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不喜歡比自己弱的男孩子
loading...

葉謙到沒想到柳生明月這小妮子到是有些戰鬥力,一招劍道蒼穹居然有越級的殺傷力。


張昊是葉謙一手調教出來的,他的巫頌到底修煉到什麽程度葉謙最清楚不過了。要說如今的張昊能夠在柳生明月這個小妮子手底下過這麽多招那已經是僥幸了。


拚實力的話張昊是絕對不是柳生明月的對手的。


現在的張昊唯一能夠依賴的就是自己半巫族刀槍不入的身軀,除了這具半巫族的身軀之外,不管是招數還是內勁張昊都占不到半點優勢。


如今柳生明月又開啟了大招,強行提升了自己的戰鬥力,這樣一來張昊就更加頂不住了。


所以葉謙隻能夠是出手幫一下張昊,畢竟是自己兄弟,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張昊被一個島國妞兒欺負不是。


漫天劍氣之下,柳生明月的身形在空中飛舞,一把長劍直指張昊的咽喉。


張昊此刻已經被強大的劍氣鎖定,連連退後了兩步,但依舊沒有逃脫。


就在柳生明月的長劍即將擊穿張昊的一刻,一個身形如鬼魅一樣的飄忽到近前,擋在了張昊的身前。


柳生明月一愣,想要變招,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她手中的長劍已經很輕鬆的被葉謙握在了手中,那力道就好像一把鐵鉗一樣的,跟本由不得柳生明月翻身。


不遠處,柳明傳是隨即趕了上來,不過當柳明傳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嘴巴張成了o形,驚恐道:“天了嚕,我這姐夫也太生猛了,他到底是什麽做的,這還是人嗎,居然可以用手直接攥住劍的!難道說是柳生明月那小妮子的劍沒有開封嗎?”


當然,柳生明月雖然是女孩子,但到底是個武道高手,她的劍絕對不會沒有開封的。


隻不過葉謙的身體比較變態,比張昊有過之而無不及。張昊練就的巫頌隻不過是上古巫族入門的煉體法門,而葉謙的九轉神魔就不同了,那絕壁是橫跨神魔兩界煉體法門的集大成者。力量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微微笑著,葉謙是手掌輕輕一蕩,周邊淩厲的劍氣全部煙消雲散了。


緊接著,葉謙化手掌為指力,在柳生明月的長劍上輕輕一彈,一聲清脆的響聲立刻在夜空中響起。看似輕描淡寫的一下,卻逼得柳生明月連連後退。


見柳生明月退了回去,張昊這次放心的重重喘息了一聲:“葉子哥,還好,還好你來了,要不然我估計我就要被這小妞給切片了,瑪德,島國妞簡直是太生猛了!”


這個時候柳明傳也已經從暗地裏麵趕了上來,哈哈嘲笑道:“昊子,看來這麽個活生生的大美女你是無福消受啊!”


對於柳明傳這種損友,張昊立刻給了一個白眼,反擊道:“老柳,別在這裏說風涼話,你行,你上啊!”


柳明傳下意識的瞅了一眼不遠處胸口不住浮動的柳生明月,連忙搖頭:“不了,不了,這種強悍的妞,本少爺把持不住,昊子,還是你小子來吧!”


張昊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很不爽的對柳明傳哼了一聲。


而另一邊的柳生明月隻不過是和葉謙對了一招,很明顯葉謙並沒有出全力,但就是那輕輕的一指就震得柳生明月渾身血脈沸騰了起來。收回手中的長劍,柳生明月調息了良久才緩過勁來。


死死的盯著葉謙,柳生明月那張俏麗的臉上一抹緋紅,然後無比憤怒。


“葉桑,您這是什麽意思?都說東方是禮儀之邦,難道您不知道這樣打斷別人的約會是一件很沒有禮貌的事情嗎?”柳生明月小嘴一嘟繼續道:“還是說葉桑你也想和我約會?如果葉桑也有意和我約會的話,那我恭敬不如從命,真好領教一下葉桑的高招!”


一邊說著柳生明月將長劍往胸口一橫,一臉鬥誌昂揚的表情。


不過對於柳生明月的話,葉謙、柳明傳和張昊三個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錯愕。


雖然柳生明月的國語很生疏,但是具體的意思他們還是能夠聽明白的。這時的葉謙和柳明傳都一臉默哀的看著張昊,而張昊也是一副哀默大於心死的表情。


“約會?”最終還是柳明傳最先忍不住開口道:“柳生同學,你確定你是在約會嗎?”


柳生明月一楞,完全不能理解柳明傳在說什麽,一下子露出了一絲萌態,摸著腦袋道:“難道說這不叫約會嗎?可是你們剛剛是這麽說的啊?”


葉謙無奈,調侃道:“看來我們的這位柳生同學的國語學的並不是太好的,我看啊,約會這個詞語應該改成比武或者決鬥才更加準確一點!”


