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內訌
loading...

洛雨四人一轉身就看見獨眼匪徒正拿著對著他們。


“你們再敢走一步,我就立刻開。”獨眼匪徒打開了□□的保險。


看到匪徒的動作,洛雨眼中的精光一閃,“哢嚓”一下,“砰”的一聲響,那名獨眼匪徒“啊……”的一聲慘叫,倒在地上,那隻拿著的右手臂血流不止。


“跑……”洛雨對著孫明浩三人大聲喊道,然後四人立刻快速逃跑,而原本正在車裏休息的匪徒頭頭聽到聲以後,立刻聞聲趕來,結果看到倒在地上中了傷的手下。他立刻問道:“怎麽回事?”


“大哥……他們跑了……”獨眼匪徒忍痛地從地上爬起說道。


“該死的,那兩個蠢貨,還愣著做什麽,立刻去追。”匪徒頭頭咒罵一聲之後,追了出去。獨眼匪徒也換左手拿追了出去。


“呼呼……洛雨,你會用?”孫明浩一邊跑一邊問道,剛才那一正確地打中了匪徒的胳膊,才讓他們有時間逃跑。


“不會。”奔跑中的洛雨呼吸一點也沒有淩亂。


“騙人。”這麽準的法孫明浩可不相信洛雨不會用。


“給你。”洛雨將手上的丟給孫明浩,孫明浩去部隊訓練過,應該會用,而洛雨的腰間還有一把□□。


“我們現在要去哪?他們快要追上來了。”周嘉智邊跑邊問洛雨,現在他們都把洛雨當成了領導者。


洛雨想了想,這一塊地方很大,工廠的外麵就是樹林,這裏荒郊野外,很少有人經過,後麵又有拿著的匪徒追趕。如果是洛雨自己一個人當然可以順利逃離,但是還帶著三個大少爺,可就不是那麽容易逃脫的。孫明浩還好,周嘉豪這個胖子,才跑了這麽一點路就開始氣喘籲籲,全身冒著大汗,看樣子也跑不遠了,所以最好的辦法就先找地方藏起來。


“哎呦……”周嘉豪跟在後麵,突然被一塊木頭撂倒,整個人摔在了地上,臉上都粘上了塵土。


周嘉智與孫明浩趕緊回頭去扶他,周嘉豪一站起來又差點摔了下去,他臉色痛苦地說道:“不行,我的腳崴了,好痛。”


“胖子,你怎麽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孫明浩臉色難看起來。


“我也不想啊!”周嘉豪哭喪著臉。


“現在該怎麽辦?”周嘉智問道。然後三個人不約而同地看向洛雨。


“涼拌。”洛雨清冷地吐出兩個字。整個樹林都是一些桉樹之類的樹木,沒有樹葉的遮擋,一眼就能夠看到有沒有人。因為周嘉豪摔倒,耽誤了時間,所以洛雨一下子就看到了已經追上來的兩個匪徒。


“砰……”一顆打在周嘉豪頭頂的樹杆上,將周嘉豪三人都嚇了一跳。


“跑啊,怎麽不跑了?”凶神惡煞的匪徒頭頭拿著還在冒煙的,凶狠地喊道:“你們幾個兔崽子,以為能夠逃得掉嗎?做夢。”


孫明浩反應過來立刻拿著對著兩個匪徒,“你們不要過來,要不然,我就開了。”


看到孫明浩手上的那一把,那名中年的匪徒頭頭喊道:“開,有本事就立刻開,我們有兩把,而你隻有一把,你信不信在你開之前我就斃了你?”


“砰……”


又是一聲響,所有人都被這一聲突如其來的響聲嚇愣了。


洛雨對著口吹了一口後,再次指向兩個匪徒,“這一如何?”雖然洛雨臉上沒有什麽表情,但是內心卻在狂躁,為什麽又沒有打中?為什麽又打偏了?其實他是想要直接打掉匪徒手中的來著。


兩個匪徒就像是被施了定身術一樣,一動也不動。獨眼的匪徒是嚇的,而那名中年匪徒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剛才那一從他的臉頰上擦過,臉上被擦過的灼熱燙得發痛,差一點,就是差那名一點,他就會被打中。他不敢置信地看著洛雨,“你還真敢開?”


“不是你讓我們開的嗎?現在我們都各自有兩把,但是我們這邊有四個人,你兩把一下子最多也就打中我們兩個人,但是你信不信,我可以在你開之前,就送你去下地獄?”洛雨的聲音在這個樹林中,顯得格外的冰冷,他的眼中更是看不到任何的溫度。


不知道為什麽,兩個匪徒突然從洛雨身上感覺到強大的壓迫感,中年的匪徒從洛雨的眼中看到了冰冷刺骨的殺意,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怎麽可能會擁有這麽強大的氣勢和這麽迫人的眼神?


