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自己人
loading...

“老大,你的意思是讓我們跟著一起去京都?”穿著一身休閑服,笑起來痞痞的青年坐在沙發上問墨寒。


墨寒點頭,“你們都一起調回京都的總部。”


胡少黎誇張地叫道:“不會吧,我們才剛調到g市一年,現在又調去京都?老大,我這新的女朋友可是g市人,我這一走,萬一女朋友不同意,那就是要分手的,你怎麽忍心拆散我們有**?”


靠在椅子上,墨寒無動於衷地說道:“你這一年換十幾個女朋友,也不差這一個。”


“可那些都是浮雲,我現在的這個才是真愛啊!”胡少黎辯解道。


“兩個選擇,一跟著去京都,二留守g市,但是其他兄弟我會帶走。”墨寒也懶得再跟他廢話。


“不要,老大,你這將他們都帶走了,那我要怎麽辦?”


胡少黎等人都是墨寒之前在部隊訓練時候的屬下,墨寒出來之後,他們全部跟著出來了,現在被分散在墨氏的各個分部擔任重要的職位。而在g市的這個分公司,因為墨寒這個*oss在鎮守,所以人員也多一些。墨寒如果把所有的兄弟都帶走了,那g市的高層可差不多都要換新血了,就胡少黎一個,怎麽可能搞的定。


“女友如衣服,兄弟才是手足,衣服可以再換,手足不能少。老大,我現在決定了,我要跟著你們走。”胡少黎立刻改變了態度,識時務為俊傑,雖然他不是什麽俊傑,但是還是很識時務的。


“對了,老大,上次你這麽大動幹戈的讓我們兄弟去救的那個少年是你的什麽人?”很少見到老大這麽在意一個人,胡少黎好奇地問道:“不會是老大你的弟弟吧?”老爺子四十幾歲都能夠生下他們的老大,五十幾歲再生一個兒子也沒有什麽奇怪的。隻不過,好像沒有聽說過老大有弟弟啊?


墨寒瞥了胡少黎一眼,“不是。”


“那是誰?”胡少黎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挖別人的*,之前去營救的時候,見到自家老大連自己的侄兒都不顧,那麽緊張那個俊美的少年,胡少黎就心裏癢癢地想要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墨寒沒有回答,隻是盯著胡少黎,胡少黎被他盯得心裏發毛,“老大……”


“你最近是不是太閑了,非洲一個分部需要一個適合的管理人,我覺得你很適合。”


墨寒此話一出,胡少黎立刻閃人,“咳咳,老大,我記起來了,今天約了王董,時間差不多了,我現在立刻過去。先走了。”


關上總裁辦公室大門的胡少黎鬆了一口氣,果然,老大和那少年的關係不簡單,不行,一定要查清楚他們的關係,要不然心裏總是惦記著,晚上睡覺都睡不好。


胡少黎離開之後,墨寒準備看一看手中的策劃方案,結果手機突然響起了起來,一看,居然是派去洛家的保鏢打來的。


“老板,洛家出事了。”


聽到對方的第一句話之後,墨寒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什麽事?”


“洛家今天早上來了一群人,好像是洛家的親戚之類的,在洛雨鬧騰了一陣子之後就離開了,不過放言今天下午會再來洛家。”負責這段時間暗中保護洛兆國和劉芳安全的保鏢並沒有第一時間出去製止,畢竟洛兆國和劉芳並沒有什麽危險,他們也不太方便暴露。隻不過會將自己所看到的報告給老板知道。


“我知道了。”墨寒掛掉電話之後,立刻撥打別墅的電話,周伯接起了電話。


“喂,周伯,洛雨呢?”


“洛少爺說家裏有事,要回去一趟。”周伯按照洛雨的話轉達。


周文衝拿著文件剛想推門進去,就看見自家總裁已經推門出來,與自己擦身而過。


“總裁……”周文衝趕緊喊道。


“文件放下,我回來再處理。”說完,墨寒風風火火地離開了。


周文衝無奈地嘀咕道:“不是剛到公司嗎?怎麽這麽快又走了?不會是洛少又出什麽事了吧?”在周文衝想來,這最近能夠讓總裁這麽失態的就隻有那個洛少了,周文衝完全不知道自己真相了!


回到家裏,看到家裏一團亂的洛雨立刻火冒三丈。


“爸,媽,發生什麽事了?”洛雨走到洛兆國兩人麵前問道。


“小雨,你回來了。”劉芳看到了洛雨包紮起來的手臂,著急地問道:“不是說傷得不嚴重嗎?怎麽會包紮得這麽嚴重,而且,傷的不是手腕嗎?怎麽變成手臂了?”


“沒事,媽,手腕那是小傷,這手臂是前天不小心刮傷的,留了點血,墨家的醫生怕我沾到水,發炎,所以才會包紮起來。”洛雨安慰劉芳。


“那手腕還有沒有事?”劉芳繼續問道,她看了看洛雨的左手,再看了看洛雨的右手,白皙的手腕上並沒有什麽紅腫,就是因為洛雨白皙的皮膚,襯托出右手食指背上的那一小小原本不是很清晰的胎記,變得有些明顯起來。


“手腕已經好了,媽,你就不用擔心。”洛雨微笑道。


“真的。”劉芳看著洛雨。


“真的。”洛雨認真的表情,然後問道:“這家裏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會這麽亂?”


