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浪子與童子
loading...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道家所言,亦可作為星相之語。

有形生於無形,造化出於混沌,偌大的宇宙洪荒,沒有邊際的浩瀚星辰,在最初的時候,與現如今散亂不堪清理不盡的塵埃其實沒有多大區別。

或許就連混沌破裂後產生的第一顆祖星,周身色彩都不如破曉後的黎明,隻染著灰蒙。

烏雲壓城。

有一瞬間,李從珂的心中充斥著這種感覺。

當人受到壓抑時,身上的某些部位會不可避免地變得僵硬,所以那時與之停頓的不僅有他的呼吸,還有他牽著的柔軟手掌。

那是燕薔薇的手。

迄今為止,除了自己的生身母親之外,世上興許再無任何一個女子能擁有這樣一隻手,總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帶給他足夠的安定與溫暖。

但那些,都阻止不了他此刻的僵硬。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那是他從自己的義父李嗣源口中聽到的第一句需要細心揣摩許久才能開始明白的古話,很有道理,然而落在眼前,似乎又沒了道理。

他尚不能確定旁人對聚星閣第一層的最初印象如何,自己卻跌入到了一張矛盾的網中無疑。

簡陋,恢宏。

幽暗,光明。

狹窄,廣闊。

無聲,有息。

......

仿佛所有自相矛盾的字眼,都能用來形容這裏。

他僵硬的呼吸,對應著一件東西的落地。

如司南之杓轉動鬥柄,北鬥之光自天而啟,照耀在無數宛如人眼的小孔之上,隨後折射到各個方向,在他們麵前以星光繪製圖線。

圖為何物,線通何處尚不明朗時,便聽暗處機關閘門洞開,無數鐵齒互相拉扯之聲,蠶咬絲吐,局成網結,一道道原本隻能在書簡或傳聞中尋覓的星相奇觀隨著星光垂落小孔收縮之際,分別呈現在不同人的眼中。

密於奇幻之術,精於巫蠱之道,正是眾多星相師心血匯聚一處才形成的大手筆。

“王兄!王兄!”

雖不再是如往常般熟悉的公子二字,當漸漸回過神來,李從珂仍是通過這陣聲音在腦海中浮現出了燕薔薇的真實相貌。

他還牽著她的手。

一方因為僵硬變得如冰棱般陰寒刺骨,另一方卻還有滾滾熱汗滲透而出。

“我......當局者迷了,你,不受什麽影響嗎?”

說話間,他有意鬆手,靠尚不熟練的星元漸漸卸去冰寒,卻被對方驟然握得更緊。

“我在星相上的造詣如何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些讓我看不太懂的東西,我一時半會兒思考不出結果最多懊惱幾下,才不會跟你一樣當局者迷。說真的,你的手突然變這麽冷,叫你十幾聲現在才答應,嚇壞我了。”

她的另一隻手似乎也閑不住,想要摸摸他的額頭,看有無發燙之內的病症,但這次卻是被他及時攔下。

扼住燕薔薇手腕的李從珂沒有再說話,隻是靜靜盯著她的眼睛,仿佛在找尋些什麽。

燕薔薇還未來得及表達些許羞意,旁邊便有竊竊私語之聲。

“這麽卿卿我我的樣子,顯然不像兄妹。”

“你就甭管別人兄弟姐妹還是什麽的,說不定人家隻是來轉一圈漲漲見識的呢,咱們不一樣,一定要入聚星閣的。”

“哦,對,這是正事。可話說回來,具體怎麽個考驗法,現在還不知道啊!總不會讓我們對這星相奇觀發表口頭的長篇大論吧?”

“唉,靜候吧,先行調理一下,這裏的星相有些邪乎,方才我險些沒踹過氣!”

......

燕薔薇莞爾笑道:“看來當局者迷的並不隻你一個,這麽看來,我星相造詣不精,還是福非禍了。”

李從珂緩緩將她的手臂放下,低聲道:“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本就如此,一碼歸一碼,你的聽力也很邪乎。”

燕薔薇道:“彼此彼此,對了,剛才禍福什麽的那番話,是誰的名言?”

李從珂道:“老子。”

“噗!”

燕薔薇險些大笑出聲,縱然及時將嘴捂住,眼角兩側因笑容而浮現的紋路亦格外清晰。

“原來王兄也會說髒話,我本來還以為你會一直儒雅下去的。”

李從珂挑挑眉梢,“我說的老子不是髒話,是個人名外加書名。”

燕薔薇搖了搖頭,尤為不信道:“別仗著書讀得多,就隨便哄騙姑娘啊,我長這麽大還沒聽說過有人姓老呢。”

李從珂眉頭擰如鐵索,正欲進一步解釋時,那被小孔中折射出的星光忽略的陰暗角落陡然冒出一道黑影,以肉眼無法探測之速襲向兩人背後。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小姑娘,今天你有幸聽說了,老夫就姓老,並且隻比那老子多一個字,叫老浪子。”

聲音還未徹底傳開,自稱老浪子的玄衣人左右手已繞到了兩人肩頭。

李從珂反應極快,竟也不能避開,那隻手掌甫一觸碰到他的肩頭,便使他動彈不得。

燕薔薇笑意正濃,對身體受製恍若未聞,隻回頭望道:“老浪子,聚星閣裏的某位前輩麽,怎麽名字如此奇怪,你家裏人誰給取的啊?”

