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9 投資
loading...
周儲琢磨了好多天,才開始著手他的投資計劃書全文閱讀。第一份計劃書就胃口不小,是直接奔著‘公司’這個名頭去的,光注資就高達五百萬。

周淳看完,一句話沒說,直接扔垃圾桶了。

周儲咽了口唾沫,也沒言聲。

第二份計劃書的各方麵都比第一份降了個檔次,胃口也縮了,注資也少了,也不是什麽什麽公司了。

這次周淳看完,倒是說話了,隻不過語氣裏透著毫不掩藏的鄙夷,道:“你連丁點的攝影知識都不知道,又沒什麽興趣愛好,還開攝影工作室?”

周儲往後縮了縮脖子,眼神定在了他哥右邊的衣領上,唯唯諾諾的解釋道:“這是連鎖的,我隻管經營,攝影師可以花錢找,這行業是暴利……”

還不待周儲說完,周淳直接把那隻有一頁紙的所謂計劃書扔他臉上了。

周儲的聲兒戛然而止,“……”

周淳乜著眼,道:“你懂個屁經營!”

“……”

周儲就是有點好高騖遠,也不管懂不懂行,哪個行當有暴利他就想幹什麽,周淳又不傻,哪會就這麽給唬弄!

過了一周,第三份計劃書也遲遲沒做出來,原因是周儲問了好多人的意見,無奈是各人有各人的一套,一個個都經濟學家俯身,說的話看似都有道理,其實也不過都是歪理。關鍵是周儲問錯了人,他身邊除了孫彥恒是個做正經事的,哪還有正經人。

這一周,周儲隻和王梓予聯係了一次,提議說出去坐坐。

王梓予剛被葉之碩揍完,脖子上還有被掐的手印,他哪敢出去見人,直接找借口拒了。

周儲見叫不出人,就在電話裏說了,問王梓予知道什麽正經掙錢的道嗎?

王梓予都被葉之碩折騰的下不了床了,是真沒閑心跟周儲扯這些亂七八糟的,隨口應付了幾句,就又找借口,說要掛電話。

周儲嫌他沒義氣,罵罵咧咧了幾句,才撂電話。

周儲這人好吃懶做,想掙錢卻不想下辛苦,就也想跟王梓予和孫彥恒一樣,幹投機倒把的事,可他身邊的人能掙錢的不帶他玩,不能掙的就勸他什麽也別幹,說這世道啥都不景氣,幹什麽賠什麽。他這好不容易激起來的鬥誌就這麽又漸漸萎靡了。

後來還是周淳,突然提起了,“你不是要上進嗎?怎麽,又消停了?”

周儲正玩著遊戲,一聽頓時game over了,過了幾秒鍾才道:“……我還沒大想好txt下載。”

周淳乜他,“我看你是想不好了!”

周儲一下子沒了玩遊戲的興致,進了衛生間打給了王梓予,想著嘮叨嘮叨,誰知打了半天那邊才接起來。

“你死了,這幾天連個信兒都沒有。”

王梓予這些天已經要被葉之碩折騰死了,就因為瞞下了相親的事,硬被逼著做了次鋇餐,不止這些,還有他曾經□的事,現在還瞞著,生怕又被葉之碩知道了,他現在的日子是苦急了,卻跟誰也不能透露,心也累。他一聽周儲這話,就語氣不善道:“是,死了。”

周儲被噎著了,“……靠,你有正格的嗎?”

王梓予掃了眼一旁的葉之碩,哼哼了聲,“有什麽屁快放,爺忙著了。”

周儲一下子唉聲歎氣了,怨懟道:“我哥說給我投資,我擬了倆計劃了,他不僅不給錢,還損了我一頓,我這好不容易有點積極性,就這麽被打消了,哥們,你說現在幹啥能掙錢啊?給我……”

王梓予趟沙發上,邊漫不經心的聽著電話,邊把腳伸到了葉之碩的腿上,葉之碩直接拍了一巴掌,他驚得一腳,“啊!”

周儲說到一半,乍一聽不落皇旗http://92ks.com/14748/這聲叫喚,頓時住了嘴,時分鬧不清狀況的道:“你鬼叫什麽?”

“沒事,跟我養的寵物玩呢!”王梓予才說完,葉之碩就抓起他的腳,放嘴裏咬了下。他現在心裏煩葉之碩煩的厲害,卻也不敢造次,就這麽耐著性子陪著笑臉。

周儲坐浴缸沿兒上,道:“你什麽時候養寵物了?養的什麽?”

“新養的,人。”王梓予在最後這個人字上加重了語氣。

周儲頓時明白了,王梓予這說的哪是什麽寵物,根本就是他的小情兒,道:“還是前些日子在白倍酒吧泡的那個?”

王梓予離著葉之碩不遠,怕他聽見,就趕緊岔開了話題,“說正事,你找我什麽事啊?”

這都扯了半天了,才又繞回正題,周儲又把自己犯愁的事說了遍。

王梓予聽完打了個哈氣,拿話噎道:“也不怪你哥,就你那點腦子,還是別折騰了,老老實實呆著吧!”

周儲一聽上火了,可還不待說什麽,衛生間的門就被他哥從外邊踹開了。他也沒跟王梓予說聲,就直接把電話撂了,站了起來,拿著手機的手背到了身後,然後有些發虛的喊了聲,“哥,怎麽了?”

