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教管
loading...
周父和周母看完音樂會,還吃了頓西餐,才回的家,進門見客廳沒人,隻有書房的門開著,於是走了過去,書房裏的情景頓時讓兩人止住了腳步txt下載。

周儲背對著門口,正在奮筆疾揮,這是多少年不遇的場景了,把二老直接鎮住了……

周淳率先看到兩人,起身喊了聲,“爸媽,回來了?吃飯了?”

他這一出聲,周儲頓時拋下筆,起身撲了過去,哭喪著告狀道:“媽,我哥打我!您在晚來一步就見不到我了!”

周母聽了訴狀,看向周淳,並沒為周儲伸冤,而是語氣很平靜的問道:“發生什麽事了?”

周淳剛要張嘴,周儲就搶過話,添油加醋的把周淳對他的惡行控訴了一遍,那眼淚來的也快,手捂著身上疼的地兒,努力跟淒慘狀靠攏。

周母沒說話,周父掃了眼安然無恙的小兒子,偏頗道:“這人不好好的嗎!你要是聽你哥的不就沒事了,男子漢大丈夫,哭什麽哭?”

周儲一聽這話,哭的更厲害了,反倒連周父也恨上了,委屈道:“你就向著他,我都被打了,你還向著他……”

周母扯了把周父,勸解道:“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你哥哥難得回家來,給你輔導作業,你就聽話,我和你爸先上去了,你們也別累著,差不多就休息會兒,作業也不是一天能做完的!”說著在小兒子哀怨的目光中把周父給抻走了。

等人一走,周淳就把書房的門一關,看著周儲,雖沒說話,但眼神表明了,讓周儲回坐繼續寫。

周儲那哀怨的模樣,就跟村裏擰手絹的小媳婦似的,拖著腿慢慢悠悠的坐了回去。

周淳也用功課,他習慣了這種用功的學習方式,隻熬到十二點了才放周儲去睡。

周儲一得到解放,連澡都沒洗就睡了。他習慣賴床,次日,睡得正美的時候,門咣當一下子,被人從外麵踹開了。嚇得他還在睡夢中就打了個機靈,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見他哥穿了身運動服大步來到了床前,一把掀開了自己身上的被子,正冬天,又是北方,天寒地凍的,雖有暖氣可大早上被這麽光溜溜的曬在空氣中,也不是個滋味。

周儲頓時徹被凍清醒了,叫喚道:“你幹嘛!”

“起床。”

周淳為了防止周儲再賴進被裏,直接把被扔地上了,然後打開了窗戶,冷空氣頓時灌了進來,凍得周儲不得不下床找衣服。

周儲穿好衣服,哭喪著臉,求饒道:“哥,我錯了,你別折磨我了!”

周淳把窗戶關上了,嫌棄的瞅了眼周儲,道:“走,跟我公園跑步,你也該減減肥了,快點,下樓。”

周儲不動。

周淳就又要抬腳。

周儲哀嚎一聲,跐溜一下子跑出了門。

大院裏就有個小公園,早晨在這鍛煉的不少,周淳跑在周儲後邊,一看他有偷懶的嫌疑,就踹他。就這麽趕鴨子上架似的,周儲老老實實的跑了十多一柱傾天http://92ks.com/11631/分鍾,到最後實在跑不動了,坐地上抱住周淳的腿,氣喘籲籲道:“哥,我真跑不動了!”

周淳見他額頭和鼻子上都沁出了汗,也就沒再強逼他,邊原地跑動邊道:“你走,不要停。”

好在周儲還有點常識,知道運動後的忌諱,乖乖的站了起來,慢慢溜達了起來。

跑完步,兩人回到家,保姆正準備好早飯,周儲不管不顧的撲進餐廳,先拿了個油條咬了口。

周淳沒管他,自己上樓,洗了個澡才下去,見沒了周儲的人影,就問周父周母,“儲儲呢?”

周母疑惑道:“剛吃完飯,你沒在樓上看見他?”

周淳搖頭,說沒看到,心裏知曉,估計是遛了!