“別誤會,老夫獨來獨往,從來沒有什麽家裏人,老浪子,從姓到名,都是我自個取的。”

細思之下很是惹人哀傷的話語,映入燕薔薇眼中的卻是一副笑嘻嘻的麵孔。

他看上去其實並沒有多老。

發白的隻是雙鬢和一根眉毛,其餘頭發胡須皆呈墨黑之色,皮膚微微發黃,倒有幾分類似枯木的跡象,可整體皺紋不多。若說任赤雨是被雷霆摧折後的古鬆,憋著一口氣維持主脈不凋,他麽,更像在斷枝重生,僅是無法恢複到最初最好的模樣罷了。

“自己取的?那就不能隻用奇怪二字來形容了。”

“嘖嘖,還有什麽能用來形容的?”

燕薔薇不答,向李從珂遞了個特殊的眼色。

將這小動作觀察地一清二楚,老浪子撇嘴道:“遮遮掩掩,拐彎抹角,老夫年輕的時候,比你們爽利多了。”

李從珂道:“她的意思並非刻意遮掩,應當是覺得有些不公平。”

老浪子舔舔嘴唇,吧唧幾聲,語氣拖延,“這天底下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了,你們運氣好,老夫還算是個比較講公平的人,說說看,哪不公平了?”

“前輩突然現身,卻不即刻為眾人解惑,反而一來就問我們問題,能算否?”

“噫。”老浪子擠眉弄眼,正在心中掂量之際,耳畔卻有童子議論之聲傳入。

“黑炭,這位老兄我瞧著有些麵熟,你有沒有這種感覺?”

“兩條眉毛,一黑一白,顛陰倒陽的,想沒有感覺都難呐。”

“那你能不能根據這種感覺聯想到他和我們之間的聯係?”

“呃,他的眉毛對應我們的膚......膚色?”

“戳你大爺大娘的窩心!少哪壺不開提哪壺。本俊哥生下來就這麽白嗎?你生下來就這麽黑嗎?還不是練功生出岔子搞出來的。這位老兄就明顯不同,眉宇之間透著揮之不去的......呃,英氣。對!沒錯!英氣!儼然天生異相,必乃高人啊!”

“高人,有多高?我見的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了,個個都是人才,就是特征不太明顯,太過於刻意藏匿了,過幾天基本麵貌就忘得差不多。倒是前幾年咱倆還不是這身行頭的時候,在關外一家客棧遇見的那個酒鬼,那家夥,可謂十殿閻羅都請不起的鬼才!非但吃飯喝酒不給錢,還裝的和我們很熟悉的樣子,硬生生在老板麵前把酒債推到了我們頭上,自己拍拍屁股溜煙跑了,白麵,還記得不?”

“直娘賊!那個混賬就算化成灰本俊哥都不會忘,兩條眉毛長得跟掛麵條似的,顏色還不一樣,左邊的比你皮膚都黑,右邊的跟塗了粉沒抹幹淨根本沒多大差......”

言至激動之色,白麵童子一度猛拍大腿,但沒過多久,他的聲音就自行停頓,如鯁在喉。

麵如焦炭的黑童子感覺不對,正要詢問,隱約卻瞥見一道陰翳中帶著驚疑的目光向他二人望來,正是由那雙手鎖住李從珂與燕薔薇的玄衣人老浪子所發。

“兩條眉毛掛麵條,顏色還不一樣,說的不就是這老......呸!老不要臉的嘛。”

白麵童子調息運氣,氣沉丹田,漸漸平複,但口中每蹦出一字,就有一陣猶如開山伐木的磨牙聲伴隨而生。

“他,有些變化。”黑童子表麵倒是要顯得鎮定一些,隻是雙手仍不自覺地握掌成拳,骨節之中星元起伏。

“老賊吃我一招!”

這邊黑童子猶在起勢,那方白童子身形已化離弦之箭,呼嘯間,原地獨剩殘影,侯朱顏與木青姝等人聞聲而驚,暫時不再執迷於眼前星相,卻無時機製止。

但侯朱顏反應畢竟快上一籌,木青姝尚昏昏然,不知發生何事之際,他聲已向那道玄衣傳出。

“煩請前輩留手。”

咚。

一掌對一腳。

四下無餘波散,雙方周圍僅有一記悶聲,若火石墜入深海。

白童子出勢極快,散勢更快,星元自經脈出,離掌心不過寸許,便被老浪子鞋底長年累月堆積下的灰塵阻截。

那般滋味,對他而言,比直接轟在武道修為在四品甚至之上的高手凝成的無形氣牆還要難受。

氣牆雖固,充其量隻是將他的星元和力道悉數反彈,損其骨節經脈,絕不會將他的力量瞬間磨滅。

此刻,他的身體無半分痛楚,手中星元經鞋底一染,片刻時光,卻不知流向何處,無跡可尋。

此非鬼蜮伎倆,而是更上一籌的攻心。

“肉包子打狗了。”

一招之間,高下立判,雖心有不甘,白童子也隻好收回手臂,占點口頭威風。

老浪子則沒有立即收回腿腳,任由它繼續懸在半空之中,交雜在塵霧與星輝之間,還不時往前湊了湊,仿佛是為了讓白童子瞧得更清楚些。

看著這般動作,白童子冷冽一笑,使勁拍了拍手,“這鞋一看就有些年頭了,灰多,太髒,老賊,你要是肯把酒錢還給我哥倆,看在聚星閣的麵上,本俊哥完全可以自掏腰包給你買雙新的。”

老浪子眼神迷離道:“你沒明白我的意思。”

白童子深吸一氣,“那你究竟是什麽意思啊?還還是不還?”

老浪子終於放下右腿,略微活動了幾下筋骨之後,亦鬆開了按在李從珂與燕薔薇肩頭上的雙手。

隨即他學著燕薔薇的模樣,給李從珂遞了個眼色,“他不明白,你明不明白?”

李從珂似笑非笑。

老浪子卻忽而大笑道:“來之前不久,這隻鞋剛踩過狗屎。”

刹那光華,白童子臉色更白,毫無血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