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解決
loading...

似乎一眨眼的時間,那小偷與他的那些同夥就全部倒地不起。此時巷口突然走進了兩個穿著製服的警察。


“你們在幹什麽?”


看到警察到來的時候,這群流氓不但不害怕,那光頭佬更是叫道:“是我,我是李熊。”


“什麽,李熊?”兩個警察走進一看,還真是熟人,兩個警察趕緊將李熊扶起,關切地問道:“李哥,你,你們這是怎麽了?”


“他們兩個居然無緣無故把我們給打了,趕緊把他們兩個抓起來。”那十幾根鐵棍還在地上,李熊就敢顛倒黑白。


“當街傷人,帶回去。”兩個警察什麽也沒問,聽李熊這麽一說,就想要把兩人抓回去。


“你們就不問清楚到底怎麽回事?”洛雨問道。


“還需要問嗎?他們全部都受傷了,就你們兩個沒有傷,肯定是你們把他們都打傷了。當街打人,你們眼裏還有沒有法律了,扣起來。”說完,兩個警察拿出手銬,就要來銬洛雨和墨寒。


誰知道,那兩個警察剛剛靠近,就被墨寒長腿一掃,幹翻了。


“你……你居然還敢襲警?”個子較高的警察抱著被踢痛得肚子,倒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著墨寒。


而另外一個警察則已經被自己給打了這個事實給驚訝到了。


“我看你們是想要蹲大牢了,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李熊掏出手機,給自己的副局長姐夫打了過去,將這件事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而電話那頭的副局長一聽到自己的小舅子被打,自己的手下的警察也被打了,頓時火冒三丈。叫上了公安局裏的警察就往小舅子所說的那個地方趕去。


打完求救電話的李熊得意地笑了,“我姐夫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長,等一下他來的時候,你們就死定了。”李熊已經開始幻想洛雨兩人跪地求饒的樣子。


這不就是“我爸是xx”的節奏嗎?沒有想到,隻是教訓了一個小偷,就會扯出小偷的後台,以及後台的後台。公安局副局長,不要說副局長,就是局長來了,洛雨也一樣不會怕,因為他手裏有秘密武器。至於墨寒,他就更加不用擔心了。


看到那李熊得意的樣,墨寒也掏出了手機,“我給你五分鍾,要不然,明天我就立刻離開。”


簡單的對話,也許別人不懂,洛雨卻懂了。墨寒這一次來,是來投資的,一旦墨寒離開,那麽墨氏投資h市的事情就會作罷,想來h市的那些領導們,知道後一定會拚命地趕過來吧,這下有好戲看了。


果然,不到五分鍾的時間,兩輛警車就來了,隻不過,下來的人明顯是敵非友,因為某熊一看到下來的人就飛撲了過去。


“姐夫,你終於來了,你再不來,我就要被打死了。”李熊的臉上有許多淤青,看上去恐怖,實則傷的不重,墨寒出手很有分寸,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再站起來這麽蹦躂了。


不過在不知情的副局長看來,事情嚴重了,連忙問道:“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是他們。”李熊指著洛雨和墨寒說道。


“我是h市公安局副局長,就是你們打了我小舅子?打人可是犯法的,再加上襲警,罪加一等。給我把他們都抓起來。”那副局長立刻對身後的警察下命令。


他身後的十幾個警察立刻行動起來,墨寒向前跨了一步,擋在了洛雨身前,沉聲對洛雨說道:“等一下發現不對,立刻離開。”


洛雨看著墨寒的背影,他這是在保護他?不過,他洛雨可不是無能之輩。洛雨也向前跨了一步,站在與墨寒同一排,道:“很抱歉,我不習慣站在別人的身後。”


墨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在那些警察來到身前之後,立刻發起攻擊。洛雨也陷入混戰裏去。


這些警察明顯是練過的,要比剛才那兩個警察厲害。隻不過,就算是這樣,也不是兩人的對手。墨寒的爆發力很強,一拳一腳搞定一個警察,而洛雨的反應能力和身手則異常敏捷。如果要拚體能的話,以洛雨八十點的體能,幹掉了一半警察,呼吸一點也沒有淩亂,讓洛雨驚奇的是,墨寒的體能貌似也不錯。


十幾個人,二分鍾的戰鬥時間,地上再次躺了一片,此時能站在洛雨他們對麵的就隻有那個副局長與被兩人的戰鬥力嚇得坐在地上的李熊了。


“你……你們……不要過來。”那副局長看到墨寒走向他,也怕了,急急忙忙地從腰間裏掏出了一把槍對準墨寒,“別動,再過來,我就開槍了。”槍在華國這個地方是很有震懾能力的,畢竟,不像國外,華國對槍支的管製是很嚴格的。


