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上門找麻煩
loading...

說著說著,墨寒就留下吃了個午飯,期間,墨寒的眼神一直放在洛雨的身上。


“來,墨老板,多吃點,真不好意思,沒有想到你今天會過來,所以都是家常便飯。”劉芳主動夾了一塊糖醋小排給墨寒。


“沒有關係,伯母,我覺得你做的菜,味道很好。”墨寒夾起糖醋小排,放進嘴裏。


糖醋小排是劉芳的拿手菜,但是因為劉芳一向喜酸,所以酸味會重了點。而墨寒最不喜歡的就是帶有酸味的菜,見墨寒麵色不改地一一吃掉劉芳熱情夾給他的菜,洛雨才放下心。這一次上門的墨寒,是一點架子都沒有。不過,看見自己老媽對墨寒這麽熱情,洛雨心中稍稍酸酸的。這架勢一看,還真有一點兒子被了,老媽還幫著數錢的節奏。


吃完午飯,墨寒走進洛雨房間的時候,看到他放在**頭櫃上的那一條穿著紅繩,表麵有裂痕的玉佩,眼中一絲亮光閃了閃,剛想要拿起來,後來手停在半空中,又收了回來。


四人正在品茶,門鈴急促地響起。洛雨起身去開門,門外的居然就是洛兆國等人。


“哎呦,都在喝茶呢,二嫂,不是我說你,看見我們這些貴客來了,也不主動倒杯茶嗎?”洛兆杏一進來,就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然後對劉芳沒大沒小地喊道。


而她的女兒,夏美麗,也跟著坐在洛兆杏的身邊,對劉芳說道:“就是,二嬸,人家一大中午頂著太陽過來,連口水都喝不到,你們這待客之道也太差了。”


洛兆強和洛桐雖然什麽也不說,但是也是一副大爺的樣子坐在那裏。


劉芳直接翻了翻白眼,就坐在那裏,安安靜靜地喝著她的茶,什麽也不說。洛兆國也沒有出聲,墨寒更是當他們是透明。


唯有洛雨行動起來,主動走進廚房一隻手端出了四杯清水。墨寒看到了連忙走過去幫忙,接過洛雨手中的托盤,放在桌子上。


看到冷峻的墨寒的時候,夏美麗眼前一亮,問道:“這是誰啊?”


“我朋友。”洛雨淡淡地答道。


原本夏美麗還很感興趣的,但是洛雨一說到是他的朋友,不知道想到了什麽之後,露出不屑的表情後,興趣缺缺了。


洛兆杏拿起了一杯水,對洛雨說道:“這才對嘛,別以為考了個什麽狀元就了不起了,好歹我也是長輩,倒杯水給我也是應該的。再說,現在的這些什麽狀元也不怎麽值錢了,出來以後還不是普通打工族一個,所以啊,洛雨,考了個狀元什麽的,沒有什麽好驕傲的。”


說完,洛兆杏又嘀咕道:“連杯茶都舍不得,難怪一直是窮鬼。”喝了一口水之後,洛兆杏“噗”的一下,全部噴了出來。


而洛兆強也差點沒吐出來,夏美麗和洛桐本來想要喝的,見到洛兆杏這樣,趕緊把手中的水杯放下。


“這是什麽水?”洛兆杏抽出紙巾一邊擦著嘴唇已經脫色的口紅,一邊質問洛雨。


“自來水。”洛雨一臉無辜地說道:“之前你們不是一直說我們家的茶葉太差,開水太燙,礦泉水礦物質過剩,飲料不好喝嗎?那這一次我隻好給你們倒自來水了,純天然,無添加,想來應該符合你們的要求了。”


“你……”洛兆杏指著洛雨,大聲罵道:“你個小兔崽子,你父母是怎麽教你的,居然倒自來水給我們喝,是想要讓我們拉肚子是吧?我看你那心就是黑的。”


洛兆國拍案而起,怒道:“我們是小雨的父母,怎麽教是我們的事,你們還沒有資格在這裏評判。至於誰的心是黑的這個問題,我想,某些人自己最清楚。”


這麽多年來,洛兆杏還是第一次見洛兆國發這麽大的火,她完全被嚇了一跳。而相比洛兆杏,洛兆強則不怕洛兆國。


“你這事什麽態度,難道我們作為長輩的,就不能夠說說晚輩了?”


