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白樺樹
loading...

“有人帶走了羅莎?是什麽人?他們有沒有打起來?”梅琳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在這一帶,有大大小小的巫師組織有七、八個,烈火盟雖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已經是暮氣沉沉,不會輕易惹事生非;天毒聯盟明天晚上剛經曆了那麽一件事情,恐怕自顧不暇,也沒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憤怒之下,梅琳也不再收斂身上的氣息,澎湃的能量氣息排山倒海般般的釋放出來,那個原本有些不太在意的旅店老板臉上頓時大變。


“梅琳大人、您、您……我之前沒想到,您竟然是一名二級巫師?”


旅店老板都要哭出來了,早知道梅琳是一位二級巫師,他說什麽也要阻擋那些人……在整個斯威夫蘭王國,二級巫師都已經是相當高端的戰力。譬如這一帶的霸主天毒聯盟,他們的最強戰力是一位三級巫師,據說已經有多年沒有出現了,而通常在外奔走的卻是幾位二級巫師。


梅琳不客氣地道:“少說廢話,事情究竟是怎麽回事,給我說清楚了。”


她心裏一陣煩躁,虛幻妖精是她的所有物,這家夥如果單憑其幻術力量,足以與二級巫師的實力相媲美,但她本身卻弱得一塌糊塗。最重要的是,一旦有巫師發現她的虛幻妖精身份,很有可能被弄到手術台上……虛幻妖精的幻術要是對付低級巫師,那是一用一個準,但如果人數太多,有強大的武者助陣,或者有高級巫師在場,那羅莎就要悲劇了。


梅琳展示出了這樣的實力,旅店老板自然不敢含糊,立刻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梅琳神色稍稍一鬆。


抓走羅莎的那個巫師組織,名字叫‘白樺樹’,是一個依附在天毒聯盟下的小型巫師組織。關於這個白樺樹,梅琳也略有了解,因為之前在了解天毒聯盟與布倫特堡之間的糾紛時,這個名字曾經出現過。而且白樺樹也曾經參與布倫特堡的封鎖,原本梅琳已經準備放過他們了,卻沒有想到這個白樺樹居然就欺壓到自己頭上來了!


不過,據旅店主人說,當時白樺樹來了不少人,羅莎幾乎是未加抵抗便被抓走了。至於為什麽……旅店老板也語焉不詳。


“她是什麽時候被帶走的?”梅琳淡淡地問。


旅店老板滿頭大汗地答道:“就在今天早上……差不多一個半小時之前。”


……


“白樺樹,小型巫師組織,成員一共十四人,都是流浪巫師出身。”


“等級最高的是他們的大長老,也是該組織的創始人,名叫做安東尼.伯斯頓,擅長召喚類的巫術,對魔物也有一定的研究,剛剛晉升二級巫師不久……”


梅琳坐在旅店的一張沙發椅上,將收集來的資料中關於白樺樹的一段抽了出來,


羅莎的事情必須盡快解決,不然的話,天知道會出現什麽麻煩。


“希望這個小妖精夠機靈,不要輕易地被那些家夥弄死了。”


梅琳收起資料,來到櫃台前:“我要個房間,兩小時之後離開。”


“當然,沒問題。”旅店老板現在隻求這位巫師大人不要找自己的麻煩,連忙親自幫梅琳安排時間。


目送旅店老板離開,梅琳立即開始休息……她是真的休息。


在天毒聯盟折騰了大半夜,又來回奔波到了中午,不累才怪。白樺樹總部距離這個市集頗有一段距離,就算乘坐魔毯也要幾個小時。梅琳估計,羅莎就算是有危險,支撐個一天半日的也沒什麽問題。所以她才放心大膽的休息,等養精蓄銳之後,再做行動。


旅店老板懷著十二分的小心,將梅琳送入旅店內最好的房間後,才才回到樓下,心裏鬆了口氣……至少那位大人並沒有遷怒於自己。


“喂,老板,剛才那個女巫師跟你打聽什麽?”


旅店老板剛站到櫃台後麵,一個全身籠罩在鬥篷裏的男人就來到了櫃台前低聲問道。


“對不起,這是客人的隱私,我想……”


旅店老板抬頭矜持地看向來人,但他的臉色隨即變得麵無人色:“大人,您想知道什麽?”


“剛才那個巫師跟你說了什麽?”鬥篷人又冷冷地重複了一遍,不動聲色的將手裏的東西收了起來。


“是這樣,這位大人……”


旅店老板東張西望了一會兒,確定不會有人偷聽,才放低聲音跟鬥篷人嘀咕了起來。


“真的,大人,我就知道這些。”旅店老板滿麵恐懼地看著鬥篷人。


“很好。從現在起,人什麽都不知道。”鬥篷人聲音低沉地說道。


“是,大人。如您所願。”


旅店老板這會就像剛從水裏撈出來似的,全身都濕透了,等那鬥篷人離開之後,他全身跟抽了筋兒似的,癱坐在椅子上。


好一會兒,他才像反過神兒似的大喊道:“拉爾夫!”


“老板,您有什麽吩咐?”一個夥計跑過來問道。


“你幫我在這看一下,我病了,回去休息一下。”旅店老板健步如飛地離開了旅店。


“病了還走這麽快,不病豈不是要飛起來?”拉爾夫小聲嘟囔了一聲,便學著老板的模樣往椅子裏一躺,“果然還是老板的椅子舒坦。”


……


四個小時之後,梅琳走出市集,片刻之後,一張魔毯飛了起來,四個小時之後,魔毯落在了一個小山丘的頂部。


梅琳收起魔毯,居高臨下地看著前方數百米處的一大片白樺林……那裏就是巫師組織白樺樹總部所在。


不過,讓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在林子裏,似乎有一個麵積不小的凡人村落,有許多凡人進進出出。


梅琳略為沉吟了一下,召出骨馬,騎著它向白樺林走去。


白樺林疏落有致,要是不知情的亂闖一氣,磕磕絆絆地讓你知道什麽叫鬱悶,但有一條小徑,彎彎曲曲地直通林內,小徑的寬度恰好可以通過一條馬車,所以梅琳騎著骨馬走進去,寬度還有富餘。


梅琳一路走來,遇到了不少忙碌的凡人,他們似乎對巫師們的進進出出已經習慣,隻是禮貌地向她行了個禮,便繼續忙碌手裏的事情。


半個小時之後,梅琳來到了白樺林的深笮,到了這裏,凡人們的痕跡就變得稀稀疏疏起來,一個白樺木製成的指示牌豎立在這裏,上麵有箭頭指向樹林裏麵,上麵還有三根荊棘般的白樺樹枝糾結在一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