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3 挨抽
loading...
王梓予回來的第三天,就被家裏人給塞進了軍隊txt下載。

周儲直到接了通王梓予的訴苦電話才知道,時間已經是晚上了。

王梓予電話裏,把葉之碩還有他哥,連帶葉之碩手下一個叫孟圻中尉,挨個罵了騙,之後又說住宿條件差,宿舍的人髒……

周儲得知這個消息後,心裏突然由衷的慶幸,好在他爸和他哥都有先見之明,知道他是個沒出息的,沒把他也往部隊裏塞……

王梓予那邊響起了就寢的哨聲,罵了句,就把電話掛了。

周儲跟同事吃完了晚飯就回家了,打算問問他哥,王梓予在部隊裏到底是個什麽情況,怎麽好端端的也沒體檢就直接給安排在葉之碩手底下了。

路過超市還特意買了他哥愛吃的櫻桃,回家洗幹淨後,擺在了客廳的茶幾上。

周淳比周儲晚回半個多小時,一進屋,周儲就殷勤的遞上了拖鞋。

“哥,吃飯了嗎?”

“嗯。”

“我買了你愛吃的櫻桃。”

周淳聞言,眼神在周儲臉上定了幾秒,沒言語,轉身進了客廳。

周儲待他哥坐好後,就把盛著櫻桃的盤子挪到了他哥跟前,道:“哥,你嚐嚐,還算舔。”

周淳伸手拿了一個吃。

周儲就這麽坐一邊瞅著他哥吃。

過了幾分鍾,周淳停了下來,手肘拄在了沙發扶手上,抬眼瞥了眼周儲,問道:“你是想問王梓予的事吧?”

周儲臉皮厚,被他哥說中,就跟著傻笑了幾聲,道:“嗯……”

周淳:“管你什麽事?”

周儲收了笑,道:“就是打聽打聽……”

周淳:“別人的事,你瞎打聽什麽?”

周儲:“那不是別人,王梓予是我哥們,我……”在周淳的瞪視下,一下噤聲了最新章節。過了幾秒,又改了口,“我這兩年跟他關係已經疏遠了……”

周淳原本發沉的眼神,頓時不屑了,嫌棄道:“滾!”

周儲聽完,手腳倒是利索,不出幾秒,就閃人了。

……

第二天,周儲又接到了王梓予的電話,說讓他跟著去一塊買車。

正好是周末,周儲睡到了大中午才起,隨便喝了杯牛奶,吃了塊麵包。之後跑了個澡,搗拾了一下頭發才出門。

車開到大院崗哨的時候,周淳來了個電話,問他起了嗎?

“起了,出來找吃的了。”周儲說著,降下了車窗,讓武警看了眼,就加速開進了大院。

周淳“嗯”了聲,又道:“你吃完就老實回家呆著!”

周儲忙不迭的應了。

周淳隨即把電話撂了。

周儲放下手機,頓時籲了口氣,他每天代謝掉的那點腦細胞都用在應付他哥上了……

……

周儲把車停在王家門口,也沒熄火,直接進了遠,在院子裏就扯開了嗓子,道:“王梓予,我來了。”

王梓予正在摟上換衣服,聞聲,走到窗邊,對樓下的周儲道:“你先上來。”

王家家長都不在,周儲毫無顧忌,三步蹦兩步上了二樓,一轉彎進了王梓予的房間黑暗血時代http://92ks.com/10386/,這一進去,見到王梓予的腦袋後,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道:“我說,咱這發型也太悲催了吧?”

隻今個這一天,這就已經是第三個人說起王梓予這腦袋了,第一個是葉之碩,第二是他媽,第三就是周儲了。跟葉之碩和他媽,他自然不敢甩臉子,但跟周二,可不會顧忌,直接就白了一眼過去。

然後沉著臉,找了頂帽子扣腦袋上了。

周儲絲毫沒眼力見,眼珠子一個勁兒往王梓予腦袋上晃悠,忍不住又嘚啵了幾句,見王梓予一直不搭理他,這才消停。

兩人一下午都耗在了本田4s店,王梓予看上的車沒有現貨。周儲聯係朋友,朋友又托人從別的店調了輛尊貴版的,這才買成了。

王梓予開著新車,周儲開著自己的跟在後邊,一路直接到了郊外才停。

周儲把自己的車鎖好,上了新車,試了下性能。

王梓予買了新車,心情並不見好,直說以後再買好的,之後,又讓周儲給他留意房子。

天一擦黑,周儲就跟王梓予分道揚鑣了,一個回了基地,一個回來市裏。

一進家門,就在玄關處見著了他哥的鞋,頓了下,還沒見著人,就裝模作樣的喊道:“哥,你回來了?今個挺早的!”

