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3 訂婚
loading...
周淳和葉之萱的訂婚日期已經商榷了下來,就是來年的初六,沒有多少天了,他這些日子一直在忙這事,吃完了早飯就走了。

周儲吃完了飯,見他爸走了,就上樓找他媽了,一見到人就開始嘟囔,“媽,我哥又打我了,抽的我滿身都是紅檁子,憑什麽,他是我哥又不是我爹,就是我爹也不能隨便就打人,何況隻是我哥,媽,您不能不管我,您給我的副卡還有我自己存的壓歲錢都被他拿走了,我現在一毛錢走沒有了,出去沒錢還不是丟家裏人的臉,媽……”

周母被他吵得腦袋疼,幹脆穿了外套,煩道:“你跟我說沒用,你老實老實吧,讓你哥省點心,我出去有事,你別跟著我!”說著摔下周儲直接下了樓,出門了。

周儲站樓梯上,神情落寞,煩躁的蹂躪了兩把頭發,才轉身回樓上。

中午,王梓予給他打了電話,問他,“今個有什麽活動?”

周儲躺床上,無精打采道:“什麽都沒有!”

王梓予一驚一乍道:“啊,過完年我就要走了,你還不抓緊時間,給我找點樂子!”

周儲氣道:“哥們,我昨晚一回來就被我哥打了一頓,媽的,他對我實施經濟製裁了!”

王梓予:“你哥管的真寬,得了,你自己在家死著吧,我自己去找樂子了。”

這通電話才掛斷沒十幾分鍾,王梓予就又打了回來,周儲一接通就聽王梓予咆哮道:“周儲你哥什麽玩意啊,管你我說不著,他媽還管我身上來了!草!”

周儲一聽樂嗬了,問道:“怎麽了?”

王梓予一聽周儲這口氣,頓時把槍口對準了他,道:“還不是你,你嫖個娼窮顯擺什麽啊?跟你哥說個屁啊!”

周儲原本就一肚子氣,被王梓予這麽一攛火,慍氣全出來了,喊道:“草,別提這個,我他媽被經濟製裁,還不就是因為這個!”

“你活該!你嫖爽了就自己在心裏樂嗬唄,你猜你哥跟我哥說什麽,說讓他好好管管我,別帶壞你!我就草了,怎麽就壞了?”

周儲聽王梓予罵他哥心裏就特痛快,一跟著一個鼻孔出氣。

……

很快到了新年,周儲沒錢,除了背地裏跑王梓予家玩會兒,就沒再往別的地兒跑。

周父周母真聽了周淳的話,新年當天是一毛錢都沒給,周儲活活氣悶了好幾天。黑暗血時代http://92ks.com/10386/

初六是個好日子,訂婚宴就在葉之碩結婚的地兒舉行的,邀請的都是親近的人,畢竟兩人以後能否結婚,還不是板上釘釘的事。

這天早上,周淳遞給了周儲一張卡,道:“這是我的卡,密碼你生日,記住,花錢給我報賬單!”

周儲心裏不甘,手卻沒骨氣的接了過來,“……”

周淳掃了他一眼,率先出門了。

訂婚宴上,邀請的人雖然不是很多,但也很忙碌,連周儲都被派出來招呼客人了,這也是周儲第一次走進大家的視線。自然各種褒獎。隻有接觸久的人才知道,他隻不過就是個二貨!

周家人忙的腳不沾地,直到晚上才得空休息,葉家長輩離開,葉之萱是得按規矩去周家住上兩天,周淳的房間是早就收拾出來了,他領著葉之萱進了屋,卻沒關門,過了會兒,突然說道:“之萱,你休息,我會和儲儲睡。”

兩人交往這麽久,最多就是吻下額頭,牽下手,連共處一室的機會都沒有,彼此都生疏,周淳暫時是沒有任何想要再進一步的打算,至於葉之萱,估計她都不屑去想那些俗人做的事!

……

晚上,周儲被迫跟周淳躺到了一起,睡前想著,等他哥睡著了,就偷著報複一頓,在幻想著各種報複的手段時,沒出息的先著了。這天他有些體力透支,睡得很死,連呼吸聲都比往常粗重了。

周淳卻一直沒睡著,俗話說人生三喜裏,最後一喜就是洞房花燭夜,按理說這晚他應該是和葉之萱在一起溫存,享受這等人生中難得的喜事。原本他也是這麽打算的,但一看到葉之萱站在喜床旁邊,他突然的就改變了注意。周儲躺在他身邊,他覺得要比跟葉之萱躺在一起好太多了!

他翻了個身,把手伸進了周儲的被子裏,摸索了一會兒,最後搭在周儲腰上,閉上了眼。

……

周儲早上是被周淳給拍醒的,剛醒腦袋還有點渾渾噩噩,對於周淳突然出現在跟前,他早已經習以為常了。沙啞著聲,問:“怎麽了哥?”

周淳已經穿好衣服了,道:“趕緊起來吃飯。”

周儲骨頭懶的要死,就是不想起。

因為葉之萱在,周家就算家庭氣氛不怎麽好,這兩天也都得收斂著,做不出真和氣融融的樣兒,也得裝出來。

周儲坐起來,突然冒了句,“哥,你去買房帶你老婆出去住吧!”

周淳臉黑了,“……”

周儲沒眼力見,又開始了胡言亂語,“婆媳住一起很容易產生矛盾,再加上一個小叔子,和嫂子總會有些尷尬,嗯,可能還有點小曖昧,周迅不就是因為偷看嫂子洗澡,被他哥趕出家了嗎!你看王家,王梓韜就聰明,帶著老婆搬出去住了,多好!”

周淳把周儲的衣服直接扔了過去,道:“你一天到晚腦袋裏裝的都是什麽玩意兒?你拉的是屎,吃的也是?”

周儲抱著衣服,閉上了嘴,“……”

周淳轉身,留了句,“趕緊穿好衣服下樓,別讓一家人等你一個。”就開門走了。

周儲就是個慢性子,磨磨蹭蹭的下了樓,還是落到了最後,就等他開飯了。

周淳早有預料,雖剛囑咐了,但一般這種小事上,他都是願意慣著周儲的,當然是在他心情不錯的時候。

周母暗自刮了眼周儲,但當著葉之萱,並沒說什麽。

葉之萱掛著得體的笑坐一邊,見周儲跟她問好,就點了下頭。

其實周母頗頭疼,這兒媳婦並不是個好伺候的,陪著笑臉不說,難受的是完全沒話題可聊。你說什麽,她就在一邊笑,坑也不吭一聲,完全不是一個層麵,沒法交流。

吃完飯,周淳帶葉之萱出去玩了,周母才鬆了口氣,這兒媳婦的門檻太高,做婆婆的犯難……

周儲攛掇著,“媽,您給哥買房,讓他帶媳婦出去住吧,你看看,要真天天這樣,您受的了?”

周母歎了口氣,想到葉之萱馬上就要出國,心又揪了起來,這婚結不結的成,還的以後現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