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零八章 铩羽而歸
loading...

不過他沒有立即出手,而是看向錢佳怡冷聲道,“錢大小姐,你這樣是想背叛陛下嗎?”


“梁公公,這是無奈的事情。”錢佳怡一臉淡然道。


若不是魏露藍、五皇子相逼,她自然不會走到這一步。


“無奈的事情?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們錢家,若是陛下知道這裏麵的帶頭人是你,你們錢家想必再沒有活人!”梁公公又是冷聲道。


這樣的話立即是讓錢佳怡臉色陰沉下來,她自然是擔心過這一些。


“所以,梁公公你無論如何都沒辦法離開這裏!”一旁的顧公子冷聲道。


如果被皇帝知道,不隻是錢佳怡,就是他顧家也要遭殃,所以,聽得梁公公的話,他自然不會給梁公公好臉色看。


“是麽,你們想把我留下可沒那麽容易!”梁公公皺眉道。


說話間,錢佳怡等五個人已經是把梁公公圍了起來。


“你們幾個人多又怎麽樣,最多也就是跟我打成一個平手而已。”梁公公冷聲道。


這段時間,他自然已經看出錢佳怡等人的實力。


“梁公公,你這麽認為就錯了。”錢佳怡淡淡地道。


“錯?我可不覺得!”話音落下,梁公公直接是默念起符文術語來。


錢佳怡等人同樣是如此,下一刻,陣陣冰寒之氣就是以他們為中心朝著對方襲去。


一開始,錢佳怡等人激發出來的冰寒之氣也就是跟梁公公相當而已,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梁公公的臉色就是越發難看起來。


因為他發現錢佳怡等人激發的冰寒之氣明顯是比他的要強。


“看來你們使用了某種合擊之術!”看出什麽的梁公公不禁是臉色難看道。


雖然他從未見過合擊之術,但如果不是合擊之術錢佳怡等人的冰寒之氣哪裏能把他的冰寒之氣壓下去,所以,他立即是猜出來了。


“梁公公,你猜得沒錯,我們的確是使用了合擊之術。”錢佳怡點頭道。


“這合擊之術不是失傳了嗎,你們從何處得來?”梁公公疑惑萬分,下一刻,想到什麽的他不禁是大驚起來,“難道……你們跟麵具學院裏麵那些人有什麽關聯不成?”


麵具學院裏麵有人能激發合擊之術的事情早已經是傳到了皇宮,所以梁公公才得以知道。


不過,因為武子恒掩蓋得好,所以皇宮的人隻知道那樣的人已經是隕落,不知道周映雪其實也是其中之一,否則周映雪早已經被抓起來。


“什麽麵具學院的人,我可從沒到過麵具學院。”錢佳怡直接是否認。


倒不是錢佳怡否認,而是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林龍就是那個把麵具學院攪得天翻地覆的人。


“那你們究竟是從何學來?”梁公公依然是不甘心。


錢佳怡沒有再理會他,不多時,支撐不住的梁公公直接是倒在了地上。


“不錯,你們的進步很大。”這個時候林龍不禁是讚許道。


剛才他加入的話能更快拿下梁公公,之所以沒這麽做就是為了看看錢佳怡等人的實力。


見錢佳怡等人專門輕鬆就擊敗梁公公,他自然是滿意。


錢佳怡則是道,“公子,我們現在已經是拿下對方兩人,不過對方還有那麽兩個人。”


“先不管他們,你們先跟我到祭壇那裏。”林龍直接是道。


看到錢佳怡等人的實力之後,他就知道拿下那隻符文獸不是什麽問題,所以第一個念頭自然是帶錢佳怡等人到祭壇那裏去。


“公子,難道您已經找到了祭壇嗎?”錢佳怡等人不禁是欣喜道。


“嗯,找到了,隻是,通往祭壇的唯一通道被一隻符文獸擋住,我不是那符文獸的敵手,隻能是傳來想辦法提升實力,還沒提升實力就遇到這梁公公然後又遇到你們……現在見你們有這樣的實力,自然是有把握對付那符文獸了。”林龍笑著道。


“那我們跟公子前往。”錢佳怡當即是道。


“我們跟公子前往。”其他人也是應和道。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林龍點頭,當下就是帶著眾人朝著祭壇的方向前行。


