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挑剔的墨寒
loading...

當天晚上上網,自己再次引起熱議,洛雨對於自己成為網絡紅人的事情,沒有過多在意,像這樣事情,隻要過一段時間,網上的熱潮就會消退,到時候也就沒有多少人會再記得他。網絡的那些紅人差不多都是三分鍾的熱度。


完成了比賽的任務,洛雨得到了一次大圓盤的抽獎機會,結果抽中了一個初級書法,雖然作用不大,但是平時也可以練練字,陶冶陶冶情操不是,總比那個中級樂技有用。


第二天,天剛亮,一輛限量版的寶馬停在小區的門口,引來了許多上班族和大爺大媽的注視。


剛剛吃完早餐的洛雨就接到了墨寒的來電。


“怎麽了?”喝完最後一口豆漿的孫明浩問道。


洛雨放下手機,“你舅舅,他說讓人過來接我,小車已經停在小區的門口。”


“啊?那你真要去啊?”孫明浩再次問道。


“當然。”隻不過是去煮頓飯而已,又不是去送死,怕什麽。洛雨站起來,準備出門,孫明浩叫住了他,“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吧,在你家躲了幾天了,再躲下去也不是辦法。”孫明浩決定回去投案自首。


“隨你。”洛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奧元花園是g市最高級的別墅區,在這裏住的人非富即貴。而奧元花園又分為中高檔區,中檔區的別墅雖然不大,但是裝修華美,每一棟別墅都是上千萬的。高檔區的別墅,不僅麵積大,裝修更是精美絕倫,每一棟別墅都是要價過億華幣的。


高檔區別墅區一棟別墅裏,一名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男人恭敬地對站在落地窗前,背對著他的,身材高大的男人說道:“已經接到人,不過孫少爺也跟著來了。”


“恩。”男人隻是淡淡地應了聲。


周文衝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趕緊接聽。


“恩,好的。”掛掉電話,周文衝對自己的*oss說道:“總裁,他們已經到了,我下去接他們。”


男人沒有回應,周文衝也沒有在意,他已經習慣了。


車子停在了別墅的門口,洛雨和孫明浩從車子裏走了出來,周文衝立刻迎了上去。


“歡迎你,洛少,孫少爺,總裁在等你們。”


“少廢話,走吧。”孫明浩瞪了周文衝一樣,帶頭走了進去。


坐在高級的真皮沙發上,孫明浩明顯有些約束,他低著頭,再也沒有剛才麵對周文衝時的桀驁。對麵的男人即使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有說,也給他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終於,孫明浩再也受不了,開口道:“舅舅,我錯了。”


“錯在哪?”墨寒的聲音帶有隱約的威嚴。


“我不該在訓練的時候不認真,不該在請假回來的時候逃跑,更不該在逃跑的時間內不與家裏聯係。”孫明浩乖乖承認自己的錯誤。


墨寒沉默了一會兒,淡淡地說道:“他們很擔心你。”


“擔心我?”孫明浩冷哼一聲,“擔心我,會讓我自己搬出來一個人住,擔心我,會一個月不來看我一次,擔心我,會在我離家出走的這幾天一個電話也沒有?”


孫明浩越說越激動,“我爸將所有的的心思都放在他的工作上麵,我媽,整天忙著她的生意滿世界的飛,在他們心裏,什麽時候在意過我的存在?”


對於自己那對父母,孫明浩差不多已經絕望了。他們就是他心裏頭的刺,不提的時候還好,一提起來,就開始心痛。一年前自己搬出去住,他們沒有阻攔,一個月也不見得見上一次麵,連個電話也沒有,似乎已經忘掉了他的存在。最離譜的是,居然還能夠把他的生日給搞錯。住在洛雨家裏的這幾天,看到洛雨的父母親是怎麽樣關心洛雨的,他就滿心的羨慕,像這種普通家庭的溫馨與親情才是他最想要的。


“你認為,在學校裏闖的禍,在外麵打架鬥毆的事情是誰給你擺平的,你認為你的衣服,是誰給你訂做的,你認為你的房間是誰給你收拾的,你認為你的保姆無師自通,能知道你喜歡吃什麽,不喜歡吃什麽,吃什麽過敏嗎?”


見了墨寒幾次麵,洛雨還是第一次見他說了那麽一大串的話。


麵對自己舅舅的這一番質問,孫明浩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心裏揪著,喉嚨好像被掐住了,說不出話來。


墨寒繼續道:“還是你認為上次你受傷生病的時候是誰整晚守在你身旁,給你上藥,發燒的時候,給你用酒精擦身體降溫,一大早就起來熬湯給你喝?”


