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質疑
loading...

“那還真夠幸運的。”


聽完了羅莎莉法師的解釋之後,梅琳也是慶幸不已,哪怕是精神力回複速度強悍得驚人,她也不會時時刻刻地施展偵測類魔法,那些高級刺客的感知亦是異常的敏銳,他們同樣會規避法師們的探查,如果不是羅莎莉法師恰好進行偵查,恐怕她們不死也會很狼狽……嗯,梅琳隻能保證自己不死,羅莎莉法師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連續多日的風雨終於平息了下來,天空中難得露出太陽的笑臉,地麵的水份開始迅速蒸發,走起來方便多了,梅琳她們趕路的速度大幅提升,距離總部隻有一天左右的路程了。


“等一下。”


羅莎莉法師再次查看魔法地圖之後,輕輕歎了口氣:“我們的麻煩不小。”


“什麽事?”梅琳腦海中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有敵人的蹤跡。”


羅莎莉法師歎了口氣,“距離我們應該還有一段距離,希望能夠在與他們遭遇之前順利返回總部。”


返回總部就一定安全嗎?


梅琳心裏歎息了一聲,仔細打量了一眼羅莎莉法師手裏的魔法地圖,她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在總部的防線外緩,密密麻麻的有很多紅點兒,每一名紅點至少代表一名大魔法師或者三級魔法師,而這些紅點正在不斷的向梅琳她們所在的方位趕過來,似乎有什麽特殊的行動。


“羅莎莉大人,這是怎麽回事?”梅琳愕然問道。


“不清楚。我雖然有總部的秘法印記。但不知道什麽原因,無法向總部發起問詢,隻能接收命令。”羅莎莉法師臉色陰沉,很是無奈地回答道,“不知道為什麽,現在的情況讓我心裏很是不安,這絕對不是個好現象。”


無法預測的前景讓兩名法師很是猶豫,不知不覺間,她們的行動速度都有些放緩,尤其是梅琳有一種感覺,她們這次就算是成功返回總部,那也會被再次派出來。


她不怕戰鬥,但前提是由她決定戰場和戰鬥的方式,而現在……她有一種給敵人上菜的感覺,這種戰鬥方式她非常不喜歡。她決定,如果還是這樣,那她就伺機逃避戰鬥。


騎著骷髏戰馬又走了一段路,梅琳忽然問道:“羅莎莉大人,既然總部能夠聯係上你,為什麽他們發送消息時總是吞吞吐吐,不夠及時呢?現在戰線的具體情況,我們難道不應該知道嗎?”


羅莎莉法師皺了皺眉頭,她其實在昨天晚上睡覺時,就得到了總部發來的消息,但看著那些內容後,她並不想把那消息告訴梅琳,因此選擇了隱瞞。


“斯諾爾法師!我相信你應該明白,我們現在必須暫時性的放棄總部提供的各種消息,因為我們的信息傳送顯然是存在一定的問題,如果你想活著回到去的話,那就相信你自己的直覺。”羅曼法師稍稍提高了自己的聲音,她並不想自己的同伴懷疑她,因此她簡單的說了一下隱瞞了一天的消息。


原來總部給仍留在外麵的獵殺小隊的消息是:繼續在外麵和敵人戰鬥,拖住敵人的力量,讓他們無法全力攻擊總部的防禦戰線,梅琳聽了這個消息後,臉色難看的回頭望著身後連日來翻越過的山嶺,心裏相當不舒服,她並不意外總部做出這樣的安排,但是她對總部沒有總結這次失利的原因就急匆匆地作出第二次布署,而且方式如上一次一樣,如出一轍,這種不拿人命當回事的態度讓她十分的憤怒。


“你首先是一名曠野之森的法師。”


羅莎莉法師沉聲說道:“想想你加入曠野之森的初衷。”


梅琳聽了羅莎莉法師的話後,就知道對方誤以為她懼怕再次戰鬥了,因此連忙解釋道:“我隻是認為總部不應該如此保守,應該給我們更加的靈活和自由,否則隻會是重蹈前轍,難道就讓我們這麽愚蠢的以同樣的姿勢再次向敵人發起攻擊?”


隨後,她稍微停頓了一下,聲有些低沉道:“我在想那些死去的法師們,他們是被束縛了手腳才死在那條可笑的峽穀裏的。”


羅莎莉法師聽了梅琳的解釋後,緊繃著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下,她對自己剛才的誤解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斯諾爾法師,我不該懷疑你的勇武。”


隨後她示意梅琳不要打斷她的話,接著說道:“我們必須回總部,其他法師們也做著同樣的事情。他們比我們更急切地想要知道上次戰鬥的真實情況,我們也有義務反應上去,好讓他們製定出真正可行的計劃。”


梅琳聽了羅莎莉法師的決定後,感激的望了對方一眼,她知道,即便是順利的回到總部,那些人恐怕仍然會因羅莎莉法師做出的這個決定而懲罰她。


兩個人說著話,同時不停地比照魔法地圖上的情況,盡可能避開有可能與逆水之流獵殺小隊遭遇的地點,小心翼翼地向總部趕去。在天黑的時候,她們終於與一支剛離開總部不久的獵殺小隊遭遇。


雙方確認了彼此的身份之後,都鬆了口氣。不過,在看到梅琳和羅莎莉法師的狼狽模樣之後,那名帶隊的三級法師和其他人都十分同情。


“快,去將肉湯燒熱!”


帶隊的三級法師藍禮急忙吩咐道,隨即他讓人單獨準備了一個小帳篷,將飯桌設在帳篷裏,還在裏麵點燃了篝火,以驅散空氣中的寒潮。


肉湯還沒有送上來,兩個人已經拿起鬆軟的麵包不顧形象地大吃了起來……如果梅琳是自己行動,肯定不會虧了自己,可是跟羅莎莉法師在一起,她隻能從次元戒指中取冷麵包和冷肉之灰的食用,魯比克莊園裏的好東西根本沒有辦法享受。現在總算可以惒上新鮮、鬆軟的麵包,所以她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兒。


特別是羅莎莉法師,當她手持銀杯,喝下一杯巴比倫紅葡萄酒的時候,臉上露出無比滿意的神色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