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6 不指望
loading...
周儲上班的地方是一家國企的分公司,總公司裏各派係間的鬥爭一直不斷,原本互相持平,但這種平衡的現狀卻突然被從海外企業空降而來的新任董事安路打破了txt下載。

安路隻是華裔,又受過西方教育的熏陶,做派跟國內完全不同。他原本是代表著集團開發海外市場,竟不知道為何調回了母公司,不僅他自己連帶整個隸屬於他的團隊也一同調了回來,這一來就激起了千層浪,大刀闊斧一番後,鬧得人心惶惶,內部矛盾嚴重,各種匿名舉報信層出不窮,一連很多老幹部都下了台,權力鬥爭就是如此,勝了便雞犬升天,敗北了便殃及魚池,連帶著一幹親信都得卷鋪蓋回家。

周儲隸屬於的這家分公司的老總便屬於雞犬升天的這一範疇,內部已經傳出了謠言,他會被調進總公司,整日笑臉迎人,明顯是好事將近了,一時間湧出了各類溜須拍馬的,都巴不得也跟著水漲船高。

周儲背景不錯,又不做得罪人的事,跟部門裏的女同誌相處的尤其好,這亂七八糟的事就是從她們嘴裏聽來的,他對什麽都無所謂,聽了也沒上心,誰知沒過兩天,領導就找他了。

這經理是個做事的人,年近五十,啤酒肚不小,人倒也和氣,問周儲,“小周,有沒有想法跟著我去總公司啊?”

周儲算是他羽翼裏的一個,當初周淳就是托了人找的他才把周儲塞進來的,周儲除了曠曠工倒也沒被別人逮到過把柄,總的來說表現平平,無功也無大過。他聽了這話,便也清楚這是想要帶他一塊走,一想這人一走,換了人就不見得再對他諸多照顧了,便也有些心動,道:“經理,你容我想一晚上。”

經理點點頭,道:“行,回去好好想想。”

周儲應了,然後就告辭了,他心裏也門清,之所以被抬舉著,那全是因為周家和他哥。

中午,有幾個女下屬非纏著周儲,讓他請客。

周儲一個大男人,就算是不想請也不好拒絕,卻也沒痛快的就直接應,象征性為難了一番才勉強同意,他倒不是心疼錢,而是人都有劣根性,你要是張口就應了,他們見你如此痛快,就把你當冤大頭,下次就還找你,不僅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就沒個頭了最新章節。

飯是在附近的一家普通餐廳吃的,這幾個女的都知道周儲條件不錯,人又好看,又有背景,多少都有那麽點心思,幾個女人圍著一個男人坐,很是打眼。

周儲跟她們有一句每一句的閑扯著,中途出去接了他哥一個電話。

他哥問他,“吃飯了嗎?”

周儲有大耐煩的道:“嗯,正吃著,你要沒事,我回去還得接著吃呢!”

周淳不放人,接著道:“晚上我定了天然居的位子,你回家等我,一起去吃。”

“嗯。”

“屁股還難受嗎?”

周儲是站在餐廳門口,小風吹著,有些冷,哆嗦著身子,一臉別扭的“嗯”了聲。

周淳卻還不放人,又道:“吃飯,記住不要吃辣的,味重的……”

周儲越發不耐煩了,打斷道:“我知道。”

“下班哪也不許去,乖乖回家等我。”

“知道了。”

等周儲一一都應了,周淳才撂了電話,回到座位,立馬伸手握上了茶杯,道:“真冷。”

其中一女同事,長得就是一副人精兒樣,瞟了一個眼神,試探道:“什麽電話啊,還非躲了我們出去接?”

周儲最不待見她,這女的不僅心眼多,還跟某呂氏外戚http://92ks.com/12105/位高層有染,自以為沒人知道,其實背地兒傳開了,他嘴角微翹,瞅她一眼,神情略顯不屑,隨即斂起眼眸,隨口說了句,“我老婆打電話來查崗呢!”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卻也恢複的挺快,有人嬉笑道:“哪天部門聚會,帶來給我們瞅瞅啊?”

周儲微笑了下,沒應也沒拒絕。這頓飯,他吃的並不怎麽順心,這幫人七嘴八舌的,很是吵鬧。他喜歡麵相純情的,這一幫裏沒一個。做采購的女孩子有幾個是沒心眼兒的?幾個不吃回扣的?嘴皮子不厲害的?周儲就是想找女的也看不上這幫人!況且他暫時還沒那閑心,就一個周淳已經夠讓他吃力了……

……

晚上,周儲把他們領導的意思跟他哥說了。

周淳聽完,道:“你跟他過去做什麽?”

周儲搖搖頭,“不知道。”

“他過去後,職位是什麽?是打算把你放自己手底下,還是打算給你隨便安置個職位?”

周儲繼續搖頭,“不知道”

“那總公司裏的大環境,人際關係,你都清楚嗎?”

“……”

周淳深吸口氣,壓著火氣,耐著性子道:“你什麽都不知道?還說要考慮考慮?”

