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 襲擊
loading...

鷹頭熊的利爪顯然是無法對由金屬構成,又加持過巫術的盾衛者造成任何的傷害。雖然盾衛者是被設計來防衛用的,在戰鬥方麵的表現並不突出,但是力量上的差距依然讓盾衛者沉重的金屬手臂虎虎生威,每一次錘打都給鷹頭熊帶來了嚴重的傷害。


受了傷的鷹頭熊速度明顯的慢了下來,最終被盾衛者擊碎了頭顱。


個頭較小的鷹頭熊的死亡顯然激怒了另一隻鷹頭熊,它放棄了撲擊梅琳的打算,向著盾衛者衝了過去……對於它來說,盾衛者是敵人,至於它是不是人,則不在鷹頭熊的考慮範疇之內。


“電網術!”梅琳揮手之間,便施展了一個零階法術,這段時間的苦練終於有了結果。


一張電弧交織的電網驀然出現,罩在了鷹頭熊的身上,強烈的電擊頓時讓它的身形遲鈍了起來,在梅琳的命令下,盾衛者毫不留情地給予了鷹頭熊致命的一擊!


擺平了兩隻鷹頭熊,看著地上鷹頭熊的鮮血淋淋、腦漿四濺的屍體,梅琳一時之間有些發愣……倒不是被地上的血腥嚇到,而是在起如果她和盾衛者的防禦、力量結合起來的話,如何戰鬥?


想一想,就覺得畫風無限美好。


將鷹頭熊身上有用的東西全部取了出來之後,梅琳沒有多耽擱,繼續上路。實際上距離太陽山的盛會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梅琳之所以提前出發,也是為了遊曆一下……自從來到密斯狄大陸,她還沒有切身體驗一下異大陸的風情呢,這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


再次行進了幾天之後,梅琳覺得在這種環境中,她和盾衛者的配合真是越來越默契了,而且她本人的戰鬥經驗也越來越豐富,尤其是施法時機的掌握,簡直是妙到毫巔——這完全有賴於她的強大精神力量。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這種實戰經驗,是在學院的法術試練場上絕對得不到的。


這一天,終於來到距離林外不足十裏的地方,如果順利的話,很快就可以離開森林,抵達有人煙的城鎮。


梅琳的心情有些急迫,學院給人的感覺總有些壓抑,在那種充滿競爭和勾心鬥角的環境中生存,是要承受很大壓力的,而在外麵,則是一種放鬆……至少她現在是這麽想的。


突然,梅琳的眼眸凝為了一點,鼻頭聳動了兩下,臉上現在出警惕的神色:“新鮮的血腥氣息……附近應該有剛死後不久的人類。”


好奇心害死貓!


梅琳停下了馬車,屏氣凝神地跳下來,向氣味傳來的方向走去……片刻之後,她已經來到了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之下。


在這裏有一個人類,胸口插著一把長劍把他牢牢的釘在大樹之上,他那扭曲的到了極點的表情,將他的悲傷,痛恨和不甘都清晰的表達了出來,而他的身上赫然穿著魔像學院的學徒。


梅琳的臉色立即凝重了起來。


毫無疑問,這名魔像學院的學徒是死於人類而不是其他生物手中的,但這是專門對魔像學院學徒的剿殺,還是偶然的殺戮呢?


但不管怎麽樣,這裏已經是危險地帶……一陣輕風送來,從另外一個方向傳來一陣更為濃烈的血腥,梅琳向那邊走了幾步,隻見在那片樹叢後麵,也是一片淒慘的景象,超過七具屍體被人殘忍的殺害,而且其中還有二位女性,從她們那一絲不掛的小麥色肌膚上殘留的烏黑抓痕來看,任何人都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這些人死去沒多久,否則那些食腐動物早過來覓食了。梅琳無意給人報仇,毫不遲疑地轉身離開……看那些人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殺死,一方麵說明對方不止一個人,另一方麵可見其手段毒辣,無論是哪一種情況,她都不想逗留下去。


突地,梅琳靈敏的耳朵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一絲輕微的響動,她幾乎就是下意識的發出了一個疾鋒術……一道淒慘的叫聲從那裏傳出,一名男子的身體從灌木後麵重重跌倒。


梅琳隻回頭看了一眼,就加快腳步離開這裏。但是,就在她駕馭著馬車離開的時候,發現身後已經有人綴上了她,眼看再有半天的路途就要出了森林,梅琳卻是不想再逃避了,如果出了森林,對方恐怕會更無顧忌,她也會失去反擊的優勢。


梅琳相準了一個伏擊地點,然後用力鞭打棗紅馬,在它們跑動起來的時候,從車上跳了下來,躲到了伏擊地點,取出了阿琉斯弓,並且將盾衛者埋伏在了路旁的樹叢當中。


一刻鍾之後,前方慢慢的出現了三個人影。一看見他們身上的服飾,梅琳就知道沒有弄錯,因為他們身上的服飾和之前被自己無意中擊殺的那個人如出一轍,而中間那個還是一個三級巫師學徒。


這三個人行走之間極為小心,顯然也是叢林中的老手了,這一點從他們間隔的距離就可以看出,想要一網打盡的難度極大。


“爆炎!”


梅琳作拉弦狀,一支紅色的能量箭矢出現,幾乎與此同時,在她的身上也騰起了一絲能量波動。


雖然這一絲能量波動極其隱蔽,但是前麵三人卻象是有所察覺一般,不過還沒有等他們有所反應,那支紅色的箭矢已經發了出來。


爆炎箭對於能量和精神力的消耗相當大,如果不是晉升三級學徒,恐怕這一箭就要讓梅琳處於真空,但此時也是臉色有些蒼白。


轟!


在猝不及防中,中間的那個人雖然已經給自己加持了一個法師護甲,但還是被炸得飛了起來,胸腹間被炸出了一個血洞,連內髒都暴露出來了。


梅琳緊隨著著爆炎矢衝了出來,手持冰雪歎息,未等衝到另外兩個人身前,便催發了血刃耳環……兩道彎月般的血色飛刃呼嘯著向那兩個人飛去。


兩個人雖然驟出不意的受到襲擊,但反應卻極為快捷,身體分向兩邊躍去。


噗!


右邊的那個人還未落地,就感覺著被一個巨大的身影籠罩了下來,腦袋被埋伏在樹後的盾衛者打得粉碎。另外一個倒是平安落地,但梅琳將巫師手杖向前一伸,催動了上麵的法術,一股寒霧驀然將那個人罩了起來,瞬間變成了一做冰雕。xh:.147.247.73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