柳明傳也是一陣大汗。雙眼了無生趣的瞅了一眼柳生明月。


緊接著就聽柳明傳開口對著柳生明月說了一陣聽不懂的東瀛鳥語。柳明傳心想這柳生明月對於博大精深的國語的理解能力顯然不足,與其再鬧個大烏龍來還不如直接用東瀛語和她交流呢!


柳生明月最先是一愣,她到是沒想到柳明傳居然會說東瀛話,然後兩個人就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了一會。


一邊說著,柳生明月的臉色慢慢的變得靦腆緋紅了起來,然後就好像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一樣,不住的哈衣,哈衣。


葉謙站在一邊看著,無聊的點起了一支煙。


而張昊則是不明所的望著葉謙:“葉子哥,你知道他們兩個在說什麽嗎?”


葉謙猛抽了一口煙,然後道:“鬼才知道他們兩個在說什麽呢?”頓了頓聲,葉謙的目光這才轉到了柳明傳的臉上,一臉玩味道:“不過話說回來,老柳這家夥還真是挺多才多藝的,沒想到島國語他也會!”


張昊一臉不服氣的哼了一聲道:“我看多半是看愛情動作片學會的!”


葉謙鄙視的看了一眼張昊道:“有本事你看愛情動作片也給我學會這一口流利的鳥語啊?”


張昊頓時蔫菜了,不過口中依舊不服氣的喃喃自語道:“哼,不就是會兩句鳥語嗎,有什麽了不起的嗎?”


和柳生明月交談了幾分鍾的時間之後,柳明傳這才拍著腦袋哈哈大笑道:“明白了,明白了,這下算是都明白了!”


張昊到是火急火燎的問道:“老柳,那柳生同學剛剛到底和你說什麽了?”


柳明傳故意賣關子道:“喲,昊子,看不出來你還挺著急嗎?怎麽,你不會真的看上人家了吧?”


張昊老臉一紅,哼道:“才,才沒有呢,我,我隻不過是想看看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會東瀛國的鳥語,還是說你剛剛那是純屬裝逼騙人的!”


“哼,昊子,你小子是在懷疑哥們的實力嗎?”


“我就懷疑了,怎麽著……”


頓時張昊和柳明傳兩人再次好像兩隻較勁的公雞一樣。


不過葉謙卻是沒趣的哼了一聲道:“行了,你們兩個家夥就別鬥嘴了!”


一邊說著葉謙瞥向柳明傳笑道:“我說老柳啊,你知道什麽就趕緊說好了,你看把昊子給急的,一會再急出個好歹來!”


見葉謙發話,柳明傳也不矯情了,連忙笑嘻嘻道:“嘿嘿,姐夫,事情是這樣的。這個柳生明月呢是東瀛國派過來的交流生,她的國語並不怎麽好。本來這小妮子是見昊子這小子在學校擂台比武的時候單挑了整個跆拳道社,手癢,想來挑戰昊子的。”


“可是呢,這小妮子根本就不會寫漢字,所以就找了個同宿舍的女孩子替她代寫戰帖。”


“嘿嘿,也不知道是她的表達能力不到位,還是那位代寫戰帖的女孩子故意曲解了她的意思,這陰差陽錯的就給寫成了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了!”


“這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啦,所以呢昊子,並不是人家看上你了,你這約會啊純屬就是個烏龍!”


一邊說著,柳明傳是無比的得意。而張昊卻是一臉悶悶不樂,很不開心的模樣。


葉謙雖然對於整個事情也能猜到個七八,但是經柳明傳這麽一說,整個事件的脈絡也是清晰明了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的柳生明月哪裏還有剛剛的殺氣,一臉嬌羞的小女孩模樣,踏著小碎步來到了三個大男人麵前,然後躬身一禮。


“張昊君,葉桑,真是抱歉。這都是因為我的失誤才導致了今天的誤會,對此我表示真誠的歉意!”頓了頓聲,柳生明月再次抬頭道:“不過我今天和張昊君的比試還不算完,張昊君是個很強的對手,日後我一定會再向張昊君挑戰的!”


說著柳生明月朝著三人緩緩的行禮,然後拖著自己寬大的和服慢慢的後退,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柳生明月這個小妮子忽然想起了什麽,一臉嬌羞的看著張昊:“哦,對了,張昊君,柳桑替您提的問題,我現在就能給你答案。我現在還沒有戀人。”


說著柳生明月壞壞的一笑道:“不過,張昊君,我並不喜歡比自己弱的男孩子。我們東瀛女子向來都是崇拜實力強大的男孩子,在我看來葉桑到是一個不錯的戀人的選擇。”


說完這些話之後,柳生明月再次有禮貌的鞠躬,然後後撤離開了。


看著柳生明月的背影,葉謙冷冷的笑著,心道:到是一個乖魅的女子。


而柳明傳則是一臉灑然道:“東瀛的女孩子果然大膽!姐夫,看來我得替我老姐好好的看住你,要不然你這隨便招一招的話,說不定這個柳生明月還真能……嘿嘿。”


這兩人到是不同程度的調侃著,隻有張昊傻愣愣的望著柳生明月的背影出神,心中一股變強的動力噴勃而出,洶湧澎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