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衝突
loading...

“有事兒?”回頭看見是馬爾斯那幾個人,梅琳明知故問。


“你……把東西交出來!”馬爾斯被噎了一下,正要發怒,被後邊一個學徒輕輕拽了一把,總算是想起這船上是有規矩的。


“你們想打劫?”梅琳警惕地看著幾個人。


打劫?


馬爾斯他們幾個差點兒把鼻子氣歪了……這到底是誰打劫誰?


“梅琳小姐,還記得我嗎?我聽說你和馬爾斯他們有些誤會,不知道可否看在我的麵上,就此揭過?”旁邊傳來一個柔和的聲音,卻是迦南.卡洛斯走了過來,裝模作樣地想充當和解人。


“原來是卡洛斯閣下,你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嗎?”梅琳似笑非笑地看著迦南。


她現在越發的肯定了,這件事情的背後,一定有這個家夥的推動,隻是梅琳不明白,自己有什麽地方怠慢了對方,竟然挑唆其他人對自己不利。


“呃……我聽馬爾斯說過,不過是一次誤會……嗯,其實是一個玩笑,對,玩笑。”迦南畢竟還是少年人,被梅琳看得有些發慌,說話也有些前言不搭後語。


“既然是玩笑,那就算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以後我們就是同一個學院的學生,理應彼此照顧。”梅琳滿麵春風,果然不像是記仇的模樣。


本來嘛,這件事情的最終受益者就是梅琳,她實在是沒有記仇的理由。


“既然如此,可以把馬爾斯他們的魔石和金票還給他們嗎?”迦南心中如釋重負。


他還真怕梅琳不肯原諒,畢竟馬爾斯他們幾個是被他挑撥的去找梅琳的麻煩,如果因此記恨自己的話,將來在學院的日子恐怕也不太好過——這件事情將會使他威信全無。


“魔石和金票?”梅琳臉上露出迷糊的神色。


迦南心裏‘咯噔’一下,他就怕遇到這種情況。沒等他開口,馬爾斯已經叫了起來,“就是你從我們身上拿走的那些魔石和金票。”


“不知道。”梅琳頭搖得幹脆。


“你撒謊!”


另外一名學徒憤怒地指責:“你用藥劑把我們迷暈,在場的隻有你一個人,你不知道誰知道?”


“現場還有那些城衛軍呢,你們如果沒有其他的人證,可不要說話……還有,如果有人想充當人證,那就必須以審判之眼的名義起誓。”梅琳麵色一沉,手在懷中作勢,取出了一支藥劑。


迦南和馬爾斯等人都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臉上露出忌憚的神色。


“膽小鬼!”


梅琳輕蔑地看了幾個人一眼,轉身逕向船艙走去。


號牌果然就是房卡,插入鎖眼後輕輕一轉,房門便輕輕打開。


旅行當中自然不會有太好的環境,不過第三層船艙算是船上最好的房間了,關鍵是不憋悶,而且房間裏麵很幹燥,床鋪也非常的潔淨,甚至還帶著淡淡的花香。


梅琳剛進屋沒多長時間,便聽到門外出現一些不尋常的動靜——有人在動手打架,而且隔壁還傳來幾個女孩尖叫的聲音。


她記得隔壁住的是一對姐妹花,姐姐叫塞麗娜,妹妹叫塞琳娜,原本學徒們是一人一間房的,但這兩姐妹從小就睡在一起,倒是給船上省了一間房……該不會是有人闖入吧?


說實話,在水雲間學院這四年,她看過的醜惡現象比之間十年的所見所聞綜合起來還要多,對於很多巫師學徒的人品,她還真不敢保證。


隔壁傳來叱喝聲、笑聲還是低低的哭泣聲,梅琳遲疑了片刻,便打開了房門準備過去看看。


“隔壁那間也是一個女生,我們把她的號牌換過來,這樣就不必兩個人擠一張床了。”


“那是,要是換那對姐妹花擠一擠還,我對你可沒興趣……咦,那個丫頭正好出來了!”


說話的兩個男學徒就站在旁邊船艙的門口,那兩個姐妹花楚楚可憐地抱在了一起,低低的嗚咽,姐姐的臉上有一個很明顯的掌痕,顯然是被人打了……很可能就是這兩個男學徒之一。


就在梅琳皺眉打量那對姐妹的時候,那兩個男生已經來到了她的麵前。


“嘿,美女,認識一下。”


其中身材微胖的男學徒一臉猥瑣地湊上前:“我是讚克,他是我的好朋友穆圖,老老實實地交出你的房間號牌……當然,你也可留下來,我們可以擠在一張床了,我的懷抱可是很溫……啊~”


他正說得吐沫橫飛的時候,小腹突然傳來一陣劇痛,他不由得慘叫一聲,像個大蝦米似的躬起了腰。


“你怎麽打人?”旁邊另外一名男學徒不滿地責問道。


他的身材高大、強壯,看上去頗有氣勢,估計也是修煉過武技的。


“那她們為什麽要捱打?又要被人從房間裏趕出來?”梅琳反問。


高個子……穆圖頓時語窒,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穆圖,跟她費什麽話,揍她!”矮胖子讚克忍痛大叫。


“知道了。”


穆圖甕聲甕氣地應了一聲,‘呼’的一聲,一拳搗向慕容纖纖的麵門。


“電網術。”


梅琳一彈指,一張電網驀地飛了出來,將穆圖連同剛剛直起身的讚克一起罩在其實。


嗤啦啦~


“啊~救命!!!”


電網在兩個人的身上散發著歡快的電弧,盡管這種電弧並不足以致命或者重傷,卻絕對可以讓人感到痛苦和麻痹。


“閉嘴!該死的!”


羅拔風風火火地衝進走廊,一眼看到眼前的場麵也有些發廊。


“羅拔大人,救命!她要殺了我們……”讚克大叫起來。


“閉嘴!”


羅拔上前抬腳就把兩個家夥踹暈過去,然後目光在三個女孩身上掃過,最後落在梅琳身上:“是你幹的?”


“是,羅拔大人。可……”


梅琳沒想否認,可她剛要解釋,卻被羅拔打斷了:“該死!以後記住了,做事要幹淨利落,不要讓他們發出叫聲,兩位大人喜歡安靜。”


好罷,領會錯了,梅琳虛心受教,而羅拔像沒事兒似的背著手離開了。


梅琳輕車熟路地將讚克和穆圖兩個人身上的浮財全數刮空,然後將一塊房間號牌扔給姐妹花:“如果你們以後遇到事情還是哭哭啼啼的,那不如現在就從船上跳下去,否則將來會更加的淒慘。”


說完,她轉身來到甲板上,“羅拔大人。”


“什麽事?”羅拔很沒形象地坐在一個大酒桶上,愛搭不理地看了她一眼。


“我剛才在甲板上撿到一個錢袋,可能您知道它的主人是誰。”梅琳恭恭敬敬地遞上一個口袋。


“不錯,我應該知道。”


羅拔怔了一下,旋即咧嘴笑了,毫不客氣的收起了那隻錢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