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威脅
loading...

“哼,事情都到了這一步,還與什麽好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難道還有其它選擇?”纖幕伊藍冷冷的說,不過嘴上雖然如此講著,他卻還是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想魚死網破,你的實力雖然遠遠勝過同階法師,但想戰勝四級魔法師,卻是一點機會也沒有,充其量你能夠多堅持一時半刻罷了。老老實實地回答我的問題,隻要讓我滿意,我未必不可以放過你。”瓦爾德法師微微一笑,對伊森法師的惡劣態度不以為意。


“你想問什麽?”


“你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


“知道。”伊森法師並沒有隱瞞的意思,論花花腸子,他可沒有梅琳多,這小子不過是表麵上紈絝了一點,其實為人很老實,“這裏是日月學院的遺跡。”


“這裏的寶物都落在你們手裏?”


“哼!我們得到的並不多……”


伊森法師並不是真正的老實,他將進來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大致上複述了一遍,“就這些,你愛信不信。”


即使麵對高出他兩個位階的大魔法師,他身上的那股傲氣也絲毫不曾消餒……那與實力沒有關係,而是與生俱來的。


瓦爾德法師沉默不語,似乎在思忖什麽艱難的問題。


“你要問的,我都答了,可否讓本公子離去?”伊森法師不耐煩地問道。


“等等,最後一個問題,我如果沒有料錯,你的修煉體係與普通魔法師不同,請問,你與血脈家族比蒙閣下,什麽關係?”


……


在伊森法師與瓦爾德法師遭遇的同時,梅琳與達蒙法師的追逐遊戲也結束了,畢竟這個獨立空間麵積本來就有限,還要躲著另外兩個人,其實很辛苦。


等到追逐她的人來到近前,梅琳才看清楚,這是一名身形瘦削,長須雪白的老法師……就外形來看,還是很有氣質的,身上散發著一股熟悉的能量波動——四級大魔法師!


驟然之間近距離接觸,那磅礴的威壓讓梅琳的呼吸為之一窒,胸口一陣煩悶。這才是真正的高階法師的威壓,三級血脈術士和四級大魔法師雖然隻是一級之差,但實力方麵確實相差了不止一籌,這也是梅琳擁有特殊血脈之故,否則表現得將更為不堪。


“咦?確實有些不同。”


達蒙法師眼中閃過一抹驚奇,怪不得這個二級法師竟然能夠跑這麽久,確實有些與眾不同,他臉上露出戲謔的神色:“怎麽,不逃了?”


“逃不掉,不想白費力氣。”梅琳老老實實地回道,但她並不顯得氣餒。雖然實力上有差距,但她的氣勢卻並沒有被對方壓製。


“不錯,不錯,已經很少有二級法師,能在我麵前這麽膽大的說話了。”


達蒙法師的臉上露出滿意之色:“魔力似乎也要比普通的二級魔法師深厚一些,看你倒是有幾分順眼,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如果讓我滿意,我未始不可以放過你。”


“大人請說。”聽見事情可能會有轉機,梅琳心中大喜,雖然她暗中有所準備,但並沒有多少把握,如果可以不動手,那自然是最好不過,“這裏可是日月學院的遺跡?”


“不錯。”梅琳點了點頭,別看她回答得絲毫猶豫沒有,其實已經在腦海中思量數遍了。


對方既然這麽問,可見一定是有所了解才來的,一味的隱瞞並不可取。


梅琳其實想過否認撒謊,但那絕不是正確選擇,不要忘記魔法師有鑒別謊言的法術,且不論真假,隻要自己的回答不能引起他的興趣,這家夥十有八九就會將自己擒下來的,然後拷問自己的靈魂。


所以,權衡利弊之後,梅琳決定還是說實話反而更加有利。


梅琳這麽做,也是在賭,對方為了獲得更多的消息,不會立即出手,那她準備的時間也就更充分。


“哼,你們手裏看來也有遺跡地圖,就你們兩個人?”達蒙法師臉色陰沉,發出一聲冷哼。


“當然不是。”


梅琳開始虛與委蛇,真話自然不能說,否則豈不是不打自招的說這裏有許多寶物,那更會引起對方殺心了。但一味說假話的話,那就是在侮辱對方的智商了。所以梅琳就胡亂編了一個尋寶者之間的衝突,聽起來倒是蠻真實的,不過那些四級大魔法師,一個個奸猾似鬼,會不會相信,那可就是兩說。總之,自己也隻能這麽做,真要翻臉也是無法可想的。


“原來如此,照你所說,利益當前而產生衝突,怪你不得。”達蒙法師撫須微笑著說道。


“嗬嗬,大人果然是通情達理。”梅琳一臉討好之色,人在屋簷下,豈能不低頭,梅琳嘴上這樣說,心中也鬆了口氣,看來大有希望蒙混過去。


“嗯,你們之間發生的事情與我無關,而且這日月學院遺址,原本就是無主之物,你們能夠找來,也是你們的機緣,不過,我這一次來,也是為了日月學院的遺跡而來,這樣一來,我們之間便有了利益衝突。”達蒙法師話鋒一轉的說。


“大人還請見諒,我可以退出這一次探索……”梅琳大驚失色。


“你這話與我說,也沒有用,畢竟這次探索,我也不是一個人前來,而且還是受院長指派。你隨我回聖迭戈學院,會有人驗證這番話的真假。當然,在此之前,我會將這個遺跡檢查一遍。”達蒙法師沉吟著說道。


“這……”


梅琳的臉色卻越發的難看了。


“怎麽,你不願意,我這麽做,已是網開一麵了,實話對你說,如果不是你的長相,與我早夭的孫女有幾分相似,我早就出手將你擒下來了。”


怪不得對方還算和顏悅色,梅琳表麵不說什麽,心裏已在破口大罵了,這老家夥說自己像他的孫女,這不是擺明了占自己便宜嗎?


可惡!


你咱不說我像你姑奶奶?


當然,以梅琳的城府,表麵自然是分毫異色不露。


“所以,你是乖乖的跟我走一圈,然後回聖迭戈學院呢,還是不識時務,讓我出手,先將你擒下再說?”達蒙法師臉上滿是不耐之色,語氣也帶著幾分威脅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