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八章 天元候現
loading...

第兩百六十八章 天元候現


“這很難猜嗎?”


喬四不屑道,“林牧這小子身上,懷有異火,我可不信你們七星學院,會安心放任他一個人在外行走。”


“而你們七星學院,目前徐蒼烈不在,地位最高的是俞正初,可他隻是個煉丹師,不適合戰鬥,所以最適合來守護林牧的,除了你這位搖光院主還有誰。”


“很好,那我倒要問問,你們喬家先是布置陷阱,引林牧入甕,現在又算計我,到底是個什麽意思?”


劉南山臉色冰寒,“難道是想挑起喬家和七星學院的戰爭?”


“我喬家行事,自然有我們的用意。”


喬四玩味的看著劉南山,“最近我喬家,在調查血煞殘劍失蹤一事,而林牧就是最大嫌疑人之一。”“我們調查他合乎情理,你這麽緊張,難道是心虛?”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劉南山怒極而笑,“世人皆知,被血煞殘劍控製的人,勢必會失去理智,成為殺戮魔頭,可林牧分明神誌清晰,怎麽可能有血煞殘劍有關。”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喬家打的什麽主意,不就是圖謀林牧的異火,何必用這種莫須有的罪名來當借口。”


“他是不是血煞劍奴,你說了不算,必須經過我喬家的檢測。”


喬四陰冷一笑,“包括你劉南山,這麽袒護這小子,我看你也有很大嫌疑,一起和我去喬家走一趟吧。”


說著,不等劉南山回話,他已悍然出手。


“影殺術!”


頃刻間,喬四整個人化作無數殘影,瘋狂的朝劉南山殺去。


“放肆。”


劉南山暴怒,長槍如龍刺出,“冰雪之光。”


刹那,兩位巔峰級武師,就大戰在一起。


正當雙方戰的不相上下的時候,一道黑色箭矢,倏地劃破虛空,對著劉南山射來。


這一箭,來的又快又突然,劉南山的注意力,又完全集中在喬四身上,根本來不及防禦。


噗嗤!


黑色長箭,直接射入劉南山的左胸。


“卑鄙。”


劉南山身軀一震,本來躍至半空,當即血光飛濺,如斷線風箏,往地上栽去。


即將落地時,他腳步在地麵飛快點動,退到一座焦黑假山邊,勉強依靠假山站住。


“你是誰?”


捂著胸膛傷口,林南山朝東邊圍牆望去。


圍牆上,一個黑衣青年手持長弓,擺著射箭的動作,而弓上長箭已不見,顯然剛才射箭的就是他。


黑衣青年沒回答劉南山,語氣冷漠道:“殺了!”


“劉南山,別多問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喬四當即陰鷙怪笑,再次施展出詭異的影殺術,殺向劉南山。


劉南山的實力,本就比喬四略微遜色,現在受了重創,哪裏還是喬四對手,當即被打的節節敗退。


持弓的黑衣青年,一直注視戰場,尋找劉南山的致命破綻。


半分鍾後,劉南山為了躲避喬四一招攻擊,身形不得不爆退,可落地時,真氣的轉換卻露出了間隙。


嗡!


這間不容發的破綻,被持弓青年清晰的捕捉到。


他手中長弓,早已拉成滿月,此刻搭在弓弦上的手指,猛地鬆開。


黑色長箭,倏地就像一道黑色閃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劉南山的咽喉。


“不好。”


五相地門封印中的林牧,麵色猛地一變。


這一擊,如果沒有意外出現,劉南山必死無疑。


此時,他心中不禁生出一絲後悔,先前不應顧忌那麽多,如今顧全了自己的性命,但連累了劉南山。


假如不是為了救他,劉南山也沒必要踏入這陷阱。


瞬息之間,黑色長箭已射至劉南山身前,箭尖已觸及劉南山的咽喉,將後者咽喉上的皮膚,都已刺出鮮血。


眼見這黑色長箭,要將劉南山的咽喉徹底洞穿,一隻蒼老的手,毫無預兆的探出。


兩根飽經滄桑的手指,竟將黑色長箭夾在手指中間。


哢嚓!


輕輕一扭,黑色長箭就被這兩根手指夾斷,化作兩截掉落地麵。


天空,不知何時出現重重烏雲。


耀目的烈陽被遮擋,空氣多了幾分涼意。


幾絲風吹過,一道蒼老身影,站在那斷箭邊上,灰色布衣被卷的輕輕舞動。


“星老。”


林牧吃了一驚,未料到星老會出現,且及時救了劉南山。


星老臉上,沒有絲毫笑意,有的隻是肅穆。


“出來吧。”他冷冷道。


“星老,久候了。”


在林牧和劉南山幾人驚異的目光之中,不遠處一片屋頂上,忽然響起腳踏瓦礫之聲,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這中年男子,頭戴紫金冠,身穿的黑鷹黃袍,相貌威嚴懾人。


林牧沒有見過這男子,可從對方身上那驚人的氣勢,還有星老凝重的態度,他想不都用想,就猜到了對方是誰。


“天元候。”


似乎在回應林牧的想法,劉南山沉聲一喝。


天元候。


隻這三個字,就無比沉重,它代表的含義實在太多。


天元府第一強者,統領十萬兵馬,鎮壓一府之地,大武師級存在……


隨便一個含義,對常人來說,都重如萬斤,讓人難以呼吸。


“父親。”


喬玉嬌和喬念生齊齊行禮,恭敬萬分。


“侯爺。”


喬六和喬四,則直接敬畏的下跪,眼神充滿灼熱,仿佛見到了自己的神明。


林毅早已呆如木雞。


天元候,這位傳聞中的天元候第一人,他以往隻在傳聞中聽過。


哪裏想到,有一天,他會親眼看到,而且對方,明顯是自己一方的敵人。


在場唯一神色不變的,是星老。


“你們喬家,這是打算對七星學院動手了?”


星老雙目幽深,“但隻喬家一家,恐怕是做不出這樣的決定。”


說著,他的視線轉向那持弓的黑衣青年,不徐不疾道:“這位,想必是南平山莊的弟子了。”


持弓青年瞳孔微凝,不過很快便控製住自己的驚訝,冷然道:“在下南平何充,見過星老。”


“來之前,家師曾親口對我說過,對待前輩再怎麽慎重都不為過,現在看來果然沒錯。”


林牧心頭一震,這持弓青年,竟來自南平山莊。


當初他在七星學院殺了林崇雲,便想過南平山莊不會善罷甘休,隻是未料到,對方會選擇在這種時候東侯。


而且,一動手就如此致命,不僅要對付他,還想圖謀七星學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