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畏懼
loading...

夏河好整以暇,看著安吉麗娜公主。安吉麗娜公主也沒表現出害怕來。那眼球上灰光一閃,沒有理會夏河,直接攻擊安吉麗娜公主。


元素懲戒。


夏河不慌不忙地釋放了一個元素懲戒,這個也是光屬性的魔法,沒的躲閃。隻不過眼球隻有拳頭大小,想要鎖定有些難度。


但是眼球既然要攻擊公主,就沒法亂動。


夏河的元素懲戒,還是打在了那血淋淋的東西上麵。


滋……


黑煙冒起,那眼球被夏河打得向上飛起,它的灰光,也被安吉麗娜公主身上冒出的魔法屏障抵消。


傳奇裝備,自動激發,不需要公主動手。


這個是純粹防禦類法術技能的,如果是羽箭可能都擋不住。因為純粹,所以效果更加理想。邪物的攻擊被徹底擋下來。


“到我身後。”公主輕聲道。


夏河一個幻影閃爍,留了個幻影在這邊,本體已經去了安吉麗娜公主的背後。公主也是心中發涼,這個閃爍技能控製的。兩個人幾乎是貼身站著,偏偏阿斯拉沒有任何衣物觸碰到自己。


精確度太驚人了,用來刺殺都是……


對了,自己的傳奇屏障,隻是當在前麵,他的閃爍技能,竟然繞過巨大的屏障。


公主也是有些暈了,不過她沒再多想,手中取出了一枚徽章,握得緊緊的,同時釋放出了一個魔法。


冰封世界!


營帳之中,空氣都變得白蒙蒙的,氣溫陡然下降,隻有公主周圍三尺,溫度才算是勉強可以忍受。夏河這體質,都打了個哆嗦,強行催動真氣,讓身體恢複正常。


幻影的手中,魔法凝結。


毀滅之矛。


公主相當滿意,她用手指了指前麵剛剛穩定下來的眼球,那眼球周圍,空氣都凝結成奇寒的結晶,將那眼球死死凍住。


什麽界域力量,都不存在,安吉麗娜的虛假界域,竟然克製住了邪物。


幻影手持長矛,向前一衝,閃電長矛瞬間消失在要求之中。小小的眼球,承受了所有的電流攻擊,滋的一聲,就徹底萎靡了,整個縮水成一顆葡萄籽大小的硬塊。


“別動,這個界域,會持續一分鍾以上,我控製不了。”


安吉麗娜公主對身後的夏河道,夏河無語,轉了個身,和安吉麗娜公主背對背站著。他抬頭看天上,沒了房頂的營帳外,十二個魔法師不見了,正在四下追殺逃掉的眼珠。


聯合出手,還是讓邪物沒有徹底死亡,那邪物自動分解身體,逃掉了二十幾顆眼球。


將軍和十二個魔法師四下追殺,逃掉的眼球被一個個的幹掉,整個營地裏,不知道多少魔法柱在釋放元素打擊,都是光速的攻擊。原本擁有傳奇品質的眼球,也不至於被打傷,可是自動分解身體,讓這邪物的力量降低到了極致。


元素打擊讓逃掉的眼球速度降低,魔法師們視死如歸,拚了命地追殺。


將軍的大劍化為一條長龍,在空中盤旋飛舞,一個俯衝,追上了一枚眼球,劍光炸開,那眼球液體四濺。


幸虧讓血法師煉製了劍胚,否則這次要被邪物侵蝕了裝備,武器就又壞掉了。


冰封世界的效果持續一分鍾,在這一分鍾裏,安吉麗娜的水係魔法變種,都會變得異常強大,夏河方才的毀滅之矛可有可無,但是配合不錯,公主節約了點魔力,也可以以防萬一。


她心中還在驚訝夏河的閃爍技能,閃爍之後,獲得一個可以施法的幻影,幻影的攻擊力,竟然和他的本體沒多少不同。


哪怕隻能存在幾秒鍾,也是非常厲害的魔法了。看起來,那幻影衝在傳奇邪物的麵前都沒散掉,這也太離譜了。


她其實還沒看懂,夏河的幻影,複製了本體身上的所有裝備,這才是這個魔法的強悍之處。


夏河的幻影手指上,有太陰指環,青帝指環,無相印。


無相印不必說了,那太陰指環的一個功能,就是恒定陽神效果,不受界域力量的影響。


所以幻影才能在傳奇邪物麵前發動攻擊,毀滅之矛克製邪物,又有三十級的攻擊力,那隻是本體數百份之一的眼球,在冰封世界的壓製下,被毀滅之矛一擊斃命。


“殿下,有沒有料到這個東西會分裂?”


