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以劍化印,弑劍印!
loading...

將自身丹海境後期的修為全部釋放出來後,秦凡已然真氣外放,渾身散發著淡金色光芒,與陰奎身周的暗黑色真氣顯得格格不入,一正一邪。


“沒什麽不可能的,隻是你見識太過淺薄而已,既然你在安全局的懸賞榜上排名三十,那你手上應該已經有不少安全局成員的命了吧?那我作為安全局的一員,我自然有義務滅了你,為他們報了這仇!”


說完,秦凡不再猶豫,幾個箭步便向陰奎衝去,這還是他在突破到丹海境後期首次遇到的同等級對手,正好拿他試試手,適應一下自己暴增的力量。


“哼,不自量力,冥陰掌,去死!”


頃刻間,兩人便戰在一起,在一旁觀戰的楊夢珂也一個勁兒地為秦凡加油,而後便很聰明地躲避起來,她現在的實力對秦凡和陰奎兩人的戰鬥根本插不上手,為了不成為秦凡的累贅還是閃避開好。


一刻鍾後。


秦凡和陰奎兩人已互拆了不下百招,兩人的戰力看上去也是半斤八兩,勝率隻能說是五五開,誰都奈何不了誰。


不過陰奎此刻的內心早已震撼地無以複加,與秦凡近戰交手後才知道,秦凡所修的真氣乃是種一正大光明的至正至剛的真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自己所修的陰氣克星!


自己之所以能堅持這麽久而不敗,全憑陰陽門內的一種強行提升實力的秘法,如果沒那秘法強行支撐,他在秦凡手上絕對撐不過百招!


真氣,就跟五行一樣,也有相生相克之說,陽克陰,正克邪,這是不變的定律。


嘭!


又互相對攻了一記後,兩人身形瞬間分開,同時各退數步,隻不過秦凡顯得極為從容,似閑庭信步一般,而陰奎則顯得有些倉促了。


知道自己正麵相抗也許不是秦凡的對手,陰奎也不傻,當即就想在之前秦凡拚死相護的那個女孩兒身上做文章,可惜找了一圈愣是沒找到!


“媽的,可惡的丫頭片子,還挺雞賊!”陰奎心中暗恨。


似是看穿了陰奎的想法,秦凡也為楊夢珂的做法點了個大讚,這妮子,終歸還是不算太傻。


而後秦凡右手一抹儲物戒指,鏽劍在握,頓時生出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陰奎,我想你之前應該是施展了你們古泰拳中的秘法吧?而且這秘法還有時間限製,我現在很好奇,一旦秘法時間過去而你卻沒殺死我,你的結局會如何?”


秦凡一語道中陰奎的痛處,的確,秘法時限一旦過去,他就會陷入一個短暫對我虛弱期,那時候別提秦凡了,就連剛才的楊夢珂都能把自己幹掉!


“媽的,此子太過妖孽,估計隻有師尊親至才能堪堪治住這小子了。”


想到這兒,陰奎心中便已楷書萌生退意,那一千萬的暗花聽上去雖說誘人,自己也得有命花才行。


可當他看到秦凡正在用手中鏽劍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淡金光芒閃爍的道印後,更加堅定了撤退的想法。


那可是道印啊!就連他的師父,陰陽門門主見了都要退避三舍的存在,更何況是自己?


之前在來之前雖說知道秦凡會道印的手段,但根基尚淺,陰奎隻認為他是丹海境初期,自己完全能憑修為的優勢應對,可現在的情況,卻與自己之前所想大相徑庭。


“跑!”


可就在陰奎剛轉身的時候,秦凡手中的動作卻猛地一頓,臉色也變得異常蒼白起來,然而卻掩飾不住那抹勝利般的微笑。


“以劍化印,弑劍印,去吧!”


隻聽秦凡暴喝一聲後,雙手持劍猛然下劈,自己體內的真氣頓時消耗了七成以上!而麵前那道利劍形態的道印,也化為一抹金光向已經轉身逃竄的陰奎飛速衝去。


“這一招可是我從玄靈道典上新學會的,但願他的威力不會讓我失望吧…”秦凡目光灼灼地盯著前方飛速飛掠的金光劍印輕聲呢喃道。


緊接著,隻見那抹金光劍印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劈砍在陰奎背後,整個右胸都被洞穿出一道猙獰的血洞,整個人更是跌倒在地,出氣多進氣少,眼看活不成了。


見自己第一次施展的劍印竟然有如此威力後,秦凡心中也大為驚喜,三步並做兩步地跑到陰奎麵前,抓起他的腦袋寒聲問道:“現在是不是覺得很痛苦?你現在隻要說出隻是請你來殺我的,你屬於什麽勢力,我立刻就可以幫你結束痛苦。”


“噗嗤!”


猛地噴出一口血後,陰奎猙獰一笑,他已經知道自己活不成了,自然不會傻到說出秦凡想知道的。


“哈哈…秦凡,你招惹的…人太多了…即便背後有安全局…撐腰,早晚也會…死在…別人手裏,老子我在…下麵等著…你!哈…哈哈!”


