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黑衣女子
loading...

第235章,黑衣女子


淩正敲了敲辦公室的門,因為是虛掩著的關係,他可以聽到裏麵的對話聲,也深知裏麵的人是不可能會忌憚自己什麽,沒有立刻讓他進去,倒是有聲音傳出來,落在自己的耳中。本章節由````。o .提供


“……東遠的那個樓盤,下個禮拜三就會正式開盤,到時候您過去麽?”


一個低沉穩重的聲音傳來,“我的外甥這些年掌權東遠,倒真是不容小覷,這孩子在這建築領域現在已經是讓東遠做出了口碑的保障,這次的這個樓盤,到時候一旦開售,肯定不出幾日就會售罄。”對方頓了頓,又說:“去是自然要去的,先前就已經講好的事。”


另外一個聲音,沒有接話。


剛剛講話的那個男人又說:“把我之前吩咐你的事去安排一下,等會還有一個會議,你給我延遲10分鍾的樣子,我馬上就出發。”


“是。”


對方這才出來,見到了門口的淩正,沒有多少意外的樣子,隻衝著他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裏麵的男人出聲道:“小正在外麵?進來吧。”


淩正沉了沉自己的思緒,這才推門進去。


“小正,來得還挺快的。”季居保抿了一口放在邊上的茶,指著對麵的位置,讓他入座,“我等一會兒還有一個重要的會要開,長話短說,帶來我要的消息了麽?”


淩正將手中的一個很小型的u盤,遞了過去,“季先生,這是剛剛從那邊送過來的,來的路上,我大概都檢查過了,好像大少爺那邊,發現了什麽,而且還直接和對方泄了底,還說了……”


“說了什麽?”


淩正快速思量了下,反正也是沒有必要隱瞞的事,直接道:“之前關於韋家的那點事,大少爺都是知道的,我不確定當時他是不是故意說的那幾句話,但我感覺,他已經知道了,韋落和季先生您應該是有協議在先,所以……大約也算是傳話給季先生您。”


季居保可是個人物,哪那麽容易就動了情緒?


淩正說完了之後,倒是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隔著一張桌子的中年男人,倒是饒有興致的模樣,把玩著手中的那個u盤,神態卻高深莫測,也不知是在想什麽,這個話題,他竟是連接都沒有接,片刻之後,問:“慕浩林明天就出來了?”


淩正這麽多年,和季居保這個深不可測的人,其實並沒有太多的交集,他隻是季淑儀的人,以前也就是專門負責有關和秦家所有的人一切的媒體公關問題,沒想到這次的事,也因為季淑儀太過相信他的關係,直接就把人推到了自己哥哥麵前。


這下可好,淩正心裏是真叫苦,做任何事,說任何話,都是謹慎處理著,卻也不能保證是否真的不會犯錯,得罪了誰都不好過。


“是的。”


季居保問:“媒體那邊打過招呼了嗎?”


淩正心頭一沉,“季先生的意思是?”


“小正,淑儀倒一直都是在誇你聰明能幹,一點就通,你這年紀倒是和亦崢差不多,在我看來,比啟潤更有能力,在我麵前就別藏拙了。”


淩正後背一層冷汗,臉上依舊鎮定謙虛,“季先生過獎了,是太太看得起小正,小正一定會竭盡全力幫你們辦事。”


“恩,這個想法的確是好,你放心,我不會委屈你的。你目前之前是不是需要換腎?我已經讓人幫你聯係了一下,問題不大,這事你可以放心,我會讓人辦好。”


淩正這下麵色就有異了,“季先生,這事……怎麽好麻煩您?我其實已經……”


“舉手之勞,我季居保做事,從來都是有來有去,獎罰分明。”他敲了敲桌子的姿態,某些神韻上,竟是和秦亦崢如出一轍的相似,那種若無私有的氣場,會壓得人越發的抑鬱,難以喘息,“這事,畢竟是牽扯甚廣,讓你這個局外人來打理,我也是放心。這樣,你去聯係一下外麵的人,既然是永慕前任負責人要出來了,當然得做點明麵上的功夫。”


他說到這兒,從抽屜裏拿出了一份資料來,丟給了淩正,“把這個拿回去好好看看,你知道應該怎麽做。”


季居保已站起身來,看著腕表的時間,淩正拿了那個資料夾就頷首,剛要離開,外麵的門忽然砰一聲,顯然是被人大力推開的。


淩正愣了一下,下意識抬起頭來的時候,見到的是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


但對方將臉完全掩蓋了起來,看不清楚任何一絲表情,連五官都被遮得嚴嚴實實,隻是那身材,還是可以分辨出來,這是個女人。


淩正心裏無比詫異。


季居保這些年都已經坐在了書ji的位置上了,也就是整個c市,基本也就是他說了算,行為作風自然是比較幹淨的。


其實撇開慕家當年那件事不說,季居保在其位謀其職,淩正倒對他也沒有太多的偏激想法,人要做大事,終歸還是要有所犧牲的。


何況他的作風真的是沒話說,尤其是這幾年,不管是不是明麵上的功夫,他倒也知道,季居保確實也沒有太多不良嗜好。


可這個女人……一看也不是他那位夫人,進來的姿態,和此刻身上的氣場,就完全不對勁。


淩正是聰明人,不敢擅自揣摩任何,馬上就拿著資料離開,順手還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季居保臉色難看至極,坐在位置上,等到淩正一走,他才眯起眸子,“你是不是瘋了?誰允許你回來的?你回來了竟然還敢出現在這裏。”


對麵的人忽然開口,嗓音竟是沙啞無比,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人嗓音,也不像是因為病態導致的,而更像是在很久之前受過重創,長年累月了之後,說話已是聲帶破裂的狀態。


“我要不出現在這裏,我哪還能知道,你到現在都還這麽衣冠禽獸。”


這些年哪還有人敢這麽和季居保說話?


可這個全身包得嚴嚴實實的女人,竟然罵他是衣冠禽獸,他也就是臉上閃過一絲暴戾,語氣卻越發的沉穩,“你什麽時候回來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