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7 補腦子
loading...
周儲和孫彥恒都有所顧忌的沒喝多少,弄得一桌人都很掃興最新章節。

散場的時候,有人提議去續攤。

周儲率先站起來說自己不去了,說完就要和孫彥恒走人。

大夥一見兩人要溜,堵上了門口,說什麽也不讓走。

周儲今個難得清醒,卻被幾個酒鬼纏上了,說他不講義氣,不給哥們麵子,等等。

都說牌桌上看人品,那酒桌上是看酒品,自有自的一套衡量標準,像周儲今天做的事情就是偷奸耍滑,是令人可恥的,可常年混跡酒桌的人,又有幾個是不恥的!

酒桌上容易出矛盾,也容易出感情,可這些都是一種交際一種應酬,什麽都是虛的!

周儲年紀不大,混跡酒場也有年頭了,深諳酒桌文化,知道跟他們說是說不通的,便拿起一杯不知是誰剩的酒,仰起脖子幹了,說:“哥們今個賠罪了,但是真有事。”他這一出,演的挺傳神,動作瀟灑,話語真摯。

這幫胡攪蠻纏的人倒也不是非不讓他走,隻是借著酒氣鬧鬧,目的無非讓周儲喝個酒,表個態。

這會兒周儲酒也下肚了,道:“哥們對不住了,真得先走了。改天聚啊!”說完拉著一直站身邊看熱鬧的孫彥恒,擠出了門。

兩人在馬路牙子上等出租車的時候,周儲往地上啐了一口,“草,我剛喝的那杯酒裏,不知道是哪個混蛋倒得,白加啤,你媽還有點茶葉根!早知道這幫人這麽難搞,我就尿遁了!”

孫彥恒聞言,翹起了嘴角,給他解惑道:“那杯酒是對麵那小子打掩護用的,把喝剩的根都偷偷倒裏麵了!”

周儲聽完,氣的罵了聲,“草,改天非整死丫的!”

孫彥恒揚手,攔截了一輛空車,率先坐了進去。

兩人到了姚順齋已經將近十點多了,周儲打電話給他哥,說,在二樓的大廳等他。

他和孫彥恒相對無言的坐了一會兒,見周淳還沒出來,就有點困了,於是點了根煙提神。

孫彥恒去了趟衛生間,回來後跟周儲道:“剛在走廊裏碰到了你哥和白倍。”

周儲撚滅煙頭,對著大廳裏的鏡麵牆照了照,邊理頭發邊道:“他們是要散場了?”

孫彥恒搖頭,突然小聲冒了句,“原來他就是白倍!”

周儲側頭看他,“你見過?”

“好多年前從遠處瞅見過。”

“好多年前?你也能記得?”

孫彥恒輕蔑的瞅他,“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二!”

周儲剛想回嘴,就見周淳隻身走了過來,身上的酒氣比周儲和孫彥恒都重,一過來就把胳膊攬周儲肩膀上了,口齒有些含糊道:“扶著我。”

周儲趕緊狗腿的攔住了他哥的腰,“哥,你喝多了?”

“……”周淳把半個身子的重量都賴周儲身上了,把手裏的車鑰匙遞給了孫彥恒,沒說話。

孫彥恒腦袋精兒,拿著鑰匙也沒問,直接走在了他們前頭,到停車場,找到周淳的車,坐進了駕駛座上。

周儲打開後車門,把他哥安置進去後,就要關門,自己想坐前排去。

周淳眯眼瞅他,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道:“坐這。”

周儲這才不得不打消了原本的想法,坐到了他哥身邊。他一坐定,周淳的頭就枕在了他的大腿上,閉上了眼。

孫彥恒正透過後視鏡瞅著他們。

周儲也正瞅後視鏡裏的孫彥恒。

兩人對視一眼,孫彥恒率先收回了視線,啟動車子,駛出了停車場。

周儲卻覺得孫彥恒眼神好似跟平時不一樣,但又說不出來有什麽不一樣,這時周淳頭動了動,才拉回他的注意力。

孫彥恒是直接把車開會了大院,車子停進周家的院子後,他自己步行回的家。

周儲大大腿已經被他哥枕麻了,一路呲牙咧嘴的上了樓,剛睡下的周母周父都被他折騰起來了。見隻是周淳醉了,就又回屋了。

周儲是廢了老鼻子勁才把他哥伺候好了,本想回屋睡,誰知周淳躺床上道:“你今晚也睡這,給我守個夜。”

“……守夜?”周儲瞪大了眼。

周淳沒耐心了,背對著周儲,嚷道:“你哪那麽多廢!”

