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四章 跟蹤
loading...

離開霍爾朗姆峰,往曠野之森和迦南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正好是背道而馳。梅琳這五年來困居於霍爾朗姆峰,今天總算是得到自由,心情自然放鬆,坐上飛毯飛向迦南城方向……她倒也沒刻意隱藏蹤跡,畢竟這一帶是曠野之森的勢力範圍。但她沒有想到的是,剛剛飛出不到三千裏,就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


這讓梅琳有些疑惑,曠野之森是禁止內部成員相互傾軋的,而且梅琳加入的時間雖然已經不短,但並未與人結下過仇怨或者存在競爭關係,這讓她感到非常的迷惑——難道是之前收容的那些異域來客?


不可能。


她隨即否定了自己這個猜測,且不說她和那些異域來客沒有什麽利益或仇怨之爭,就算是報複,也輪不到她。


略為思忖,梅琳在地麵上開了一個任意門,然後將天視幻蛇和三眼冥貓送到地上,然後駕馭著飛毯在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落下,靜靜地望著來路……這種事情當然要盡快解決,總不能拖著他們回迦南城自己的老巢吧?


來人顯然並不是跟蹤,也可能之前梅琳飛的太快,讓他們追趕不上,當梅琳放慢速度降落後,三道精神力波動毫無顧忌的追了上來,完全沒有掩飾行蹤的意圖,沒多久便看到一張飛毯從後麵追上來。


在看到梅琳落在山上等候時,那飛毯上麵的人顯然也有些驚訝,但自恃人多,似乎並不擔心,而梅琳此時也從這些人身上的標識辨認出,他們是屬於逆水之流的魔法師。


三個人都是三級魔法師,所以對梅琳毫不擔心,其中一人正麵對上梅琳,而另外兩個人則是在兩側隱隱形成牽製,以堵死梅琳的逃跑路線。


“請問可下可是曠野之森的斯諾爾伯爵?我們是逆水之流的法師,奉上司之名,有請閣下隨我們走一趟,有要事商談。”


“上司?你們的上司是什麽人?我是曠野之森冊封的伯爵,你們的上司跟我有什麽關係?他憑什麽支使我?”梅琳是有些不爽的,她怕心中急於回迦南城,若不是想知道逆水之流有什麽企圖,早就開打了。


一名逆水之流的法師怒道:“我們的上司豈是你可以隨意調侃的?讓你去就去,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真等我們動手‘相請’,於你麵子可是不好看!”


梅琳估摸著問這三人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左右不過是霍爾朗姆峰上的那點破事,興許還有拉攏威脅,卻來耽誤自己寶貴的時間?


“那就沒得談了!”


梅琳冷笑一聲,一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出一本青銅巫術書,將裏麵的十二個巫術完全傾瀉到右麵的那個魔法師身上。


這本青銅巫術書是她早年得到的一件巫器,能夠一次封印十二個二級以下法術,而梅琳在這術巫術書裏封印了十二個二級巫術‘雷火騎槍’。右邊這名逆水之流的法師雖然自恃人多,並不擔心梅琳脫出掌控,但畢竟也是一名富有經驗的法師,在梅琳取出巫術書的時候,便已經施展出一個防禦法術,而且立即開始準備攻擊。


但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居然不按道理出牌,十二根雷火騎槍幾乎同時出現向他發起了攻擊……這相當於十二名二級魔法師同時向他集火,防禦護罩的防禦度刹那間跌落穀底,他的攻擊法術還沒有準備好,便已經在騎槍攢刺中灰飛煙滅。


隨即,慕容纖纖手持法術書看向另外兩名魔法師。


原本梅琳在取出巫術書的時候,那兩個人也幾乎是同時作出防禦,然後準備攻擊梅琳,但他們沒有想到對手的攻擊方式是如此的詭異和猛烈,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一回事,自己的同伴已經果斷化灰了。而梅琳迅速持著巫術書看向他們,二人不知道誰會是她的第二個攻擊目標,果然地同時後撤,甩開大腿狂奔。


為什麽不用飛毯?


使用飛毯也是需要時間的,有那個工夫,他們還不知道會死幾個死呢,倒不如先跑出去再說。


“不要跑!”梅琳在後麵大呼小叫地追趕,前麵兩個人跑得更快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前麵的草叢中突然昂起一個黃色的巨大蛇頭……這是天視幻蛇使用魂技變身後的泰坦巨蟒。


“啊~”


衝在最前麵的法術根本來不及收勢,看上去就像是自己跑進巨蟒的大嘴裏似的,他慘叫一聲,露在蟒口外麵的雙腿不住蹬動著……很快,慘叫聲逐漸消失,那名法師整個人都被泰坦巨蟒吞入腹中。


而第三名逆水之流的法師驚呼一生,隨即轉向試圖從另外一側衝過去,但就在他一轉向的同時,一道黑影從旁邊的一棵樹上激射而出,尖銳的爪子輕鬆地撕開了他的防禦法術,同時也撕裂了他的喉嚨。


“這家夥,也就太凶殘了。”


梅琳看了一眼那幾乎掉下來的腦袋,不滿地嘟囔道。


“……”


三眼冥貓無語地看了某人一眼……那個不凶殘的範本已經化成了灰灰,說誰呢?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對於個人來說,對手死亡,就是最大的公平!


這三名逆水之流的魔法師知己不知彼,犯下了輕敵錯誤的同時,就已經注定了他們的結局。


………………


迦南城一如既往的平靜,六年前的天大變故隻在法師階層引發了不小的動蕩,隨後便在其他幾個家族以及曠野之森魔法師的聯手鎮壓下逐漸歸於穩定,但這些,總體來說卻和凡人們沒有多大的關係……勞作,養家糊口,才是凡人們真正關心的,至於是誰掌控這座城市和周邊的區域,跟他們卻是無關,當然,更和曠野裏的土著居民無關。


要說小的變化,也有些,比如,城東靠近城門處開了家雜貨店,近幾年生意很是興隆,其迅速生發的原因不是因為背景或者財力,而是他們交易的對象是曠野裏的土著,以及來自遠方的其他城市的毛皮藥草商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