則幾億,對他們來說,3到底,誰也不會花現金,所以再多的錢,也隻不過是支票上多幾個零的數字而已。

除了這哥倆,安路那也有了這心思,本就趕巧,湊一起吃個飯而已。

當晚,周淳就約了葉之碩他們,把這事一說,幾人不約而同的動起了投機取巧的心思……

周一,一開盤,幾人把手頭as的股票全拋了,不僅as股,就連大盤的整個重工業板塊都跟著跌了。

然後沒過幾天,爆出了as副經理貪汙受賄的新聞,as股又是一頓重創,連跌了一周。

下周一開盤,就高開了兩個點,半上午直接漲停,如此as股才穩定……

幾人就這麽隨手一折騰,全部賺了不少。之後沒再折騰,再折騰,就該被證監所查了。

作者有話要說:逃學兩天,,嘿嘿,,,寫了不少。。。

我就要解脫了,,,哈哈哈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