安吉麗娜公主慚愧,道:“沒有,不過這十二個魔法師,都是以性命擔保。所以出現意外的時候,他們還能指望。”


夏河心說,這就是有拚命的技能了,一個接近傳奇的史詩法師,拚命的時候,殺傷力和傳奇法師也沒區別。


“這個風險,還是值得冒一下,邪物會成長,現在不是它最厲害的時候,要是一直等下去,除非帝都派來更多的傳奇,否則……”


“它還有逃走的可能,現在我們隻有一個比它弱的傳奇,它不會甘心就這麽走了,一定想要先殺死我再說,我就是誘餌。所以,士兵們就算犧牲了,也沒什麽好抱怨的對不對?”


安吉麗娜公主似乎在說給她自己聽,夏河輕輕答應一聲。


看起來,公主還沒有徹底的冷血啊,還在找著理由。


實際上,戰爭之中,士兵就是個數字。隻要犧牲得價值足夠高,將領就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放棄。


不過公主的說法也沒錯,她將自己放在最危險的地方,士兵們還有什麽好抱怨的呢?


別說這裏,就是神周世界,人與人也不是公平的。


那裏的士兵,隻不過待遇更高,撫恤更高,政治權力更大而已。


該被犧牲的時候,誰也逃不掉。


“隻有迅速解決這裏,黑山城那邊,我們才能攻下來,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們的戰略目標,獲得支援的話,那個地方可很難打。我著急是因為整個戰略部署已經變了,我的位置更加重要,父親甚至派來了十二個真法師。”


“真法師?”


“父親在沒成為皇帝之前的殺手鐧,比他的法師團還凶猛。”


“就是法師中的死士吧。”


“嗯,他們因為各種原因,為父親賣命,無怨無悔。”


“他們的壽命怎麽不見減少?”


“否則誰願意成為真法師啊,他們有上千年的生命,可以享受生活。哪怕不成為傳奇,也比別的史詩法師活的滋潤。”


“殿下,傳奇邪物雖然強大,可是缺乏韌性,如果敵人是人類傳奇的話,現在營地裏已經沒什麽活人了。”


“我知道,這也是帝國多年征戰星界,得出的經驗。這個邪物,是肯定要攻擊我的,不會亂跑。別的靈魂,沒有那麽高的價值啊。”


夏河歎息,邪物雖然智慧高,可是本能也太強大。


安吉麗娜公主把靈魂力量釋放出來,就是最鮮美的獵物,它怎麽可能去找別人的麻煩呢?


“安吉麗娜,好了,我承認你是個好公主。”


“你這是什麽話!”安吉麗娜慍怒,血法師不僅沒有用敬語,還調侃自己。


“我說你是個好公主,殿下。”


安吉麗娜不做聲了,她意識到,夏河一直以來,對自己都沒有太多的恭敬。今天隻不過是本相暴露而已。


不過血法師說的也是心裏話吧,自己不是好公主,還有誰是?


身先士卒到了這種程度的,曆史上也沒幾個名將能做到。


“我急著回暴風角去。”夏河說出心中所要。


安吉麗娜公主聽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麽意思。


“我自己的事情還很多,北地的戰爭,實際上是不需要我的。我不知道殿下留我在這裏是什麽意思。”


“是父親希望你留下來,又不是我。”


夏河心中微驚,難道這是真的?不是公主的意思?


那就糟糕了,皇帝不做沒意義的事情,他留自己下來,肯定是有目的的。而自己一直以來,都看不到這個目的是什麽。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啊。


朱諾三世,是個可怕的家夥,他把那些不聽他話的貴族,都克隆了,放在他的高塔裏,每天看著,這讓夏河想起來就毛骨悚然。


夏河覺得自己說什麽也幹不出這種變態的事情,因為這個,他對安吉麗娜和斯諾維斯兩個的印象也是極度惡劣。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都是一個血統的人,變態程度也差不多吧?


夏河對朱諾三世,很是畏懼,所以他今天和公主說,想要回暴風角去。隻要公主同意,他連海洋神格碎片都不想要,就直接跑掉算了。


當然這也是想想,皇帝身邊的強者可真不少,這種真法師短時間內更別想著對抗。皇帝讓幹什麽,就得老老實實幹了。


“還是等北地的事情解決了,你再回去,免得父親不高興。如果你覺得危險,幹脆就防守黑山城,別的任務我也不給你了,你有空和我聊聊魔法就好。”


“聊魔法的話,該找陛下才對啊,他可能是帝國最強大的魔法師了。”


安吉麗娜苦笑,道:“他哪有時間給我說這些,再說他的東西,我未必明白,你的東西,我卻很感興趣。”


“唉,我也不至於畏戰,就是暴風角那邊,我的魔法學院我不去,就沒法開始,這個對我太重要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