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5 退婚
loading...
葉之萱退婚這事又把葉家重新推上了話題的浪尖上,連帶著一直低調的周家也被牽扯上了,總之這事是葉家辦的不妥,周家純屬是受害者的身份。

葉之萱的父母對周家一再表示了歉意,周父周母臉色自然不多好,卻也沒多為難他們。

至於周淳,他隻問了葉家理由。

葉家回的跟葉之萱一模一樣,說她打算留在俄羅斯,不想耽誤周淳在等她了。

這肯定不是真實的原因,當初如果她怕耽誤了周淳,就不會選擇同意訂婚再出國,在座的人也都門清,葉家之所以這麽說,無非就是找這麽個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周家,更重要的是,也表現出了他們葉家也是出於一種好意的無奈之舉。

如此,周家就是想怪罪他們,也不好過多的怪罪。

周淳率先起身,對葉家長輩道:“看來是無緣喊您一聲爸爸了,不管怎樣,之萱在那邊幸福就好。”

葉父麵露慚愧,隻道:“耽誤你了孩子!”

周淳輕晃了下頭,沒說什麽。

這時葉父伸手握上了周父的手,麵露真誠,道:“老周,雖做不了親家,但咱兩家的矯情不能因為這個就斷了,咱們可認識幾十年了。”

周父心裏就算再不痛快,麵上也要擺出一副大度的模樣,道:“自然自然,是小輩們沒有緣分,強求不來。”

周母出身低,完全小家子氣,一直站一邊沒說,連葉母過來握她的手,她都沒能擠出個自然的笑臉來。

葉家人親自把人送到了門口,禮儀上無可挑剔。

一上車,周母的臉就耷拉了下來,低聲道:“我就知道,我就料到會這樣!”

周淳什麽都沒說,“……”

周父安慰道:“你不本就不喜歡她嗎?這樣也沒什麽不好。”

周母是咽不下這口氣,王家是早就抱上孫子了,而周淳白白被她耽誤了將近三年!先不說訂婚宴上的話費,錢是次要的,臉麵才是重要的,誰不知道周葉兩家要聯姻,現在周家兒子被葉家閨女擺了一道,以後這都是汙點!他葉家閨女是不打算回來找婆家了,可他周家還得得找兒媳婦的!

周淳把父母送回大院,就要出去。

周母怕他一個人心情不好,就非讓周儲跟著。

周淳靈域http://92ks.com/10234/沒拒絕。

周儲就這麽極不情願的上了周淳的車。

發生這麽大的事,周儲多少也知道了點,他掃了眼周淳的神色,並沒看出情緒如何,雖說不上壞,但他也不敢在這關口招惹到他哥,所以自打上了車,就一聲不吭,努力消除自己的存在感。

周淳把車直接開到了一家俱樂部,周儲老老實實的跟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一路上了三樓的溫泉館,兩人要了一間,直到下了池子,兩人也都沒說過話。

周淳點了酒,對著周儲招了下手,示意周儲坐他身邊來。

周儲從浴池裏站起來,裹在腰間的浴巾,因為浸水而發沉,他一起身,立馬下垂墜到了池子裏,露出了整個胯部,微微隆起的小腹,皮膚白嫩,跟水中若隱若現的恥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周淳掃了一眼,血液就又熱了。

周儲拽過浴巾,並沒裹回去,而是扔到了池壁邊,他淌著水,聽話的坐到了周淳的半米處,兩人中間隻隔著些花瓣。

周淳斟了兩杯放在池邊,自己拿了一杯,遞給了周儲一杯。

這酒並不是紅酒,而是對了冰塊的威士忌,這還是周儲第一次泡澡的時候喝威士忌,此時,他的感覺就像在西餐廳裏喝白酒一樣,不搭調。忍著異樣敢喝了口,頓時呲牙咧嘴了,他想要點下酒菜……

周淳眼神定在水中的花瓣上,突然道:“今年寒假,王梓予沒回來?”

周儲喝完,猛吸了口空氣,才回道:“他得補課,說是學分差很多。”

周淳不屑的哼了聲,沒再提王梓予。

周儲跟他哥坐一起,實在沒什麽可聊的話題,就一杯杯的喝酒,等從池子裏出來時,腳滑了一下,還是他哥從後邊扶了他腰一下,才沒滑倒。

周儲一上岸就躺到了按摩椅上,哼哼著說,自己頭暈。整平威士忌,現在就還剩三分之一,他喝了將近大半,能不暈嗎?

周淳雖也喝了點,卻不多,他把酒瓶裏剩下的酒都倒進了周儲的酒杯裏,放到了按摩椅旁的櫃子上,然後招來了按摩師。

周儲被按摩著,沒幾分鍾就昏昏欲睡了,呼吸聲明顯平穩了。

周淳揚手,把按摩師揮退了,來到周儲的身邊,扯下遮在屁股上的浴巾扔到了地上。手覆在了周儲的腰上,用按摩的手法揉捏了起來。

周儲睡得死沉,沒有一點察覺。

周淳手更大膽了,往下,撫摸上了渴望已久的地方。摸了一會兒,拿起一旁櫃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就這麽含在嘴裏,扯過周儲的臉,嘴對嘴的把所有酒灌進了周儲的嘴裏。

周儲哼哼了,舌頭本能的往外推。有些許酒液從兩人緊挨著的唇縫隙留了出來,滑到了身上。

周淳伸手掐住周儲的腮幫,舌頭往裏頂,強迫他吞咽,直到都喝淨了,才把唇撤離。

之後,周淳又含了口酒,喂進了周儲嘴裏,喂完,還意猶未盡的在周儲嘴裏舔了幾下。

周儲本就醉了,又被周淳灌了不少,臉沒一會兒就紅了,脖子處也一片紅潤,他歪著腦袋趴在按摩椅上,大腿微分,可以看到被壓在身下的膽@囊。

周淳喂完了全部的剩酒,就壓到周儲身上,一手扳著他的頭,舌頭探進他嘴裏,肆意的掃蕩了起來,另一隻手撐在身側,下@腹頂在身下的臀瓣上,來回的蹭著。

忍耐了幾年的欲@望,此刻就像衝出牢籠的野獸,橫衝直闖而來。

周淳瀉@的很快,白色的液體都噴到了周儲的拍屁股上。

周淳趴在周儲身上緩了一會兒,腹部也蹭上了些自己的東西,下@身很快就又有了感覺。

這次插@進了周儲的腿縫,有了液體的潤@滑,方便了很多。第二次持續的久了點,等到瀉完,周儲腿間的皮膚都紅了。

周淳拿浴巾把髒東西擦掉,俯身在那地方親了口。

之後給周儲穿戴整齊後,把人帶去了提前預定的套房……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