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8 平息
loading...
周儲一上樓就把門鎖了,生怕他老爹沒被勸住,再跑上來追殺他全文閱讀。

周淳安撫了周父,沉著臉上樓了,擰了下周儲房門的鎖,見鎖住了,就敲起了門。

周儲對著鏡子檢查自己傷,聽到門響,小心翼翼的走到門邊,提防的問道:“是誰?”

“我。”

周儲聽出來了,卻也不敢開門,他估摸著他哥這是上來抽他的,道:“有什麽事嗎?”

周淳也不廢話,直接撂了狠話,“我數到三,你再不開門,我就踹開!”

“……”

“一……”

“哥,我開門可以,但別動手……”

“二……”

“我開,我開……”

“三……”在周淳數到三的同時,門鎖頓時一聲響,開了。

周儲開完門,人就唰的一下子,往後竄出了老遠,隔著床鋪和進了門的周淳對視著。

周淳一進來,視線就停在了周儲的臉上,觀察了一會兒,才道:“回頭買點藥摸了,仔細留印。”

周儲嘟囔道:“肯定留了!”

周淳緊了眉頭,轉開了話茬,教訓道:“大過年的,你就不能給我壓下性子,非鬧的雞犬不寧?”

周儲還在氣頭上,梗著脖子,一副死不認錯的模樣,但卻沒敢跟他哥硬頂,嘟囔道:“她總念叨,煩死了,老頭子還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

周淳手□口袋,瞅著周儲,失了耐心,打斷道:“好了,下去道歉,爸媽年紀大了,別讓他們心裏存著不痛快過年。”

周儲別著臉,不動地兒,“……”

周淳眯起了眼,“別讓我過去踹你!”

“……”周儲心有不甘的越過周淳走出了臥室。

走廊裏,周淳跟在周儲身後,抬腿就罩著他屁股來了一腳,催促道:“磨蹭什麽!”

這一腳揣在肉多的地兒,周儲倒是不覺得多疼,但還是裝模作樣的哼了哼,伸手揉了揉,腳下倒是快了。

樓下,被安撫的差不多的周父一看周儲,火氣頓時又上來了,罵道:“孽子!”

周儲暗自翻了個白眼,哼聲哼氣道:“爸,媽,我錯了!”

周父別開臉,顯然不接受。

周儲回頭看他哥,聳了下肩,用眼神示意道,他已經說了!

周淳抬腳,把他踹到了周父跟前,道:“爸,儲儲認錯了,大過年的,您就找氣寶寶發飆:總裁,你出局了http://92ks.com/14933/生了。”

周父心裏就算再氣,這會兒又是被老婆勸又是被兒子勸的,也不能不鬆口了,道:“讓他上樓去,別出來堵心我。”

周儲不屑的從鼻子裏輕哼了聲,轉頭就回了樓上。

周淳等周儲走後,又道:“媽,大過年的您別老說他,還有爸,別媽一不高興您就動手……”說完不等老兩口反應就上了樓。

表麵上事件是平息了,但這個年過的並不痛快,都窩著火了,隻是忍著罷了。

才過完初一,飯局就接踵而來了,周淳沒空再管周儲,隻是警告了幾句,就任由他跟王梓予去鬧騰了。

周儲和王梓予臭味相投,那點愛好都差不多,沒什麽出息,就隻想著玩兒,一天能趕好幾場,才喝了上頓,就安排下場,晚上還能得空去酒吧泡泡妞。

自周儲和苗蘭淡了後,又認識了曹怡,這女孩透著精氣兒,就這麽拿著周儲,不讓親不讓摸,偏偏周儲還就吃這套。

王梓予現在對女的興趣淡,對周儲這熱戀貼冷屁股的德行,很是瞧不上,沒少拿話損他。“明明一公廁還在這裝高級馬桶,看她那德行,也就你,傻了吧唧的讓人掉著。”

周儲也不生氣,一句“我樂意”就把王梓予頂了回去。

兩人又杠了起來,孫彥恒則隻在一邊瞅著了,並不參合。

那女的足足掉了周儲一個月,兩人才親上,別說越是不易得來的東西越是讓人倍感珍惜,周儲興奮了好幾天。

兩人就這麽不上不下的處著,直到王梓予走,也沒再有什麽進展。

……

才過年沒倆月,周淳就交上了女朋友,是葉之碩他媽給介紹的,葉之碩的堂妹,葉之意的親妹葉之萱,跟周儲同歲,卻已經在中央芭蕾舞團跳了三年了,或許是從小受高雅藝術熏陶的緣故,有著當下女孩沒有的那份矜持和優雅,坐在那裏,隻是看,就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這樣的女孩,會讓男人在麵對她的時候,展現所有的風度,周淳也不例外。但是,這樣端莊的女孩,她太精致太高高在上,隻適合擺在太太這個位置上。周淳對她沒有欲@@望……

兩人約會也是去聽演奏會,看音樂劇,周淳是個軍人,骨子裏就不是個安分的,血液是容易沸騰的,怎麽會喜歡這種高雅的藝術?但他有耐心,不喜歡也會認真的看,就像這麽多年,無論身體多渴望周儲,也沒有逾矩過,甚至還把人看在自己身邊,他享受著這份煎熬……

散場後,他把葉之萱送到家門口,吻了下她的額頭,才離開。

回到家時,周儲還在外麵瘋,沒回去。

他鬆開領帶,脫掉西裝,給自己倒了杯酒,坐在客廳,耐心的等著周儲回家。

周儲正熱戀著,最近的心情跟抹了蜜似的,每每曹怡給他點甜處兒,他就美的跟不知東西南北了似的,他進門時,嘴裏是哼著歌的,一見他哥在,就噤聲了。

周淳慵懶的用手托著下巴,掃了眼周儲,示意他過來坐。

周儲見他哥好似心情不怎麽樣,就收斂的表情,聽話的坐在了沙發上。

周淳把臉衝向了他,緩緩的斂下眼瞼,問道:“什麽事這麽高興?”

周儲自然不會說,剛女朋友讓摸胸了!搖搖頭,道:“沒什麽事啊!”

周淳抬眼瞅他,自然不信,但並沒計較,沒什麽意思,過了會兒道:“把剛哼哼的歌給我唱唱。”

周儲有點傻眼,這又不是ktv,也沒個伴奏,還是給他哥唱,那得多別扭啊!“……”

周淳催促道:“唱啊!”說完又閉上了眼。

周儲順了順嗓子,唱了起來,就是一首比較舊的翻唱歌曲,有激發人情緒的作用,但這空空曠曠的屋裏,單調的唱法,讓人覺得很奇怪,周儲才唱了幾句就唱不下去了,告饒道:“歌,我真是唱不下去,你要是想聽,明個咱去ktv,行吧?”

周淳靠在了沙發背上,眼也沒爭,擺擺手,把周儲打發走了。

周儲沒想到,他哥記住了他這話,第二天一放學就接到了周淳的電話,說在他學校門口。

他隻得打電話給曹怡,取消了約會,曹怡氣性還挺大,直接把電話撂了,這會兒周淳就在校門口,他哪還有那心思顧得上她,直接把手機揣兜裏,就快步奔校門口去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