洛兆國已經決定不再忍耐了,如果連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麵前被人謾罵,自己都無動於衷的話,那麽他也沒有資格當父親了。


“就像小雨之前所說的,如果作為長輩的,都沒有長輩應有的樣子,又怎麽有資格來教訓晚輩。客氣一聲,我還稱你們為大哥小妹,如果不客氣,那你們就隻是擁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不,應該是仇人吧?陌生人也不會莫名其妙一大早上門來要錢,要不到就撒潑發瘋。”洛兆國說話毫無顧忌,已經是要撕破臉麵的節奏。


“好啊,既然你都不當我們是親人了,那我們也不客氣。你們現在那家商鋪,現在市值四百萬,以你們家的條件,根本就買不起那商鋪。肯定是你們獨吞了爸媽留下來的財產,要不然,你們怎麽有錢來下那商鋪?”洛兆強毫不客氣地說道。


洛兆杏也站起來,“大哥說得沒錯,既然是爸媽留下來的財產,那麽我們也有份,憑什麽你們都拿了,反正我不管,商鋪我們可以不要,但是你們要分給我們兩家一共三百萬。”


“還有我的,爺爺和***遺產,我也有份。”夏美麗迫不及待也想要分一份。


“我的那份也不能少。”洛桐也不甘落後。


看了這麽久,聽了這麽久的墨寒原本在聽到洛兆杏謾罵洛雨的時候,就想要站起來的,但是卻被洛雨拉住了,洛雨不用說一句話,墨寒就能夠從他的眼神中知道,洛雨不希望他插手他們家的事情。但是,現在聽來,原來是自己送給洛家那家商鋪惹的禍,墨寒覺得,他這一次必須站出來了。


“不用,我自己來。”洛雨當然第一時間知道墨寒想要做什麽,出言阻止。


墨寒深深地看著洛雨,“你確定?”


洛雨堅定地點頭,“確定。”


“好。”墨寒雖然為人霸道,但是卻會尊重洛雨的決定。他知道,他看上的人,不會這麽軟弱,被人欺負到頭上來也不知道反擊。


“爺爺和***確留下了不少的遺產。”洛雨突然開口。


所有全部都看向他,洛兆國和劉芳更是一臉驚訝地看著洛雨,明明兩位老人去世前根本沒有留下什麽遺產,為什麽兒子要這樣說?


“哈,看吧,我就說肯定有。”洛兆杏得意地笑。


洛雨冷笑,“沒錯,是有,但是卻不在我們手上,爺爺和奶奶留下的遺產可都在大伯和小姑手中。”


“你在胡說些什麽,你爺爺奶奶什麽時候給我們留下遺產了。”洛兆強說出這話的時候,其實是有一點心虛的。


“他們一直就跟著你們一起住,偏你們都偏到心眼裏了,還說什麽留給我們遺產,你們這是想要賊喊抓賊是吧?”洛兆杏不甘示弱。


洛雨雙手抱胸,眼中射出懾人的光,“是嗎?看來不點出來你們是不承認了。小姑耳朵上的金耳環,我記得奶奶跟我說過,那是爺爺送給奶奶結婚時候的聘禮。小姑和夏表妹的手腕上的翡翠玉鐲看著也挺眼熟的,可不就是我媽送給***那一對嗎?我記得奶奶很喜歡,一直戴著不肯摘下來。直到去世之前,奶奶也一直戴著。”


劉芳認真的看了洛兆杏和夏美麗手腕上翡翠玉鐲,“沒錯,是我送給媽的那一對。”


洛兆杏與夏美麗把手往背後縮了縮,夏美麗揚起下巴,有些氣勢不足地說道:“什麽啊,這翡翠玉鐲是我爸買來送給我和我媽的,這些翡翠玉鐲都差不多那樣,你憑什麽說這是你媽送給***?”


