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整頓
loading...

蒼連站在一旁看著,覺得這群會員這變臉的速度還真是讓人歎為觀止,不愧個個都是見慣場麵的老油條。


不過無可否認,這群會員的小算盤真的是打對了!跟著狐仙大人好處多多,他們眼前那枚空間戒指裏裝的東西的確隻能算上一份小小的薄禮而已。


比如說自己,就直接被主人提升到九重化神之境,跟這個待遇來比,那些聖品補元丹、超級破境丹還有道器又算什麽?


雲河嘴角滿意地笑了笑。


他的確想招攬這群人。


這群人全都是黃金會員或以上,擁有這種實力的人,他們所在的勢力都是在凡間獨霸一方的。可以說,這群人就是整個凡間的中流砥柱。隻要令這群人聽令於自己,凡間就諸事大定了。


就算沒有這次穹廬神島拍賣會,雲河也想找個機會把這群人聚在一起說服他們,既然他們恰好都在這裏,那就更加方便了。


現在三界內憂外患,中天的人已經凝聚起來了,凡間除了赤炎、火狼和九狸三個國度之外其他勢力仍是一盤不成氣候的散沙。雲河便正好借這次重整天寶閣之機,將凡間所有勢力的人扭成一根繩子。


見萬眾同心,雲河覺得時機成熟了,用心念從九重神殿裏召喚出來兩個人。


但見他身邊虛影一閃,就出現兩個少輕人。一個站如鬆竹,溫潤如玉,另一個明眸皓齒,內斂精明。


他們正是竹雅暢和錢樂。


由於他們的容貌年輕了數十載,又已渡劫成神,神態氣質比起從前更加優秀了。在場的會員裏隻有極少數上了年紀的人跟竹雅暢和錢樂打過交道,畢竟兩人在二十載之前就被林天佑他們幽禁起來。他們隻是覺得這兩個年輕人怎麽看著眼熟啊!


錢小信和錢小珊隻覺得那位外表精明幹練的年輕人眉宇之間怎麽跟自己的父親那麽相像?要是三人站在一起,準會以為他們是三姐弟呢!


錢樂看到姐弟們,激動地熱淚凝眶,他跑到他們麵前,熱淚凝眶地說:“小信,小珊!我是你們的父親啊!我回來了!”


“父親?”錢小信和錢小珊都嚇了一跳,驚訝地問:“父親,可是你的容貌看起來怎麽這般的年輕?”


錢樂真是覺得自己的經曆一言難盡,他長歎一聲,簡單地把自己這些年所受的委屈經曆娓娓道來:


“林天佑和伍力夫這兩個混帳的東西為了得到狐仙大人的混元五葉參,不惜毒殺了閣主,又陷害為父和竹長老,還將我們幽禁在無盡天獄裏,把我們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從前竹長老麾下的人也不能幸免。他們不斷排除異己,最後得勢,可憐千萬年以來,無數位閣主窮盡一生心血經營的聲譽被他們毀於一旦,淪為他們專橫跋扈,塗炭生靈的工具。我們原本以為,我們的靈魂將會腐朽在地獄裏,沒想到在數天之前,狐仙大人突然出現,把我們從無盡天獄裏救出來。他治好了我們一身的傷病,還助我們突破修為,恢複容貌。而且狐仙大人不但是我們的救命恩公,還是中天的副閣主,為父和竹長老都打算從此以後,一心一意地追隨恩公,報答恩公的再造之恩!”


除此,錢樂還把伍力夫用活生生的生靈煉丹的殘酷無情的行徑公布於世。


現在的人聽了,相當震撼。


因為那兩個死得連渣都不剩的家夥,做的壞事比他們想象之中還多。


他們真是死一萬次都不夠讓人解心頭之恨啊!


“父親,這些年你受苦了。孩兒不孝,沒能及早把你救出來,今後孩兒定會好好守在父親身邊,無論父親要做什麽,孩兒都會支持你!”錢小信悲喜交集地說著,又回頭感激地望著雲河,接著道:


“狐仙大人,小信也願意跟隨你,萬望狐仙大人不要嫌棄小信出身寒微,境界低淺收留小信以長伴父親左右。”


他還本以為李無淵的死令雲河大受打擊,他一直不好意思開口問父親的事。還盤算著等雲河的情緒冷靜下來,再厚著臉皮求雲河把父親救出來。


但父親竟然說,在數天之前已經獲救,那豈不是在拍賣會之前的事?


自從大家安頓在穹廬山莊之後,雲河就足不出戶,原來他並不是睡懶覺,而是潛入無盡天獄救人!


錢小信想到的,錢小珊也終於想明白了。


若不是為了救她父親,沒能及時趕回來,估計那小少爺就不會慘死了……


想到雲河為自己做了這麽多,犧牲這麽大,而自己從相識以來就沒給過他一個好眼色,沒對他說過一句心平氣和的正常話,總是針鋒相對,冷嘲熱諷,錢小珊內心一陣不安愧疚。


“雲河,對不起,以前是我一直錯怪你了,希望你不要放在心裏。還有,謝謝你救了我的父親。”錢小珊終於老老實實地向雲河認錯道歉了。


不過這個道歉在錢樂看來是相當缺乏誠意啊!


