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夢境
loading...

如果看到這行字,說明章節內容出錯,電腦端請在十五分鍾後刷新本章節頁麵即可,手機客戶端十五分鍾後可在閱讀頁麵,點擊頁麵中心位置或按手機的菜單鍵,選擇打開本書目錄,長按隨便某章的章節名後進入章節多選模式,選擇出錯章節,然後點右下角的訂閱/更新就可以了。


給大家帶來的不便深表歉意!


豫,一腳猛地踹向了白江的肚腹處,白江慘叫了一聲,眼中‘露’出絕望之‘色’,卻是湊巧抱住了伊芙蒂雅的腳踝,他情急之下張嘴向她大‘腿’上咬了過去。


伊芙蒂雅沒給他機會,在他即將咬下來之前一記膝頂撞在了他的鼻梁上,撞得白江麵前紅的、白的、粉的金星直冒……


再然後白江的後腦也挨了重重一拳,脖子被伊芙蒂雅強行扭轉了近一百八十度,很快就人事不省了。


“白江,死亡出局!”圓臉老頭的聲音出現在了廣播聲中。


“這些戰五渣,實在沒有什麽挑戰‘性’啊!那個姓孟的現在不知道躲在何處……”伊芙蒂雅看著地上白江的屍體,冷哼了一聲,轉身向旁邊走開了。


伊芙蒂雅在這個展廳裏又搜索了一圈,這一次讓她找到了一樣好東西……


入口處的模擬搭建的古墓裏,有幾處是用手指粗細的鋼筋撐起來的,鋼筋之間是用細鐵絲纏綁在一起的,很快伊芙蒂雅就從裏麵分離出了兩根長短合適的鋼筋拿到了手中。


伊芙蒂雅大喜,有了這兩根鋼筋做武器。她也不用再去找別的什麽武器了。那些展櫃裏的青銅劍雖然看起來不錯,但沒有劍柄,要改裝後才能使用,而且櫃‘門’也很難撬開。這兩根鋼筋無論是打砸、還是捅刺,感覺都很合手。


殺了白江之後,伊芙蒂雅又在附近好幾個展廳搜索過,但沒有再遇到別的人了。甚至她把整棟樓都搜索了一遍,都沒有再遇到其他人,又或者那些人在之前已經逃出了這棟樓。


熟悉了各個展廳的結構之後,伊芙蒂雅對決戰更加有信心了,半小時內,孟皈也不可能拿到什麽逆天的武器、或者做出什麽複雜而隱晦的陷阱來對付她,兩人最終的決戰,肯定還是要靠麵對麵的死戰,那樣一種情況下。孟皈對她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勝機。


在搜索整棟樓的過程中,伊芙蒂雅在博物館一些展台裏麵‘弄’到了一麵古盾,還有一副弓和十幾根箭矢。盾被伊芙蒂雅背在了背後,那副弓原本並不太好用,伊芙蒂雅找到了一些材料對它進行了改良,試‘射’了兩次。感覺著在十幾米內殺人是沒什麽問題了。


近戰有鐵棍。防禦有大盾,遠程有弓箭,伊芙蒂雅基本上把自己給全副武裝了起來,她相信在現有的條件下,孟皈不可能找到比她更好的裝備了。


蒼鬆市博物館,比伊芙蒂雅想象中要大多了,而且整個博物館裏圍著博物館的大院子一共有三棟大樓。


伊芙蒂雅撬開了通往樓頂的‘門’鎖,上到了樓頂,然後找了個視野很開闊的地方,向樓底下張望了一番。心中也對整個博物館的布局結構有了個大致的了解。


觀察完整個博物館的布局之後,伊芙蒂雅便下了樓,身體貼著牆壁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博物館,然後在地麵上再次向博物館的大院子裏張望了一番……


博物館的大院子裏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


孟皈應該不會傻到在哪個地方做陷阱來害她,因為……那就象守株待兔一樣可笑,這麽大的博物館,他若真做了個什麽陷阱出來,她能不能走到陷阱附近都成問題。


伊芙蒂雅看著偌大的博物館,微微皺起了眉頭,這麽大的博物館,她要整個搜索完畢,找出孟皈的下落,半個小時的時間根本不夠用。


好好思考一下接下來的戰術吧……


無論如何,那個孟皈詭計多端,必須要防著他在這期間設下什麽機關陷阱之類的東西傷她,不怕一萬還怕萬一呢!和孟皈在這博物館的狹小空間裏鬥智似乎並不是個好主意,想要以穩妥的方式殺死孟皈……有一個辦法是最好的。


那就是盡量不去複雜的險地,也不消極比賽,把這餘下的十幾分鍾時間耗過去,半小時的時間一過,按照規定,孟皈就不得不現身出來和她到院子中心的圓形小廣場進行正麵搏殺了。


那才是伊芙蒂雅的強項。


要不就守在那院子中間?應該不算消極比賽吧?反正消極比賽的話,事前會得到圓臉老頭警告的,不會立刻被判負。


博物館的院子很大,院子中還有一個亭子,那亭子和三棟樓和博物館大‘門’之間的距離都至少有五十米以上,在那樣的距離上,她躲在那亭子下麵,沒有熱兵器的情況下,孟皈根本不可能傷到她。


不過呆在那院中心傻傻地坐著也不是什麽好主意。


萬一孟皈利用博物館裏的物品,也製作出了弓弩之類的武器呢?甚至是強弩之類的,那她豈不是正好成了他試‘射’的靶子?


