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伏擊
loading...

“不用腦子戰鬥的巫師,還不如一具盾衛者有用!”


梅琳忘了這是哪一位巫師說過的話了,但確實是非常的有道理。


黑狼這種動物,並不可怕,普通的黑狼不過是準騎士的實力,狼群中的首領,應該至少是相當於騎士的實力。


這種實力對於梅琳來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們的數量。如果有一個合適的地形,梅琳確實能夠殺死它們,但大量血腥有可能將巫魂山脈深處一些它無法應付的存在吸引出來,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災難。所以梅琳一開始就沒有殲滅群狼的打算。


“跳!”


眼看著距離夜隼所觀察到的山洞位置已經不遠,梅琳大喝一聲,人已經同時從摩侖多山羊的背上跳了下來,而林肯老頭的反應也不慢,幾乎同時跳了下來,隻是他畢竟歲數大了,趔趄了幾步,總算是沒有摔倒。


“那邊,我會追上你!”梅琳指了個方向,林肯是個老獵人,就算在樹叢中,也不會跑錯方向。


“大人,您小心一些。”林肯也不客氣,他知道梅琳有手段追上自己,如果他真的要逞強留下,不是被拋棄,就是成為拖累。


眼看林肯的身影漸漸被樹叢遮住,梅琳倒是小鬆了一口氣,夜隼自然還在天上觀察周圍的情況,魅影鬆貓站在她的肩頭,而天視幻蛇從她腰間的皮囊裏探出了蛇頭……這條蛇中的異類,視力倒是沒得說,可惜這三頭寵物都不是以戰鬥力聞名,讓梅琳有一些美中不足的感覺。


兩隻摩侖多山羊威到身上陡然一輕,立即加速狂奔了起來,在少了負重之後,它們的奔行速度顯得快了起來,但梅琳並沒有小覷那些黑狼的狡詐,有幾十頭黑狼竟然及時地向梅琳她們逃走的方向撲過來,顯然它們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獵物。


梅琳沒有追在林肯的身後。而是往斜刺裏跑去,眼看著身後有近百隻黑狼追下來,她猛然停下腳步,擲出了手中的藥劑試管。


‘啪’的一聲輕響。試管爆裂,一片白霧迅速生成並彌漫開來,就在那些黑狼衝入霧區的同時,梅琳取出了那根新製作的巫師手杖,一排酸液球呼嘯而出。灑下一片酸雨,罩住了六七頭黑狼。


嗤啦~


一片帶有強烈異味的白霧陡然升起,那些被酸液籠罩的黑狼頓時發出淒厲的哀鳴,身體在酸液的腐蝕下迅速消失……無論是闖入白霧還是在白霧外麵的黑狼都恐怖地停下了腳步,它們不知道前方發生了什麽樣的恐怖事件。不一會兒工夫,地麵便腐蝕出一個大坑,裏麵隻剩下一些爪尖和牙齒這種最堅硬的東西,還有幾根沒有完全蝕去的黑色毛發。


雖然這根巫師手杖還有發射的機會,但梅琳沒有遲疑,給自己加持了疾風術之後。迅速撤退,在奔跑了會兒之後,她取出隱息匿蹤的藥劑灑出一些,然後迅速換了一個方向,向那山洞所在奔去。


林肯雖然老,但速度還是很快的,當梅琳追上他的時候,林肯已經快跑到山洞所了,看到過來的是梅琳,林肯老頭很是鬆了口氣。


“前麵有個山洞,我們去那裏躲一下。”梅琳帶著林肯繞過一大堆灌木,找到了那個隻有一米七八高矮的山洞,錯非是夜隼這樣犀利的眼睛。很難找到這種地方的。


遠處傳來狼群暴躁的嚎叫聲,梅琳迅速檢查了一下洞內是否安全之後,就與林肯進入山洞,隨後又用法師之手移了一些山石和灌木枝擋在了洞口。


接下來的一天一夜,可以說是最為難熬的時間,那些黑狼雖然沒有找到她們。卻在附近逗留不走,迫得梅琳和林肯隻能躲在山洞當中,隻有在方便的時候,才冒險出去。


當夜隼探知周圍的黑狼已經完全撤離之後,二人終於鬆了一口氣,飽餐一頓之後,繼續上路,或許是狼群過境的原因,一路上別說凶獸了,連隻兔子都沒看到,整個森林呈現出一片死寂。


“這也太安靜了吧?”梅琳輕聲嘀咕,摩侖多山羊也不知道逃哪兒去了,兩個人現在隻能夠步行……當然她可以召出巴爾刻蜥蜴代步,隻是這付底牌她不想輕易動用,就算林肯構不成對她的威脅,她也不想這麽輕易暴露。


“很正常,隻要有狼群出現,至少在一、半天裏,不用擔心有凶獸襲擊,它們都躲開了……”林肯的神色頗為放鬆。


這個時候,在距離梅琳她們前方大約百來米處的草叢當中,一道黑影悄無聲息地潛伏在那裏。


“一個巫師學徒,最多是三級,一個是獵人,體能已經在走下坡路了。攻擊力最強的是那個巫師學徒,隻要殺死她,剩下的老頭不足為慮。”黑影迅速地作出了判斷。


在確認狼群離開之後,梅琳確實放鬆了許多,但即便是知道周圍的動物大多避開了,她也沒有完全鬆懈下來……如果魅影鬆貓和天視幻蛇都在外麵,那個黑影或許能夠認出這兩隻動物,但現在嘛……嗬嗬。


“就是這個時候!”


當梅琳距離埋伏點不足十米的時候,那一直潛伏不動的黑影,悄無聲息地飄然而出,整個人如同迷幻的影子一樣朝梅琳飛掠而去。


在那個黑影起心刺殺梅琳的時候,梅琳就接到了魅影鬆貓的警報,然後天視幻蛇也確認了埋伏者的方位。


當埋伏者發動攻擊的瞬間,一抹驚容出現在梅琳的臉上,隻看到一個黑衣身影手中持著一柄利刃直接朝自己刺來,那利刃反射出的寒光讓梅琳心頭一驚,那雙冷漠充滿殺意的眼睛,更是讓梅琳心中一緊。


刺客看著梅琳臉上驚訝的神色,眼中閃過一抹戾氣,也更加覺得興奮了起來,他很享受獵物在瀕死狀態時的掙紮。


但是,他的臉色很快就變了,就在他的匕首已經遞近梅琳的時候,那張精致的麵孔上現出一抹嘲諷的笑容,手上出現一支巫師手杖。(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