“你是誰?”中匪徒問道。


洛雨諷刺地勾起嘴角,“你問我是誰?不是你們將我抓來了嗎?還問我是誰?”


“我們要抓的隻是他們三個。”中年匪徒指著孫明浩三人說道。言下之意,就是並不是衝著洛雨來的。


“可是事實是,你們把我也一起抓了。猛虎幫的幫主,張虎,如果你知道,被你送走的**剛剛給你生了一個兒子,還會不會這麽拚命地綁架他們,來換取你在牢裏的兒子?”洛雨似笑非笑地看著中年匪徒。


洛雨說出來的話,把所有人都驚住了,中年匪徒張虎,也就是之前的猛虎幫幫主,他驚悚地看著洛雨,“你到底是誰?”幫裏所有人都知道張虎很愛自己的老婆,就是因為他老婆前幾個月在幫助他逃跑出現意外身亡之後,他才會這麽瘋狂地報複g市的市長,可是現在這個俊逸少年說張虎在外麵還有**,而且還剛剛給他生了一個兒子?


張虎身邊的獨眼匪徒聽到後,突然瞪大眼睛,一把揪住張虎胸前的衣服大聲質問:“大哥,為什麽,你不是很愛小燕的嗎?你不是說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嗎?為什麽,為什麽又要出去找別的女人?”原本受傷的手臂滲出了大量的鮮血,從他的手臂上滴落。


“你發什麽瘋,我什麽時候出去找別的女人了,你別聽他胡說。”張虎想要拉下獨眼匪徒的的手,但是獨眼匪徒就是沒有放開,他青筋暴起,眼中充滿了血絲,死死地看著張虎,“孩子都出來了,你還想要抵賴?你還將那女人安全送走,那為什麽不將小燕和小濤一起送走,為什麽?”


“啪……”張虎給了獨眼匪徒一拳,“他就是在挑撥我們的關係,隨便亂編出來的事情,你也相信?你想想,我是怎麽對小燕和小濤的,如果我真還有別的女兒和孩子,為什麽不趁機逃跑,逍遙快活,還要像現在這樣拚死拚活去救小濤?”


這一拳與張虎所說的話讓獨眼匪徒清醒了一點,他似乎覺得張虎說得有道理,但是又有點猶豫不決。


“你真的相信他所說的話,真的認為我剛才是在撒謊?那個女人叫做張曉彤,是張虎之前所收養的幹女兒,之前被張虎送走了,不過一個星期前,她又再次回到了g市,並且在g市的一家小醫院生下了一個兒子。需不需要我把她現在的地址也給你?”洛雨平靜訴說出令張虎自己都驚訝萬分的事實,其實早就在洛雨逃跑的時候,洛雨就讓係統搜查了這幾名匪徒的資料,想要從中找到可以利用的信息。沒想到,這一查,還真讓係統查出了不少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正好可以拿來好好利用一下。


對於自己宿主的臨危不亂,勇敢機智,係統默默地給了十二個讚。並且還很驕傲地感歎,果然不愧是它看上的宿主!


“混蛋……”獨眼匪徒聽到了洛雨的話後,終於爆發,一躍而起將張虎一拳打在地上,一腳踢開張虎手中的之後,然後失去理智般開始對張虎拳打腳踢起來,而張虎當然想要反抗,但是獨眼匪徒的爆發出來的力量是平常的兩倍,他又被壓在地上,很難反抗,不一會兒就被打得鼻青眼腫。


獨眼匪徒將抵在張虎的額頭上,“為什麽,為什麽,小燕這麽愛你,為什麽要這麽對她?早知道我當初就不要退讓,要不然,現在小燕就不會死。都是你,都是因為你,小燕才會死的,你才是最該死的人。”


“你要殺我?你瘋了。”張虎不敢相信獨眼會背叛他,明明剛才還追殺這那幾個臭小子的,現在,他們兩個卻內鬥起來。


兩個匪徒內鬥,孫明浩三人都看向洛雨,這個時候,正是逃跑的最佳時機。洛雨對著他們三個搖搖頭,已經沒有必要再逃跑了,救援的人到了。


隻見一大群的警察正在向這邊趕來,而張虎與獨眼也已經察覺了,迅速從地上站起,張虎也在站起來的時候,撿起了被獨眼踢走的,然後竄到周嘉豪與周嘉智麵前,一把抓住了距離最近的周嘉豪。周嘉智剛想要上前幫忙,獨眼的手也向他伸來。


孫明浩一踢過去,剛好阻止了獨眼的要抓周家智的動作,但是卻讓他陷入了危機,孫明浩拿起剛想要對準獨眼,被獨眼一把抓住,快速地卸掉了孫明浩手中的之後,將那把踩在地上,然後卡住孫明浩的脖子,手中的抵在孫明浩的太陽穴上。


“住手。”警察們終於到來,但是還是慢了一步,張虎與獨眼都分別抓住了一個人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