萬一他人品爆發,而她衰運附體,正好他的強弩‘射’中了她的眼睛、甚至咽喉之類的,還是會很麻煩的。


盡管伊芙蒂雅知道這種可能‘性’極低,但她還是決定不去那亭子裏傻等,而是在博物館中繼續搜索,隻是那種複雜的地形是不會輕易靠近過去的。象她這樣移動搜索,其他人也不容易鎖定她的方位,想要暗算她也就沒那麽容易了。


不知道是不是伊芙蒂雅過高估計了孟皈的能力和詭計多端,還是別的什麽原因,又是十餘分鍾過去了,什麽事也沒發生,其他人就象全部失蹤了一樣,孟皈更是見不到蹤影,很可能和她一樣躲在暗處搜索,也有可能在布置什麽陷阱之類的。


但是,再過五分鍾,就到了所有人必須集中到院中間圓形小廣場正麵決鬥的時間了!


伊芙蒂雅沒有再進樓體裏搜索了,而是貼著牆壁四處遊走著,隻要不在這裏遭遇暗算什麽的,正麵決鬥,她相信她絕對穩贏孟皈。


就在這時候,伊芙蒂雅突然聽到了幾聲慘叫從身邊的建築裏傳了出來……


原本這時候伊芙蒂雅不應該分心去管那些事情的,隻要捱過了這最後五分鍾的時間,她就有機會和孟皈在院子裏正麵對決了。


但是……那慘叫聲……是蘇顏發出來的……


伊芙蒂雅站在原地沒動,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蘇顏的慘叫聲又傳了出來,伊芙蒂雅甚至可以聽出蘇顏已經努力在克製不想發出慘叫,但是折磨她的人肯定用了極殘忍的手法讓她發出了慘叫聲。


伊芙蒂雅的‘胸’口劇烈起伏了起來。


她是一名職業殺手,她不應該對任何人有任何感情。


在打乒乓球的時候,她的眼淚真的是裝出來的,她利用了蘇顏的感情,讓蘇顏讓球給她,最終成全了她和孟皈的決戰。


所以,她對蘇顏是沒有感情的。


但是……蘇顏對她的付出……


伊芙蒂雅的身體莫名地顫抖了起來。


感情這東西最要不得啊!會‘混’淆她的判斷,這是殺手之大忌!


隻是……此時她聽到蘇顏努力抑製的慘叫聲,心中卻是根本無法平靜下來……


是孟皈麽?蘇顏落到了他的手中,他在殘忍折磨蘇顏,然後設下了陷阱讓她去鑽?


真以為這樣就能對付了我伊芙蒂雅嗎?


不能衝動……不能中了孟皈的‘奸’計……


伊芙蒂雅努力平靜了自己的情緒,但就在這時候,蘇顏又有幾聲慘叫傳了過來,聽聲音她似乎已經很虛弱了,很可能要被挾製住她的那些人給殺了!


伊芙蒂雅突然變得無比煩躁起來,一貫很善於控製自己情緒的她,變得很有些心神不寧……


“真以為設下陷阱就能獵殺了我麽?就算正麵殺過去,你們這些戰五渣有誰會是我的對手!?”


伊芙蒂雅內心突然充滿了一種莫名的狂傲,或者說是身為職業殺手的自信,她在決定下來之後,立刻向蘇顏慘叫聲發出的方向‘摸’了過去,最終鎖定了蘇顏是被人挾持在了這棟樓一樓的某個展廳之中。


就算是前去救人,伊芙蒂雅也不會傻到直接衝過去,她會在確認周圍沒有任何危險和埋伏之後才會殺過去。


確認周圍確實不可能有埋伏或陷阱,伊芙蒂雅這才向蘇顏發出慘叫聲的那個展廳走了過去。


過去之後她看到蘇顏被捆綁在了展廳的一根柱子上,手指斷了好幾根,全都在滴著血。而她的身邊,胡鬥奎手中正拿著一柄不知從哪裏‘弄’來的鉗子‘露’出一臉的獰笑,地上則散落著蘇顏的幾根帶血斷指。


潘櫻站在柱子的另一邊,看到伊芙蒂雅進來,衝伊芙蒂雅發出了一陣怪笑。


不用說了,剛才蘇顏的慘叫聲,就是胡鬥奎用鐵鉗夾斷她手指時的極度疼痛造成的。


這是陷阱麽?


這個展廳裏目前就隻有他們三個人,伊芙蒂雅就站在‘門’邊,如果有其他人靠。。。。。。。。。。。。。。。。。。。。。。。。。(未完待續~^~)


ps:繼續求一下推薦票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