吃完了早飯,周淳把電話打到了王家,接電話的是王梓韜,聽完周淳是要找周儲後,便道:“他和梓予說是要去找孫彥恒。”

周淳道完謝掛了電話,又打給了孫家,孫家長輩接的,說兩人確實在那……

都是一個大院,周淳也沒開車,直接走著過去的,跟孫家長輩問了好後,就上樓逮周儲了。

孫彥恒屋裏,三人正看著□,三人才是初中生,剛發育到對性@充滿好奇的年紀,沒事就湊一起學習一下理論知識。但在家裏也不敢大聲,看之前也已經把門鎖死了。

周淳擰了一下沒擰開,就敲了起來。

屋裏的人正看得性@致勃勃,這一響起敲門聲,頓時都慌了神,畢竟誰也不敢讓家長知道,孫彥恒佯裝鎮定的問了句,“誰啊?”

王梓予趕緊把電視調到了正常的節目,想著等會人走了接著看,所以隻把播放器按了暫停,並沒關上。

周儲換了個姿勢,抱了個抱枕在懷裏,遮住了起反應的地方。

孫彥恒見門外的人不應聲,也沒多想,隻道:“等會兒。”他弄了弄褲襠,才去開門。

門在打開一條縫,人就愣住了,“……”

周淳推開門,掃了眼王梓予,才把視線投向表情最迥異的周儲身上,周儲給嚇的抱枕擋著的玩意兒頓時萎靡了。

周淳看了眼正在播著新聞的電視,又在vcd屏幕上掃了下,眯起了眼,瞬間就猜到了這三個小兔崽子窩在屋裏,還鎖著門是在幹嘛了!

一個屋四個人,沒人說話,出奇的靜。

王梓予最機靈,喊了聲,“周哥,來找周儲?”說完不待周淳回應,就又對周儲道:“周儲,你哥來喊你了。”

周儲心裏恨王梓予不講義氣,橫了他一眼,磨磨蹭蹭的站了起來。

周淳示意周儲過來,然後對王梓予和孫彥恒,道:“你們玩,我帶周儲先走了!”說著轉身出了門。

周儲做了個要死的表情,轉身跟在周淳身後,灰溜溜的下樓了。

回到家,周淳道:“這次我不追究,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會再在你朋友麵前給你留麵子,明白了嗎?”

周儲死氣沉沉的點了下頭,主動進了書房。

年前幾天,周儲都沒得著機會出去玩,年根底下,好不容易周淳要出去,他正心裏竊竊以為能趁機出去的時候,周淳拿起他的卷子,輕飄飄的道:“等我回來之前,做到第三章!”

周儲備受打擊,想要奮起,叫囂道:“你都出去玩了,還不允許我在有限的時間內自由一會兒?”

周淳把卷子扔桌上,不理睬周儲的意見,臨走前留了句,“回來後我檢查,如果……你等著!”

周儲等周淳走後,拿起廢紙,畫了個小人,上麵寫上周淳倆字,然後唰唰,畫了好幾個大叉,之後樂死不疲,把一整頁紙都畫成了小人,打叉……

直到年後,周淳才放了兩天假給周儲,但每天早上依然堅持去跑步,臨近寒假結束,周儲的身板比之前清瘦了不少。

周母很是安慰,並對周淳說,讓他以後多管管周儲……

周淳開學早,離開家時,對周儲道:“我不是不回來,所以,別掉以輕心。”

周儲很難得的給周淳露了個笑模樣,以前臉胖,笑起來憨憨厚厚的,現在清瘦了不少,模樣也俊秀了,看著也機靈了。

周淳也很難得放下了兄長的姿態,拍了拍周儲的背,語氣和緩道:“聽話,我有空會往家打電話。”

周儲點頭,他終於盼星星盼月亮的把周淳給盼走了……

……

寒假裏有了周淳的監督,周儲功課都做完了,當最後兩天,王梓予正黴頭苦臉,奮筆疾揮的抄作業時,周儲終於在寒假的最後,找到了一種類似於美好的感覺……

很快開學,初期,周儲表現的還可以,但沒過半個月就又回到了之前懶散的狀態。

周淳說是會繼續監督,但自身有時也忙,又不能回家,每次打電話也找不到周儲的人,□乏術,最後也不了了之,隻得等暑假回家再說。

在周淳讀軍校的這些年裏,每次長假,周儲就沒過舒坦過,以前盼望著長假來臨,到後來最恨寒暑假……

直到周淳畢業,出去曆練的那兩年,周儲才真正活的滋潤了些……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