上次孫明浩被人打傷,雖然被洛雨救了,但是受了不少的傷,去醫院當晚就發起了高燒,他一直以為是醫生護士在照顧他。醒來的時候,看到熬好的湯水,也以為是哪個護士看他可憐給他熬的。


“可是就算你說的是真的又怎麽樣,我搬出去住,他們也沒有過問,一個月也沒有給我打電話,我生日的時候還記錯了日期,難道這還有假嗎?”孫明浩仰著頭,叫喊道,但是洛雨發現了他語氣中的底氣不足。


“你自己看。”墨寒抽出一些文件扔到孫明浩的麵前。


孫明浩拿起那些文件,看到裏麵的內容之後,他臉色突變。臉上閃過茫然,愧疚。他的聲音開始哽咽顫抖,“可是他們忘記了我的生日。”


“那禮物是我忘記送去給你,所以晚了幾天。”墨寒解釋道:“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他們在家裏等著你。”


孫明浩立刻彈跳起來,招呼也不打,飛奔著離開。


整個過程,洛雨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別人的家務事,他不方便說,也不想插手。隻不過最近聽說已經抓住了威脅市長的恐怖吸毒危險分子,想到這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我餓了。”墨寒突然開口,隻不過又恢複到了冷漠寡言的時候。


“要吃什麽?”洛雨迅速進入自己的角色。


“早餐。”墨寒依舊言簡意賅。


“哦。”聽到這個答案就好像聽到了“隨便”這個答案一樣,既然隨便,那就隨便做好了。


墨寒向來不喜歡人多,所以別墅裏的傭人並不多。別墅的管家,是一位叫做周伯的老人家,他就是墨寒的助理周文衝的爺爺。周伯以前是墨老爺子的下屬,後來墨寒出生之後,就一直照顧墨寒,可以說他是看著墨寒長大的,對待墨寒比對待自己的孫子周文衝還要好,而墨寒也很尊重周伯。按輩分,墨寒應該叫他周叔,但是因為從小習慣了叫周伯,所以一直沒改。


周伯雖然滿頭的白發,但是精神卻很好,對待人也總是笑眯眯的,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知道洛雨是墨寒請回來的廚師之後,笑著給洛雨講墨寒的忌諱。


“少爺不喜歡蒜、蔥、香菜和芹菜的味道,對了還有胡蘿卜他也不吃。做的菜,也不要放醋,因為少爺不吃帶有酸味的菜。水果的話,少爺隻吃蘋果和鴨梨,其他都不吃。飲料和牛奶少爺也不會碰,他隻喝茶還有白開水。吃飯和裝菜的碗碟一定要經過三次高溫消毒,上菜的時候,一定要帶上一次性防菌手套,因為少爺有潔癖……”周伯一說就是一大頓,十分鍾過後,終於說完了,“好了,差不多就這樣。需要有人幫忙嗎?”


“不用。”洛雨聽完後,直接開始動手。


周伯看著洛雨動手後,退出了廚房,離開的時候,還低聲嘟噥道:“這還真稀罕,少爺居然請了一個這麽年輕的少年回來,不過這少年是不是長得太好看了些?”


係統:“太過分了,作為一名雄性,居然比雌性還要挑剔。宿主你根本不需要這麽做的,隻要你想,我就可以幫你把那餐館的房地產所屬權轉到你的名下,保證任何人都發現不了任何問題。”


洛雨切青瓜的手一頓,“條件。”係統會這麽好心?


“不需要9999,也不需要999,隻要99點屬性點就可以了,現在正是優惠時間,過了這村就沒有這店了,宿主,你還在等什麽?趕快下定吧!”係統帶著星星眼的期待。


“沒有屬性點。”洛雨很直接。


係統開始誘惑起來,“木有關係,本係統升級之後,變得更加人性化。如果宿主有需要,完全可以預先貸點屬性點。一百以下的屬性點,偶們隻收取百分之五十的利息哦,怎麽樣,是不是很優惠?有木有心動,心動不如趕快行動吧!”


“……”


什麽時候係統也開始放起高利貸了?而且那些廣告詞已經過時了好麽!


係統依舊嘰嘰喳喳在哪裏遊說個不停,但是洛雨就是不為所動,一頓一個人的早餐,不用十分鍾就搞定。他沒有按照周伯所說的帶上一次性防菌頭套,而是手捧瓷碟底部,將三樣早餐放到餐盆裏,然後端了出去。


“等……”看到洛雨居然沒有戴一次性手套,站在墨寒身後的周伯剛想要開口,就被墨寒阻止。


洛雨將早餐一樣樣放到墨寒麵前,“黃金三明治,雙黃太陽火腿蛋,淨純豆漿,請慢用。”


第一次做早餐,洛雨就隨便做了一些簡單的。雖然洛雨沒有按要求戴手套,但是裝瓷碟和碗子上卻一點手印的痕跡都沒有。


早餐雖然看上去做得不錯,但是卻太過於簡單,就在周伯像之前一樣,等著墨寒叫撤下去的時候,墨寒居然拿起叉子,在周伯震驚的目光下,吃了起來。而且還把所有的東西都吃幹淨了。看到墨寒吃完後,洛雨的眼中閃過一道意味深長的光。


喝完最後一口豆漿之後,墨寒站了起來丟下一句話,“中午回來吃飯。”就回公司去了。


洛雨隻負責做早餐,可不負責洗碗,洗碗的工作自然有傭人做。而周伯看著洛雨的眼神則有些變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