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屍體
loading...

人!


一個身穿白色巫師袍的中年男子正怒目圓睜的瞪視著騎著骨馬而來的梅琳,她身旁的隆巴頓已經握緊了戰錘,隨時準備出擊。


“等一下。”


梅琳也是準備第一時間先激活‘天使之十二樂章’,但隨即在她的精神感知中發現了異常,喝止了正要衝過去的隆巴頓。


“奇怪了!這個死人怎麽跟活人一樣?”奧古斯都奇怪地說道。


他也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那個白袍巫師的身上並沒有生命波動……是個死人!


衝著死人出手,那笑話可就鬧大了,所以才立即將消息反饋給梅琳,而梅琳的感知也恰巧覺得有異,這才令隆巴頓及時收手。


確認周圍沒有其它危險,梅琳翻身下馬……這不僅僅是小心,也是對一位正式巫師的尊重。雖然這名巫師應該是已經死了很久,但他的身上竟然還殘存有剩餘的能量氣息,依然讓人能夠感覺到他生前的強大。


來到近前,梅琳發現,這個人眼中果然是神采全無,猶如一潭死水,沒有絲毫生命的跡象。但奇怪的是,這個的肉身影沒有絲毫,栩栩如生,甚至連麵上都還帶著一絲的紅潤。


這怎麽可能?


就算是巨龍死後,恐怕也無法保持屍身永遠不腐吧?


恐怕是隻有神靈的屍體,才會保持死後不朽吧?


“奇怪,他是怎麽保持屍體不腐的?難道是某種藥劑?”


梅琳疑惑,但她旋即又否認了這種可能,“如果是使用藥劑防腐,且不說效果是不是這麽好,由於藥劑會對屍體組織進行破壞,屍體上的能量會迅速消散,不可能還有威勢存在。”


“遠古時期有一些血脈術士,配合其修煉的高級冥想法,屍體也是可以很長時間不腐的。另外還有一些比較特殊的巫器,都可能有這種效果……”奧古斯都在在這方麵倒也是挺博學的。


原本他在得到一具分身之後,很想跑出來得瑟一下,但看到眼前這些情形……不是詭異,就是無聊,他也有些索然無味,老老實實地讓分身去種果樹了。


“不過,”


他的語氣頓了一頓,“主人,難道你沒有發現這具屍體上最為古怪的地方、”


“什麽?”梅琳愣了一下,又仔細打量那具屍體。


終於,她發覺了奧古斯都說的古怪之處……一是他的致命傷口,二是他的衣服。


巫師的致命傷口在腦後,一個鴿子彈大小的傷口。這絕對是偷襲,而且很可能是巫師所熟悉的人……因為巫師的臉上還帶著笑容,由於瞬間斃命,他臉上的神色竟然都沒有變化。


而那件白色的巫師袍,更是有些匪夷所思了……一般的巫師袍,上麵都附近有煉金法陣,有防禦、除塵,甚至是冬暖夏涼的效果。能夠在一定時間裏不腐,直至能量耗盡。


但這一件巫師袍卻是有些詭異了,經過這麽久的歲月,不僅沒有被腐蝕,反倒是色澤如新,纖塵不染,恐怕也是一件非比尋常的好東西。


如果真是如梅琳所推測的這樣,那這裏麵的意思可就值得回味了……像謎之穀學院這樣的隱世巫師組織,外人是很難發現並入侵的。但如果是內外勾結,那就不好說了。最堅固的堡壘都是從內部開始陷落的,謎之穀學院很有可能就是這樣毀滅的。


當然,這中是梅琳的猜想,但畢竟還有可能的。至於目的嘛……不是為了什麽好東西,就是為了權勢。不過在梅琳看來,巫師們都是一種自利利他的生物,恐怕在這場毀滅當中,更多的原因是因為某種能夠提升巫師實力的寶物,至於權勢……應該是附屬或者各取所需。


“主人,按照你的意思……他們是為了寶物?”奧古斯都問道。


“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倒覺得是寶物的可能性大一些,隻不過那件東西是被人得到了,還是雙方同歸於盡,寶物還依然留在原處?”


說到這裏,梅琳不禁怦然心動……這完全是有可能的啊!


能夠令一個大型巫師組織毀滅的好東西,那肯定是十分逆天的了,這讓梅琳聯想到自己腦海中的那團星雲。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當年那件寶物已經被幸存者帶走,那這裏肯定會遺留下來一些其它有價值的東西……再說了,她進來的時候是莫名其妙,出去的時候,如果不是用遁世王冠,那就要找到出去的路。


況且……梅琳目光看向那個巫師身上的袍子,眼神又有些變了。


那可是經過歲月考驗的寶貝!


如果沒有利益衝突,梅琳自然不會褻瀆死者,可現在嘛……塵歸塵,土歸土,寶貝不能跟前死屍走。


略為沉吟,一柄長約三米左右的巨大騎槍憑空出現,槍身上纏繞著一道道雷電,發出嗤嗤地聲響。


二級巫術,雷火騎槍!


如果一件袍子看著新,實用方麵一無是處,那也不值得從死人身上扒下來,雖然梅琳並沒有什麽潔癖,可那也得物有所值才行。


颼!


半空中的雷火騎槍驀地向那具屍體射去,一連串輕微的雷聲瞬息響起,光芒疾閃,雷火騎槍已經轟在了那名巫師的身上!


轟!


一條人影飛了出去,重重地撞進噴泉池裏。


“咦?”


梅琳一聲輕咦,“看來這件衣服真是好東西,隆巴頓,你去將那具屍體搬過來。”


火光電芒猶自在那具屍體的周身上下閃爍,雖然他的須發和皮膚都因電弧的灼燒而受損,但那件巫師袍卻是絲毫無損,果然是件好東西。


雖然噴泉池裏已經無水,但裏麵充滿了枯枝腐泥,梅琳卻是不肯下去,她讓隆巴頓下去將屍體搬上來,自己也有些焦急,身體前傾。


就在隆巴頓登上噴泉池的石梯上時,奇變跡生,一條魁梧的身影驀然衝向梅琳,巨大的雙刃戰斧呼嘯著向梅琳摟頭蓋頂地劈了下來,斧刃還在半空,帶起的金風已經刺激得梅琳頭皮發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