在一旁看著的錢樂可著急了!


“珊丫頭,你怎能這麽沒禮貌直呼狐仙大人的名諱!快跟狐仙大人道歉!”錢樂又氣又著急。


錢小珊一臉不情願。要她喊雲河為狐仙,她可喊不出口啊!不叫他狐狸男已經很有禮貌了好不好?


“錢樂,算了,隨便這丫頭吧!”雲河笑了笑,似乎毫不介意。


人人都對他恭恭敬敬,點頭哈腰的,他覺得怪難受,隻有這小丫頭不拘小節,無畏無懼,在他麵前大大咧咧的,他反而覺得自在。


看到雲河這樣都不生氣,錢小珊的臉微紅了一下,不知為何,看著雲河會有一種心跳加快的感覺!她心裏慌慌地罵:好個狐狸男,又在炫什麽技能?這回是魅術嗎?本姑娘豈是尋常女子會被你迷倒?


於是錢小珊老實不客氣地瞪了雲河一眼,以作回敬。


還敢瞪人?這丫頭真是膽大包天啊!


錢樂扶了扶額頭的冷汗。


錢小信沒好氣地笑了笑,真想對父親說,姐一向都是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啦!父親你習慣就好。


就在雲河回來不到一會,唐紫希也接著回來了。


當時她是從拍賣會場的豪華包廂裏遁入神書空間的,回到現實世界自然是返回她出發的地點。


此刻豪華包廂裏空蕩蕩的,哪裏還有人?


旁邊的牆還被拍碎了,滿地都是沙礫泥塵。


空氣之中還散逸著雲河留下來的,帶著悲愴而憤怨的靈氣。


唐紫希跑出豪華包廂,舞台觀眾區全都狼藉一片,四周靜悄悄,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唯獨剩下那還沒有燃盡的燭火在涼風之中詭異地晃動著。


“雲河,你們在哪裏?”唐紫希著急地呼喚了一聲,哪裏有人應答?


這裏就像發生過極激烈的戰鬥,現在是人雲樓空。


唐紫希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是不是出了什麽事了?


幸好那顆聖級種子被她煉化了之後,穹廬神島的結界已經消散了,唐紫希迅速把神念伸出來。


活著的人的貪念與恐懼,被騙的人的憤怨和謾罵,死去的人殘留下來的絕望和怨恨都遊離在虛空之中。


整個穹廬神島充滿了負能量,唐紫希從這些負能量之中能感應到這裏發生的被記錄在時間裏的悲劇,包括李無淵的慘死,雲河的怒火和眼淚。


當看到那些一幕幕驚心動魄、不堪入目的悲劇時,唐紫希臉色大駭。


自己隻是離開一會兒,沒想到就發生了這麽多事情!


雲河夜闖無盡天獄之前,曾經拜托自己照顧好大家,可是李無淵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伍力夫殺了,自己是難辭其咎啊!


唐紫希非常內疚,用神念感應到雲河的位置之後,就第一時間用瞬移出現在雲河身邊。


此刻,雲河被人們包圍著,大家把他奉若神靈,對他俯首稱臣,讚美和歌誦的聲音不絕於耳。


然而雲河卻沒有絲毫的喜悅,他疲倦的眼神之中,更多的是落漠和淒涼,對不幸沉睡的徒兒的掛念,單薄的青影有幾分高處不勝寒的孤獨。


他還一身是血,容顏憔悴不堪,眼睛又紅又腫。他剛才哭得太厲害了,即使現在停止了落淚,眼睛的浮腫還未消退,看起來可憐巴巴的。


唐紫希心痛極了,內疚地說:“對不起,我來晚了。都是我不好,沒有保護好無淵。”


雲河淒酸地笑了笑,又搖了搖頭:“希希,這事不能怪你,你不必自責。現在已經沒事了,一切我都已經安排妥當。無淵會好起來的,我有信心!”


“真的?”唐紫希半信半疑。


“嗯!”雲河點了點頭,他那悲傷之中又充滿期待的眼神,又不像是為了自我安慰而瞎說的謊。


想到裘海也能重生,以小丈夫的神通,複活李無淵並無不可能。


唐紫希稍稍放心,猝不及防,被雲河摟入懷中。


“希希,謝謝你,剛才你成功煉化了種子,幫了我一個大忙。不愧是我最愛的希希女神,有你在我身邊,無論麵對什麽事情我都不怕。”


雲河那溫柔而深情的聲音就像一塊投入心湖的石,讓唐紫希的心漣漪陣陣。


她忍不住伸手圈住他的腰,才發現那腰幾經折騰勞苦,又瘦了一圈,百般滋味在心頭,對小丈夫就更加憐惜了。


兩人就這樣眾目睽睽地秀恩愛,錢小珊表示受不住,輕咳了幾聲。


唐紫希這才回過神來,把小丈夫放開。


對啊!天寶閣這個爛攤子還等著小丈夫去收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