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扮豬吃老虎?
loading...

土寨外,五道流光呼嘯而過,帶有磅礴的殺意,寒意,一人感知著存留下的氣息,那種血煞味道,短時間內絕對散不了。


僅僅片刻間,他就感受到了十幾道存留下的氣息,隻不過方向都很雜亂,看來也不傻,隻能拚全力能殺多少是多少?


“嗯!”


忽然間,五人的眉頭同時一皺,原本正要分開追殺的腳步,紛紛停下,佇立在原地,一雙陰冷的眼眸,看向了……麵前!


“小雜種……我宰了你……”血帝雙目赤紅,嘶吼著就要衝過來,按捺不住殺意。


“老三!”


為首的黑袍忽然怒喝一聲,一把按住了他那暴動的身軀,就像一座大山砸下,硬生生的將血帝按住,不讓其動彈。


而那黑袍中還有一人要衝出,卻被另一個鬼氣森森的家夥按住,一時間,氣氛變得詭異起來,誰也沒弄明白其中緣故。


五大法王其中之二人,目眥欲裂,雙目好似要滴血,那種刻骨銘心的仇恨,從眼神中就足以表達出來,真切,恨意滔天。


在他們的麵前,一座山坡上,寧濤的身影出現在這裏,負手而立,麵色漠然,那種雲清風淡之意就好似高高在上的仙人。


高處不勝寒,俯瞰眾世間!


看到這一幕,剩下的三位法王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眸中看到了疑惑,這家夥,想要搞什麽鬼,居然……還敢等他們?


就在這時,寧濤忽然踏出一步,居然自主靠近他們,淡笑道:“早就聽聞八大法王之大名,不如,先自我認識一下?”


聽聞此言,五人瞳孔一縮,又不禁相互看了一眼,幾個眼神間交流了一切。


一人當先忍不住,直接扔掉黑袍,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麵孔,還帶有怨毒之意。


“小雜種……還記得我麽……?”


寧濤見狀,眼神一眯,白蓮教八大法王之六,黑帝,曾和自己有過一次火拚。


當即淡笑道:“當然記得,就因為你這張該撕的臭嘴,可是讓我後悔了好長時間,當初就該把你射牆上,而不是……哼哼……!”


此言一出,黑帝目欲噴火,咬碎了牙,身陷絕境的他居然還敢挑釁,侮辱,簡直是找死不問出處,想死不用墳墓。


就在他殺意騰騰時,一隻玉手,輕輕地將他撥在身後,一道妙曼的倩影忽然走出,笑魘如花,鮮豔如一朵盛開的牡丹。


“白蓮教第五法王,花帝!”


一見此狀,寧濤的臉上閃過詫異之色,這個妖豔女人竟是花帝,果然是聞名不如一見,據說主修幻術,手段很詭異。


緊接著,血帝寒著一張臉,一雙獸紅般的眼神緊緊盯著寧濤,就像鷹隼般銳利。


“白蓮教第三法王,血帝!”


lu更c新最`f快~上


看著他,寧濤眼神一冷,同樣不甘示弱的盯回去,瞪眼這方麵,還沒怕過誰。


忽然,那鬼氣森森的人影一步踏出,帶有桀桀的笑聲,寒意湧頭,那一雙陰翳的眼眸,就仿佛九幽之下的琥珀。


“白蓮教第二法王,鬼帝!”


聽到這,寧濤眉頭一皺,鬼帝,實力十分強大,手段更是讓人防不勝防,讓鴻蒙的一眾長老都覺得很是難纏,棘手。


不過有一點,他生性多疑,狡詐……!


腦中思緒萬千,忽然間看向那為首的黑袍,竟再度踏出一步,淡笑道:“若是這麽看來,你就是法王之首,魔帝吧?”


為首的黑袍聞言,緩緩摘掉頭套,露出了一張麵孔,臉上有兩道疤痕,很顯眼,那氣息更為沉穩,有一種穩重如山之勢。


“這就是白蓮教最強法王,魔帝!”


隻見他踏出一步,同樣淡笑道:“能讓準盟主大人掛念,還真是我等的榮幸。”


“不是你在此等候,究竟打的何等算盤,是想要在此打一架,還是,想要商量?”


聽聞此言,寧濤隻是輕笑,整個人很是從容不迫,就像是在麵對老熟人說話,根本就沒當成是敵人,顯得很輕鬆,隨意。


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


見此狀,魔帝皺了皺眉頭,沉聲道:“恕我所言,打架和商量都不明智,這方圓數裏之內,絕對不會有鴻蒙強者出沒!”


“若能宰一個盟主,我等並不會介意!”


聽到這番話,寧濤淡淡一笑,道:“既然這樣,那又為何說廢話,痛痛快快一戰,也讓我見識一下八大法王的風采。”


“就是不知,誰將是隕落的……第三位?”


聽到這番話,五人眼神一寒,不知道他究竟是有底氣,還是在這裝大尾巴狼?


魔帝心中一動,給黑帝使了一個眼色,後者會意,當即咬牙切齒,怒吼著衝出,煉嬰五重左右的水準,著實不能小覷。


“煉嬰之力,黑幕降臨!”


他仿佛變成烏雲,黑暗,直接向寧濤籠罩而來,但後者根本不予理會,隻是一味的躲閃,九宮之陣浮現,蹤跡很難尋。


黑帝暴怒,瘋狂的出手,但他的攻勢連寧濤的衣角都沒碰到,憋屈到了極點。


“轟轟……!”


看到這一幕,另外三人眉頭緊皺,總覺得這很不對勁,這一幕實在太詭異了。


事出有因必有妖,凡事必有詐,


但這妖,詐,到底在哪呢?


一個鴻蒙準盟主,身份極高,但卻深入到敵人嘴中,不言語,不進攻,難道他認為自己是關二爺,可以單刀赴宴……?


這時,血帝忽然森然道:“大哥,我看這小子就是在唬我們,在裝大尾巴狼,隻要我們一起全力出手,還怕殺不了他?”


聽到這話,幾人也感覺有些道理,但他們從寧濤的身上,感覺到了那麽一絲危險,知道是錯覺,卻必須要選擇相信。


其實,這是氣運所造成的假象……!


這時,鬼帝忽然幽幽道:“別忘了,這小子身上應該還有一種劍氣,能斬煉嬰……!”


魔帝聽聞,瞳孔一縮,沉聲道:“你的意思是,這小子是在扮豬吃老虎,想要等我們入套,跳坑,打算一舉覆滅我們?”


“但這個說法,有些荒唐了吧?”


鬼帝聽聞,皺了皺眉,沉悶道:“從得到的消息來看,這小子不是一個善茬,劍氣,咱們要提防,但我還發現了另外一點。”


“什麽?”三帝一驚,同時詫異道。


鬼帝深吸一口氣,懷疑道:“以他的實力,想要對付老六會很輕鬆,從武當那一戰就可看出,但現在,他卻一直在躲。”


“我懷疑,他是在拖延時間!”


此言一出,幾人的腦洞像是被打開。


花帝忽然古怪道:“據我所知,少林的智梵和尚,還有那個達賴,最近都在烏城出現過,但消息被封鎖,隻知道這些。”


三人陷入了沉默,頭皮有些發麻,腦子不受控幻想著一些極其可怕的一些事。


“這會不會……是一個大圈套?”


“不管怎樣,還是先用一下那個辦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