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 年輕氣盛
loading...
在等待咖啡的這會兒功夫,周儲眼神四處飄,坐姿也明顯有點拘謹,沒輕率的先開口,隻等著安路開頭txt下載。

安路坐在他斜對麵的沙發上,手指在真皮扶手上敲打了兩下,翹著腿,過了幾秒鍾才緩緩開口道:“昨天的事,我聽說了。”

周儲聞言,眼瞬間睜大了些,側頭看似瞅著安路,眼神的焦點卻落到了安路身後的牆上,就這麽“哦”了下,算是給了個反應。過了一秒多種又覺得有點不妥,舔了下唇,接著道:“實在對不住,給你添麻煩了。”說著的時候也適當的裝出了一副略帶慚愧的表情。外人可不像家裏人可以依仗的那麽應該和分,這點事他還是掂量的清楚的。

安路嘴角微翹,坐在那,一副過來人的口氣道:“年輕人,性子都是有些衝動的。多曆練曆練,棱角磨平了,自然就會沉穩些。”

“嗯,嗯。”周儲一個勁兒點頭,笑得挺虛偽。

當初安路之所以應了周淳關照周儲,隻不過是順水人情的事。承周淳個情,都在a市,備不住以後就有用著周淳的時候。安路這心思,隻要不傻缺的都清楚,周淳懂,周儲也懂。所以自始至終,他也就是裝著慚愧,虛偽的客套一番。

安路原本打算的不錯,可事到如今才意識到周儲是個能惹事的。“但是話說回來,既然過了少更不更事的階段了,為人處事就要有個成年人的樣子,這一點不用我多說,你應該明白。”

周儲聽了這話,麵上不顯,心裏卻不爽了,除了他哥他爹,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直言教育他,說難聽點,他安路算找誰地啊!不過心裏再不痛快,嘴上也隻能硬撐著,端著一副虛心受教的表情,道:“你說的對,我明白。”

剛說完,門被敲醒了,助理端著兩杯咖啡進來了。

兩人都停了話頭,等人走了,安路加重了語氣,道:“這次事鬧的說大不大,可也不小,現在傳的整棟樓都知道了,影響很不好,這是國有資產單位……”說到這一頓,直視著周儲的眼睛,道:“你應該明白,現在沒人願意收你了!”

國@企裏的領@導都是靠資曆靠背景升上去的,平時作威作福的,誰願意招個比自己後台硬的回去供著!現在的情況是,隻要安路重新給周儲安排部門,肯定會遇到各種理由的推辭。如果強硬安排也不是不可以,但周儲這性子,一遇到不順氣的,保不準又是惹一番麻煩。安路多少還是有些頭疼的,以至於說得口氣有些重了。

“……”周儲不言聲了,臉也有些冷了,心想著,大不了不幹了,一個月幾千塊都不夠他吃幾頓飯的……

過了幾十秒,安路的話鋒突然一轉,又道:“我手底下缺人,就讓□帶你吧。”

周儲心裏不大痛快,堆著一臉僵笑,口氣帶著衝勁兒,道:“胡總助大忙人,我也不是找不著工作,用不著一根樹上吊死。”

氣氛一下子凝結了。

周儲端起咖啡喝了口,見安路沒什麽話說,就要起身告辭。才起身,就聽安路突然笑了。

安路的笑聲挺低沉,並不難聽。

周儲卻覺得異常刺耳,這笑是對他的嘲弄,臉一下子難看了,瞪著安路,勉強維持著心平氣和,問道:“你覺得好笑?”

安路收斂了笑意,仰頭看著周儲,反問,“不好笑嗎?”

周儲忍住罵人的衝動,挒了下嘴角,一句話沒說,轉身走人了,臨出門時故意摔了下門,發出了不小的動靜。

他嘴裏罵罵咧咧的進了電梯,直接按了負一層。才出電梯手機就響了,一看是他哥,罵了句“操”才接起來,一接起電話,聲音就頓時蔫了,“喂。”

周儲剛出安路的門,遠在基地的周淳就接到了安路的電話,安路電話裏帶著一股子長輩對後輩特有的無奈和包容口氣道:“小朋友耍脾氣摔門走了。”這就是為何周淳電話來的這麽巧的原因。

周儲剛“喂”完,就聽電話裏,他哥壓著怒氣,低聲吼道:“給我回去。”

周儲站電梯門口不動了,心裏壓著的火頓時被他哥給吼著了,沒好氣道:“我出都出來了,還回去幹嗎?”