如果是平常,這麽點小事,副局長根本就不可能拔槍,畢竟每開一槍,過後他都必須要向上頭匯報,如果理由不正當,還要被處罰。現在他是被墨寒嚇怕了,墨寒渾身煞氣地走來,看著他就好像在看死人一樣冰冷的眼神,讓副局長害怕得失去了理智。


看到副局長拔槍,墨寒停住了腳步,洛雨也緊握著拳頭,為墨寒捏了一把冷汗,就算他們身手再好,這麽近的距離,能躲開子彈的概率也不高,很有可能會受傷的。


“墨寒……”洛雨輕聲喊道。墨寒背對著洛雨,沒有說話。


看到墨寒真的被自己手中的槍震懾得不敢再動,副局長原本的膽怯消失了,囂張地笑了起來:“來啊,你不是很能打嗎?有膽子再動一下,我就立刻斃了你。”


“你不敢。”墨寒跌定地說道。


“我不敢,我告訴你們,就算我現在將你們兩個都槍斃,到時候,我也會說你們兩個是恐怖分子,不但打傷群眾,還做出抗捕襲警的危險行為,將所有的警衛人員全部致傷,就算槍斃了你們兩個,也罪有應得。”副局長料定了墨寒和洛雨不敢輕舉妄動,他已經想到等抓到他們,要給他們定些什麽罪都想好了。不過,在給他們定罪之前,一定要先教訓他們一頓,明知道他是副局長,居然還敢威脅他,還想要連他也打,絕對不能夠放過他們。


“這次誰來也救不了你們,給我……”副局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


“誰說的?”


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服局長一頓,轉身一看,一個四十幾歲,穿著製服的中年男人從警車上走了下來,副局長的臉色瞬間變了,迅速把槍給收了起來“局……局長?”


h市的局長瞪了副局長一眼,咬牙切齒道:“你,很好,居然敢動用槍……”然後沒有再理會副局長,直接快步走到墨寒麵前,發現他沒有受傷後,才鬆了一口氣,關切地問道:“墨先生,很抱歉,讓您受驚了,對於這些公安局裏濫用職權的敗類,我們一定會嚴懲不貸的。”


原本看到局長到來的副局長,還帶著一些僥幸,畢竟平時自己與局長的關係不錯,但是當看到局長對墨寒這麽關切和尊敬的態度,副局長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踢到鐵板了。


一輛黑色的小轎車也停在了路邊,一個有些略胖的中年男人從車裏下來後,直奔墨寒而來。


當副局長看清來人的臉之後,戰戰栗栗,連聲音都顫抖起來,“市,市長……”


市長指著他說道:“你給我等著。”


看到市長的到來,局長剛想要打招呼,市長擺擺手,“現在最重要的是墨先生有沒有事。”


“我沒事。”墨寒冷聲道:“不過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那麽投資的事情就不用再提。”


“是是是,對不起墨先生,這件事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複。”市長再三保證,這可是關係到他是否可以升上去的大政績,他當然要異常重視。


墨寒不想再留在這裏,回頭對洛雨道:“我們走。”


“墨先生,我們送你吧。”局長熱情道。


“不用。”墨寒拒絕後,直接走了。


洛雨跟上,在經過市長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指著市長背後頭頂的一個監控攝像頭說道:“我建議你們查看一下監控,事情就全部都清楚了。”


聽到洛雨這句話的時候副局長的臉立刻麵如死灰,他知道自己這次肯定載了。


其實那個監控原本是沒有開的,後來發現情況不對的洛雨立刻讓係統打開了監控,所以,那個監控將發生的一切經過都錄了下來。


與墨寒肩並肩地走在繁華的大街上,突然,洛雨聽墨寒說道:“你的身手很好。”


洛雨道:“你的也不錯。”


當洛雨以為墨寒會再追問些什麽的時候,卻聽他說道:“回去吃宵夜,你做。”


洛雨心中流淌過一絲異樣,淡笑,“沒問題。”


第二天,市長與公安局的局長上酒店來,親自道歉,並且表示已經撤掉了副局長的職務,因為副局長收受賄賂,濫用職權,與黑幫勾結等原因,正在接受調查,一旦這些罪名成立,□□十幾年是絕對的。至於副局長的老婆也因為收受他人賄賂,以及上千萬來路不明的資金被逮捕,李熊與他們那群手下,也進到監獄坐大牢去了。


這個處理結果墨寒很滿意,再加上市長親自上門,給足了麵子,所以墨寒按照原定計劃,繼續在h市進行投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