周儲心裏再不情願,也不敢多說了,隻道:“我去洗個澡。”

周淳也不是多醉,就是精神和身體都比較乏,他需要周儲,這想法在酒精的作用下得到了滋長,壓不下去了。

周儲好歹用水一衝傳奇知縣http://92ks.com/13798/就回來了,他以為他哥睡著了,就揚起了拳頭作勢反複其次,要打他哥,但每次拳頭一快到周淳臉跟前就停下來,反複幾次,他就跟真揍了人似的內心充滿了一種解氣的感覺。

躺好關燈後,周淳的眼睛頓時睜開了,在黑暗裏扯了扯嘴角,等身邊的周儲一睡著,就翻身把人摟緊了懷裏……

翌日。

就跟兄友弟恭一樣,相擁而醒的畫麵自然也不會出現在他們身上。事實上,周淳天剛亮就醒了,他當兵習慣了早起,也沒有賴床的毛病,醒來後就起來出門鍛煉身體了。

回來後,用冰涼的手覆在了周儲脖子裏。

“……唔……”周儲頓時被冰醒了,往一旁挪去,想躲開他哥,繼續睡。

周淳看了看時間,便沒管他,拿了浴袍進了浴室。

等洗完澡後,才把周儲弄起來。

周儲自被周淳冰了後,就沒睡沉,這會兒盹醒的挺快,但精神萎靡。

周淳裹著浴巾,在衣櫥裏找衣服,見周儲坐了起來,就道:“我明天就上班了,起來收拾行李,回去了。”

周儲打了個哈氣,沒接話,“……”

周淳找好衣服,就當著周儲的麵一件一件穿了起來。

周儲也已經習慣看他哥**了,也沒避忌,就這麽瞅著,他最喜歡他哥胯骨附近的肌肉,顯得整個腰身到小腹那都特緊實,看著就有按自己身上的衝動。

周儲這種眼饞的表現,周淳心裏倒是頗受用。

……

轉眼到了開學,周儲才知道上學期掛了兩科,也不敢跟他哥說,就交了補卡費,想著以後做個假賬,用別的花銷堵上補考費這一項缺口。

這一年周儲變化挺大,腦袋在數字方麵靈光了不少,都是被錢給刺激的。

起初他賬做的亂七八糟,沒少被他哥踢,後來慢慢的就像了樣兒,做手腳做的高明了,才少挨了踢。

其實周淳倒也不是監督他,讓他少花錢,而是變相的培養他,讓他自己心裏有數,順便方便知道他所有的動向。

自從周淳記賬一來,明顯節省很多,不在傻的到處請客了,喜歡占便宜了,孫彥恒不止一次罵他,摳逼。

周儲臉皮厚,被罵也不覺得難堪,有時對不上賬了,就搜刮孫彥恒手裏的各種發票,拿回家應付他哥。

人的潛力真是無限的,一年時間,周二就被周淳折磨的精明了不少,最起碼在應付周淳這事上,他長進了!

時間一晃,到了下半年,大四都開始找實習單位。

孫彥恒直接考公務員進了檢察院,他是周儲這一幫最有出息的,也是唯一一個有出息的。

周淳沒讓周儲去實習,直接讓人給他開了個實習證明。打四這一整年,周儲都在虛度光陰。活到現在,他又有哪天不是在虛度光陰?

直到了他大學畢業,周淳才給他找了份工作,某家國企子公司采購部的副經理。周淳為了他上班方便,就給他買了輛日產中檔車,低調卻也不會低到掉檔次。

上任前,他有很大的雄心壯誌,想著利用職權好好的撈上一把,誰知上了幾天班,人就蔫了,錢還沒來得及撈上,就被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給磨滅了所有鬥誌。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想著約孫彥恒出來喝點酒,絮叨絮叨。誰知孫彥恒說單位有飯局,這一下子更苦悶了,幹脆買了酒和菜回家自己喝了起來。

周淳跟葉之碩他們聚完,回到家,就看到醉的歪歪斜斜的周儲正坐地上樂嗬嗬的看某電視台半夜播的歡樂劇場,卓別林的摩登時代。

周儲一見著他哥回來,差點樂極生悲了,咳了半天吐出了魚刺,磕磕巴巴的說了句,“……哥,嗯,這電影,特搞笑。”