“你去哪了?”周淳的聲從客廳傳了出來。

周儲邊換鞋邊騙道:“我下午睡了會兒,然後開車出去轉了圈,就著買了飯。”換好鞋提著盛著飯菜的袋子進了廚房,片刻,又出來了,“哥,我先去衝個澡換身衣服。”

他哥始終坐沙發上,沒言聲,“……”

周儲急慌慌進了浴室,也沒覺得有什麽不妙,剛脫幹淨兒,擰開水灑就聽衛生間的門鎖“哢嚓”一聲,他哥推門進來了,手裏還拿著個黑色的棍。

“哥?有事?”

周淳把手裏的東西遞到了另一隻手上,周儲不經意一瞄,看到了黑色的棍棒上還有流蘇之類的東西!一秒之後頓時反應過來了,那他媽的竟然是個情@趣鞭子!玩s@m用的!

這時,周淳突然開口了,“你知道我什麽時候回來的嗎?”

“……”周儲搖了搖頭,他現在有點懵,完全搞不清楚他哥這是要唱哪出!

周淳散開鞭子,在周儲措手不及之下,“啪”的一聲抽他胯骨了。

“啊……”周儲頓時驚叫出聲,倒不是被抽的多疼,而純屬是出於本能反應,鞭子的梢兒掃到了他小弟弟!

周淳抽完一鞭子,突然說道:“同城快遞不錯!”

周儲顫顫巍巍的拿手擋在了自己的腿@間,偷摸著揉了兩下發麻的物件,對於他哥突然提起同城快遞的話茬,更是懵了,“……”

周淳“啪”的又甩了一鞭子,這回兒沒往敏感的地兒抽,是照著周儲的胳膊下的手。

“唔……”周儲騰出一隻手,捂住了被抽的手臂。

“兩點定的貨,五點就送到了。”話裏有話的披露了周儲的罪行。周淳不到兩點就回來了,而之前應了他的話,說在家呆著的周儲直到五點,快遞都送上門了,人都沒回來。

“……”到了這會兒,周儲才算徹底明白他哥為嘛又發火。

周淳見他不吭聲,就又甩了一鞭子,道:“其實,我買了兩把鞭子,除了這把還有一把皮的,回頭再讓你試試那一把,比較一下,哪把抽的更疼!”

周儲撫摸著剛被抽到的地兒,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樣,見他哥又要揚手,忙跪地上,就就這麽裸著抱住了他哥的大腿,哭喪著央求道:“哥,我錯了!……”

周淳使用手柄頂端挑起周儲的下巴,揚起另一隻手,“啪”的就是一巴掌。

這還是周淳第一次抽周儲的臉。

周儲除了疼之外,還有震驚,知道這次他哥是真怒了!

周淳深吸口氣,臉色陰沉,又道:“周儲,你真是好樣的,開始跟我玩虛以委蛇這一套了?”

顯然周淳還不是很了解他弟,周儲是自始至終都再跟他玩虛以委蛇……

“……沒,哥,我錯了,別打了,啊!”剛要反駁,肩膀上就又被抽了一下,那鞭子抽身上又有點麻又有點疼,感覺有點說不出來的奇怪。

“我隻要沒打夠,你就得挨著!”

“那我穿上件衣服行嗎?”

“用不著。”

“……”周儲不管不顧的挒過旁邊的浴巾,裹身上了,然後爬著出了浴室。

周淳跟在後邊,鞭子太短不好抽,他就用腳踢。

隔著衣服被踢和直接往皮肉上踢,那疼感是不一樣的,周儲被打得滿屋子連滾帶爬,手倒是一直拽著腰間的浴巾沒撒手。

周淳一向能折騰人,尤其能折騰他弟。

周儲一向能被折騰,也隻有被狠狠折騰一頓,才會老實一陣子。

周淳打了半個小時,才收手,對周儲道:“給我站起來。”

周儲瘸了吧唧的從地上起來了,佯裝成一副重傷患的模樣,扶著牆,動一下,嘴裏就哼哼一聲,“唔……哎呦……”

周淳就站一邊冷眼看著,“……”

周儲裝了半天,終於是站直了,垂著眼,等著他哥的口頭教育,他被他哥折騰了這麽多年,對他哥一貫的套路早就輕車熟路了,先是棍棒,然後口頭,最後甜棗……

可他並沒分析過,為什麽每次他哥折騰他的套路都是棒棍加甜棗……

周淳看著周儲身上被抽出來的紅色檁子,眯起了眼,故意沉了會兒功夫才張口,“……知道哪錯了嗎?”

“知道……”周儲一個勁兒點頭。

……

作者有話要說:一更,謝謝大家支持。

謝謝8799361的火箭炮,和匿名的地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