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紫衣之怒
loading...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同樣的雪天,有人抱怨嗟歎,有人怡然自得。

江東紫衣雖不在江東,卻還是一如既往地懂得利用享受。

山上石亭非她所建,她可安然休憩,爐上熱酒非她所有,照樣飲得快活。

反觀那先她一步來到石亭,起爐燙酒的白麵男子,竟顯得拘束許多,棄酒做文章,往往提筆揮墨不過幾息,便要陷入長久糾結之中。

好在他一看就是安靜耐性之人,寧可自己愁眉苦臉到底,也不願大聲發幾句牢騷妨礙到他人。

如此,她便有了在此地多留片刻的理由。

轉眼又有一口熱酒入喉。

他是越寫越慢,她是越喝越急。

同在一片屋簷下,偏偏井水不犯河水,除卻初見時的禮貌點頭之外,再無別的直接交集。

寒冬臘月,孤男寡女,相處到這個份兒上,倒也算是人間少有。

……

風雪漸大,爐火不再旺盛。

帶來的柴禾燃燒了十之七八,附近並無可添之物,似隻能等著火勢熄滅。

江紫陌將第二壇酒飲盡,仍未盡興,頗具靈韻的眸子一轉,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擱置於桌子一角的第三壇酒。

沒有多想,她伸手去碰壇口,但在即將接觸的前一瞬,被人隔著衣袖攥住手腕。

“終於開始心疼,不再悶頭寫了?”

腕力一運即掙脫束縛,她含笑問道。

男子顯然有些尷尬,緩緩解釋道:“姑娘一瞧就是女中豪傑,費幾壇酒,結交一位好友,穩賺不虧,有什麽可心疼的?我出手製止姑娘,隻是因為爐子要熄火了,你此刻再飲,與吃殘羹冷炙無異,對腸胃不好。”

江紫陌道:“我這鐵煉的腸,銅打的胃,莫說冷酒,就是把毒水灌進去,又奈我何?”

愕然之下,男子似犯了結巴,“莫非……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練家子?出手就要傷人的那種……武林高手?”

江紫陌麵若花綻,故意壓低聲線,加上她生來就具備的特殊技巧,音色頓時十分空靈:“說錯了,是出手就要死人的那種才對。”

男子立時打個寒顫,手中羊毫險些跌落。

戲弄成功,她竟覺得有些無趣,慢聲道:“這麽小的膽子,怎麽寫誌怪傳奇?”

“姑娘……眼神不錯,前人可為師,小生的確借鑒了不少誌怪傳奇的寫法,但我準備寫出的並非傳奇話本。”

“那是什麽?”江紫陌好奇問道。

男子忽而變得一本正經,“一個起於江湖,終於江湖的漫長故事。如果非要將它劃分在一個類型裏的話,應是小說。”

“小說?三教九流十家裏,小說家可是最不入流的一個,你想成為這種人?”

“嗯。”

她問得快,他答得更快,尚夾雜著一絲睡意的雙眼裏湧現出莫名之光。

江紫陌與他對視許久,驀地,有些頓悟。

向往,真誠……似這般眼神,數年前,她曾在另一人的身上見過。

於是她點點頭,又道:“有始有終還不夠,還得有名。入不入流,都是別人的表麵說辭,定不了活人的性。為你的小說故事取個響亮的名字,過幾日,我重出江湖,沒準兒還能找些人幫你宣傳宣傳。等你名氣響了,財源自然就來了,無需再為一筆一墨計較。”

“其實,呃……我沒姑娘你想的那麽窮。”

“果然,大多數男人都有個逞強的壞毛病。”

“……”

相顧無言之際,最後一壇酒已被江紫陌取過,爐火已然熄滅,隻留些許黑煙,她以手掌托住壇底,久久不放。

“喂,書名你遮遮掩掩,就算你還沒想好。人名呢?”

“誰的?”