周儲不當回事,瞅著他哥,沒什麽主意地道:“我做什麽都無所謂,這不回來問問你什麽意思嗎?”

周淳無奈的點點頭,道:“行,你就混天玩吧,我也不指望你有大出息,回頭我跟你們領導通個電話,再說。”

周儲特意等他哥回來,好言好語的讓他出個意見,可倒好,意見沒有,反倒還挨了損,臉一耷拉,陰陽怪氣道:“哼,可別指望我,也用不著你跟我領導聯係了,事也不用你出主意了,反正都是小事,不勞煩你了。”

周淳臉色也不好看了,抬眼,瞪著周儲,“收起你那臭臉,說你兩句,怎麽?不愛聽啊?”

“……”周儲梗著脖子,嘴上沒說話,臉上的表情卻泄露了所有的心思。

周淳繼續,“不愛聽,你別幹這挨說的事!”

“……”周儲再窩火,看他哥要急,也不敢再言聲了。到了這會兒,如果他頂嘴,保準挨揍。

周淳“哼”了聲,臉色漸漸緩和了,再不提先前那事,問道:“好了,去吃飯。”

周儲的臉色卻不漸緩,垂著眼,不起身,也不答話,“……”

周淳沒耐心哄人,不再跟周儲置氣,起身穿了衣服出門了。

周淳出了門直接去了白倍和時戡合開的酒吧,今個倒是巧了,人都在。

包廂裏,葉之碩在跟時戡討論著什麽,王梓予坐他身邊,跟時戡身邊的妞兒玩塞子。

王梓予和周淳,兩看相厭,對視一眼,雙雙轉開了視線。

周淳心情不好,臉上卻也不顯。他這張臉一貫如此僵,生氣與否,也沒人看的出。

時戡停了跟葉之碩的話茬,不懷好意的瞅著周淳,這一周他每次給周淳打電話,就倆回複,不是有事就是沒空,給氣的夠嗆,等周淳一坐穩,就堆起一臉壞笑,打趣道:“今個,周上尉有空了?難得啊!”最後這三字故意加重了語氣。

周淳給自己倒了杯酒,手肘拄在沙發扶手上,斜眼瞅時戡,道:“別陰陽怪氣的,還沒怪你攪了我好事呢!”

這話一出,大家都來了興致,隻有王梓予垂著眼,輕聲哼了下。

葉之碩翹著腿,等著後話。

白倍壞笑著看好戲。

時戡來勁兒了,“呦,怎麽?這是有情況啊?”

周淳故意別有深意的瞅了眼時戡,之後不論時戡再試探他什麽,都不開口了。

……周儲在家無所事事,終於撂下臉麵主動打給王梓予了。

王梓予卻沒接,不是不想接,是包廂太吵,沒聽見,是後來掏手機玩才看到的未接電話,於是湊近葉之碩耳畔說了句,就出了包廂,撥了回去。

周儲正吃著外賣,一接電話,就炮轟道:“爺都主動低頭了,你還想怎麽地?”

王梓予倒是也恨不起周儲,隻是趕巧前些日子,又是老爺子出事,又是被他哥打到住院,才沒空想起周儲,這會兒一聽周儲這話音,過了會兒才明白,道:“要真跟你置氣,還不得被你氣死,行了,前些天有事,你幹嘛呢?”

周儲一聽這話,原本被他哥氣的一肚子的火,漸漸降了,道:“吃外賣的,你幹嘛呢?”

“在白倍酒吧呢!”

周儲來了興致,停下了筷子,道:“跟誰?熱鬧嘛?要不去找你。”

王梓予聽了,哼哼一笑,道:“你還是在家消停消停吧,你哥在呢!不怕找抽就來!”

周儲一聽,興致頓時淡了,“我不去了。沒事了,別跟我哥提我。”

王梓予笑話了他一番,又扯了幾句就掛電話了。

十一點多的時候,周儲接到了他哥的電話,他猶豫了一下才接,接起來,也不說話,“……”

周淳喝了點酒,原本的那點火氣也就降了,道:“我喝多了,過來接我,白倍的酒吧!”

“……我都睡了。”

“乖,我等你。”說完,電話撂了。

周儲原本的氣就沒全消,這會兒又給氣炸了,在屋裏來回轉悠開了,起初是打定了主意不去接,可轉悠了十多分鍾也沉不下心,最後撒氣似的踢了腳客廳吊蘭的葉子,還是出了門……

……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一個同事,不工作了

因為懷孕了,她才20,,,

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是兩個月前,,,一點沒發現她懷孕,

現在隻距離上次見麵才不到三個星期,我就看到她的肚子老大了,,說已經七個月了,

也就是說,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懷孕你五個月,但是,那會兒她肚子一點都不大,很瘦,我的媽呀,這才半個月,肚子就跟氣球似的,吹起來了。。

20歲的父母,都還是孩子,就已經要養孩子了,,,

我的媽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