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出事了
loading...

“你確定不用我出手?”墨寒在上車前,再次問道。


“不用。”洛雨再次肯定地回答,然後若有所思地看著墨寒,“你算計得還真好。”其實從一開始讓他當私人廚師就是墨寒布下的一個天羅地網,洛雨直到父母拿出房地產證書的時候,才明白過來。


墨寒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墨寒突然伸手揉了揉洛雨的腦袋,“明天我再來接你回去。”說完,在洛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打開車門,坐在了駕駛座上,啟動車子揚長而去。


洛雨眨眨眼,車子已經連影子都看不到了,洛雨一臉黑線,然後伸手一邊理順自己的頭發,一邊嘀咕道:“又弄亂我的發型,還有,什麽接我回去,這裏才是我的家好吧。”


“宿主,那是那雄性舍不得儂。”係統發表自己的想法。


“儂什麽儂,正經一點,你早就知道了吧?”洛雨突然想起那段時間係統發布的任務,再聯想到係統之前的忽悠,洛雨問道:“係統,你是奸細吧?”


係統仰天,“今天的天氣真好,宿主你看,月亮都出來了。”


洛雨一抬頭頭,太陽大大地掛在天空上,陽光太過刺眼,“係統你還可以再抽一點。”


走進電梯,按下三樓的按鍵,洛雨道:“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麽樣了?”很快,電梯就到了三樓,洛雨走出電梯,然後回到自己家裏。


“全部搞定,按儂的要求,已經將文件發布給了出去,相信很快就會收到成果的。宿主,偶的辦事能力怎麽樣?是不是很膩害,有沒有一種很崇拜偶的感覺?”係統自戀起來,誰也擋不住。


洛雨黑線:“係統,你可以再自戀一點。”


係統:“自戀一向是偶的代言詞,宿主你現在才造嗎?”


洛雨:“不要臉。”


係統:“偶是智能,本來就沒有臉,o(n_n)o~~”


洛雨:“……”


洛兆強帶著手受傷的洛桐去醫院檢查,發現除了碰撞到骨頭,有些紅腫之外,根本沒有什麽事情,都是洛桐大驚小怪。不過就算是這樣,第二天早上從娘家回來的唐淑珍回到家裏,看到自己寶貝兒子受傷之後,唐淑珍沒差點打上洛雨家。


“他們這是什麽意思?居然連我兒子也敢打,現在就找他們算賬去。”


“去什麽去,現在還是想想我們公司資金的那些問題吧。”洛兆強一把抓住唐淑珍手臂,最近公司再做一單大買,結果缺少了幾百萬的資金,現在運轉不過來,所以他才打上了洛雨家那商鋪的注意。


“什麽意思,你們去沒有要到錢?”唐淑珍轉身回頭。


“要什麽要。”洛兆強煩躁地抽出一根香煙,點著,坐了下來,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後說道:“就他們家,還有什麽錢,你的消息到底準不準確,那商鋪真是他們買下來的?”


唐淑珍說道:“那還有錯,你別忘了我表舅的老婆的侄子是做什麽的,他是在房產管理局工作的,他親眼看到那家商鋪的房產證複印件上寫著洛兆國和劉芳兩個人的名字。就他們家,哪有什麽錢,一定是你家那兩個老東西去世前給他們留下了一大筆的錢,所以他們才能夠買得起那商鋪。”


“可是我家那兩個老東西都已經去世好幾年了,再說,昨天下午我和小妹過去,他們硬咬著不承認,還反咬我們一口。”洛兆強熄滅手中的煙頭,接著說道:“我就納悶了,洛雨那臭小子是怎麽知道我們那麽多事的,上次是這樣,這次也是這樣,真是見鬼了。


“什麽事?”唐淑珍坐在洛兆強身邊。


“他居然知道我們了老爺子古董的事情,而且連小妹偷拿了老娘的首飾這件事情他居然也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洛兆強現在想當時洛雨的說的話,背後還是有些發涼。


“難道他找人調查我們?”唐淑珍猜測。


“也隻有這個可能了,不行,得像個辦法,就算拿不到錢,也要拿到他們那家店鋪。”洛兆強現在差不多就是狗急跳牆了。


“爸,還要給我報仇,我的手臂現在還痛著。”洛桐是個很記仇的人,雖然知道自己的傷沒有大礙,但是他也就是記恨上了洛雨。


“行了,兒子,你放心,你爸一定會給你報仇的。”唐淑珍看到自己兒子那紅腫的手臂,和破損的嘴唇,都快心疼死了。


就在此時,一個電話打了過來,讓洛兆強直接跳了起來。


“你說什麽?一大群人圍著我們公司門口鬧事?好好,我現在立刻過去。”洛兆強著急得連鞋子都沒換,穿著拖鞋就往外衝。


“在我們公司門口鬧事?誰這麽大的膽子?”唐淑珍也顧不上自己兒子的傷了,趕緊追了出去。獨留下一臉不知所措的洛桐。


到達公司門口的時候,公司門口圍繞著一群人,看到洛兆強與唐淑珍之後,叫道:“就是他們,他們就是老板。”