走了那麽一會之後,林龍的眉頭就是皺了起來,因為他察覺到身後有人跟蹤,當下他直接是停了下來。


“公子,怎麽了?”見林龍莫名停下來,錢佳怡不禁是問道。


“我們被人跟蹤了。”林龍低聲道。


“被誰跟蹤了?”錢佳怡不禁是驚訝道。


“不知道,不過應該就是剩下的那一個或者是兩個人了,搞不好就是那個劉公公。”林龍說道。


“那該怎麽辦?”錢佳怡問道。


現在,錢佳怡離他最近,他說話的聲音也很低,所以隻有錢佳怡一個人知道是怎麽一回事。


“你們繼續前行,我往後繞,看看能不能攔住那人,若是我攔住他到時候你們再衝過來跟我一起對付。”林龍當即是道。


“好。”錢佳怡點頭。


當下,林龍就加快速度,走那麽幾步,來到一棵大樹後麵時,他直接是往右側繞開。


這樣的情形自然是讓其他人疑惑。


錢佳怡則是低聲道,“公子這是發現有人跟蹤,大家繼續前行,等我發出號令時再回頭幫公子!”


聽錢佳怡這麽說,眾人自然是裝著繼續往前走。


很快,林龍就是繞了一個大圈,而這個時候他已經是離對方很近了。


再走幾步,他就看到了對方,也看出對方是誰了,正是之前的劉公公。


劉公公這個時候還緊跟在錢佳怡等人身後,根本就沒有發現林龍已經是繞到了旁邊。


林龍準備再靠近那麽一些再衝過去攔住對方,哪裏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他這個方向不遠處突然是傳來凶獸的嘶吼聲。


劉公公跟之前的梁公公一樣立即是轉眼看來。


這一看劉公公居然是看到了林龍的身影,看到之後,劉公公居然是轉身就跑。


這劉公公顯然之前看到過自己等人拿下了梁公公,否則不會像隻驚弓之鳥一般,林龍皺著眉頭想道。


林龍等人拿下梁公公的時候周圍也有不少凶獸,顯然劉公公就躲在那樣的地方所以才沒有被他察覺。


林龍趕緊是朝著劉公公追去,他的速度雖然比劉公公快,但他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因為按照這樣追下去,即便他攔住劉公公錢佳怡等人也來不及支援,因為錢佳怡等人現在離得比較遠。


到時候恐怕錢佳怡等人還沒趕來他就傷在了劉公公的手下。


所以,追了一會之後林龍就是放棄了,不過,在這關鍵時刻,他還是把竹鼠放了出來,記下對方身上的氣息,等到合適或者必要的時候再追蹤對方。


見林龍沒有追上來,劉公公不禁是鬆了一口氣。


剛才林龍等人對付梁公公的那一幕他可是看在眼裏,他知道自己若是被林龍攔下的話必然會被其他人圍攻,到時候下場絕對會跟梁公公一樣。


那小子是怎麽發現我的?劉公公疑惑萬分。


之前他已經看出林龍就是之前闖入那個機緣地中的三個人中的一個,因為這樣,剛才隻一轉眼他就能從林龍的衣服看出追過來的人是林龍。


他自然是想不出來為什麽。


自己要不要繼續跟下去?隨後,他心中又閃過這樣的念頭。


深思熟慮一番之後,他還是放棄了這樣的打算,因為他即便跟下去也拿對方那些人沒辦法。


如果進入第四層還有其他人的話,他倒是可以跟對方聯手。


但在裏麵走那麽久,除了被林龍等人抓到的人外他根本就沒再見過一個人,所以,他知道進來的人恐怕就隻剩下他一個人了。


既然一個人不是對方的對手,他能想到的隻能是出去向皇帝匯報情況了。


這般確定之後,他直接是默念離開秘境的符文術語,不多時,他又是出現在了皇宮的練武場上。


“劉公公,你怎麽又出來了?”看到劉公公出現,周圍的恩自然是驚訝不已。


劉公公沒有理會這些人,而是再次進入秘境。


不多時,他來到了皇帝等人所在的那個機緣地外。


皇帝剛好就在機緣地外,一看到劉公公走來,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


劉公公既然這樣過來那肯定是沒辦法處理裏麵的事情。


當下他直接問道,“劉公公,裏麵怎麽樣了?”