周淳聽了,知道周儲這是拉不下麵子,也沒硬堅持,隻道:“你給我等著!”說完把電話撂了。

周儲把電話揣兜裏,惡狠狠的踢了腳電梯門口旁的垃圾桶,這一腳直接給踹倒了,垃圾桶倒了後滾了兩圈才停,裏邊的煙頭掉了一地,他連瞅都沒瞅,徑自抬腳走人了。

不遠處的清潔工見狀,直高聲數落他,“什麽人啊,沒素質……”

周儲不管這套,出了大廳直奔停車場,路上煩悶的給王梓予打了個電話,依舊是無法接通。隨後又打給了孫彥恒。

孫彥恒過了半天才接,一接起來就問周儲,“有什麽事?”

周儲開了免提,把手機放到檔杆邊,道:“我失業了,出來說會兒話唄。”

孫彥恒那邊傳來了翻紙的一柱傾天http://92ks.com/11631/聲響,道:“沒空,一會兒上庭。”

周儲退而求其次,問道:“那中午呢?”

“跟法院的領導聚餐。”

周儲怒道:“忒過分了,王梓予那不知死哪去了,你這又這麽多屁事,咱哥們可好久沒聚了!”

孫彥恒顯然沒多少剩餘的精力分給周儲,隨便敷衍了句,“等王梓予回來,再聚,撂了。”

“喂喂,別呀……”周儲這喂了半天,也沒阻止孫彥恒撂電話。他氣惱的把手機扔副駕上了,一打轉向,把前邊的車給超了。

路上找了個早餐店墊補了點食兒,轉道直接把車開回大院。

他到了家,剛好趕上午飯,周母一見他回來,挺稀奇道:“怎麽大中午的回來了?”

周儲愛答不理的“嗯”了聲,脫了鞋,一屁股歪沙發上了。

周母斜了他一眼,數落道:“回來擺這臭臉給誰看?”

周儲煩躁的一頓叫喚“啊……”,隨即把沙發靠墊蓋自己腦袋上了,悶聲道:“今晚,我睡家裏最新章節。”

“隨你便。”周母無所謂的說完就自己去吃飯了,吃到了一半,才問周儲,“吃飯了嗎?”

周儲窩沙發上,哼哼道:“不餓。”

這一下午,他就沒換地兒,睡了一覺,再起來就感覺有點頭重腳輕,於是又哼哼開了,“媽,我頭疼,啊……”

周母在一旁正看著電視,隨口回了句,“哼哼就不疼了?”

周儲不管不顧,哼哼起來沒玩了,周母被他惹煩了,幹脆電視一關,出門逛街了。

五點多的時候,周儲腦袋好點了,就溜達著去了王家。

是保姆開的門,王家人一個不在,周儲問:“王梓予最近有回來嗎?”

那保姆搖頭,說“有十多天沒見著人了,昨個王先生還說起呢!”

周儲點頭,沒說什麽轉身就要走,剛走幾步,就見來了輛車,他在路邊瞅了眼,見車裏坐著的是呂靜,便站定了,等呂靜下了車,才走上前,禮貌的喊了聲,“呂姨。”

呂靜見著是周儲,這幫人全都搬出去單住了,難得在大院裏見著一個。頓時笑了,“周儲啊,好久沒見著你了,回來看爸媽了?”

周儲笑著點頭,客套了起來,“嗯,工作忙,回來的就少了,我這過來尋思看看呂姨和王叔叔,身體都還好?”

“都挺好,屋裏坐坐?”

“不了。”周儲說著轉了話題,“對了,呂姨,王梓予最近都沒回來?我一打他手機就無法接通,您知道這家夥跑哪去了嗎?”

呂靜臉上笑淡了些,佯裝無事般的道:“說出去玩了,愛去哪去哪吧,管多了心累,等他回來,我告訴他給你回電話。”

周儲也沒多想應了聲,就找借口走了。聽了呂靜的話後,他明顯覺得自己被孫彥恒忽悠了,王家屁事沒有,王梓予他跑個屁啊!

晚上,周父和周淳是前後腳到的家,周淳一進屋,周儲就特有眼力見的給他哥找了雙拖鞋。

周淳從鼻子裏輕哼了聲,趁沒人瞅著的時候,拍了下周儲的屁股,低聲道:“你以為躲這就能躲過去?”

“……”周儲沒敢回嘴,他爹就在兩人三米外站著呢。

吃完飯,周父跟周母去隔壁呂參謀家串門了,保姆也回去了,家裏就隻剩周儲和他哥了。

周淳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周儲坐上來。

周儲抬眼看了下大門口才走過去,跨坐到了他哥大腿上,低垂著脖子,手扣著周淳軍裝襯衣上的金屬扣,道:“哥,我不想在sg@幹@了……”

周淳之前說讓周儲等著,隻是嘴頭上嚇唬而已,他伸手探進了周儲的衣服裏,摸著他肚子,挑眉,“怎麽了?”

