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客人
loading...

咕嘟嘟……


水開後,淡淡的米香飄了出來,從土坯房裏麵又鑽出兩個更小的孩子,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三四歲的樣子,都規規矩矩的圍在鐵鍋邊,仿佛朝聖般的看著迦南攪動稀得見底的米粥。


拾柴的男孩又從土坯房裏抱出一小捆幹草似的東西——這可不是幹草,而是曬幹的野菜,等米粥完全熬好前再放進去,以此填補那隻能叫‘斷’的食物。


似乎是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四個年齡都不大的孩子表現出了與他們年齡不相符的沉穩,隻是他們的目光不時地看向遠處——他們在等家裏那個作為撐天柱的男人,他們的父親、他的舅舅,如果今天的運氣夠好的話,這個一家之主手裏會提著一塊圍獵後分到的肉塊,那是他們最幸福的時刻。


這樣的期待並不會總是實現,出外圍獵充滿了危險,受傷是常事,死亡也不少見,所以兩個大孩子的眼中不僅僅有期待,還有一絲絲的擔心,他們知道其中的凶險,但卻無奈……他們的年齡太小了。


貧窮的家庭一般很少有大家族那樣烏七八糟的東西,這一點很可貴,迦南的舅舅、舅母對四個孩子一視同仁,甚至還因為迦南是孤兒而對他格外照顧些,但這並沒什麽用——這個家庭實在是太窮了,窮到這種照顧最多也就是多舀半勺野菜粥而已,而且懂事的迦南還會偷偷把這半勺粥分給兩個更小的表弟和表妹。


跟往常一樣,迦南的舅母一臉疲憊地先回到家裏,她在村裏打短工做雜活,洗衣,縫補,挖溝,什麽活都做,沉重的體力勞動讓不到三十歲的她看起來就象是個五十歲的老婦人,但在邁入家門之前,她還是盡量讓臉上帶起笑顏,並炫耀的揮動著手中的一隻黑麵包,那是孩子們很少吃到的美味。


今天的期待沒有讓孩子們失望,當男人抗著一塊巨大的肉塊向土坯房走過來時,四個孩子歡呼著衝向他;同時歡呼的還有村裏的其他家庭,一次成功的圍獵,就能讓這個不大的村落洋溢著節日般的熱烈氣氛。


雖然窮,雖然苦,生活總要繼續過下去!


村裏的人家,煮食可沒有煎炒烹炸,大塊的、還滴著血水的肉塊被切成小孩拳頭大小扔進鐵鍋跟野菜粥一起燉,很快的,撲鼻的肉香就漫延在整個村子,家家戶戶漾溢著歡樂的笑聲;


這就是原野中的村落生存之道,它們雖然小,但卻不會拋棄每一位族人,在這裏,人,比其它的都更重要。


女人滿足的看著孩子們興奮的笑臉,轉向自己一貫沉默寡言的男人,


“薩默爾,今日獵的卻是什麽獸?竟然分得這麽一大塊,夠吃三,五日呢!”


男人沉默不語,一起生活了十餘年的女人從細微的表情中發現了一絲的不尋常,她沒有繼續問下去,因為她知道,如果該說,丈夫就一定會說,否則,便會獨自抗下去。


半晌,等不得飯熟的孩子們跑出去和其他孩子玩耍時,薩默爾才悶悶地說道:“我們穿過了亂石河穀!”


女人一驚,差點兒將手裏捧著的粗瓷碗摔地上,對於生活在混亂城邦的底層人來說,亂石河穀的另一邊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世界——如果說亂石城邦是平民的地獄,那紅山王國就是天堂,在那裏能夠吃飽,不僅有肥沃的土地和肉呼呼的野獸,關鍵是沒有頻繁的戰亂和恐怖的災害,隻可惜,那邊不許混亂成邦的人過去,靠近者格殺勿論!


“你們……你們怎麽就去那邊了呢?這要是被發現,狩獵隊還有能活著回來嗎?”雖然是看到丈夫就好好地坐在麵前,但女人還是止不住地害怕。


“還能怎麽樣?最近一段時間,這邊的野獸是越來越少,那頭原牛本就是在這邊被發現的,可它受傷後卻發狂衝過了亂石河穀,大家三日沒獵到大的野獸,不甘心被它逃跑,這才追過去的,說起來也不算是不守規矩,好在沒遇到紅山王國的士兵。”


男人甕聲甕氣地說道。


女人歎了口氣,“話是這麽說,可對岸有強大的魔法師坐鎮,我們普通人連他們的士兵都打不過,怎麽可能與魔法師對抗?這要是運氣不好,找上門來……”


男人慢吞吞地站起身,“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總得先吃飽肚子才好,孩子們都已經七,八日沒吃到肉了!”


女人也不再說話,事已做下,後悔也沒用,眼看肉粥已熟,便換張笑臉遮掩愁容,衝孩子們喊道:


“皮瓦、迦南,帶弟弟、妹妹回來吃飯了!”


女人喊了幾聲,卻沒見孩子們回應,這在往常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窮人的孩子,什麽都可能誤,就是誤不得吃飯。


她倒沒有過分擔心孩子們的安全問題,這是在村裏,隻隔著幾個院子,一群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清晰在耳,又有什麽擔心的?


隻不過今天那些孩子們的歡笑聲格外的高亢罷了。


女人循聲走了過去,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麽事情能讓孩子們忍饑挨餓也舍不得離開……轉過三個院子,卻被眼前的場麵嚇了一跳,數十個孩子……甚至還有些大人都圍攏一圈,正自興致盎然的看著一個被圍在當中的女人。


那是個容貌清秀、滿麵笑容的女子,大約二十來歲,穿著很好看,仿佛與紅山王國的那些女人有些相似,但又似乎不完全相同,她能看出這個女人的與眾不同,因為她的皮膚和村裏女人比較起來,實在是太過細膩、白皙了。


這是一個外來的客人!


希塔姆村雖然窮,但窮人也自人窮人的傲氣,從來不會慢待遠方來的客人——這也是一個陌生人能輕易走進部族,站在孩子中的原因。


**********************


推薦好友新書《重生之巫師歸來》(女主):


江小洛又重生了,為什麽是‘又’,第一次重生是在悲苦了大半生剛剛生活上有些好轉,就重生到了《哈利波特》世界,成了一名巫師,在最後的決戰當中,江小洛又一次悲摧地倒在了幸福生活來臨之前,這一次,她居然又一次重生,回到了前世十一歲的時候,老天既然讓她重新開始,自然要快意恩仇,悠然此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