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無視空間的一劍
loading...

“你說什麽?黑山老妖在哪裏?”


本來盤膝打坐的聶隱娘,聽了二人的談話之後,猛然雙眼爆射出一道精光,空氣在劍氣之下不斷扭曲。


“女俠饒命!女俠饒命!小老兒以後再也不敢亂說了!小老兒以後再也不敢亂說了!”聽到聶隱娘的忽然暴喝,驚得二人連連跪地討饒。


“我再問你,黑山老妖在哪裏!”聶隱娘眼中殺機流轉。


黑山老妖,是蜀山劍閣與尹家一輩子的痛,若非黑山老妖找到了函穀關葬墓,也不會生出那麽多事端。


尹喜的仙軀不會被盜走,道德經也毀之於一旦。叮當姑娘更不會魂飛魄散,說起來一切的由頭都是那該死的黑山老妖。


自家師傅、長輩對於黑山老妖舍不下麵皮出手對付,但自己如今既然聽了黑山老妖的名號,當然不會放過他。


不但不會放過他,反而要將其抽魂煉魄,使得其千刀萬剮。


瞧著聶隱娘似乎隨時都可暴起殺人的樣子,驚得兩位老者連忙道:“三十裏地外有一座寺廟,喚作是蘭若寺。那黑山老妖投靠了佛門,便整日裏興風作浪,依仗著佛門威嚴,暗中吸食人的精氣神,就算道門弟子知曉,也絕不敢管。”


“嗖”


不待二人說完,聶隱娘已經化作劍光衝霄而起,刹那間便穿越了十幾裏虛空,降臨於佛門之外。


聶隱娘雖然恨不得一劍殺了黑山老妖,但卻也並不莽撞,而是耐住性子站在遠方山中睜開法眼,遙遙的看著蘭若寺那衝天而起的佛光,一道黑氣鬼鬼祟祟的在佛光之中不斷穿梭躲藏,仿佛一隻見不得人的老鼠。


瞧著那氣機,聶隱娘便已經信了七八分,不過為了真的確認黑山老妖就藏匿在蘭若寺,聶隱娘暗中潛行,一路徑直摸到蘭若寺內,來到了黑山老妖的門外。


燭火悠悠,黑山老妖的影子被燭火照射在窗子上,拉得老長。


“誰?”屋子內黑山老妖機警的喊了一聲。


“殺!”


確認屋子內的人影是黑山老妖,聶隱娘二話不說瞬間人劍合一,向著屋子內斬了過去。


“該死,老夫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偷襲於我!”黑山老妖驚怒的吼叫傳遍整個蘭若寺。


一邊正在盤坐的張百義瞬間驚醒,急忙腳步匆匆的走出院子,瞬間來到黑山老妖的門外:“此乃蘭若寺,何人在此放肆?”


瞧著院子內猶若暴雨一般的劍氣,張百義心生忌憚,不敢直接闖進去,隻是聽著院子內的黑山老妖不斷幹嚎。


“小皮娘,你再不住手,我可要出手了!莫非真當我怕你不成!”院子內的黑山老妖此時胸口被撕裂一個大洞,卻遲遲無法愈合,眼中殺機在不斷流轉。


“妖魔鬼怪,人人得而誅之!”


聶隱娘手中劍光忽然一陣變換,化作了鋪天蓋地的劍絲,向著黑山老妖絞殺而來。


見此一幕,奢比屍勃然變色,不敢大意,連忙出手拿來黑山老妖的本命法寶戰旗。


這戰旗乃上古強者鬼車的一麵旗幟,奢比屍與鬼車關係非同尋常,即便是不知道法訣,也同樣可以催動黑山老妖手中的戰旗。


旗幡搖動


虛空中風雲變色


門外張百義麵色狂變:“萬鬼幡何時有這等力量了?威能比往日裏提升了幾十倍不止。”


鋪天蓋地的鬼氣將聶隱娘所化的劍光包裹住,此時黑色鬼氣仿若實質,刹那間便遮蔽長空,籠罩住了天空中的一切光線。


鋪天蓋地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自旗幡內傳來,遠方天邊忽然傳來一聲暴喝:“孽畜,找死!”


且說張百仁在少林寺沒有得了便宜,便轉身往回走,走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心神不安,虛空中冥冥劍氣感應,瞬間叫其心血來潮,撕心裂肺的吼叫傳開。


“爾等找死!”


鋒銳無匹的誅仙劍裹挾著浩蕩天威,猛然從天而降向蘭若寺的黑雲斬了下去。


“不好!”


隱匿在黑山老妖體內的奢比屍察覺到了不妙,瞧著冥冥中似乎斬破虛空降臨而下的劍氣,一股死亡危機此時猛然繚繞心頭。


“嗖!”


顧不得黑山老妖的死活,奢比屍直接施展替身大法,身形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不見了蹤跡。


確實是不見了蹤跡!


奢比屍乃上古大能,豈能沒有保命的手段。


浩蕩一劍誅落,叫黑山老妖根本就來不及說出事情的真相,便已經在浩蕩的誅仙劍氣下魂飛魄散。


不錯


確實是魂飛魄散,死無葬身之地。


黑山老妖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


所有的一切盡數被誅仙劍吞噬。


“好恐怖的一劍!”


門外


張百義此時麵色駭然,仿佛中了定身術一般,身子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裏。


麵對著那從天而降的浩蕩一劍,時空似乎按下了暫停鍵。


“這便是我與他的差距嗎?”在那一刻張百義忽然心灰意冷,自己爭什麽?


自己所有的努力,再此人麵前不值一提。


確實是不值一提!


二十裏外


春歸君猛然站起身,豁然變色,眼中露出了一抹驚恐:“這不可能!”


確實是不可能!


張百仁這一劍居然跨越千裏,無視了空間距離,直接出現在蘭若寺所在。


恐怖


確實是相當恐怖的一劍。


“也不知在這一劍下,奢比屍逃出來了沒有?這便是張百仁全力以赴的一劍嗎?”不知為何,奢比屍忽然心中升起了一股擔憂,一股對於奢比屍的擔憂。


“這廝該不會死在張百仁的劍下吧?”春歸君心中動蕩難安。


雖然自己與奢比屍不對付,但眼下大家都是一條線上的螞蚱,一損即損一榮即榮,若奢比屍出現意外,對自己等人來說,打擊決是致命的。


“死了沒有?不會吧?”春歸君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焦慮。


“主人”


“砰”


一掌落下,那人形植被瞬間化作齏粉:“真是令人煩躁。”


一股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那股不安似乎要將自己徹底吞沒。


“走,立即走!離得越遠越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