“沒意思……”

周淳哼道:“什麽有意思?”邊說手邊亂劃拉。

周儲被他摸的有點燥熱,拱了拱@屁@股,道:“我還是想自己創業……你就給我點錢……”

周淳一聽笑了,“我沒說不行,不早就說過,什麽時候寫個像樣的計劃書,什麽時候給你錢。”手越發不老實,已經探進周儲的股@溝處。

周儲見他哥還是這句話,臉頓時耷拉了,就要去拽他哥的手。

周淳抽出手,直接扒@了他的褲,看架勢是想就地兒解決。

“靠,這是客廳,一會兒人就回來了。”周儲叫囂著要起身。

周淳死扣著他的腰@身,“我就想在這@幹@你!”

最後周儲還是沒擰過周淳,光@著@屁@股去把門鎖了。

雖是住了二十多年的地兒,但在客廳裏幹@炮卻是頭一次,多少有點新鮮感,感覺比以往都強烈不少,周儲的@臀@肉@被@頂的啪啪作響,他跪沙發上,見□,忙把一旁的內@褲@墊下邊了。

周淳直接射在了周儲@屁@股@裏。物件抽出來的時候扯出了一跳白線,扯斷後,有一滴不慎落到了沙發上,周家的沙發是布藝的,一滴上,直接被吸收了,隻剩下了一個小黑點。

周淳也沒在意,咬了口周儲的後頸,道:“幹@的你爽@嗎?”

周儲的呼吸還沒平複,喘息著道:“滾,誰讓你弄裏頭的,起開,我要去衛生間。”說著直起上身,瞬間就感覺屁@股@裏的東西順著大腿內側留了下來。

周淳收拾好自己的褲子,提醒了句,“縮緊屁@眼@。”

周儲特猥瑣的,一手拿著滿是精@液的內褲,一邊縮著屁@股往衛生間躥。

周淳瞅著直笑,嚇唬道:“流地上了!”

周儲低頭一瞅見什麽都沒有,登時回頭瞪了他哥一眼,進了衛生間後,隔著門板嚷道:“你趕緊把客廳收拾好。”

沙發上,除了靠墊有點歪,其他的一點都沒亂,周淳擺好靠墊,神態悠閑的又靠了上去。

周儲在馬桶上坐了半天,依舊感覺底下沒流幹淨,最後草草擦了擦,就提褲出來了,他沒穿內@褲,蛋被褲襠磨的不舒服,一屁@股坐他哥對麵了,氣呼呼的等著周淳。

周淳悠閑的胡亂撥著遙控,歪頭給了周儲一個眼神,並不說話。

周儲坐了一會兒,又坐不住了,他覺得屁股裏的精@液又滴在褲子上了,黏黏糊糊的難受,起身就要上樓。

周淳:“幹嘛去?”

周儲從牙縫裏擠出倆字,“洗澡。”

“一起洗?”

周儲頭也不回,上了樓梯才敢開罵,“周淳,我就@操@你了!”罵完怕周淳追上來,三步並兩步跑上樓了。

周淳哼了聲,並沒追上去。

周儲洗完澡,換了以前的衣服,再下樓的時候,周父周母已經回來了。

周父和周淳正在談時事,周母在廚房切水果。

周儲一向不好好走路,特愛晃蕩著走,周父一看,頓時停了話頭,用一副死瞧不上周儲的口氣道:“沒個正行,好好走。”

周儲回來是避難的不是惹老頭子不痛快的,就是再不愛聽,也收斂了些,規規矩矩的走過來坐他哥對麵的沙發上了。

這會兒周母也切好了水果,把果盤放到了茶幾上,就坐周父身邊了,兩人坐的這個沙發正好是之前周儲他們打炮用的,周母擺弄靠墊的時候,眼尖的看見沙發上的那個髒點了,立即問:“這誰弄的?”說著用手摸了摸。

一家四口,眼神全放那髒點上了,周儲明白過來後,臉登時燒了起來,周淳倒是毫無反應,故意瞅向了周儲。

沙發是深色的,原本一個小濕點,這會兒已經泛白了。

他這一瞅就好像暗示是周儲似的。

周儲在心裏直罵他。嘴上搪塞道:“我喝牛奶不小心灑了一滴。”

……

第二天是周末,這一晚兩人就在大院住的,晚上睡前,周淳溜進了周儲的房間,鎖好門,鑽進了被裏,邊摸周儲邊問,“我的牛奶好喝嗎?”

“滾……”

作者有話要說:我知道我該死,,,我很不好意思,,等到了十一月,我的更新會穩定

猶大的火箭炮,

貓貓姐的兩個手榴彈

小**的地雷,,

十分不好意思,我會努力爭取周更,,,

上個月出了次門,回來後就上班,上學,學開車,每天有空就睡覺,

太累了,身體累,心累,精神也累。

好在我快解脫了。。。。

等不急的等完結吧,,真的很抱歉,各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