一個民工穿著打扮的男人衝了出來,第一時間給了洛兆強一拳,洛兆強不備,立刻被打倒在地上。唐淑珍尖叫一聲,立刻衝上去扶起洛兆強,“老公,你怎麽樣?”看到洛兆強嘴角都被打得淤青了,唐淑珍對著被後麵的人拉住的男人大喊大叫:“你幹什麽,憑什麽打我老公,我告訴你,我現在立刻報警,讓你蹲大牢去。”


男人凶狠地說道:“好啊,現在就立刻報警,我倒要看看,警察要抓誰去蹲大牢。”說著,男人掙紮開了後麵拉住他的人。


“大家來評評理了,我大哥在這家裝修公司已經幹了兩年多了,幾個月前,我大哥突然不上,電話打不通,發短信也不回。我就過來找他,可是這家裝修公司的老板卻跟我說,我大哥辭職了。也不知道我大哥去哪了,我們一大家子找了好幾個月。就在昨天,有一位好心人發信息告訴我,說我大哥是在工作的時候,不小心從好幾米高的地方摔下來,摔死了。當時,網絡上的新聞還報道了這件事,不過很快又被刪除了,肯定是這個老板在背後搞鬼,你們還我大哥的命來。”


越說越激動的男人再次衝上去對著洛兆強拳打腳踢,洛兆國別看那麽一大塊頭,其實都是虛胖,這又怎麽可能打得過身強力壯,牛高馬大的男人。


“別打,啊,別打了……”洛兆強簡直沒有一絲的還手之力,被打得慘叫連連。


而身為女人的唐淑珍當然抵擋不住這麽一個大男人。趕緊向周圍圍觀的人求助,“你們誰能幫幫忙,救救我老公,我老公快要被打死了。”


圍觀的群眾沒有一個上去幫忙的,隻是看著洛兆強被打得痛苦哀叫。


“這老板的心也太黑了,人死了,還不讓人家家裏人知道,還想要抹滅證據,這也太狠了。”


“現在的這些老板有錢就行,哪裏還管得上員工們的死活,為了不讓這件事影響到生意,當然要處理好了。”


“這死了人,不賠償就算了,還收買人毀滅證據,這老板應該要坐牢了。”


“可不是,我看這次牢底都能夠坐穿。”


“我呸,活該……”


……


“幹什麽,幹什麽,都圍在這裏做什麽?”兩個穿著製服的警察走了過來。唐淑珍一看到他們,立刻大喊道:“警察,快來,我老公快要被人打死了。”


兩個警察見狀趕緊去將男人拉開,洛兆強才得以脫身。被揍得鼻青臉腫的洛兆強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他對著男人說道:“這件事不是私了了嗎?當時我可是賠了你們五十萬的,你們現在又來搗亂,是個什麽意思?”


“我呸。”男人說道:“什麽五十萬,我們一毛錢也沒有拿到,我大哥的死,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洛兆強大驚,“不可能,我明明將那一百萬交給了你大哥的老婆,你們這是還想要來敲詐是吧?”因為當時公司正接了一筆大生意,為了不影響這件事情影響到公司的聲譽,洛兆強就想要將這件事情私了,當時為了瞞住這件事情,洛兆強可是花了不少錢。


洛兆強剛說完,那男人趁著警察不備,再次衝上去,還好,唐淑珍手快,拉了洛兆強一把,要不然洛兆強絕對會挨上男人那一腳。


兩個警察也是眼見手快,幾個人上前,再次將男人製服,“老實點,有什麽事情不可以慢慢說嗎?”


被壓住在地上的男人,沒有理會警察,抬頭,咬牙切齒地對洛兆強說道:“你們在胡說八道,把錢給我了我嫂子?我嫂子早就在一年前就和我哥離婚跟男人跑了。”


什麽?洛兆強和唐淑珍都大驚失色,那個女人不是那個員工的老婆?可是,警察局的副局長明明擔保說過沒有問題的。洛兆強立刻對著警察喊道:“我要見你們的劉副局長。”


兩個警察狐疑地看著洛兆國,其中一個年紀稍微年長一點的警察說道:“我們劉副局長前兩天因為接受賄賂被雙規了,你們不知道嗎?”


被雙規了?這下,洛兆強簡直是麵如死灰。


警車的聲音響起,兩輛警車停在了下來,幾個穿著製服的警察從車上下來,直奔洛兆強。


“你就是福大裝修公司的老板洛兆強是吧?”


“我……我是。”洛兆強的聲音都在顫抖。


“有人舉報你非法集資以及賄賂官員,請跟我們走一趟。”警察直接給洛兆強扣上,洛兆強還在垂死掙紮地喊道:“我沒有做過那些事,我是被誣陷的,有人陷害我,我沒有……”


“有什麽事,回警察局再說吧。”警察直接將洛兆強壓上了警車。


其中一名帶隊的警察問兩名壓住男人的警察,“你們這是在幹什麽”


兩個警察明顯認識帶隊的警察,立刻敬禮。


“報告隊長,這名男子與剛才被逮捕的男子發生衝突,當街鬥毆,被我們製止。”


“那行,一起吧。”隊長一揮手,兩名警察帶著男人跟著一起上了警車。


看著自己老公被逮捕的唐淑珍臉上的妝都哭花了,趕緊掏出電話,打電話求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