洛兆國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劉芳則憤怒地說道:“還不是你那什麽大伯小姑,也不知道他們從那裏聽到消息,說我們現在餐館的店鋪是我們買下來的。今天一大早就跑來我們家鬧,說什麽買下那餐館店鋪的錢是你爺爺奶奶留下的遺產,他們有資格分一份。”


“這消息是誰說的?那餐館還是別人的,隻要一查就知道,他們怎麽會聽了一些小道消息就過來我們家鬧事?”雖然大伯和小姑都不是什麽好人,但是洛雨知道,他們也不會就因為聽了那麽點消息就過來鬧的,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麽。


劉芳和洛兆國對視了一眼,劉芳走回房間,拿著一個房產證走了出來,“這個是前兩天寄過來的。”


洛雨拿過房產證一看,這個就是他們餐館的房產證,而房產證上麵的所屬人居然是洛兆國與劉芳。這,墨寒居然這麽快就把房產證送過來了?


原來如此,難怪大伯小姑會上門鬧事。以洛雨家的經濟條件當然不可能買得起這商鋪,所以,大伯小姑就猜測他們得到了爺爺***遺產,才有錢來買下這商鋪。說來說去,都是這錢鬧的。


“小雨,要不把這商鋪還給墨老板吧,這太貴重了,我們之前還以為他在開玩笑,沒想到是真的。”劉芳拿到房產證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這三百多萬的商鋪,說送就送,那墨老板該多有錢啊!


“不用了,媽,那是你兒子的勞動成果換來的。”至於與墨寒在一起的事情,洛雨決定先不要告訴父母。要不然,他們還會以為這商鋪是他們兒子換來的。


“小雨,有些東西不屬於我們的,我們不能要,你明白嗎?”洛兆國站起來,嚴肅地說道。在社會上打滾了這麽久的洛兆國深知道懷璧有罪這個道理,瞧瞧才幾天,他大哥小妹就找上門來了,這個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爸,媽,我實話跟你說吧,墨寒就是墨氏集團的老板,一個集團的老板,說出的話就沒有收回的道理。我們那間小商鋪,他根本就不會看在眼裏。如果我們把這商鋪還回去,他還會以為我們看不上那商鋪,到時候,就不好了。”如果不說出墨寒的身份,洛雨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不會接受的。


“什麽,那年輕人就是墨氏集團的老板?兒子你不會騙我們吧?”墨氏集團,那可是華國赫赫有名的大公司,劉芳有些不相信墨寒就是墨氏集團的總裁,那也太年輕了。


洛雨知道自己的爸媽會懷疑,他直接打開手機,搜索出墨寒的報道給他們看,報道上麵還配有墨寒的特寫。


“這,還真是。”


劉芳和洛兆國麵麵相覷。


“現在你們可以放心接受了。”洛雨把話題轉回,“除了這些,大伯和小姑還有沒有說什麽?”


“哼,說什麽,他們說下午再過來,氣死我了。”劉芳怒氣騰騰對洛兆國說:“你看看你那是什麽大哥,小妹,我看是仇人才是真的,就看不得我們好。我告訴你,今天下午他們如果再過來鬧事,我是絕對不會再放過他們的。”


洛兆國也沉下臉說道:“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麽做,這麽多年來,真有親情也被他們給毀掉了,既然他們不顧那點血緣親情,那麽我也不會再忍讓他們。”


這麽多年下來,洛兆國看在那是自己大哥和小妹的份上,對於他們有事無事的為難,他也沒有計較,但是現在,居然都上門來鬧事了,再忍下去,他就真成懦夫了。


聽到父母這些話的洛雨也徹底可以放心,既然自己的父母都不想要再忍讓他們,那麽就要好好和他們算一算他們這十幾年來的帳了。


“叮咚……”門鈴響了起來,距離最近的劉芳走過去開門。


“誰啊?”


打開門一看,身穿西裝的身材高大的冷峻男人站在門口,看到開門的劉芳之後,有禮地打招呼。


“伯母,你好。”


“原來是墨老板,快,快進來。”劉芳熱情地將墨寒迎進屋。


“墨老板?”洛兆國沒有想到墨寒會過來,這麽年紀輕輕就事業有成,成為了一個大公司的總裁,洛兆國可不敢小看他,趕緊客氣地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們的屋裏還沒有來得及收拾,你別見怪,來坐,小芳,去給墨老板倒杯茶過來。”


“好。”劉芳剛要去倒茶,就被墨寒叫住了。


“伯母,不用這麽客氣,都是自己人。”


“啊?”劉芳愣了一下後,快速反應過來,“哈哈,墨老板還真客氣,對,都是自己人。不過這上門不給客人倒茶,就顯得我們失禮了。”劉芳還以為墨寒說的自己人,是熟悉的人的意思,劉芳對洛雨喊道:“小雨,快去,泡一壺你爸收藏的那普洱茶過來。”


而洛雨在聽到墨寒說自己人的時候,在心裏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不過聽到劉芳的吩咐,還是乖乖地進去泡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