“奶奶都去世那麽久了,你還記得奶奶這些首飾的摸樣?你就吹吧!”洛桐插話道。


看著他們極力否認,洛雨也不惱,“耳環和玉鐲都刻著***名字,小姑和表妹不會說那是你們為了紀念奶奶,所以才特意刻上去的吧?”


聽到洛雨這麽一說的洛兆杏和夏美麗臉色一白,她們還真沒有認真注意過。不過看著洛雨說得那麽跌定,那肯定是刻在了很隱秘的地方,所以她們才沒有發現。


“是……是又怎麽樣,我想念奶奶,才刻上她的名字不行嗎?”夏美麗大聲狡辯。


“噗……”洛雨笑了,臉上的笑容,猶如寒冬綻放的梅花,迷人至極,但是卻也帶著凍人的刺骨寒冷,在他看著夏美麗眾人的眼中卻充滿的諷刺,“其實那手鐲和耳環根本就沒有刻上***名字。”


“什麽,你炸我們?”夏美麗和洛兆杏趕緊查看手鐲,果然,上麵什麽都沒有。


洛雨冷哼一聲,“想念奶奶?誰都有資格說這一句話,就你們沒有。你們不是自以為很有錢,都是有錢人了嗎?為什麽爺爺奶奶還在的時候,你們沒有給個一分錢的贍養費,甚至一年才見那麽一兩次麵。你們可以不要自己的親生父母,可以昧著良心,在兩位老人生病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全家開開心心去旅遊。可以在兩位老人去世之前,到醫院大鬧一場,想盡一切辦法,耍盡一切手段,就是為了拆遷補償的那兩套房子。但是,我們不能。可以說,害得爺爺奶奶去世的罪魁禍首就是你們。”


想起兩位老人去世之前對自己的疼愛,想起他們對自己的愛護,洛雨的眼中濕潤起來,“大伯客廳正中央的古董花瓶是爺爺的朋友送給他的,在爺爺去世之前說過要將花瓶留在我爸,卻被大伯搶走了。一個月前,大伯將花瓶了出去,賺了不少錢吧?小姑也將奶奶陪嫁的其他首飾也了,難道那些就不是爺爺和***遺產,怎麽就不見大伯和小姑分一些給我們家呢?”


洛兆強與洛兆杏沒有想到,這些事情洛雨居然全部都知道,心裏震驚無比。


“胡說,我爸才不會那麽做,你給我閉嘴。”激動的洛桐直接對著洛雨揮拳衝過去。墨寒第一時間反應起身,隻不過看到洛雨接下來的動作,他停了下來。


洛雨身體往旁邊一側,但是腳卻故意留在原地,結果衝得太快的洛桐直接被洛雨的腳絆倒,“砰”的一聲,摔倒在地上,牙齒磕到了下唇,嘴唇立刻流出鮮紅的血,而他的手也在摔倒的時候撞到了旁邊的大理石桌子,倒在地上,抱著疼痛不已的手哀叫。


“啊,好痛,爸,我的手斷了……”


洛兆強一聽,那還得了,他平時最疼這個唯一的寶貝兒子了,現在那裏還顧得上什麽遺產不遺產的問題,立刻跑過去扶起洛桐,“不怕,兒子,爸現在立刻帶你去醫院。”


扶起洛桐的洛兆強走之前咬牙切齒地瞪著洛雨,“我兒子要是有個什麽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看到自家的大哥走了,洛兆杏也瞪了洛雨幾人一眼,拉著女兒離開。


“他這是什麽意思?明明是洛桐想要打小雨,小雨躲開了,洛桐自己摔了一跤,現在都想要賴在我們兒子身上?”劉芳憤憤不平地對洛雨說道:“小雨,他們要是敢對你怎麽樣,媽就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媽,放心吧,他們沒有那個時間找我麻煩了。”洛雨別有深意地笑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