周淳黑著臉,“你有什麽見不得人的,非得背著我打電話?”

周儲苦著臉,“沒……”

周淳喝道:“出來。”

周儲實實溜溜的跟在他哥後邊出了衛生間。

走在前邊的周淳腳步一頓,周儲立馬也站定了。

周淳轉過身,伸出了手,道:“手機給我。”

周儲一臉為難,不想給,卻也不說不給,不幹脆的膩膩歪歪道:“你要我手機幹嘛?”

周淳隻瞅著他,維持著伸手的動作,沒動,也沒言聲,“……”

“……”周儲往後退了半步,他手機倒也沒什麽見不得人的,他就是怕他哥知道他在給王梓予打電話後,會故意借茬教訓他。

周淳開始數數,“一……”

周儲還不待他哥數到二,就趕緊把手機遞他哥手了……

周淳接過,瞪了他一眼,抬腳去了客廳。

周儲衝著他哥的後腦勺呲了呲牙,沒去客廳,而是轉到進了廚房,從冰箱拿了罐啤酒喝。

周淳翻著周儲的通話記錄,見近一個月,倒沒怎麽跟不三不四的人聯係,才退出來,又看短信,短信箱裏也挺幹淨,才作罷。喊了聲,“周儲。”

周儲拿著罐啤晃晃悠悠的進了客廳,站茶幾對麵瞅著他哥。

周淳把手機擱茶幾上了,道:“你給王梓予打電話,有什麽見不得人的事,要躲衛生間去?”

周儲死不承認,隻道:“哪有什麽見不得人的,我方便的時候打的,方便完,就沒出來。”

周淳自是不信,從鼻子裏哼了聲,倒是沒再計較。“行了,過來坐。”

周儲一聽,一臉別扭,又喝了口啤酒,磨嘰道:“什麽事啊?”腳下卻不動地兒。

周淳也不說話,瞅著他,“……”

周儲眼神四處飄,就是不敢跟他哥對視,僵持了半天,最後還是乖乖坐到了他哥身邊。

周淳並不是要怎麽他,隻是單純的讓他坐近點,好說話,“我看你是弄不出什麽有水準的計劃書了,你沒那經商的腦子,也別廢那閑功夫了,我給你劃一筆錢,再給你找個靠譜的基金經理人,你什麽也別幹,反正依你這德行,什麽也幹不了,就等著收錢得了。”

周儲聽了,象征性的提了自己的看法,“哥,現在世道不咋地兒,股市,基金風險都很高,有靠譜的嗎?別扔進套百平米的房錢,最後給縮成了一平米……”

周淳被周儲那小見識的德行給膩歪到了,不耐煩道:“你懂個屁,有投資就有風險。”

股市低靡,卻也有亂中崛起,一步跨到了神仙級別的經理人,這世道,隻要有錢,才能錢生錢,沒有資本,大多數人熬到死也不過就是為了套房而已……

說是給周儲劃筆錢,數日裏,周儲卡裏卻連個零毛都沒見著,他問他哥,“錢呢?”

周淳抬眼,道:“給你新辦了賬號,直接劃給經理人了。”

周儲心裏不是滋味,說是給他投資,怎麽所有事情都是背著他的,經理人是誰他也不知道,錢多少他也不知道,合同在哪他也不知道,就感覺被耍了似的。小性子一下子上來了,計較道:“怎麽這事辦的就跟沒我什麽事似的!”

周淳接了話,“有你什麽事啊?”

周儲給這句話噎得不輕,擰巴著眉,過了兩秒才氣囊囊的道:“不是,怎麽會沒我的事,不是說劃給我,然後介紹經理人給我嗎?”

周淳:“行了,我讓人直接辦的,也沒經我手,到時掙了錢我讓人直接劃到你卡上。”

周儲還有些氣不順,聽了這話也不好再說什麽了。

其實他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周淳很多的資產大部分都是在他名下……

這段時間,王梓予跟孫彥恒就跟沒影兒了似的,打電話說不兩句就掛,叫出來玩也不出來。

過了好幾天,他才從他哥口中得知,原來前些天葉之碩他兒子闌尾炎住院了。

周淳是很少提及王梓予的,這次提及,語氣裏卻帶上了罕見的異樣,似感歎又似嘲弄,嘴角微微翹著,說,“王梓予給葉之碩看兒子了!”

周儲倒是沒多想,王梓予連蹲在樓底下等葉之碩打炮的事都幹過了,看個孩子就真不算啥了……

……

作者有話要說:我沒更,也不上來說,是因為,真沒臉,,,

這段時間特別累,連著早起十幾天,才休息了一天,這天起的更早去了別的城市,回來就直接倒頭睡了

缺覺缺的厲害,明天後天都不上班,但是後天要去語言學校報名,估計也能寫。大後天晚班,估計也有時間寫

這三天我會盡量日更。

非常抱歉。。

手還破了,上班就我一個中國人,心情也不好,那些傻老外,傻奸傻奸的,,當麵態度很好,背地卻跟經理給我告狀,,,

就仗著我不懂英文,就欺負我,,,

真不想上了,,,

我就盼著到了十月底,辭職走人。。。

---------------------------------------------

不知道為什麽,回複留言特別困難,,等jj不抽了,我再回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