聞罷,秦凡目光一冷,這陰奎還真是死鴨子嘴硬,不過他要真以為他什麽都不說自己就什麽都不知道,那他可就大錯特錯了。


當即秦凡目光一凝,將靈瞳催動到極致,可當陰奎看到秦凡金瞳的下一刻起,又是“啊!”地慘叫聲後,便猛地一咬銀牙,瞬間七竅流血而死,暴斃身亡。


“媽的!”


秦凡暗罵一聲晦氣,而這時楊夢珂也跑了過來,看著陰奎右胸處的血洞別提多解氣了,這殺了安全局不少成員的惡人,終歸還是伏法在安全局成員的手中了。


“秦凡,問出來什麽沒有?這家夥之前一直都頗為神秘,根本不知道他屬於什麽勢力。”


秦凡略感可惜地搖搖頭,之前在他施展出金瞳後,本來馬上就能窺測出他的所屬勢力和身後的雇主的,可終歸還是差些時間,一著不慎之下讓這家夥自殺身亡。


“不過,我雖說不知道他所屬的實力,但卻…知道他今晚會去一個地方,貌似是去參加什麽慶功宴一類的活動。”


楊夢珂立刻神色一震,連忙問道:“嗯?快說,什麽地方!”


秦凡笑了笑後,便從陰奎口袋裏掏出他的手機,很快就在裏麵找到一條短信,老京都飯店,三樓四號包房。


看到這條信息後,秦凡楊夢珂投去個詢問的眼神。


“哼,走!反正有你這個大高手在,也用不著請什麽外援,咱倆就夠了,不過在走之前,還要做一件事情。”


“什麽事兒?”秦凡詫異問道。


楊夢珂哼了聲後,取出一柄隨身的鋒利小刀,在秦凡驚訝的目光下將陰奎的頭給割了下來。


看著鮮血流了一地,秦凡微撇了撇嘴,道:“夢珂啊,我發現以後我得重新認識你一下,你說你個女兒家竟然做出這麽暴力的事兒,該不會是…有某種嗜好吧?”


“我呸!你看你姑奶奶我像那麽變態的人?”


朝著秦凡臉上輕蹙了口後,楊夢珂就向他解釋道:“但凡是被排進安全局懸賞榜前百的,誰若能親自幹掉可是有實質獎勵的,但作為證據,你要把對方的人頭親自割下來才算數,雖說血腥了點兒,但這樣卻更有威懾力,不是嗎?”


說到這兒,楊夢珂便將陰奎的人頭用布包好丟給秦凡:“你有福了,這陰奎可是排進前三十的惡徒,他的人頭,足以讓你晉升到大校軍銜,天部十三營除了排在前三的三營外你也可以任選一個加入。”


接過人頭,秦凡不在意地將其收入儲物戒指當中,輕聳了聳肩,對著所謂地提升軍銜顯的興趣不是很大。


“切,瞧你那德行,放心吧,斬殺掉陰奎,所能得到的好處可不僅僅是提升軍銜這麽簡單,還有不少實質性好處,其中就包括在我師父的藥池裏進行藥浴,這些等回安全局後我帶你去個地方就知道了。”


聞罷,秦凡立刻來了不少興趣,連忙笑眯眯地點點頭,相比於軍銜這等比較虛幻的東西,他還是對實質性的好處更感興趣。


接下來秦凡凝出一道火焰道印,直接一把火把陰奎的殘屍燒成灰燼後,看天色也漸漸黯淡下來,便騎上馬回到跑馬場,驅車想老京都飯店駛去。


在京都飯店要給陰奎慶功的,可能是雇傭陰奎來行刺自己的幕後指使人,也有可能來自與陰奎同一勢力的人。


但就這兩者可能性而言,秦凡更傾向於後者,畢竟雇主和陰奎之間隻是交易,一方付錢,一方殺人,沒必要搞這些慶功宴之類的花活兒,除非是看中陰奎的實力想與之結交一番。


此刻,老京都飯店,三樓四號包廂內。


一個老頭兒已經點了一大桌子的菜,還吩咐服務生在房間內放起悠揚高雅的音樂,一個孤零零地品著紅酒,似乎是在等人。


老頭兒看了看表,發現距自己和陰奎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當即皺了皺眉頭,不過一想陰奎的性子,眉毛也就漸漸舒展開來。


“陰奎這家夥,八成是又半道兒開小差找野食兒去了吧?哼,他所修煉的采陰補陽功雖能快速提升修為,但卻不能頻繁吸納陰氣,像他這麽毫無節製的練法,早晚要出事兒。”


嘭!


就在他話音剛落時,包間的房門便被踹開,緊接著一男一女就緩步走了進來。


而當老頭看到那男青年時,滿臉都是猶如見了鬼般的驚恐之色,手中端著的高腳杯也摔在地上:“你…你…你是秦凡?!你是人是鬼?!”


“嗬嗬…我當然是人,不過那個叫陰奎的挺不幸的,他已經變成了鬼,我對你有印象,在江寧江源的一家古玩市場內我見過你,如果我沒猜錯,你和陰奎都應該屬於一個叫…陰陽門的勢力吧?”


聞罷,老者的心都沉入穀底,一旦讓安全局的人知道陰奎隸屬於陰陽門,那對陰陽門來說都將是一場滅門之禍!而他的下場,也絕對會比五馬分屍還慘!


所以,現在擺在老頭麵前的隻有一條路,那就是…殺人滅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