“陛下,老奴無能,沒辦法抓住裏麵的人,而且其他人恐怕也已經全被抓住。”劉公公趕緊是道。


“哦,那你應該知道裏麵是些什麽人了吧?”皇帝冷聲道。


“大概知道了。”劉公公點頭,然後繼續道,“為首的應該是錢佳怡!”


“錢佳怡?錢家的錢佳怡?”皇帝不禁是驚訝道。


其他人同樣是驚訝萬分,想不通實力平平的錢佳怡怎麽可能帶人進入第四層。


所以,有人不禁是道,“錢佳怡不過是能激發二級冰寒符紙而已,怎麽能帶人進入第四層?”


很顯然,他們的認知還停留在比試的時候。


“你錯了,錢佳怡可不隻能激發二級冰寒符,而是能激發五級冰寒符紙!”劉公公道。


“錢佳怡能激發五級冰寒符紙?劉公公你在開玩笑?”有人不禁是質疑道。


就連皇帝也是帶著質問的神色。


雖然他不知道錢佳怡之前的實力,但錢佳怡的年紀他是知道的,那麽年輕的錢佳怡他可不認為對方能掌握五級冰寒符紙。


“陛下,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情,老奴願意性命擔保!”劉公公趕緊是道。


見劉公公這麽說,其他人才勉強是相信了。


“那其它還有什麽人,可還有實力厲害的?”皇帝又問。


“除了錢佳怡之外大概還有那麽六七個人,基本上都是能激發五級冰寒符紙。”劉公公道。


“不是吧,那麽多能激發五級冰寒符紙的人,他們怎麽能瞞得過我們的眼睛,瞞得過符文法陣然後進入到秘境中的?”他話音一落,有人又是喊了起來。


其他人同樣是疑惑萬分。


“唯一的一個可能就是,他們進入秘境之前並沒有這個實力,而是進入秘境之後才是把實力提升到這個地步的。”劉公公道。


“劉公公,你是開玩笑吧?他們的實力怎麽能在短短時間內得到這樣大的提升?”有人又是質疑道。


“我一開始也不信,知道我發現錢佳怡和其他人也有這樣的實力後我就不得不相信了。”劉公公苦笑道。


“老奴願意性命擔保!”隨後劉公公再次保證道。


“難道裏麵有什麽機緣地能讓他們的實力一飛衝天不成?”有人不禁是道。


“這就不知道了。”劉公公搖頭。


“劉公公,除了錢佳怡之外你還認得裏麵的哪一個?”皇帝這時候問道。


“除了錢佳怡之外其餘人我基本不認識。”劉公公搖頭。


“好。”皇帝點點頭,然後直接是對身邊的人道,“馬上給我把錢正和帶過來!至於錢家其他人立即是控製起來!”


錢正和是錢佳怡的父親。


既然裏麵的帶頭人是錢佳怡,他自然是要把錢正和抓來,問問他是不是在謀劃什麽事。


“是!”有一人當即是領命離開。


“陛下,那通道還沒能打開嗎?”劉公公這時候問道。


皇帝等人既然在外麵等待,裏麵的通道肯定還沒辦法打開。


“還沒有。”皇帝臉色難看道。


隨後,直接是轉身朝著機緣地下方走去,其他人趕緊是跟在他身後。


很快,他們來到了那麵牆壁之前。


見皇帝帶人進來,裏麵的一人趕緊是道,“陛下,符文法陣依然很不穩定,通道根本沒辦法打通。”


即便這人不說,皇帝等人也看出這符文法陣的不穩定。


這樣的情形自然是讓得他們緊皺起眉頭來。


他們能有什麽辦法,隻能是在這裏麵等待。


如果裏麵帶頭人真是錢佳怡,那錢正和再怎麽樣都知道一點,想起剛才劉公公說的話,皇帝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這樣想的他自然是想馬上見到錢正和。


當然,他還有一點擔心,那就是錢正和預感不妙直接逃跑。


不過,讓他鬆一口氣的是,錢正和很快被帶到了他麵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