“你的。”

“木子俞。”

“嗯,名字倒是沒取錯。木俞合一,便成了榆字,和你這個榆木腦袋很搭。”

木子俞聳肩,“禮貌”一笑。

“還沒請教……”

“別請教了,我姓江,名紫陌。江湖的江,紫微的紫,陌路的陌。”

“雅名,雅名。”

“我沒你這麽客套,你叫木子俞,往後我就叫你小俞,絕不會跟其他女子一樣公子長公子短的。”

“甚好,甚好。”

“這酒熱了,你喝不喝?”

“要喝,要喝……什麽,熱了?”

青煙繚青絲。

江紫陌放下酒壇,未開封熱氣已先行外散,驅了木子俞周身大半寒意。

然而風嘯雪飄,爐火既熄,這酒又是如何變熱的?

木子俞本想不通,直至他隱約瞥見江紫陌手心掌紋。

“你……”

“我怎麽了?”

木子俞不答,揮筆寫下:“天複三年,歲末大寒,餘經莫幹山,留半月,遇一奇女,以手溫酒,談笑自若。其人……”

“哎呦!”木子俞吃痛,握筆不穩,墨線稍亂,正巧將人字劃掉。

“有暗器?!”

“若是暗器,你這隻手早就廢了。”

江紫陌叩響食指骨節,道:“沒經過我允許,就把我寫進你的故事裏,真不知你是草率還是自信。”

木子俞連忙致歉:“失禮,失禮。”

江紫陌道:“你以前也是這樣?”

“呃,應該是受了那位同窗的影響吧。”

“你那位同窗寫的什麽?”

“他……”

“有話就說,少支支吾吾。”

木子俞掩麵,臉上似有羞愧之色,良久方才憋出下文:“他……多寫風月豔情。”

江紫陌險些笑出聲音,極力克製方才作罷,改問道:“你寫過沒有?”

“沒……沒……隻是看過。”

江紫陌拍手稱讚。

木子俞傻了眼,“江姑娘,這有什麽好拍手的?”

“祝賀你未陷紅塵先知風月。”

“小生……不太懂姑娘的邏輯。”

“哪天你懂了,就不再是條小魚,該和我是一類人了。”

木子俞訥訥搖頭。

“男人多愛風月,你的同窗好友專寫豔書,名聲興許不好,但賺的銀子一定不少吧。”

“他倒也不算是專寫豔書,似乎別人愛看什麽他就去寫什麽,簡而言之便是投其所好,尤善權衡。一定程度上,我佩服他,但我並不想成為他。”

“為什麽?”

木子俞認真道:“班固有言,小說家者流,蓋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我雖非稗官,但也懂得四處走訪,聽聽鄉音民聲。這個世界,需要江湖的存在,我的世界,更需要江湖的存在。而江湖,本就離不開俠骨。試想,風月利欲多了,俠骨是重是輕?至於錢財,並非一定要多。其實溫飽有餘,可自力更生就足矣,說來說去,我最渴望達到的不過四字。”

“哪四字?”

“不忘初心。”

江紫陌臉上又見笑顏。

然而這次卻是苦甜參半。

笑中帶苦,全因另外一人。

與她相識極短的木子俞自然不會知曉其中緣由,隻是問道:“江姑娘也有類似的感觸嗎?”

“以前有個人,也跟我說過他的渴求,恰巧也是四字。”

“不忘初心?”

江紫陌搖頭,苦澀之意更重,“那四字,是人上之人!”

木子俞倍感震撼,豎起大拇指,道:“那這位仁兄應該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再了不得又有何用?人上之人,不一樣在神之下?要我說,索性當個神上之神!”

轟!

人上人也好,神上神也罷。

都不及此刻石亭突然震動,磚瓦齊飛,若有大隊兵馬紛至遝來帶給木子俞的感覺強烈。

但莫幹山地處江南境,為天目山之餘脈,久無戰事,自然不會有兵馬突然殺到的可能。

木子俞回神後,想到了這一點,很快將心中所有的疑惑驚訝都投向了麵前這名談笑間以手溫酒的奇女。

隻見江紫陌紫衣之上紫氣大作,乍看如紫電纏身,再視若紫龍繞體!

未及木子俞開口詢問,江紫陌已勃然怒道:“無法亂法……混賬癡兒遲一簽!竟用我虛華寶瓶強測天數!我給你的東西,不是這麽用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