周淳坐在了周儲身後的沙發上,對周儲道:“過來坐。”

周儲起身的時候淌倒了地上的酒瓶,酒瓶不安分的在地上轉了好幾個圈才停。

正是深夜,冷不丁的一連串的噪音,很是讓人惱火,周淳皺起了眉。

周儲自己嚇了一跳,等沒了聲響才坐到他哥身邊坐下。

周淳身子一歪,趟周儲推上了。

周儲大腿立馬繃緊了,過了會兒才放鬆,視線又投到了電視上。之後再笑,就收斂多了,不過身體還是不可避免的跟著顫動,他這一顫,引帶著躺他腿上的周淳也跟著顫。

周淳被他顫動的難受,手就在周儲大腿內側拍了一把。

“……“周儲要笑不能笑的很痛苦。

直到演完了,兩人才各回各屋睡覺。

過了很久,周儲才適應這份工作,適應雖適應了,但,牢騷並不減少,一見著孫彥恒,或者王梓予來電話,就會絮叨起自己單位上的那些事。

煩的王梓予直喊他怨婦!

周儲說是副經理,真正采購的事情則是采購員去辦,經理批,他這個副經理也就是個承上啟下的作用,上邊有任務他下達,下邊完成任務他上交,有一回無所事事就跟部門裏一個漂亮的小姑娘下了市場,兩人才轉了倆小時,周儲就腳酸的打了退堂鼓。路過檢察院,給孫彥恒打了個電話,把人招了出來。兩人坐到了檢察院附近的一家飯店,等菜的功夫,孫彥恒突然道:“我申請的保研已經批下來了,準備讀研。”

人生最美好的階段永遠是學生時代,周儲心生羨慕,道:“那你現在在檢察院的工作呢?”

“我在單位裏就是個底層,申請個留職停薪,等碩士畢業,再回來。”

周儲沒精打采道:“還是你有出息,這就要讀碩士了。昨天王梓予跟我說,他可能明年回來,如果能順利畢業的話。”

孫彥恒點頭,道:“嗯,我也前幾天聽他說在補課,他到底差多少學分,怎麽總是補課。”

周儲一聽孫彥恒糗王梓予,頓時來時精神,幸災樂禍道:“誰知道,嘿嘿!”

兩人吃完飯,各回了各單位。

過了幾天,周淳終於想起問周儲的工作了。

周儲耷拉著臉,道:“哥,我不想上班,想回學校讀研……”

周淳一聽這話來氣了,抬腳提了周儲小腿一下,鄙夷道:“就你還想讀研?”

周儲往後退了一步,縮了縮脖子,不敢作聲了。“……”

周淳逼近,毫不客氣的用手指指著周儲的腦門,使勁兒搡了這麽一下,就把周儲搡沙發上了,道:“你說點過腦子的話行嗎?”

周儲點頭的速度都趕上小雞啄米了,“……”

晚上,周淳專門出去一趟,再回來提了一塑料袋的東西,扔給周儲。道:

周儲以為是什麽了,接過去打開一看,直接扔地上了。

裏邊裝著一隻豬頭……

“哥……”

周淳:“吃了補點腦子!”

“……哥。”周儲倒是挺愛吃豬頭肉,可那僅限於切好的拚盤,現在這一整隻豬頭擺他跟前,真是有夠惡心的!

周淳冷下了臉,“撿起來,去切了吃。”

周儲趕緊撿起來,也不敢看,就這麽提著塑料袋進了廚房,圍著它犯起了愁……

周淳在沙發上把弄電腦,位置正對著廚房,一抬頭就能看見滿臉糾結的周儲,他也不催,就這麽看著周儲幹耗著。

過了將近一刻鍾,周儲滿臉悲催的出來了,道:“哥,我真下不去手!”

周淳被逗笑了,抬眼看他,道:“沒讓你下手,是讓你下嘴。”

周儲一見他哥心情不錯,膽也壯了,給他哥倒了杯水,道:“哥,能不下這嘴嗎?豬頭啊!我吃了還不更笨了!”

周淳視線移到了電腦山,隨口回了句,“那你說說,吃什麽能把你那腦子補正常了?”

“幹煸鴨頭。”周儲說完饞的咽了口唾沫。

“……看你那點出息!”

說了一腳把周儲踹開了,這事就這麽過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